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写出傍晚时分

更新时间:

“毕蒙割断了她的喉咙,她很快断了气,血也流干了。雷霆昇用‘穿天凿’剖开她的丹田,想要找她的妖丹……”

夜瑶泣不成声,再不忍说下去。

“她哪里还有妖丹?!为了能跟我一起修道,身量还不及柳长老半腰时,便偷跑去跳净池。一身妖髓都给洗净了,内丹也跟着碎了……这个傻瓜,以为昆仑虚是六界净土,却在心中的圣境把命给送了!”

靳羽紧紧抱着初棠尸体,七尺男儿哭的像个孩子。

夜瑶顿时心如刀绞,难怪初棠天生妖骨也能修炼成仙,原来她在长白净池里洗过髓。

抽筋、剥皮、刮骨、椎髓,血肉之躯所承受的至痛,初棠竟在儿时便经历过。难怪修炼那么苦,却从未听她抱怨过一声。

“后来呢?”靳羽问。

夜瑶深吸一口气,“后来,天亮了,九门上师都来了。我有口难言,毕蒙六神无主,雷霆昇一言不发,敖沐浅和陆箕哭哭啼啼,说是大家切磋剑术时,初棠忽然妖性大发,打伤了我,还对我施毒……他们四人合力才将她斩杀。上师们争执了很久,师尊和雷兆上神差点打起来。再后来,灵宝天尊到了,验出初棠身上有残存的妖灵。于是,天尊下令缄口,销毁初棠的籍册。为了保护我和毕蒙,特意命雷兆上神对我们用了‘御灵针’。”

回忆到此,她的记忆里便再没有初棠。

当年,是谁处理的尸首,或许只有上师们才知道。

握住初棠冰凉的手,回忆着她曾经温暖的笑容,夜瑶一字一句道:“师兄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她,将她送回家去。”

靳羽抬眼看她,没有说出想象中讽刺的话。

他点点头,嗯了一声。

陌生的两个人,因为死去的初棠,这一刻仿佛并肩作战的伙伴。

许久,洞中死一般的沉寂。

“十二年前,你为什么离开昆仑虚?为什么传言说你被幻兽给吃了?”靳羽忽然问。

夜瑶一愣,苦笑道:“大雪无痕,覆雪下不知隐藏了多少秘密。还怕少我这一个吗?”

知道她不愿回答,靳羽摆摆手,“罢了,一心向道,闲事莫理。”

夜瑶沉了口气,“师兄出身电族,为什么从小认识初棠?你和柳长老布局带他们进入梦境,除了想查出初棠失踪的真相,还有没有别的目的?”

“天下之大,可以打探的秘密何其多。还怕少我一个吗?”靳羽的眼中闪现杀意。

夜瑶知趣地闭嘴,心下早有猜测。

加入净者以后,她才知道当年“功德”黑市交易的案子闹得很大,其中就有电族的几个分支参与。他们和魔族、妖族交易频繁,你来我往中产生了些交情也是常理。

“师兄,怎么才能从这出去?虽然我们在灵识中,外头不过须臾片刻。但是,柳长老他……伤得很重。”夜瑶小心地说。

当年,初棠常和她说起自己喜欢的人。说他宽仁,开朗,爱笑,一心向道却不冷血无情,说他……她不知道,曾经的靳羽是什么模样,但至少这一刻,他和自己想象中的一分不差。

“闭嘴。”

靳羽不舍地看着怀中的初棠。

良久,终于将她放下。

这一放手,要想再找到她,又不知是何年何日。

他紧咬着牙关,拔起地上的长剑,像对毕蒙他们那样,将她的身体挥散。

“啊——”

夜瑶忽觉身子一轻,竟与周身的沙砾一起浮了起来。

刹那间,洞顶白光刺目,她不禁闭上双眼。

“嗖——”

忽然疾速下坠,她的心几乎吊到嗓子眼。

这时,一个温暖的手握住她紧钻的拳头,将她紧紧拉住。

足下踩到一份踏实,夜瑶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在玉虚洞外,就站在雪地中央,拉她的人是……靳羽。

站稳身子,她赶忙四下打望,见到孟戌安仍坐在光罩中,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下。再看其他人,一个个散落在四周,几乎都受了伤。

阴阳大阵被破了……

“靳羽师兄——,你来救我们了!”陆箕爬起身,惊喜地向他冲过去。

跟随夜瑶进入初棠的灵识,经历了爱人的死亡,在在场的人眼中,不过是金球碎裂、大阵被破的瞬间。

靳羽漠然看着陆箕,手中的长剑握紧了几分。

凶手,他们都是凶手……

眼见陆箕奔过来,夜瑶大惊失色,想要喊停她,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转瞬间,靳羽的长剑没入了陆箕的胸口。她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被迅速收回的剑气推出了丈余远。鲜血染红了她的长裙和白茫茫的雪地,惊呆了众人。

“陆箕——”

雷霆昇第一个冲上去,“靳羽师兄!你疯了!”

“雷霆昇,亮出你的兵器。”靳羽剑指着他。

雷霆昇脸色铁青,缓缓举起双手,祭出了他的法器——惊雷锤和穿天凿。

看着他手中闪亮的凿子,靳羽的眼中火光跳动。

他运力一震,长剑发出“嘤——”的长响。足尖点地,飞身上前,像一道流光向雷霆昇刺去。

雷霆昇闪避不及,立刻以锤击凿,想要释出神雷护体。奈何没有灵力加持,仅能产生了一层微弱的雷网,被对方凌厉的剑气三两下披斩破开。

“啊——”

靳羽发出一声怒吼。

长剑不偏不倚,捅进雷霆昇的丹田。

剑气如虹,推着两人继续向前,在雪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淋淋的滑痕。

雷霆昇双手一松,锤凿同时落地。

“师兄,为……什么?”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靳羽,一手捂着涔涔冒血的伤口,一手扒在他的肩头,口中溢着血沫,含糊不清地问。

“初棠,乃吾挚爱。”靳羽的声音比这冰天雪地还要冷。

他从容拔出长剑,将雷霆昇推到一边,接着转向不远处的敖沐浅。

“到你了……”他一步步走去。

看着陆箕、雷霆昇触目惊心的鲜血和慢慢消逝的气息,敖沐浅早已面如死灰。

她本能地想逃,却因被柳七击伤了腿,趴在雪地里难以挪动。

“救命——,夜瑶救我,救我!师兄疯了,他疯了!”她全身颤抖着高呼道。

(相互珍视,抵制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