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宝宝乖乖坐下来

更新时间:

紫金衣衫血迹斑斑,略微黯淡的龙纹在身躯之上流转不息。

龙纹首尾咬合接连在一起,宛若真龙腾飞动九天,气息恐怖滔天,似乎要将这片时空都定住一般。

罗斌手持魔刀,身后的尸山血海般的景象,宛若是诸天投影一般,汨汨涌出无尽的邪魔之力灌注在其身躯之上,一黑一红的双瞳爆发出璀璨光华,朦胧如炼狱现人间。

轰!

一刀出,炼狱般的刀芒呼啸而出,黑红交织的锋芒瞬息而至,哧啦一声斩在夏子羽的身躯之上,让夏子羽的体魄残破不堪,几乎在瞬间被斩裂。

然而,夏子羽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在身躯残破的瞬间持龙吟冲杀向前,一剑直击罗斌的眉心,罗斌身躯微微一侧躲过这必杀一击。

凌厉的剑芒在虚空一闪而逝,在罗斌的脸颊之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同时,夏子羽左手成爪抓住罗斌的左肩,哧啦一声撕扯下一大块血肉。

“死!”

罗斌怒吼,双瞳之中激射出两道神光,同时手中的魔刀也携带无尽魔光力劈而下,这一刀震动天穹,哧啦一声斩破虚空,拥有无匹神威,势不可挡。

夏子羽化爪成掌,连连拍出,将罗斌的瞳光破灭,手中龙吟横在头顶之上,阻挡绝杀一刀,但那魔刀之力重若万钧,力压而下,刀身直直没入他的肩头,差点将他力劈,鲜血如泉水一般滚滚涌动。

嗡!嗡!

大道鸣动,夏子羽的身躯之中传出如擂鼓一般的轰鸣之音,奇异的波动自夏子羽身躯之上传开,将周围的一切都定住,魔刀乃至罗斌的躯体顿时间如陷泥沼。

夏子羽没有将魔刀震开,而是将之禁锢在肩头,避免被力劈的惨状。

轰!

夏子羽一拳击出,神魔战法催动到极致,《洪荒万劫决》与《混沌乾坤决》极速运转开来,通体紫金神芒照耀天穹。

石破天惊的一拳,极致的力量引动天地之力,似乎要将前方的一切都破灭。

噗嗤!

虚空扭曲,仿佛是塌陷了一般,夏子羽一拳轰击在罗斌的胸腔之上,罗斌身躯之中无尽骨裂之声炸响,胸腹塌陷了下去,鲜血爆溅而出,差一点就被一拳贯穿。

罗斌口中鲜血不断喷涌,一丝狞笑浮现在面庞之上,不得不承认他很是逆天,这一拳下去,他硬生生的接了下来,没有爆体而亡,似有无敌之势。

同时,一股滔天威能传开,将夏子羽的拳头震开,魔刀颤动,将夏子羽的禁锢崩碎开来,哧啦一声在夏子羽身上拉出一道巨大的口子。

两人同时倒飞了出去,两者几乎惨死,两败俱伤!

“结束吧!”罗斌低垂着头颅,口中嘶哑怨毒的声音传开来,没有了之前的淡定与从容,此时的他再度变回了那个邪气滔天的邪魔。

“夏子羽,你若是死在我这等小人物手中,会不会死不瞑目呢?桀桀,我很期待呢!”

轰!轰!......

罗斌的气息竟然再次暴涨,黑色魔光与血红邪光不断交织在一起,化作诡异的幽绿光芒,狂暴且阴森的气息震动苍穹。

“邪,魔本就是一体,给我融!”罗斌口中吐出两道不同的声音,诡异至极。

幽绿色神光之下,罗斌的身躯竟然在也最快的时间恢复,夏子羽拖着残缺冲杀向前,但是还未靠近就被强横的气机轰退。

“别做无谓的挣扎了,我乃是神,你拿什么跟我斗呢?”罗斌的声音传出,不再是罗斌与圣金陵两者混合的声音,只剩下一道声音,那就是圣金陵的声音。

“圣金陵!”夏子羽面色骤变,霎时间,毛骨悚然,寒气直冲天灵。

罗斌桀桀的笑声传开,道:“恭喜你,猜对了,是不是很意外我没有死?”

