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与猎户h

更新时间:

众人的衣服,全部被各个香主收走,连底裤都没有留下。

虽然在来之前,阳向教已经严格搜查过,可以确保新教徒没有拿到任何追踪设别,但这些旧衣服,还是被集中销毁。

新教徒们也没有什么意见。

在丛林里走了那么久,早已经是浑身臭汗,既来之则安之,留下几件破衣服,也没什么用。

也就在众人刚刚换好统一的阳向教衣服,香主通知大家开饭。

本来人们也饿,早就饥肠辘辘,这一下更加饿的发疯。

苏越是新教徒香主,他走在最前方,风生水起,脸上还有些淡淡的傲然。

后方一群人乱七八糟闲聊着。

这群人本事没有,交朋友速度很快。

王路峰这个扫厕僧,已经直接被众人孤立。

他是一个有味道的人。

周云粲虽然也饿,但却没有什么胃口。

他还是担忧戴岳归的安全。

服装是最简单的卫衣,浑身没有一个口袋,这样也方便,他们这群人,似乎也不需要什么口袋。

外面是9月底,穿卫衣也合适。

阳向教的餐食,让这群教徒一阵欢呼。

真的是堪称豪华。

生猛海鲜,酒水饮料,要什么有什么,这里简直就是个自助餐的餐厅,但绝对是超过了350一位的那种豪华自助餐。

众人一窝蜂去拿东西吃。

而苏越专门找了些海鲜。

倒也不是因为他嘴馋,通过海鲜的肉质以及新鲜度,其实可以判断出一些东西。

比如,这里距离城市到底有多远。

很诡异。

苏越看到一个章鱼刺生,章鱼足虽然被切割下来,但似乎还在蠕动。

这绝对是最新鲜的那种。

咀嚼着一盘子海鲜,苏越眉头皱的更紧。

这个封闭的基地,到底在哪里?

难道真的是传送门?

这也太扯了。

如果阳向族有传送门,他们传送一群宗师过来,直接在人族都市大开杀戒,何必在湿境里苦苦搏杀。

这根本就没有道理。

可他明明在丛林,可一眨眼,又确实出现在了另一个环境中。

这怎么解释。

还有这些海鲜,很明显是当场宰杀的新鲜货。

倒不是质疑阳向族的保鲜水准,你想吃海鲜,沙漠里都没问题。

可完全没必要。

离开城市环境太远,保鲜保活的成本,被直线提升。

对付这群一品的新教徒,你炖牛肉他们都会吃的很香,完全没必要用海鲜。

只有一个解释。

这里距离城市很近,所以运送这些鲜活的海鲜,并不会太费劲。

苏越绝对不相信,阳向教会用传送门运海鲜。

这到底在哪里?

苏越越想心里越乱。

阳向教,为什么会这么恐怖。

传送门。

如果这种邪器大面积使用,那湿鬼塔的镇压,将没有任何意义啊。

随后,苏越又拿了些水果、蔬菜、甜品。

无一例外。

都是最优质,最新鲜的那一种。

这就诡异了。

他看了眼王路峰。

这个棒槌,盘子里堆积着20根炸鸡翅,吃的不亦乐乎。

周云粲坐在角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吃饭结束。

这群人又被带回宿舍,准备休息。

大家劳累了一天,也都已经疲惫不堪。

寝室里没有表,苏越都不知道现在几点。

“诸位新教徒,临睡前,阳向教给大家准备了一颗气血丹,希望大家早日突破到二品,早日成为阳向教的栋梁。”

大家都已经坐到了床上。

突然,香主们又一次出现。

这一次,这群新教徒彻底疯狂了。

果然。

投靠阳向教的路,是对的。

气血丹啊。

不要钱的吗?

