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将军咬掉肚兜带子

更新时间:

夏紫羽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在驿站之中。

每一步落下就像是一座神山落在那些白衣修士的心头。

这一刻没有任何人敢出声,连大气都不敢出,那一袭紫衣的少年,除了面貌俊俏的不像话之外,其他的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书生。

但就在刚才,这少年表现出来的气势压迫,却是近乎让他们这些修士匍匐在地,哪怕是那中年修士亦是面色惶恐不安。

少年之前问这大山之中是否有什么妖兽,或者是什么凶兽,他们居然还出言嘲讽,现在想要自己等人与找死无异。

中年男子回了一句,这驿站后面的大山都是妖族的势力,可是人族与妖族的势力这些年来相安无事,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恶劣事件。

夏紫羽没有去思考妖兽行凶的动机是什么?现在他只想要看看这驿站之中有多少人丧生?

他心中的怒火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越往楼上走,尸体就越多,还有驿站的住宿房间之中,那些人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夏紫羽脸色阴沉的近乎可以滴出水来,到最后,他整个身躯都在止不住的颤抖着,一具具尸体,写满了那行凶者的罪恶。

他一个人怔怔的站在楼道之中,他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他不知道那行凶者意欲何为?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那凶手斩杀!

哪怕是以最残酷的手段折磨那行凶者都不为过,他身上的气息止不住的外溢,杀气自身躯之中喷薄而出。

整座驿站都在摇晃震动,这一刻外面狂风大作,在山间呼啸,仿佛群山都在回响,在回应着夏紫羽的怒火与杀机。

他看完了所有的死者,整座驿站之中死亡的人族共计两百三十六名,其中一半都是凡人,凡人哪!

他怒!他悲!他恨!

终于,他转身向楼下走去,他此刻不知道该怎样处理这些尸体,但是他要知道人族是何方势力在守护这片区域,又是怎样让这些无辜人死在此处?

还有就是到底是怎样丧心病狂的妖兽,做出此等天怨人怒的事?

驿站之外,十数名白衣修士交头接耳,目光看向何老幻云纾他们几人,很好奇这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夏紫羽展现出来的威势,绝对不可能是凡人,就连他们的长老都惊骇,甚至是忌惮莫名,在夏紫羽的气息之下,都不敢有任何不轨的想法,被压得直接低头。

特别是幻云纾,一行人直接给看呆了,就像是天下下凡的仙女一般,高贵圣洁,冷艳无双,不可亵渎。

他们这些修士,虽然是修士,但是比起夏紫羽他们差了十万八千里,别看他们有些修为,但是在山上,他们也只不过是最底层的存在而已。

他们敢嚣张,也只是在不知道夏紫羽这一行人实力的情况下,直接将夏紫羽他们当做了凡人,才敢叫嚣,现在就是再给他们十个百个胆子,也未必敢在夏紫羽他们面前多说一句话。

“何爷爷,哥哥很生气呢?”在何老的怀中,秦红伊仰头看着何长鸣说道。

秦红伊小脸上竟是担忧,她感受到驿站之中夏紫羽强烈的情绪波动,那股弥漫的杀机,令周围数里的天地都冷冽了下来。

夏紫羽的身形出现在驿站门口,看了看天空刺眼的阳光,可笑的是,这一刻的阳光却是让他感觉不到任何温暖之意。

有些令人心底发寒的东西,就是藏在明媚的阳光之下,当它爆发出来时,才是这人世间最可怕的黑暗与恐惧,总是令人猝不及防!

这一刻,没有人选择上前去,哪怕是何老他们,也是站在原地,因为只有他们明白,这一刻的夏紫羽已经怒到了极致。

那颗心已经彻底的冷了下来,就是那天空之中烈阳也难以将之化开。

夏紫羽望着一群白衣修士,目光落在那中年修士身上,道:“这山川之中妖族势力在哪里?”

中年修士身躯一震,回应道:“在这十万大山深处的災山之上,那里有统治着十万大山所有妖兽的妖族圣地!”