“我怎么会死呢,我可是神祗,而你不过是我俯瞰的蝼蚁罢了,你怎能杀的了我呢?”

“放心,等会我会让你看看我的力量,为了表示对你的感谢,我会将你一剑一剑斩碎,然后吞噬掉,而你也将成为我力量的一部分!”

“你在自取灭亡,加速走向毁灭而已!”夏子羽沉声道。

他不知道圣金陵怎么没有死,而且还占据了罗斌的躯体,大恐怖正在笼罩着他,罗斌身躯之上的波动越来越强烈,绝望的情绪在心底滋生。

夏子羽浑身是血,身躯破烂,刚才的搏杀让他近乎身死,差点就被力劈成两半,短时间之内自己也难以修复自己的伤势。

罗斌的身躯,圣金陵的意识,这一切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局,必杀之局。

观众席上,众人不知所以,惊骇的望着这一幕,他们同样听见了圣金陵的声音,但是却不敢相信。

秦族的人面色凝重的望着那散发幽绿邪芒的罗斌,一时间不知所措,他们能看出,夏子羽现在已经接近油灯枯尽了,可敌人还在不断的变强。

“邪,魔,到底是罗斌还是圣金陵?”君无邪的目光之中闪过一抹疑惑。

楚凌的目光聚集在罗斌的身躯之上,冷冷的目光之中有着无尽的杀意,这股杀意毫不掩饰,哪怕是面对三族那三尊上代族长的压力,他也是毫不收敛。

在众人的目光之中,罗斌的身躯将圣金陵原本只剩下白骨的尸体融入了自己的身躯之中。

罗斌面庞不断变化,在罗斌本来的面目与圣金陵的面庞之间不断交替,气息越来越强盛,那张变幻不定的面庞之上笑容也愈加的浓郁,同时也更加令人惊惧。

夏子羽没有再冲杀向前,而是全力调动自己的生之大道开始修补自己的躯体,按照这个趋势下去,马上就会一场恶战。

他虽然躯体胆魄不堪,但精气神依旧旺盛,如炽盛的神阳熊熊燃烧着。

他需要动用自己身躯之中的全部力量了,若是再如先前那般,不用多久他就会被罗斌力劈,殒命于此了。

轰!

炽烈的幽绿邪光在虚空炸裂开来,涤荡虚空之中的一切,夏子羽差点就被掀翻了出去。

他抬头望着那笼罩在幽绿邪光之中的人影,已经完全变化成为了圣金陵的模样,气息更加的强盛,单是爆发出来的气机波动便能撼动他。

“圣金陵不是死了吗?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惊惧出声,大叫道。

“罗斌呢?他不是吞噬了圣金陵的力量吗?怎么就变成圣金陵了呢?”众人不可置信的望着这一幕,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三族的弟子皆是如此,一时间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倒是三族的高层无动于衷的望着这一幕。

对于他们来说,圣金陵也好,罗斌也罢,这只不过是今日他们的谋划而已,只要能将夏子羽灭杀在战台之上,活下来的是谁都无所谓。

“谢谢你,夏公子!”

“夏子羽!”

圣金陵先是淡笑出声,紧接着嘶吼出声,面孔狰狞可怖,气息在虚空之中涤荡而过。

一柄骨剑出现在圣金陵的手中,划过魔刀,瞬间魔刀破碎,其中的神性物质被骨剑吸收殆尽。

森然骨剑散发出幽绿邪光,剑鸣之声宛若无数怨灵在其中咆哮,一缕幽绿的剑芒哧啦一声便轰击在夏子羽而来。

哧!

轰!