这才刚来阳向教,就已经吃了四颗,简直让人惊喜。

有些不得志的教徒热泪盈眶,当场就发誓要效忠阳向教,万死不辞。

宁玉涛走进来,嘴角带着一抹嘲讽。

果然。

这些走投无路的人,底线几乎和没有一样。

宁玉涛曾经看过一则寓言,那是比科技时代还古老的年代,寓言里面有个书生,一直爱慕官员家的千金大小姐。

他想尽一切办法提亲,求之不得,甚至还被官员家的管家殴打。

大小姐也如冰清玉洁的谪仙,高高在上,俯瞰众生。

结果,官员突然被罢官,大小姐成为平民。

正巧,又同年遭遇了大饥荒。

那时候,仅仅半个馒头,书生就可以对曾经高不可攀对大小姐,为所欲为。

这就是底线。

阳向教很喜欢招揽这些,双脚踏在绝望线上的武者。

只有这群人,才明白生命的真谛。

所谓底线,在生存面前,一文不值。

宁玉涛之前,也观察过苏越吃饭。

果然,此人虽然胸有宏图,但却郁郁不得志。

海鲜、售价比较昂贵的水果,新奇的蔬菜,他一直在吃这些。

6号的盘子里,大鱼大肉几乎没有。

越缺少什么,越向往什么,就越是要占有什么。

一个武者,哪怕再落魄,也不会缺少大鱼大肉。

但这些相对奢侈一些的食物,有些武者就会舍不得。

而且这个6号,懂得克制,懂得取舍自己喜欢的东西!

嗯。

不错。

绝对是个可造之材。

至于间谍。

宁玉涛根本就没有想过。

震秦军团的间谍,根本不可能想着来阳向教吃海鲜。

海鲜和水果,有个缺陷就是需要剥壳,或者去核,一般武者不会这么闲。

6号向往人上人的生活。

“诸位如果累了,就早点休息。

“明天清早,我会带大家参观基地,以后这里就是诸位的家,除了一些绝对的禁地外,其他地方,大家可以自由活动。”

留下一句话,宁玉涛背着手离开。

苏越坐在床上,低头思索。

明天可以自由参观基地,这是个好事情,起码先弄明白基地的建筑结构。

还有十几天时间,也不能急于一时。

苏越反而没有想到,新教徒可以自由活动。

随后,他又笑了笑。

阳向教是招收教徒,又不是抓囚徒,完全没必要关起来。

自己因为卧底的身份,有些先入为主。

假如自己是真心要投靠阳向族,又怎么可能允许对方将自己当囚犯对待呢。

果然。

其他人理所应当。

对啊。

我是来奔前途的,你将我关起来,我还不如去神州的监狱,还用不着背负着骂名。

苏越松了口气。

或许,自己第一次当卧底,有些太过于紧张了。

王路峰和周云粲也躺在床上思考着问题。

这群人不愧是乌合之众。

哪怕都已经这么疲惫,但依然有几个人不睡觉,大吼大叫的开始了打扑克。

扑克就刚在公共的柜子上,可能是怕新教徒们无聊。

“别吵了,全部都睡觉。”

苏越本来就心烦意乱,突然被吵的无名火起。

他转头看着那几个人,冷冰冰说道。

“咦?还真当自己是香主了?拍马屁的功夫一流,可现在堂主不在,你拍马屁也没用。”

一个面容阴翳的中年人冷笑道。

“我就吵,我就闹,你来咬我啊?马屁精。”

“香主了不起?信不信我让你菊花开八瓣。”

另外几个人也纷纷嘲讽。

其中一个还挺了挺胯部,做了一个很骚的动作。

“香主,敞开菊花,给他爆。”

这时候,远处的王路峰一声起哄。

苏越眯着眼。

这个贱人。

顿时间,寝室里响起了起此彼伏的嘲讽声。

……

“堂主,场面有点乱,我们要去镇压吗?”

寝室外,宁玉涛和几个香主,透过小窗户看着里面。

眼看着情况越来越乱,甚至还有人往苏越床铺上扔扑克牌,外面的香主们皱着眉。

“不用,让那个香主自己去处理。”

宁玉涛摇摇头。

“咦,他站起来了,他难道要打架?”

香主疑惑道。

“正好,看看这个人的实力。”

宁玉涛的眼睛里反而是有些期盼。

6号。

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有如此胸怀的人,千万别是个草包。

……

嘭!

