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霸道总裁含h

更新时间:

夜晚,明月当空照。

在大荒中,万兽开始咆哮,整个大荒都笼罩在这漫天嘶吼声中。

村落里,小不点躺在床上。

一张白净的小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伤痕,看上去犹如一块玉石一般剔透无瑕。

怀中的玉佩开始散发出幽深的光芒。

而他又进入了奇怪的梦境,看着那各种洪荒异兽,以及那最中间的黑白神轮。

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那轮盘上,只是他想要上去,便上去了。

神轮带着他划破了天空,进入了星河,望漫天的星河,散发出幽亮的星辉,似乎这些只要他伸手便可得到。

最终神轮停留了下来,这一次,他没有再看到自己的父亲母亲。

神轮停在一条星河之上,缓缓转动,一缕缕黑白交织的神光将小不点笼罩在其中。

一道道玄妙不可言的铭纹进入了他的脑海,让他顿时间头脑发胀。

而他则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些铭纹,将其一一记下,看似繁奥玄妙的铭纹,却被他解剖开来,开始参悟。

他虽然小,但是他很聪明,接触过爷爷他们传授的法,只是那些法,他修炼起来只能增长自身的气力,却无法修炼出灵力,一直没法进入修道一途。

他想要变强,怎么可能不踏入修炼之途呢?

被他解剖的铭纹不断重组,最后浮现出在他的脑海中。

万物生死缘灭,逆天得其长生!

融炼万物之精,修长青之体魄!

万道万劫无量,诸天神道为尊!

《洪荒万劫决》

这是一套打造根基的修炼之法,也是他一直不得踏入修炼之途的原因,只有肉身的力量一直在增长。

他不是修炼不出灵力,而是灵力一直都被他的肉身吸收了,替他打造一具无可匹敌的体魄。

当他冲破桎梏之日,他的修为便会一日千里。

“父亲母亲,这就是你们给我留下来的吗?”

他从睡梦之中醒来,跑出了屋子,奔跑到后山的山巅之上,遥望着星河呐喊。

“我可以修炼!我可以变强!”

“我一定会很强!”

他盘旋而坐,双手抱元,气沉丹田,运转刚刚得到的《洪荒万劫决》,感应着天地之间的灵气。

在山下的房屋之中,老者与老妪同时睁开了双眼。

“这一天,还是来了!”老妪颤声道。

老者苦笑道:“当初天阳他们为羽儿取来无数的凶兽精血,熔炼进入他的体内,未尝不是在等待着这一天!”

“天阳说过,羽儿注定要成为强者,只不过这一切都被羽儿的父母封印了!”

老者的目光遥望山巅。

只见小不点全身散发出黑白两色神光,最后融合变幻成为紫色神光,背后呈现出一道阴阳分明的神轮缓缓转动。

使得小不点全身熠熠生辉,像极了一尊幼小的神祗,神光散发出一股古老而又苍茫的气息,与这大荒似乎融合在了一起。

这大荒间的天地能量汨汨的向小不点的体内涌去,微弱的波动不断自小不点身躯之上散发出来。

动静越来越大,村子之中的大部分人都被惊醒,眺望着后山。

“那是,小羽?”

“羽儿可以修炼了!”

“这小家伙,居然这么快就走到了这一步,看来情况有变啊!”

“这样也好,至少他再溜出去也有自保之力了!”

老者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山巅之上,望着正在贪婪汲取天地能量的小不点,眼中惊喜又担忧。

小不点的气息逐渐平复,只剩下神光和阴阳神轮还在缓缓流转,尚未醒来。

老者盯着小不点打量着,自言自语道:“他身上的神轮是阴阳!”

“这般古老的气息,可不像是近来万年的气息,就算着小家伙沉睡了万年也不该是如此呀?”

“古老浑厚且苍茫,这天地在发生未可知的变化吗?”