剑芒瞬息而至,轰击在夏子羽的神光防御之上,只是稍微迟滞便破开了夏子羽的防御神光,直接将夏子羽的胸口洞穿,森然的血洞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之中。

夏子羽瞳孔骤然一缩,动用极速,身躯横移出去,惊骇的望着圣金陵,看似没有多大威胁的剑芒竟然瞬间洞穿了他的躯体。

他的身躯在虚空之中不断腾挪,纵然他的速度已经提升到极致,但比起圣金陵依旧要慢上半分。

圣金陵驾驭着身躯蓦然间便出现在夏子羽身前,骨剑裂空斩下,一剑斩落在龙吟之上,将夏子羽直接轰飞了出去。

更有神识不断冲击着他的识海,纵然无用,但是圣金陵依旧不曾停息,试图干扰他的思绪,要将夏子羽的节奏意识打乱。

又是一道剑芒洞穿虚空而来,夏子羽试图扭转躯体,但是此刻他身遭的虚空居然已经被圣金陵凝聚了,想要困住他。

剑芒如注,毫无悬念的将夏子羽身躯之上撕裂出一道狰狞的口子,本就破败不堪的身躯,此刻更是雪上加霜。

即便以夏子羽的生机之力加持的无上体魄,依旧难以抵挡那剑芒的锋锐。

“喝!”

夏子羽眼眸之中精芒爆闪,龙吟震动,剑芒动,虚空颤。

“极”剑诀加身,不断劈斩出数道剑光,轰击向圣金陵而去。

轰!

哧!

夏子羽的身躯强行挣脱了虚空泥沼,身躯之上瞬息间便增添了十来道剑痕,紫金神芒熊熊燃烧,化作闪电一般,展开凌厉得攻势扑杀向圣金陵。

“不自量力!”圣金陵冷笑一声。

轰!

强横的气机爆发开来,像是天穹崩碎,大地似乎都被震裂,无尽幽绿邪芒弥漫,浩瀚的灵力波涛汹涌,虚空在跟着沸腾。

战场虚空颤栗,无尽大道纹路浮现,照耀着整个虚空,每一寸空间在嗡鸣,呜呜作响,在与大道共鸣。

“可怖,大道在共鸣!”观战的众人,乃至是各大势力之主都惊悚。

栩栩如生的大道纹路烙印在虚空之中,嗡鸣之声振聋发聩,强横的气息,简直要将这片苍穹都颠覆。

圣金陵化成一道神虹,扑杀向夏子羽,骨剑森然如雪。

夏子羽眸光微震,紫金神光更是熊熊燃烧,古老苍茫的气息弥漫而出,他在演化神魔战法,推向更高的层次,要将自己的力量催动到极致。

《洪荒万劫决》、《混沌乾坤决》与《鸿蒙生死剑》同出一源,他要借助自己的神魔战法试着将其融为一体,开创出自己属于自己的法。

三种法想要融合为一体着实不易,而且承受的痛苦也是无法用言语就能描述清楚的,身躯乃至灵魂的痛苦,另一边圣金陵已经扑杀而来。

“啊......!”

夏子羽大吼,眸光之中倒映着圣金陵扑杀而至的身影,身躯之上浮现出一道道裂纹,宛若瓷器一般,就要破碎开来。

嗡!

夏子羽面孔狰狞的望着圣金陵,苍茫且古老的波动荡漾开来,夏子羽本来就浑身是血,这一刻承受着极致的痛苦,每一寸肌肤都在溢血,在紫金神光的阴沉下,绚烂而又惨烈。

在夏子羽的嘶吼声之中,他缓缓抬起手中龙吟,在圣金陵临近之时,忽然斩落而下。

这一刻,两者双双碰撞在一起,两者如同两座河山撞击在一起,刹那间,各种大道纹路在虚空之中溃散,光华在瞬息间便将整片战场都淹没了。

两人的神光在虚空之中炸裂开来,朦胧一片,宛若在演化混沌一般,两人就像是两尊神灵在大战。

圣金陵更是达到了皇境之下境界所能走到极尽了,很难再次跨出一步,再迈出一步,便是禁忌,那种存在万古不见,圣金陵想要走到那一步,难上加难。

夏子羽倒是有可能,主境修为就能与准皇境巅峰大战至此,若是真的再踏出一边,就可以成就禁忌。

但,前提就是今日他能活下来。

轰隆!