“那这外界的人族势力有哪些?为什么这么多人族死了,就来了你们,其他人呢?”夏子羽淡漠的开口,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同时心中记住了一个地名,十万大山,災山!

中年男子无奈的说道:“公子有所不知,人族的势力确实是有一些,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敢与妖族硬碰啊!”

“你们属于哪一方人族势力?”夏子羽看着他问道。

中年男子连忙回答道:“我们是明山之上的阴阳家修士!”

“阴阳家?知道了!”夏紫羽颔首,心中有了计较。

“你们怎么知道这里出事了?”夏紫羽突然问道。

这些白衣修士出现的实在是蹊跷,而且这些人中年男子自称是阴阳家的人,可是这一身白衣怎么看也不像是阴阳家的修士。

他虽是疑惑,但也并未深究,脑海之中更多的还是怎么寻找出那杀害人族数百人的凶手。

中年修士眸光一转,道:“公子是否想要找出那尊杀害此处众人的妖兽?”

夏紫羽颔首道:“是,你有办法?”

那明山的中年修士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这些人是怎么知道此处驿站出事了。

中年男子献媚的笑道:“公子不妨与我们一同去明山,我们明山上有弟子在外面打探消息,想必也比公子你们毫无头绪的寻找要好的多!”

夏紫羽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身后的一群白衣修士,虽然他不知道这中年修士打的什么算盘,但去看一看也无妨,正好看看这些所谓的山上神仙,是怎样的‘超凡脱俗’!

他便道:“可!”

中年男子笑道:“那好,多谢公子赏脸!”

“我们这便启程?”

他心中实在是有些激动,只要夏紫羽等人去了明山,他会得到多大的好处,他简直都不敢想。

但却并未在脸上表现出来,想比起将夏紫羽等人带去明山,这里的事完全不值一提。

夏紫羽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那这里这些人的尸体就任由其曝尸荒野?都不为其收拾一番?”

这名中年男子表现的有些急切了,很不正常,若是说他心中没有算计都没有人会相信。

夏紫羽想不通的是,这中年男子等修士不过是与他刚刚谋面不久,之前连面的都没有见过,更谈不上认识,遑论交情?

而现在却是邀请自己等人去往其宗门所在,任谁都会怀疑!难道就不怕自己等人心怀不轨,对那所谓的明山不利?

夏紫羽望着进入驿站的那些白衣修士,双眸微眯,想要从中看出一点跟脚,也不知道是这些人掩饰的极好还是他们本就是如此,竟然让夏紫羽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驿站内,只见那些白衣修士将一具具尸体移出到外面,而后两名白衣修士在客栈不远处的地方升起了一个火化台。

不得不说这些修士的速度是挺快的,做起事来一点也不含糊,短短半个时辰之内即将那两百多具尸体尽数移了出来,甚至还在驿站之中张贴了一些镇压阴晦,煞气的符箓。

夏紫羽看在眼中,记在心中,这些人做起事来倒是有一套,考虑得也算是周全,那些符箓之上的气息确实可以镇压一些微末的阴秽之物与煞气。

————

大秦神朝,皇都之中。

一则则诏令被张贴在皇都所有通考栏之上。

“皇主诏令,即日起,凡是皇城修道者有主境修为以上者,可前往皇都魔军军营参加考核!”

皇都的大街小巷之上,华贵酒肆,都在议论此事。

大秦神朝,大规模的招兵买马,而且只要主境以上的修道者,这其中有何谋算,没有几人得知。

主境以上的修士,虽然多,但是又有几人愿意放弃自由,而选择进入大秦神朝被控制在其中。

皇都之中,一座高楼高达十丈,一眼望去,金碧辉煌且古朴大气,肃穆而又略显张狂。

此处正是通宝阁在昆仑神洲的三大分阁之一,也是辐射范围最为广阔的一座分阁。

通宝阁最顶层之中。

一位头发灰白的老者,穿着一身金丝绣边的灰衣,看起来死气沉沉,但是一双眼眸之中却是如有日月星辰一般耀眼。

这位老者正是皇都通宝阁的阁主,柯淳!

