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快穿之男配请上位

更新时间:

许白雁和杨乐之也回到了北武。

杨乐之一路嘻嘻哈哈,反正有许白雁在身旁,他就特别的开心。

“杨乐之,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么勤奋好学,怎么突然对阳向族语言这么上心?”

许白雁好奇的问道。

这小子走路都拿着平板电脑,就差走火入魔了。

他们都已经四品,所以回北武也没有什么强制任务,其实不算太忙碌。

许白雁不用多说。

她完成了雷祭市的任务,得到了大量的学分奖励。

杨乐之虽然不多,但他毕竟也参与到了茂妖城大战,所以奖赏不算太少。

“我要全面发展,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你。”

杨乐之深情款款。

他心里有一种预感,自己就要成功了。

“有病!”

许白雁笑了一声。

她又摸了摸耳朵后面的疤痕,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顿时沉入海底。

我为什么不是一个纯粹的人类。

没爹没娘就算了,我为什么要承受这种厄运。

真的可笑。

……

雷世族。

湿境第九族,许白燕是这个已经被灭了族的后裔。

自己也是异族,这也是内阁和姚晨卿当年从老爸手里,抢走自己的原因。

在很久以前,湿境有九个种族,其中一个是雷世族。

但雷世族很弱,还霸占着八族圣地的地方,就在机缘巧合下,被八族联合灭族。

许白雁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雷世族在最后关头,创造了伪装战法,将几个遗孤送到了地球。

之后,这几个遗孤繁衍生息,但随着时间流逝,大部分也被断了血脉。

最终,地球就只剩下许白雁一个。

而在湿境,雷世族的记载都已经少之又少。

雷世族的种族天赋,就是可以操控雷电的力量。

纯正的雷世族,相貌丑陋,他们的皮肤是透明的状态。

对!

就是透明。

透过皮肤,可以看到肌肉和血管在流动,可以看到五脏六腑。

为了在地球生存,雷世族将伪装战法融合到了血脉里,最终产下的婴儿,也就有了人族一样的皮肤。

可这伪装术,也不是没有缺陷。

雷世族只要操控一次雷电,皮肤的伪装,就会被剥离一部分。

剥离之后,永久都无法再回复。

所以,许白雁耳朵后面的伤疤,就是透明化的皮肤,根本就无法恢复。

至于雷斩台,原本就是雷世族的妖器,只不过被阳向族盗用了一段时间而已。

雷世族的后裔在地球生活,他们也为曾经加入过神州军方,企图利用地球武者来复仇。

可雷世族运气不佳。

许白雁的长辈们聚会的时候,被阳向教找到,全部被残杀。

那时候,许白雁只是个婴儿。

苏青封和姚晨卿及时赶到,杀了阳向族的人,救了许白雁。

所以,许白雁有两个干爹。

一个是苏青封,一个是姚晨卿。

雷世族在婴儿时期,就已经有了清晰的记忆,这点和人族不同。

所以许白雁目睹了阳向教杀自己的族人。

她也目睹了苏青封和姚晨卿杀光阳向教的畜生,也算是为族人复仇。

小时后,苏青封和姚晨卿争宠,为了多抚养自己一天,甚至还打过架。

姚晨卿更是不管走到哪里,怀里都抱着许白雁。

那时候,许白雁甚至认为姚晨卿对自己的爱,比苏青封还要多,毕竟苏青封有了苏越。

可最后,一切都变了。

神州内阁一道命令,让他们把许白雁交给神州科研院。

而且科研院说的很明确,要利用许白雁雷世族的身份,操控雷斩台。

苏青封当时就不同意。

他认为雷世族已经全部死亡,许白雁是正常人族。

起码也要等许白雁成年,问过她的意见。

那时候,许白雁心里很慌张。

可有两个爸爸,她有什么都不怕。

许白雁相信,全天下最爱自己的人,就是两个爸爸。

可谁知道,姚晨卿亲手将自己交给了科研院。

苏青封震怒,他亲自去科研院要人,但他又怎么可能撼动整个内阁的力量。

许白雁亲眼看着苏青封被强者打倒,苏青封真的尽力了。

可姚晨卿呢!