战场虚空轰鸣,强大的冲击力将整个广场都震动了,那祖印落下的禁制都宛若要崩裂一般。

各大势力之主震惊不已,这种强大的冲击力令他们震撼,要知道,两人都只是皇境之下,居然撼动了那祖印落下的禁制,甚至连着整个广场都震颤,实在是不可思议。

“他们俩踏入禁忌领域了么?难道这黄金大时代还要出现更多的妖孽不成?这个时代还真是与众不同啊!”各大势力之主都在心中暗自低语。

两人的对撞太可怕了,堪称年轻一代的巅峰对决,山河崩碎,天地奔溃,天地间罡风四起,混沌朦胧的神光宛若将一切都破灭。

众人极尽目力注视着场中两人的大战,圣金陵的身躯中涌动着磅礴伟力,幽绿邪芒摄人心魄,手持骨剑对决全力催动自己极境力量的夏子羽。

“还真是顽强的生命力啊!”圣金陵嗤笑一声,风轻云淡挥舞着手中骨剑。

“算了,有些无趣,所以......”

“受死吧!”

圣金陵猛然大喝,而后骨剑猛然一斩,激烈的一击,将夏子羽劈的横飞了出去。

嗡!

在夏子羽横飞出去的瞬间,圣金陵的身躯之上幽绿邪光腾起,宛若炽盛的阳光,那种气息太恐怖了,震散了虚空之中无尽的罡风。

整个广场都在此时剧烈的摇晃了起来,所有人都颤栗了。

那股邪异的气息犹如天地间的至高伟力,让他们忍不住就要俯首跪拜,震慑群雄,说来可笑,一群自诩为正义的修士,竟然会对邪恶力量产生跪俯之意。

战场虚空之中,圣金陵的身躯浑身都散发出璀璨的幽绿邪光,似要笼罩人世间,不可直视其身躯。

气息太过恐怖,透入一群年轻人的骨髓之中,进行压制,让他们悚然无比,瑟瑟发抖,一种来自生命层次的压制,不是有各大势力之主在场,帮助他们化解这种无形的压制。

“这是神威么?成长起来的话谁人可制衡?”一个个圣地氏族之主也是暗自变色。

他们知道,若是给予圣金陵时间,将那份机缘传承消化完,这样发展下去,将有可能打破天地桎梏,于这片天地无敌。

嗤嗤!

哧!

幽绿的剑光带着丝丝血色洞穿虚空,悍然斩落而下。

“到底是什么级别的传承,竟然这般强大......来不及了!”虚空之中,夏子羽的身躯颤栗着,无力的低语道,身躯在虚空之中留下道道虚影,横移了出去。

轰!

那道剑光划过长空,恍若无物不破,将虚空都击穿了,轰击在那禁制之上,剧烈的冲击力将横移出去的夏子羽再次轰飞,连地面都被那冲击力犁出一道鸿沟。

“感觉如何?被碾压的滋味好受吗?无愧是神祗传承啊,有横纵寰宇之势,可以横击九天十地,以神的力量斩你,也算是对你的一种尊重了吧?”

“你说呢?夏公子?夏少主?”圣金陵桀桀的嗤笑道。

夏子羽稳住身形,冷漠的望着圣金陵道:“神?可笑至极,肮脏的生灵总是自诩神灵,却始终改变不了骨子里的卑微!”

一切都如他猜测的那样,圣金陵在那片战场之中有大机缘,才能让他在自己的绝杀之下活了下来,更是占领了罗斌的躯体,融合罗斌身躯之上那强悍的力量,更上一层楼。

将两者的力量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再无瑕疵,甚至已经触及到了极境。

“战到现在,你还是那般自以为是,还是看不清局势,你现在拿什么与我一战?你还能拿什么翻盘?”

圣金陵大喝,若神音徐徐,如惊雷贯耳,摄人心魄,气势在急剧攀升。

“战过才知,血未干,魂不灭,战不休!”夏子羽冷漠的回应着圣金陵的话语。

“大言不惭!”

“死!”

圣金陵展开了最可怕的攻势,他要当着全大陆顶尖势力的面,他要以最强势的姿态镇杀夏子羽。

“死不死的,你说了不算!”

“天,尚不能收我!”

“你,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