而在老者对面的正是大秦神朝皇主,秦晨曦!

柯淳站在顶层的窗户边,眺望在这个皇都的布局,将一切都尽收眼底,那大街小巷之中人来人往。

而秦晨曦自顾自的坐在窗户旁的桌子上,品着柯淳拿出的好酒,

“柯老头,你这酒还有多的吗?每次来此都喝不痛快,没意思啊!”秦晨曦仰着头看着柯淳笑道。

大大咧咧的,没有半点皇主风范,倒像是一个女酒鬼,迷迷糊糊的。

柯淳嘴角抽搐了一下,道:“晨曦丫头,你每次来都要喝掉我两壶仙灵酒,还嫌喝不够,你当我这里是什么?是酒窖吗?”

“都跟你说多少次了,老头子的仙灵酒是从荒洲买来的,每次就只能买几壶而已,你倒好,直接给我喝掉近两壶了,我自己都舍不得喝呢!”

秦晨曦道:“柯老头,你真是小气啊,家大业大的,不就是两壶酒吗?能花几个钱,哦不,几个灵晶?”

“还有,我之前说的事情,你们总部那边怎么说?”秦晨曦仰头喝了一口酒问道。

柯淳转身坐在秦晨曦的对面,正色道:“我的皇主啊,这些东西的价值,你可清楚?”

秦晨曦转了转手中的酒杯,俏脸上浮起一丝丝意味深长的笑意,道:“柯老头,你这是在说我秦晨曦这一国之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柯淳眸光一震,道:“皇主这是说的什么话?”

柯淳人老成精,自然知道这位看似随和的皇主,实际上是何等张狂与霸道。

言下,并不敢再调笑与随意了,涉及道神朝之事,而且这其中通宝阁竟然还避不开,一时间有些为难。

他们通宝阁虽然遍及大陆之上的每一个洲每一域,但是在这大秦神朝之中,却可谓是如履薄冰,在这片土地上,他们可不敢有丝毫大意,更不敢有一点凌驾于大秦神朝之上的姿态。

大秦神朝在昆仑神洲的西域有着绝对的掌控力,没有一个势力能渗透进来,哪怕是圣地氏族的探子,也不敢在其中放肆,进来一波死一波。

秦晨曦冷笑道:“柯老,其实呢,你这个人吧还是不错的,与你做交易痛快,但是不要存有其他心思,我大秦神朝的行事作风想必你也清楚!”

“皇主,老朽我就算是有心也没有那个胆子呀,再者说了,我们也算是朋友吧?”柯淳讪笑道。

秦晨曦道:“既然你都说了,我们是朋友,那么那件事是不是该给我一个答案了呢?”

柯淳摇头无奈的笑道:“成了,我就是想要讨两分好处罢了!”

秦晨曦给他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满上,拿着酒杯示意了一下,嗤笑道:“柯老头,要是你做了皇朝的官员啊,指定是一方巨贪!”

柯淳怔了一下,笑了起来:“晨曦丫头,老头子我也是有原则的好不啦,虽然是爱财,但也是取之有道嘛!”

“切,骗鬼呢?”秦晨曦白了他一眼。

秦晨曦起身,看着皇都繁华的景象,薄暮的夕阳余晖洒在皇城之中,那红砖绿瓦,那鲜艳的楼阁飞檐,在这夕阳下显现出几分朦胧之感。

她迷离的看着这皇城,这是她励精图治了数千年的皇城,这一切都是她的心血。

她多希望就一直这样,这种美好的景象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直到那天地重归混沌。

可如今,天地正在发生变局,也不知道这皇城繁华的景象还能存在多久?她还能守护这皇城多久呢?

“柯老,我交代你寻找的那件药材可有消息了?”秦晨曦开口道,看着远处的夕阳,她突然想起了那远行的少年,也不知道如今是何模样?

柯淳闻言回应道:“晨曦丫头,抱歉,这件事一直没有收到消息,本来大陆之上就没有谁知道那等奇物!”