三个时辰过去,小不点身后的神轮缓缓融入他的身躯之中,神光也被吸收进入体内,他缓缓落在地面之上,站立着身躯,怎么看都像是一尊幼神。

“咔咯!”

一道清脆的响声自小不点体内传出,小不点的气息也在此时急剧的攀升,直入筑基境。

小不点醒转过来,双眸之中只有神滢流转。

哧!

两道微弱的神光自双眸之中激射而出,将不远处的石头击的粉碎。

待双眼神光敛去,小不点开心的望着四周,随后就看见了老者。

“爷爷,我可以修炼了!”小不点开心至极,扑到老者怀中开心的笑着。

笑声宛若清泉一般悦耳清亮,让人的心里舒缓无比。

“好,好,我的宝贝孙儿可以修炼了!”老者抱着小不点转了一个圈,笑容慈祥亲切。

这一晚,村落后山之巅。

老者抱着小不点看着村落之中的灯火与星空。

“小羽,你都看到了什么?”老者问道。

小不点回答道:“黑夜,繁星点点,村子的灯火!”

“不错,黑夜、繁星、灯火!”老者笑了笑道。

“那你知道它们为何而存在吗?”老者又问道。

小不点摇了摇头,双手托腮表示不解。

老者娓娓道来。

“在这片天地之中,万事万物皆有生存之道。”

“很久以前,具体多久呢我也不是很清楚,这片天地处在一片混沌之中,各族生灵之间厮杀不断,战火纷飞,天下万灵食不果腹,横尸遍野。”

“终于,有一些生灵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悟的天地之道,逐渐变得了强大了起来。”

“他们很强大,可移山倒海,破碎虚空,可一念通天,终止了长达无数年的战争”

“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我们人族,从最弱下的种族,走到今天站在大陆之间的种族!”

“在先辈们的引导下,人族学会了修炼,学会了如何汲取天地能量,将这样的能量融入自己的身躯之中,让自身变的很强大。”

“那些强大起来的人开始建立道统传承,教导后世之人修炼,他们的道统也传了下来,屹立在这片天地之间!”

“但是这样还不够,在这些强大人族的引导之下,凡人开始建立国家,引导凡人也开始了修炼,演化成了如今泛古大陆的局势”

“那些强大到极致的生灵,看到天地平静了下来,为了追求更强的力量与更高的境界,或是隐匿或是离开了这片天地。”

“但是他们留下来的传承却是生生不息,承载着他们的意志留存与世间!”

“就像我们的村落一样,也许表面看上去并无不同,但实际上我们都是修者。”

“我们不会生病,不会老死,因为我们足够强大。”

“我们的使命就是乱世出,繁华隐,为求一方天地的平安,护的一方生灵得以安心生存。”

“其实这片天地最多的还是那些凡人,他们才是这片世界的主宰,没有了他们,我们做的这些就毫无意义。”

“修炼者的使命就是保护他们,因为只有在他们之中,才存在着善良和慈悲。”

小不点就那么似懂非懂的听着,但是有两个词却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善良、慈悲。

老者继续说道:“这世间,除了仇恨,憎恶,还有善良与慈悲的!”

“我能在你眼中看到仇恨,但是你要知道仇恨并不能改变什么?”

“他能让你变强,但是也可以毁了你,所以你要克制你的仇恨,这世界上,还有许多美好的东西值得你去守护!”

“也许你现在还不太懂,但是我还是要给你说说。”

“修行者,与天争命,却也不可失去本心啊!”

小不点点了点头道:“记住了,爷爷!”

他突然开口道:“爷爷,我的父母真的只是离去了吗?而不是死了吗?”

老者突然愣住了,他突然发现两抹泪痕从小不点眼角滑落。

“告诉我真相好吗?子羽三岁半了,子羽懂事了!”小不点撕心裂肺的哭着,脑海之中全是那巨掌落下的画面。

老者心疼的将他抱在怀中,帮他檫掉泪水。

“你的父母其实我也没有见过,我也不知道他们是生是死,但是你不要仇恨他们,你这么可爱懂事,他们心疼还来不及,怎么会不要你呢?”

