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终于得到你的身体了

更新时间:

卧牛镇被灭口已有半月。

此时春寒料峭,有过路的山民路过卧牛镇时发现了这灭绝人寰的惨事。

于是附近山镇顿时人心惶惶,镇口之处也有岗哨看守,一派肃穆。

而此时在山上的江河对此时却全然无知,在吸收了那日所得的山民精血之后,江河修为更甚,已经达到了练气四层的巅峰。

然而却感到一股无形的壁障阻碍在前,江河轻呼了一口浊气,目中思索。

此事不易操之太急,不过这摄魂诀当真神妙,以往几年时间不得突破,这短短两月,竟让其突破两层,隐隐要进入练气中期了。

心中更是满意,只是这便宜师傅近期并没让自己收集精血,不知却是为何。

洞内,摩崖调息完毕,面色黯淡,思索着。

果然还是不够吗,只是这风险也太大了,成则已,不成则万事皆休。

索性一咬牙,起身找到江河,低沉道。

“江小子,为师近日有感突破,需要更多的精血辅助,待我突破之后,便帮你重塑断臂,你且去好好办事”

江河闻言面上大喜道。

“弟子提前恭祝师傅踏入金丹大道”

只是这心间却愁云满布,越发焦急了。

待摩崖走后,江河度步沉思喃喃道,这老魔修为又要更上一层楼了,我得想办法脱离魔爪,现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天色未暖,山上依旧寒风阵阵,早春最是冻人,林间树木丛生,白雪皑皑。

江河沿路而下,不出两个时辰便来到山脚,此番修为更甚从前。

于是便走小路而上,有心不欲去青草镇,所以便往另一个镇子前行。

远处镇口,有四名大汉巡逻,手中更有柴刀和铁叉。

江河躲在林中观察,沉吟想到,看来这卧牛镇事情败露了,不过也没关系,自己当初本就没有打算掩盖此事,况且就算有心期满,可哪里瞒得了这一镇的死尸。

心头想罢,看向那镇口,狠然想着。

“既如此,就不怪我再心狠手辣一次了”。

远处炊烟四起,已是晌午,各家纷纷起锅烧饭。

村口的大汉寒风中搓了搓手对同伴道。

“老李,你说着啥时候是个头?那血洗卧牛镇的强盗也许早就离开了,咱们还傻乎乎的站着干啥呢”

言语间颇有不满,那名唤做老李的汉子回道。

“可不是吗,可那卧牛镇人的死相也赔惨了些,听说心肝都被掏去了,有人说是妖魔弄的,我可不信这些”

说罢也跺了跺脚,实在是这天太冷了,绕是这铁塔般的汉子也禁不起这寒风。

江河默默的潜入镇口,手中掐诀,身前一把血红色飞剑顺势而去,带着腥风。

大汉们还未看见,便见这飞剑滴溜溜一转,朝着大汉脖颈一绕,一颗大好人头便咕噜噜的掉到地上了。

旁边三个同伴见此,纷纷慌了手脚,平日里哪里见过此等诡异的事情,刚要有所动作。

只见那血色飞剑寒光一闪,大汉只觉眼前一黑,便没有知觉了,江河满意的走向镇口,取出乾坤囊,便开始剖心取肝。

远处落峰谷风声呼啸,似是一张深渊巨口,无形中吞噬着这周遭天地。

不到一个时辰,江河再度踏在镇口,全镇无一活口,白雪染成了红色。

连着寒风中都带有丝丝腥气,令人作呕。

而远处,青草镇的人还全然不知,依旧如往日的下午一般吃茶聊天,以稍稍缓解这刺骨的寒意。

江河站在吊桥上,看着镇口的大汉,目中露出复杂之色。

今天轮班其中一人便是江河的准岳父林屠户,于是江河深吸了口气,缓缓的走向镇口。

“咦,小江,你还活着呢?”