“少主的事,我很惋惜!”

秦晨曦叹息了一声道:“消息继续发布出去吧,尽全力找,大秦出的起价,就算是没有那种能一次性痊愈的神物,也帮朕寻找一下有关丹田受损,可以修复的天材地宝吧!”

柯淳微微摇头,心中暗道若是只要那等丹田轻微受损,能将其修复天材地宝还真就有不少,但是丹田完全被毁,连神魂都破碎沦为凡人,想要能将之修复的神物,还真是没有啊!

柯淳还是应了下来,道:“皇主,您就放心吧,我会运用手中的能量帮你寻找!”

“这贼老天,还真就是见不得我等修道者的好啊!”秦晨曦苦笑了一下。

“柯老头谢谢了啊,酬谢会在交易完成之时奉送到你的手上!”

音落,秦晨曦的身影消失在这通宝阁之中。

柯淳望着渐渐沉下山去的夕阳,笑了笑,大秦神朝招兵买马,又暗中自通宝阁购买了整整一万套极品法器神甲,此等动作,风雨欲来啊。

阁主,此一劫,通宝阁将何去何从啊?

————

稷下学宫。

云雾缭绕的灵元山谷之中,一阵阵玄妙的波动正在向外界扩散而出。

骤然,在稷下学宫之中的高层在瞬间睁开双眸,目光穿透空间看向灵元山谷的方向,脸色凝重骇然。

“学宫所有长老迅速赶往灵元谷!”

一道洪亮的声音在学宫高层长老的耳中,声音压抑惶恐,甚至还能察觉到一丝轻微的颤意。

学宫的长老们瞬间结束了闭关状态,身影陆续消失在学宫之中。

那一道洪亮的声音正是学宫的宫主,巫十!

当初霸道的阻止了几大圣地氏族的护道者,一时间稷下学宫与这位宫主的名声也随之大噪。

传言在修道者的世界之中,处于天级百宗大家的最顶峰,甚至有了媲美圣地氏族的实力。

当然这只是那些好事者的传闻罢了,稷下学宫的实力几何却是没有多少人真正的清楚。

这种声音将稷下学宫抬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但也在无形之中为稷下学宫拉了不少的仇恨,所谓捧杀,不外如是。

巫十宫主口中的灵元谷则正是当初那个秘境入口,本来上一次就是要从秘境入口进入道灵元秘境之中,但是却在中途出现了意外,除去玄黄门之外的年轻一辈皆是被转移到了另一片天地之中。

巫十站在灵元谷,看着前方那不断散发出玄光波动的秘境入口,眼神之中有震惊亦有缕缕不可思议。

秦默尺站在他的身旁,一袭白衣,面容冷峻,眼中有精光闪过。

前方的秘境入口,氤氲蒸腾,玄光迷蒙,似有星光弥漫,仿佛是一道时空隧道,跨越时空长河而来。

“老师,这样的波动,怕是灵元秘境要真正的开启了!”巫十恭声说道。

此次的波动与上次完全不一样,上次的秘境开启完全没有任何动静,若不是有巡查的长老的察觉,都不知道秘境入口的开启,而且那一次秘境入口就像是一尊洪荒凶兽的巨口吞噬一切。

其中透露出的气息,像极了蛮荒天地之中的气息,而这一次却是云霞弥漫,玄光大盛。

秦默尺曲指微弹,一抹神光自指尖激射而出,神光落在那氤氲神光之上。

顿时间,一道波纹在其中荡漾开来,秦默尺眸光之中的精光更盛了,但是随之又是一抹惋惜在眼中一闪而逝。

“是灵元秘境要开启了,你安排下去吧,这一次最好不要再掀起什么风浪了!”

“不然,我的墨尺剑恐怕要见血了!”

秦默尺说完便转身离去了,身影两三步间便消失在了灵元谷之中。

咻!咻!咻!

一道道破空之声传来,稷下学宫的长老们都出现在巫十的身后。

就连许久未曾露面的大长老也出现了,稷下学宫的大长老,于禾!