苏越掌心里捏着一摞扑克牌。

他直接走到一群嘲讽他的武者面前。

也没有什么废话,苏越施展着搏击俱乐部里,最娴熟的搏击技巧。

以扑克牌为罡气拳的载体,苏越三下五除二,就干翻了五个武者。

真的是垃圾。

一品武者,气血不超过30卡,还是纯气血武者。

五个人。

竟然没有一个能施展出罡气拳,虽然这里没有载体,但有扑克牌啊。

苏越一脚踩在其中一个人脸上。

“麻烦你们安静点,可以吗?”

苏越平静的问道。

“呜呜呜呜!”

这个逃犯早已经被吓破了胆,呜呜哇哇,不住的点头。

其他四个人被吓的魂飞魄散。

狠人啊。

谁能想到,这个香主,还会罡气拳,而且那几拳打的狠厉残忍,简直和杀手一样。

……

“好!”

这一幕落在宁玉涛眼里,他一声感叹。

不愧是混搏击俱乐部的狠人。

这家伙气血波动很一般,估计也就40卡左右。

但他对罡气拳的领悟,简直是炉火纯青,特别是出手的那几招,简直发挥出了最老辣的搏击水准。

搏击术,和军部的战法截然不同。

军部战法,讲究一个杀伐果断,最适合战场。

而搏击俱乐部的方式,却是为了一对一决战而创造。

一般情况下,不可能有军人去搏击俱乐部学习的案例,浪费时间学习这种技能,却在战场发挥不了作用,简直是愚蠢。

这时候,宁玉涛对苏越更是一点疑惑都没有。

他心里只有庆幸。

能得到6号这样优秀的下属,简直是运气。

保!

这一次,一定要保住6号的小命。

“堂主,6号出手太狠,不会造成什么不良影响吧?”

一个香主犹豫了一下,问道。

“哈哈,无所谓。

“如果是你们,去将那些人打的太惨,这群新教徒就会抗拒阳向教,他们觉得你们是敌人。

“可如果是6号打,那就正常不过。

“他们毕竟是同一批的教徒,胜者为王,哪怕是怨恨,也是对6号一个人的怨恨,牵扯不到阳向教。

“反而是你们出手,他们就好认为阳向教在欺辱他们,会心生怨恨。

“很好,这个6号,打的很好。”

宁玉涛不住的点头。

……

“扫厕所那个人呢?”

寝室鸦雀无声,苏越踩着一颗头颅。

他突然转头,似乎在找人。

“我在……我在这!”

王路峰没有忘记自己是演员,他表现出了被苏越吓傻的表情。

但心里却一阵怒骂。

又装比。

王路峰恨透了苏越走哪装到哪的性格,根本就不给自己发挥的余地。

“你去监督,让这个人,爆了其他几个人的菊。

“爆成八瓣。”

赵楚目露精芒,指了指他脚下的人。

就是这个人扬言,要爆自己的菊。

这么喜欢爆,今天让你爆四个。

爆个够!

“香主饶命。”

一个教徒求饶。

“立刻去……要不然,以后就在厕所睡觉,你们喜欢吵,就去厕所吵。”

话落,苏越转身,朝着自己床铺走去。

而这五个人,乖乖去了厕所。

他们被苏越打怕,哪里还敢废话。

刹那间,整个寝室,鸦雀无声,人们连翻身都小心翼翼,生怕惹到这个堂主。

苏越也没真逼着爆。

估摸着那个基佬,应该能力不够了,再说也不能太节外生枝。

偶尔镇压一下,是为了以后行事方便。

……

“嗯,可造之材,可造之材啊。”

宁玉涛一边赞叹,一边离开这里。

6号真是可造之材。

他有事,要回支武。

在地下室,每个门口都有真正的阳向族把守,他们有命绳,人族武者根本不可能逃出去。

这也是宁玉涛敢让教徒们自由活动的依仗。

没办法。

想让这群新教徒心情好,也不能限制太多。

自由点,容易有归属感。

……

神州东区。

大立原始丛林。

这里地处热带,常年潮湿,依旧保持着原始风貌。

一般情况下,这里人迹罕至。

今日,几个震秦军团的特工,出现在路边。

“根据追踪,阳向教的车,就是停在了这里。

“那批新教徒,也是从这里踏入丛林。”

他们清一色五品,而且都是擅长追踪与潜伏的武者。

“寻找足迹,这一批新教徒人不少,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搜!”