他冷眼旁观,根本就没有替自己说一句话。

就这样。

许白雁在冰冷的实验室度过童年,一直成长到高中潜能班。

在此期间,只有一些节假日,自己可以见见苏青封,而且平日的各种实验,许白雁真的很痛苦。

但姚晨卿却熟视无睹。

所以许白雁憎恨姚晨卿,她甚至无数次自杀过,但苏青封劝阻了自己。

最终,许白雁和神州内阁达成协议。

她帮内阁催动一次雷斩台,之后可以恢复自由身。

这也是许白雁心甘情愿,出现在雷祭市的原因。

其实科研院也没办法。

雷世族在地球伪装了太多年,除了可以操控雷电之外,和普通武者没有任何区别,其实根本就没有研究的价值。

甚至许白雁的资质都没有比其他武者强多少。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许白雁算是报答了姚晨卿的救命之恩,所以她对姚晨卿连憎恨的情绪都已经没有,只有漠然。

她和别人的心态不一样。

许白雁也没有什么精忠报国的想法,她根本就不是地球人。

当然,许白雁也没有什么匡扶雷世族的想法,毕竟她出生的时候,雷世族就只剩下了自己。

现在的许白雁,只想多陪陪苏青封,多照顾照顾苏越这个弟弟。

当然,身旁还有个累赘杨乐之。

许白雁脾气古怪,所有情绪都封闭着。

除了苏青封,除了曾经的姚晨卿,杨乐之是唯一一个打开过她心扉的人。

没办法,爱情这种东西,有时候又真的无力阻挡。

……

“许白雁,你还别不信我,我真的有能力守护你!”

杨乐之转头,很真挚的看着许白雁。

他这几天在破解面具上的战法,而且已经有了一点点的眉目。

虽然不知道许白雁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杨乐之清楚,她需要自己的保护。

“傻子!”

许白雁轻笑了一声。

这家伙看起来像个智障。

“你笑起来真好看,像个大鸡蛋!”

杨乐之也微笑着。

“我杀了你……算了,走吧,别废话了,你现在是北武的学生会会长,还有不少事要忙!”

许白雁对他已经绝望。

二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北武。

许白雁的伤疤,已经用医用胶带覆盖,别人也看不出来。

等毕业以后,可以找个纹身师,纹个漂亮的图案,也就完美了。

幸亏伤口的位置在耳朵后,如果在脸上……许白雁根本就不敢想象。

万一自己毁了容,这个傻子还会喜欢自己吗?

许白雁又看着杨乐之。

别说。

认真的男人,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的魅力。

杨乐之捧着平板,苦读阳向族语言,那股执着的劲,让许白雁很欣赏。

“别看了,吃饭去!”

不知不觉,已经中午,许白雁有点饿。

“好,不看!”

杨乐之收起了平板,二人朝着食堂走去。

和苏越在西武的情况一样。

北武学生看许白雁的眼神,同样是敬畏。

一个武大学生,竟然生生斩了31颗异族宗师的头颅,想起来都可怕。

许白雁原本就是个暴徒,现在名声更加响亮。

但许白雁不在乎,反正都已经习惯了。

杨乐之更不在乎。

神雕侠侣的称号,别说北武,整个武大的校友圈都知道。

食堂里。

杨乐之去买饭,许白雁在座位上等待。

食堂的学生不算多,严格意义上来说,现在已经过了饭点,所以很冷清。

许白雁还在思考着,要不要去趟西武,去看看苏越。

这时候,一个打扫卫生的老头,突然站在许白雁对面,他拎着拖布,面无表情。

“雷世族的后裔,我代表苍疾神长老,想给您传几句话。

“我只是个普通人,杀了我也没意义,我希望您耐心听完这几句话。”

听到苍疾,许白雁下意识就要杀人。

苍疾这个阳向族神长老,武大学生一般都听说过。

而且这段时间,东区战场已经被苍疾搅的天翻地覆,刚才的路上,杨乐之还提起了这个家伙。

很强。

号称九品最强。

这老头是阳向族的奸细,她当然要杀。

但老头接下来的话,却让许白雁冷静了下来。

“苍疾神长老想和您合作,如果您不答应,神长老会杀了苏青封。

“您可以先考虑着,我就在这食堂打工,您什么时候考虑好,神长老的使者可以和您详谈。

“当然,您应该不相信神长老能杀了苏青封。

“所以,神长老近期会杀一个神州的九品来震慑神州,您只需要安静等待即可。

“杀了我,还有其他普通人会来北武和您对话,所以没必要。”

老头根本就不怕许白雁,他说话井井有条,虽然是个普通人,但语气里的从容,根本就不比任何的武者弱。

嘎嘣!

果然,许白雁捏了捏拳头,她冷静了下来。

苍疾!

他说要杀了爸爸,那真的有可能。

毕竟,曾经苍疾就打败过爸爸。

该死。

竟然有人用爸爸来威胁自己。

这可怎么办。

苍疾要利用自己干什么。

简直是个畜生。

“咦,刚才那个老头有点古怪啊!”

杨乐之回来后,老头正好话落离开。

他看着老头背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快吃饭吧,疑神疑鬼!”

许白雁凝固着脸。

原本的好心情,瞬间支离破碎。

苍疾要杀一个神州的九品?

他要杀谁?