一位修为通天的强者,更是在万年前达到了武帝圣人之境,在万年前纷乱的时代是他与秦默尺抗住了多次劫难,在浩荡大势之中立住了脚跟。

秦默尺征战在外,而大长老于禾则是协助巫十稳定这学宫之中的局势,助巫十稳稳的坐在那宫主之位上。

后来当乱局定下,巫十也凭借自己的天赋突破到武帝圣人,成为一方霸主,一举将稷下学宫带到了这个时代的巅峰,成为了天级百宗大家最顶级的一小撮。

王宁皇尊站在于禾大长老的身旁,其后则是数十名稷下学宫的长老吗,修为都是皇境以上,甚至其中还有几位皇境巅峰的存在,只差一脚就可踏入到皇尊境界。

“宫主!”

于禾轻声道,众人自然是看见前方的秘境入口。

“于老,此番灵元秘境要真正的开启了,我们现在这里布下禁制吧,免得学宫之中的弟子擅自闯入,那秘境的入口还未真正的开启,其中危险尚未可知!”

巫十轻声道,目光之中有些忧虑,上一次学宫以为是灵元秘境开启,但是最终的结果与他们心中想的不一样。

这一次,秘境入口出现的波动,在天地之间引起了异象,恐怕是隐藏不住了,这一次又会有多少人前来,又是否会引出怎样的风波,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二长老,这一次你先在学宫之中安排一下,让学宫之中那些与圣地氏族有牵扯的人先滚出学宫吧,而后让他们跟着圣地氏族的那些圣子,道子一起进来吧!”

巫十冷声道,上一次这些圣地氏族的弟子完全就是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在学宫之中行事,这一次不会再惯着他们。

必须按照学宫的规矩来,不然就特么的全部滚蛋。

“宫主,这样的话,怕是会将那些圣地氏族得罪个干净啊!”王宁开口说道。

他虽然明白巫十的用意,但是这样的代价恐怕不是他们一个稷下学宫谁能承受住的。

后面的诸多长老也是面色微变,这样一来,稷下学宫就算是彻底与那些圣地氏族割裂开来了。

巫十微微摇头,他自然知道这个决定会引起圣地氏族的反感,但是那也只是有些而已,没他们想的那么严重,更何况现在大秦神朝已经归于秦族。

而他们稷下学宫也是在大秦神朝的麾下,自然要站在大秦神朝的角度来考虑,不能再将稷下学宫独立出去。

秦默尺的意思是直接将稷下学宫成为大秦神朝的专属宗门,只为大秦神朝培养弟子,为大秦培养出精锐的将士甚至是学术大家,为大秦神朝效力。

巫十笑道:“无妨,就算是有的圣地氏族不舒服,但也不是所有的圣地氏族,他们自会理解我的用意,实在不行的话,那就以拳头说话吧,反正我手有些痒,就是不知道那些护道者有没有本事与我们交手?”

见到巫十的心意已决,便没有再说什么,诸长老身上神光升腾涌动,只见整个灵元谷之中流光溢彩,一道道大道印决冲天而起,交织在一起。

在天地间形成了一到恢弘的大阵,远远看去,还能看见阳光落在上面,形成一道道光晕,绚烂如神光一般,让人目眩神驰,心神往之!

在学宫后面的无名山谷之中。

山巅之上,苍老与秦默尺并肩而立,看向那渐渐覆盖在灵元谷之上的大阵禁制。

苍老开口道:“已经确认了吗?”

秦默尺颔首,负手而立,看向远处的灵元谷,道:“确认了,就是灵元秘境!”