一声令下,几个特勤各自散开,开始仔细搜查各种痕迹。

“这里有脚印。”

终于,一个特勤找到了痕迹。

“跟着足迹,追!”

有了线索之后,有特勤放哨,剩余的特勤开始考察,并且逐步深入到丛林内部。

几个小时后。

“线索断了。”

在一颗大树旁,所有的足迹,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

特勤又在附近勘察了很久,没有任何线索。

场面及其诡异。

“没线索了,报告将军吧。”

拿出军部信号的通讯器,特勤将这里的情况如实汇报。

没过了多久。

王野拓孤身一人,单独出现在了丛林深处。

他闭着眼,用气血感应了一番。

根本没有任何特殊。

半个小时后,王野拓暗中叹了口气。

来晚一步。

阳向教的行动太快,震秦军团想追踪的时候,这辆车已经消失。

整整查询了一夜,才找到线索。

可再来丛林,一切线索全部消失。

王野拓气的脸色铁青。

既然确定是传送门,那派遣卧底,就没有任何意义,卧底哪怕能逃出来,也不知道在哪个荒山野林。

如果阳向教将传送门撤离之后,还是什么都找不到。

王野拓想来阻止他们去卧底,但也来迟了一步。

“唉,你们自由发挥吧。”

王野拓叹了口气。

只能祈祷苏越他们机灵点。

多事之秋,该死的阳向族,怎么连传送门这种东西都有。

特勤撤退。

阳向教明显是依仗着有传送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他们选择一个丛林布置下折叠之门,然后只会用一次而已。

继续逗留,没有任何意义。

回到震秦军团办公区,王野拓立刻联络科研部。

“您好,我是震秦军团王野拓,科研部有关于阳向族的最新情报吗?”

王野拓还想得到更多的信息。

可惜。

科研部没有任何进展。

“该死!”

王野拓一声怒骂。

10几天后,首脑会议必然要召开,目前已经有不少国家的外交团,抵达南都市。

无奈之下,震秦军团只能将大量人手布置在南都市。

青武!

丁北图他们还在彻夜研究着辈树皮。

可惜,一无所获,再也没有任何关于折叠之门的介绍。

这一次震秦军团的事情,引起了神州内阁的高度重视,湿境语言学进一步得到重视,而丁北图更是立下大功。

知己知彼,真的是太重要。

……

宏园市。

这里刚刚结束了一场提督视频会议。

由总督江复严亲自主持。

这一次会议,王南国是唯一一个局长身份的参会者,也是唯一一个非宗师武者。

理论上,这种会议的保密程度,王南国没有资格参加,但毕竟苗边丛林是他的情报,他也算直接参与人。

在会议中,江复严告诉了提督们折叠之门的事情。

李星佩他们各个脸色铁青。

阳向族的邪器,向来诡异莫测,可谁能想到,他们竟然连时空之门都能搞出来。

这绝对是大事件。

王南国黑着脸。

既然是时空之门,那王路峰他们混进去,根本就无济于事啊。

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带出来消息,甚至都没办法逃出来。

狡猾的阳向族。

江复严叮嘱所有人不得泄露折叠之门的事情,这会引起恐慌,在坐都是有分寸的人,他们点点头,之后散会。

王南国回到了局长办公室。

丛林!

折叠之门。

他展开了神州地图。

王南国总觉得,阳向族要开启着传送门,会需要一些特定的条件,否则他们直接传送宗师来捣乱,岂不是更有效率。

在一群一品武者身上浪费传送门?