“也许他们有事要做离开了而已,所以你不要恨他们知道吗?”

小不点嚎啕大哭,伤心欲绝:“爷爷,我不恨他们,不恨他们了,我想他们,我好想他们啊!”

“孩子!”老者抱着他不知道怎么安慰。

直到小不点苦累了,才将他重新抱回到屋子之中。

“苦命的孩子,你父母不在,还有爷爷奶奶,还有大家啊!”老者摇着头叹息道。

“要心怀大义,心怀希望才能走的更远。”

“不要滥杀无辜,要心中有一杆秤,要有一条不可逾越的底线!”

老者呢喃着走出了房间,也不知道小不点能否听见?

“集合,集合!”

当大荒的地平线与阳光齐平之时,一道宏亮的声音在村落之中响起。

小不点从床上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快速的穿好衣衫就像山下的广场跑去。

望着站的笔直的哥哥姐姐们,他也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冲着他们笑,跑来跑去的叫着哥哥姐姐,如瓷娃娃一般的小脸上洋溢的笑容,是那般天真无邪。

族长站在高台上,满意的看着广场之上那些朝气蓬勃的少年们。

“今天呢,是狩猎的日子,我跟大家商量了一下,也是该带你们去大荒之中走一走了!”

“由你们来狩猎,会由大人带队,所以你们不要害怕。”

“但是呢,狩猎需要你们自己动手,我们这些大人只会在暗中观察,明白了吗?”

族长望着一种少年们问道。

“明白了!”朝气蓬勃的声音在广场之上响起。

中间还夹杂着一声稚嫩的声音。

广场上的大人们听见了,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小不点在人群之中笑嘻嘻的窜来窜去。

“族长!”一个看似青年的男子皱着眉头疑惑的喊道。

一个魁梧的中年走进人群中笑着就把小不点抱在怀中道:“羽儿,别闹,等哥哥姐姐们回来再陪你玩好不好呀?”

“不好不好,小羽很厉害的,小羽也要去。”小不点挣扎着,一双选手将魁梧男子的头揉乱,嘻嘻哈哈的笑着。

族长叹了口气,无奈的望着魁梧男子笑道:“罢了,让他去吧,他一个人都敢进大荒,现在他们一起去又有何不可呢?”

族长走下台,捏了捏小不点的脸蛋,笑道:“羽儿,记得跟哥哥姐姐们呆在一起,知道吗?”

下不点用力的点着头,扑到族长的怀中道:“知道了,爷爷!”

“去吧,一切小心!”

下不点跳了下来,跑到一个少年身旁就跳到了那少年的背上:“哥哥,背!”

“好!”少年将他背在背上想走村口走去。

一群少年怀着憧憬,又有一丝害怕的心情走出了村子,进入了大荒森林之中。

一路上,小不点蹦来蹦去,丝毫不觉得累,也不害怕,沿着河流向上游走去,一会儿逗弄水中鱼儿,一会又追逐着荒间的鸟儿奔跑。

不知不觉间,少年们进入了森林之中,这些少年除了小不点之外,都在十二三岁左右,修为也不高,也就只有炼体境初期的修为。

进入森林之后,大家都走的格外的小心,就连小不点也不闹了,他进来过,知道其中很危险。

大荒乃是大能者们的禁地,无数岁月以来,没有哪位大能者胆敢涉足其间,但是同样在这大荒之中,也存在着外界想象不到的机缘。

对于这样一个不知道在这大荒之中存在了多久的村子,他们早已经摸透了在这大荒之中生存的法则。

只要不进入着迷雾大荒的深处,不去招惹那些强大的生灵,晚上不在大荒之中逗留。

只是白日间在这大荒的外围狩猎,并没有多大的危险,真正的危险就是来自他们要猎杀的凶兽罢了。

修道者,逆天而行!

而这一群少年踏上了与天争命的路途。

不知有几人可走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