苍老眉心微沉,他想起在月前,夏紫羽他们本来是该进入其中的,但是却被传送了另外一片天地,这其中到底有何幸秘,他却是想不通其中的关键。

而玄黄门的那群后辈们却是一个不漏的进入到了灵元秘境之中,而且得到的机缘也是非凡,在秦族大典之上被斩杀的那名道子叶秋何原本不过是一名尊境罢了,但是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达到了准皇境的战力,令人匪夷所思。

那两件最重要的东西是否还在,他也不是十分确定,那本是秦族之物,岂能容外人染指,若是这外人心怀大义倒也是罢了,能为苍生谋安生,这两件东西给了也就罢了。

但,玄黄门那些人恐怕是不安好心,不然也不会在大典之上想要杀秦族子弟了。

“族中的那群小家伙,可有十分出色的孩子?”苍老沉思了一番,问道。

秦默尺笑了笑:“有啊,虽然比不得那小子,但是在这些所谓的圣地氏族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苍老颔首,笑道:“那便好,这样就算那小子来不及赶回来,也可以在灵元秘境之中取得一些优势,不至于连与圣地氏族争锋的能力都没有!”

秦默尺看向远方,道:“苍老,你就将心放在肚子里吧,族中那群小家伙可不是吃素的,就算是那些准皇境的道子,落在他们手中也不一定有好果子吃!”

两人相视一笑,心中想些什么尽在其中,山谷深处的大道神物已经不在了,谷中现在只剩下一些残留的大道之力以及那厚厚的云雾。

“我要回一趟秦族,苍老也一起吧!”秦默尺笑道。

“那便走吧!”苍老释然一笑。

————

大秦神朝之中。

在那皇都郊外,一座浩大的军营陈立,占地方圆百里之地。

在军营的外面,有重兵把守,气氛沉重,肃杀而又庄严,他们就是世世代代守护着大秦神朝的铁骑,狼烟起,金戈铁马踏山河,这就是他们的使命。

军营之中则是有一些衣衫各异的青年,中年陆续敢来,修为都在主境道尊境之间。

在军营外面还有许多人陆陆续续的掠来,落在军营前面登记,进入其中,这些人都是前来参加考核的人,应大秦征召令。

在军营深处,金先生与袁先生两人看着这些人,神识不知不觉间扫过众人。

袁先生与金先生对视了一眼,便叫来一位将军道:“把那些人请出去吧,若是敢闹腾,直接杀了!”

那名将领沉默了三息时间,便转身离去,方才金先生袁先生两人指出的人皆是心怀不轨的探子。

虽然不知道是何方势力的探子,但是这不妨碍他将这些人清理掉。

他们前来挑选人,就是先要确定这些人没有任何的问题,显然这些人之中自是有着其他圣地氏族的探子,想要摸清楚大秦神朝此番举动是何用意。

他们要铸造出一栋高楼大厦,就必须的根基稳固,不然这栋大厦支撑不了多久,便会在中途坍塌,这也会让夏紫羽的布局出现意外。

而且还是在他们手中坍塌的,这是他们所不允许的,自己两人亲手打造的大厦都倾覆了,要是被星空之中那些人知道,岂不就成为了那些王八羔子的闲谈笑料。

在那名将领离去之后,之前被金先生与袁先生指出的几人,尽数被那斩于大秦剑下。

在那名将军的心中,这两位是仁慈的,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大秦的安危重于一切,只要是对大秦心怀不轨的人,都得死!

军营深处的高台之上,袁先生与金先生相视一笑,将那名将领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底。

袁先生笑道:“这家伙倒是心狠手辣!”

“慈不掌兵,他是一方将军,更是这大秦神朝的将军,有人想要做出有损大秦利益的事情,你觉得他能轻而易举的放过他们?”金先生不觉得那名将军所作所为有什么不妥。

袁先生颔首道:“现在这些人还是差了点,就是不知道最终能成长到哪一步?”

金先生笑了笑,微微摇头道:“怎么?你还想所有人都像是那小王八蛋一般变态?那家伙就是放到星空之中都是中上游的存在,同境界之中除了那些大凶乃至是至强者的后代,有谁敢言能胜过他?”

袁先生苦笑着摇头道:“以往我们时候何等高傲?如今却是在这称赞一个小家伙!”

“以往的你总是个急性子,如今倒是沉稳了很多!”