反正自己做不出这种事情。

事出反常必有妖。

王南国想研究个究竟。

苗边丛林。

这是仁青省众人失踪的地点。

没错。

当时大家都搜寻过,在苗边丛林的某一个地点,出现了很多脚踪。

但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踪迹,必然是时空之门出现的地点。

王南国在地图上,标注了一个红点。

这是传送之门出现的坐标。

他又看向大立丛林。

这是王路峰他们消失的丛林,震秦军团刚刚才给江复严的消息。

而震秦军团很久前被抓的那一批俘虏,则消失于丰进丛林。

“我得亲自去这些丛林勘察一下,我就不信,你阳向教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

王南国狠狠一锤桌面。

随后,他拿起电话,将所有工作交代给几个副局长。

一个人,一辆车。

王南国开着导航,孤身一人,朝着大立丛林驶去。

苗边丛林,他已经勘察了十几遍,没有任何继续的意义。

他必须亲自去大立丛林看看。

如果是传送门,自己那批战友活命的几率将更加渺茫。

哪怕再荒谬的线索,他都必须看看看。

勘察完大立丛林,王南国还会去丰进丛林。

这三座丛林,南辕北辙。

但王南国必须要去看看。

……

天亮。

大清早,众教徒都憋着一股尿。

那真是黄的一言难尽,王路峰气的简直要发狂。

幸好,有个好兄弟苏越。

他当官了。

苏越惩罚昨天那几个人去打扫厕所,王路峰暂时性解脱。

这也算是另一种帮助方式。

但王路峰也得参与打扫,否则容易起疑。

一顿忙碌之后,众人吃过早餐,开始跟着宁玉涛,在训练场内活动。

这个地方其实真的不小。

虽然是个类似地下室的封闭地方,但各种生活设施五花八门,简直可以说是个小镇。

其实苏越已经能确认,这里就是个地下室。

因为他看到了很多通风换气口。

而随行新教徒们纷纷不敢说话,走路都开始紧张,苏越也终于解开了心中一个谜题。

之前他就奇怪,这里为什么有很浓的阳向族味道。

那是一种只有近距离接触过,才能闻到的古怪味道,苏越很熟悉,应该是来自于命绳。

在这个小镇一样的地下室,竟然有不少阳向族在活动。

对!

活生生的阳向族。

浑身绿毛,秃头,头顶有太阳图案,他们身上还漂浮着命绳。

看到这批新教徒,阳向族也没有太多诧异。

他们该闲逛闲逛,该乱吃东西,就乱吃东西。

这群邪徒给苏越的感觉,就是……度假。

对!

就是这种感觉。

“你们虽然可以在这里活动,但最好不要惹这些阳向族的人,他们来这里的目得,更像是一种贵族在度假。

“他们在来之前,就已经接到命令,所以对人物武者没有敌意,但如果你们胆敢去招惹,教规是杀无赦。

“看到那些有阳向族把守的门了吗?

“那些地方是绝对的禁地,你们只要敢踏入,同样杀无赦。”

领着众人溜达了一会,宁玉涛在一块空气旁,让大家休息。

休息的间隙,他又讲解了不少活动禁忌。

其实根本用不着宁玉涛去提醒。

阳向族啊。

活的。

这可是地球,怎么可能有阳向族。

谁敢招惹,那简直是活腻了。

至于那些禁忌的门,谁敢去探索,简直是找死。

果然是来度假的。

苏越观察了一圈,这些闲逛闲吃的阳向族,大部分都是一品的实力。

而那些把守大门的阳向族,才勉强二品。

他脑海里突然有个想法。

阳向族这传送门,可能根本就传送不了太强大的武者,所以只能是这些小鬼来度假。

而且苏越可以确定,这些小鬼,在阳向族绝对位置不一样。

这根本就用不着分析。

哪怕就是在人族,有能力去度假消遣的,也必然非富即贵。

特别是来地球度假。

简直碉堡了。

苏越自己都没资格下湿境度假,反而阳向族来地球度假。

可恨。

这帮狗大户。

苏越已经动了杀心,如果有可能,一定要先杀了这群狗大户。

很明显。

这群阳向族是经过了一定的素质教育,不同于战场那些野人。

虽然是一品,但那些把门的二品阳向族,眼睛里甚至有些恭敬。

这批异族,是阳向族里的富二代。

好在他们和地球武者井水不犯河水。

基地里还有些人族来来往往,可阳向族熟视无睹。

这最好不过。

“接下来,我带你们,去见识一下阳向教的实力。”

最后,宁玉涛带着一群人,来到一个大门前。

他上前交涉了半天,四个阳向族才打开门。

苏越震惊。

这四个阳向族,赫然是三品。

打开门,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众教徒连忙扇手,太臭了。

“跟我来!”

宁玉涛率先走在里面。

里面是一条潮湿的走廊,黑漆漆、阴森森,给人一种下地狱的感觉。

滴答!

滴答!