旁边一个大汉眼尖,露出见鬼一般的神色指着江河喊道,这一声也惊呆了旁边的林屠户,他大喊道。

“你小子命这么大,那老赵他们呢,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显然这帮大汉以为江河他们一行人命大没死,是在山上迷路躲藏起来了。

可是山上寒冷刺骨,真的能藏住人么?

江河微微一笑,其心中一股暴戾油然而生,他回不去了,也不能回去。

且人血如此美妙,如此的甘甜,就算是吸食鲜血,也好过这碌碌众生。

“疾”

江河目中一寒,手做剑指,血剑直刺林屠户他们,眨眼睛四颗头颅便滚落在旁,目中还透露着不可思议!

缓缓跨过几人尸首,收其心血,江河便大步朝镇里走去,飞剑环绕其身,剑露寒芒,如一条毒蛇吞吐蛇信。

街口,江河见人便杀,飞剑来回盘旋,半柱香的时间街口已经血流成河,哀嚎声,惊叫声络绎不绝,仿佛人间炼狱。

慕然间,江河抬头,看见前方一个少女眼含泪光的看着他。

少女双手扣在一起,不停搓动来缓解自己的情绪。

她也不言语,颤抖的看着江河,此女便是哑女林秀。

而此时的林秀看着江河如同饿鬼索命一般的收割人头,开膛破肚,眼中泪水滚滚而下。

林秀就站在那里看着,看着江河屠杀一镇的山民,地上鲜血滚滚。

仿佛这冰冷的寒意也不能冻结这满地的鲜红。

江河收集完最后一个精血,看着林秀喃喃道...

“秀儿,我..回不去了”

林秀看着江河,目中恨意滔天,眉头紧锁,她想知道江河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心底有无数的疑惑.

可是她,却说不出口,原本婚期将至的她满怀希望,能和心爱的人一起共度余生便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

能够一起生儿育女,白首到老,可是当江河去山上失踪后,她每每夜晚都哭泣不止,这种痛绞的她也想跟着一起寻死。

可是家里父母尚在,就算如此她也是打定主意终身不嫁,为江河守寡。

可是,可是...

今天江河回来了,只是便的不在是她记忆中的那个淳朴的少年.

她记忆中的少年不温不燥,即使别人恶语相向,他也能一笑了之。

看着眼前浴血的江河,林秀目中露出绝然,她跑向江河,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江河目中冰冷,喃喃低语。

“秀儿,你也要我死吗”

手中动作不减!

“噗呲”

一声,血剑刺入林秀的体中,带着冰冷。

林秀一个踉跄,却依然挣扎着跑向江河。

江河正欲动作,林秀却一把扑到其怀中,手艰难的抬起,抚摸着江河的面庞,静静的看着他。

江河被其撞入怀中,脸庞被她带有体温的手抚摸,霎时间悔恨滔天。

只是他望着林秀的眼睛,她的眼睛里面泪光晶莹。

分明是..分明是你受苦了..

是的

江河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分明写满了体贴与包容,写满了心疼

她不怪他...

江河心底顿时犹如万箭穿心!

林秀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摇了摇头。

然而却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扑通”

江河跪倒在雪地,单手抱着林秀,手掌不停的颤抖,心底不停的问自己。

“她不怪我...她不怪我”

眼睛赤红,江河表情狰狞,眼中赤红,流下了两行泪水,在周遭一片鲜血的映射下,竟似血泪。

“待成亲时我为你绣喜服和鸳鸯枕”

恍惚间,江河看到了少女在地上缓缓写过的心愿。

“待到成亲时...咱们现在就成亲,好吗”

江河喃喃说道,却没有人回答他,有的,只是这遍地的血腥和罪孽...

两支高低不齐的红烛微微摇曳着火光.

少年怀抱着少女,周遭无人,缓缓跪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江河看着眼前和睡着般的少女,轻轻的俯身吻了一下,目中一片柔情...

窗外阵阵清风,仿佛这天地也其祝福.....

.远处,一山一人,山未动而人欲行,天高地广,寂寥人间,再无一人可藏心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