金先生望着远处的天穹,叹息道:“以往是因为在那片天地囚禁的太久了,现在出来了,还急个什么劲儿,轻手调教一群小家伙,倒是有意思的紧!”

“就是不知道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梼杌那家伙也不传个信回来!”

袁先生道:“已经传回来了,那小子正在逐渐恢复,这月余来,体魄已经恢复了近五成了!”

“还有这支军队的名称夏小子也想好了!”

金先生凝眸,转头望着袁先生道::“叫什么?”

“逐天!”袁先生吐出两字。

“逐天!哈哈......倒是符合那小子的心性!看来当初梼杌那家伙说的话,倒是让他记在心上了!”金先生大笑道。

逐天,与天逐鹿,破诸天,战诸天!

“梼杌还说了什么?”金先生问道,他有些好奇夏紫羽这些天,在那座江湖之上都干些什么事儿?

袁先生没有说话,只是笑着递给他一块传讯玉!

————

斜阳余晖照千山,苍茫天地一片红!

夏紫羽等人站在一座氤氲蒸腾而上,仙雾弥漫,云霞流光溢彩的巍峨大山之前。

山峰呈现出山字模样,在其峰顶之上,还有仙宫坐落,在山峰之上若隐若现,宛若一片世外桃源。

“公子,前方山峰便是我明山所在之地!”

“而我,则是这明山外门长老,齐伟!”中年白衣修士有些自得的说道。

夏紫羽看着前方的山峰,心中感叹,那若隐若现的仙宫,倒是好生气派,比起那些凡人城池之中的宫殿恢弘了不知道多少倍。

夏紫羽淡然的点着头,眸光之中没有任何波动,就是秦红伊都有些意兴阑珊,在她的眼中,这宫殿固然不错,但是比起那远在昆仑山脉之中的昆仑神宫差了十万八千里。

秦族的神宫庄严,肃穆,而且那种古朴的韵味也不是眼前这明山之上的仙宫可以比拟的。

“公子,请!”中年修士见到夏子羽等人淡然的模样,心中有些惊讶,以往要是有人看见他们明山的神宫,谁不是震撼莫名,惊呼鬼斧神工。

但是眼前这几人,连一点波动都不曾有,难道这几人的身份不止是消息之中说的那般,还有着不为人知的身份不成,齐伟想想便作罢了,若是真有不同寻常的身份,又岂会如凡人一般行走在山野之间,不是他心中存有算计,何曾会邀请夏紫羽等人前来明山?

他身边那些白衣修士倒是一脸嗤笑,现在到了明山的地界,他们已经没有了丝毫惧意,不管在外面夏紫羽一行人有多厉害,但是一旦到了明山就是他们的地盘。

在他们眼中,夏紫羽一行人指定是被那明山之上的景象给吓着了,强装镇定而已。

夏紫羽余光扫视这些人一眼,若无其事的跟在那齐伟的后面。

这些人十之八九另有图谋,但是现在这些人尚未表现出端倪,为何邀请他们前来明山,恐怕不止是因为那妖兽杀人一事。

这一切等到他们到了仙宫,估计便会揭晓,人心难测,这一点在这些人之中表现的更加明显,任何事情总是带着利益与算计。

山上的景色自然是独好的,但是那份意境却是被这些叽叽喳喳的白衣修士扰乱了。

走在山路上,越是向上,凝聚的灵气就更加的浓郁,时不时还能看见外出的修士回来。

夏紫羽开口问道:“齐长老,为何你们所穿戴的衣衫不一样呢?”

他有些好奇,齐伟他们穿戴的白衣,而有些这是穿着灰衣道袍,有的则是黑白相间的道袍。

齐伟笑道:“公子有所不知,我们明山分为内外两门,外门呢穿着的都是白衣,而内门则是灰衣道袍,至于那黑白相间的道袍这是内门的长老,他们身份尊贵,不是我们这些外门的弟子与长老能相提并论的!”