走廊深处,传来了液体滴落的声音,稀稀拉拉,就像是阎罗殿有冤魂在呢喃。

周云粲心脏狂跳。

他总有一种预感,自己即将要见到戴岳归,他不断暗示自己,要冷静。

果然。

走廊尽头,是一个很空旷的地牢。

一切的腥臭,全部来自于这里。

人!

全部都是人。

一排一排,他们脚掌被铁钩穿透,就这样头朝下垂钓着,乍一看,根本就是屠宰车间里还未来得及分尸的整猪肉。

可怕的是,这群人竟然还没死。

而且他们的气血波动并不弱,有些甚至是……五品。

对。

对这群新教徒来说,五品,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人族,在一个城市,那可都是实权局长的实力。

“诸位,这群人,残害阳向教圣徒无数,等过几天,你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将这群人斩首。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他们都是五品武者,当然,这些人体内都中了阳向教的毒,一个个和活死人一样。

“其实这群人,在以前只是四品武者,但服用了阳向族的灵药之后,直接到五品。

“如果你们以后能表现好,你们也会得到这样的机缘,想要强大,阳向教可以帮助你们。”

宁玉涛介绍到。

地牢里落针可闻。

这群人已经被折磨到没有了人样,他们之所以还活着,完全是因为武者的一口气血。

赵楚骇然。

竟然生生将四品提升到了五品,阳向族这次可谓下了血本。

他来之前,已经知道阳向教要斩首这群人。

但万万没想到,刽子手,竟然就是自己。

苏越又暗中观察了一下。

在地牢里,起码有十个三品武者,在各个角落把守着,他们都是人族武者。

想要强行救人,根本就不现实。

更何况,门外还有四个阳向族在把守。

阳向教,太谨慎。

众人被吓得肝胆俱裂。

他们哪里还敢废话。

周云粲扫视了一圈,终于在一个角落,看到了戴岳归。

他瘦的皮包骨头。

好消息,戴岳归还活着。

但周云粲心疼。

但他还是保持真镇定。

有几个没出息的纨绔邪徒,差点吐出来。

他们急于想离开这里。

“阳向教邪徒……不得好死……呸……”

参观结束,众人临走前,一个被吊着的武者,勉强抬起头,狠狠吐出一口血痰。

“哼,起码是你们先死。”

宁玉涛不屑的冷笑。

随后,众人跟随宁玉涛离开。

王路峰虽然心里恨的差点发狂,但他还是强忍着怒气,表现的有些惶恐。

这群邪徒,简直罪该万死。

……

离开地牢,众人又回到了外面的度假区。

宁玉涛看着一群脸色惨白的新教徒,心满意足。

可惜,阳向族让四品突破的丹药,舍不得给自己。

等这次任务完成,黑臣才会让自己突破。

这次参观,他代表阳向教,用实际案例教育这些教徒一些事情。

第一:跟着阳向教,有肉吃。

第二:敢惹怒阳向教,背叛阳向教,你的下场就是地牢那些人。

第三:你们斩首这群五品武者,以后都会是功臣。

“6香主,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突然,宁玉涛毫无征兆的问苏越。

“堂主是问哪个问题?

“如果是阳向族和人族共存,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明。

“很明显,阳向教做的很出色,阳向族在街道上闲逛,人族也在闲逛,我们甚至可以交换双方的资源,这样武道可以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昌盛状态。

“而现在的人族官府,简直鼠目寸光。

“如果您说那群俘虏,我觉得该杀。

“自古以来,就没有不流血的变革。我们只有先让地球官府怕了,让他们痛了,他们才能理解真正的和平。

“我觉得斩首,最好要公开,这样才能震慑那些愚昧的人。

“震慑,比说教更管用。”

各种鬼道理,苏越张口就来。

“哈哈,有见地。”

宁玉涛拍拍苏越肩膀。

果然。

想法和自己不谋而合。

这种天涯遇知己的感觉,让宁玉涛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6号香主,你跟我来办公室,咱们再详聊。

“其他人,散了吧。”

宁玉涛挥挥手。

随后,苏越一脸欣喜若狂,跟着宁玉涛离去。

果然,吹牛比是个本事。

能找到宁玉涛的办公室,或许还能有什么新发现。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