夏紫羽这才明白,在这明山之上有着严厉的等级划分,这一点与那圣地氏族倒是相一致的,每一个等级所能享受的资源是不一样的。

在门中的地位越高,所能得到的修炼资源便会越好。

终于,一行人走到了山顶的仙宫门前,在那入口出,有着一块高三丈的石碑,上面写着明山二字。

明山两个大字之中蕴含着一丝丝道意,是明山之中的强者写下的,字迹凌冽锋芒,体现出书写者的心境。

夏紫羽看了看,便收回了目光,那石碑估计是时间太过于久远,其中所蕴含的道意已经近乎消弭殆尽了。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黑白道袍的老者出现在仙宫门前,看着入口处的齐伟等人。

“齐长老,听说你带了贵客前来,老夫前来迎接!”老者淡漠的说道。

齐伟微微躬身道:“大长老!”

齐伟指了指身旁的夏紫羽等人,恭敬的说道:“大长老这几位便是我邀请的贵客!”

“夏公子,这位便是我们明山的大长老,郑勇大长老!”

那名为郑勇的老者将目光落在那夏紫羽等人的身上,最终目光定格在夏紫羽的身上,瞳孔深处有精芒闪过。

“老朽,明山大长老郑勇,欢迎各位!”老者微微抱拳。

夏紫羽同样微微颔首,也没有将怀中的秦红伊放下来。

旁边的明山弟子瞬间骇然了,那可是他们敬畏的大长老啊,这小子竟然点点头就算了,不该躬身行礼吗?

郑勇的面色微微抽动了一下,心中有些不喜,但是最终还是忍了下来,面无表情的伸手道:“诸位,里面请吧!”

夏子羽抱着秦红伊迈着步伐,在郑勇的邀请之下,进入了仙宫之中。

郑勇走在前方,没有说话,只是放在腹部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也不知道是兴奋激动的还是给气的,或者两者皆有。

进入仙宫之后,才看清楚了仙宫的面貌,好一片世外桃源,在山岭间有着小道链接着一座座宫殿,还能看见有弟子在其中行走,仙宫之上还有弟子御剑而行。

而这些宫殿竟然是坐落在林间,一座座看似零散不堪,布局却是格外的讲究,还有这其中的灵气比起外界浓郁了十倍左右。

郑勇将夏紫羽等人带到一处居所,吩咐齐伟照顾好夏紫羽等人便离去,虽是宗门之中还有要事要处理。

夏紫羽看了看周围道:“齐长老,不知我们是否可以在这仙宫之中行走参观一番?”

齐伟正在发呆,听到夏紫羽的话语才回过神来,道:“仙宫之中可以参观的,只要不进入那些标注这禁地的地方都可以去!”

夏紫羽颔首道:“那行,齐长老你若是有要事要忙,那便去忙你的,有那尊罪恶滔天的妖兽讯息,通知我一声便可!”

“我借此机会也参观一下这神仙所在居所!”

夏紫羽说完也不待齐伟回应,便从齐伟手中拿过令牌离开了。

齐伟怔怔的看着几人离去的身影,苦笑着摇头,随即眼中闪过一抹森寒,转身御剑向那高处的宫殿而去。

在飞剑之上的齐伟,就差没有兴奋的大吼出声,那浓郁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这一次他可谓是冒着生命危险为明山立下了一个大功。

但他不知道的是,夏紫羽等人就在离居所不远处看着他,几人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

几人什么也没说,真的开始参观起着仙宫,夜晚站在这明山之巅,秋高气爽,令人心旷神怡,抬头便能看见一轮明朗的皓月,还能看见那幽蓝的夜空。

俯瞰脚下,是一望无际的群山,在远处还有一座灯火通明的城池,飒飒秋风之中洋溢着自那仙宫之中传出的笛声,令人心神陶醉。

夏紫羽等人静静行走在这夜空之下的画卷之中,就是不知道这美丽的画卷之下掩藏着怎样的杀机。

但那又怎样呢?夏紫羽他们只欣赏当下的美丽,至于这如画般的美景还能存在多久,就要看那明山之上的神仙作何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