可不管杀谁,九品这个境界,很难被杀死,苍疾根本没有突破到绝巅,他或许可以打败九品,但要彻底杀死,根本就不可能。

菜肴在嘴里,宛如嚼蜡。

许白雁脑子一团乱麻。

如果苍疾杀了九品,他就真的有可能杀爸爸啊。

不行。

我得去趟深楚城!

许白雁下定决心。

……

饭后,许白雁决定立刻就走。

“杨乐之,我要去趟深楚城看看我爸爸,你自己在西武好好修炼,别跟着我!”

许白雁很郑重的说道。

“不行,我也想见见你爸,大名鼎鼎的青王,我都没有见过!”

杨乐之摇摇头。

“少扯,你们在江元国刚刚才见过!”

许白雁白了杨乐之一眼。

“可是……你一个人没危险吧。”

杨乐之欲言又止。

她总觉得许白雁怪怪的。

“听话,在西武待着,等我回来,我答应做你女朋友!”

许白雁话落,鬼使神差的亲了一下杨乐之。

咔嚓!

杨乐之大脑一片空白。

他感觉自己站在云端,几乎就要飞翔起来。

我要升天,快乐齐天。

许白雁竟然亲了我。

苍天在上,我杨乐之终于要脱单了。

而许白雁疯了一样跑出北武校门。

该死!

我是脑子被门夹了吗!

为什么莫名其妙会去亲杨乐之,简直是疯了,我真的疯了。

一定是后遗症。

我脑子不清醒!

一路上,许白雁嘀嘀咕咕。

至于答应杨乐之的事情,就这样吧,老大不小,总归是要谈一场恋爱。

先去找老爸,把危险告诉他。

只要老爸有预防,哪怕苍疾真的能杀了九品,他也不可能再杀了爸爸。

许白雁清楚,苏青封压过气环,他虽然八品,但逃跑问题不大。

至于苍疾要杀的九品,许白雁也不知道是谁。

但这根本就不是她一个小武者能管的事情,九品也不可能听自己的话,因为一句警告,就都蜷缩在地球。

……

第二天。

杨乐之红着眼,他在宿舍里通宵了一夜,终于是将面具里的战法,彻彻底底翻译了出来。

巨大的宣纸,密密麻麻全是翻译过来的文字。

杨乐之能修炼到今天这一步,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庸才,甚至是最顶尖的那一批。

“绝世战法!

“而且还是绝世魔道战法。

“我杨乐之,终于要有属于自己的绝世战法,我要走上无敌路。

“许白雁你放心吧,不管你身上有什么秘密,我说过要保护你,就一定可以保护!”

杨乐之将战法背的滚瓜烂熟,随后将宣纸撕成了碎片。

……

沙妖术!

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沙伪。

修炼成功之后,可以将附近土壤里的水分抽取干净,随后将泥土还原成砂砾。

随后,这砂砾可以覆盖在施术者身体上,形成一层伪装。

但只可以伪装成自然界的景物,稍微动一下,伪装会直接散去。

伪装无法被灵气识破,却不可以被触摸。

沙伪最强的效果,是可以带着其他人一起伪装。

当然,一起伪装的人数,要看施术者的气血强度。

沙伪的修炼并不难。

面具里记载的很清楚,可以去人族的沙漠深处去修炼。

其实这沙伪,充其量是卓越战法的难度。

它只是沙妖术第二阶段的前置。

只有将沙伪修炼到融会贯通,才可以得到第二阶的具体修炼方法。

其实这和苏越的妖语异曲同工。

妖语是第一阶段,妖惑才是精髓。

当然,苏越修炼的速度要快很多,这一点杨乐之望尘莫及。

“不愧是绝世战法,竟然还分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

“这第一阶段,就已经这么这么复杂,第二阶段还不难到天上去啊。”

杨乐之愁眉苦脸。

第一阶段的沙伪,是卓越战法的难度,但却需要自己领悟。

这也就是杨乐之悟性不错,如果是别人,可能连沙伪这个阶段都破解不出来。

第二阶段是什么……杨乐之一无所知。

“给许白雁留个言,我也去苦修吧。

“沙漠,我靠……这么艰难的修炼环境,我会不会被晒成人干啊。

“没想到啊,我杨乐之为了修炼一部战法,竟然会跑到沙漠里去,要不要带点防晒霜和帐篷什么的!”

杨乐之皱着眉思考着。

其实仔细总结起来,这沙伪好像也没什么用。

伪装成一棵树,或者一颗石头,就只能在原地蹲着,还时时刻刻耗费着气血。

不能动,还不能被人触碰。

并且是大自然的东西才能伪装,这就意味着加工过的家具无效。

以五品的气血,估计也就伪装不到几分钟。

思前想后,这是个鸡肋战法。

伪装几分钟,窃取情报都来不及。

但这毕竟只是第二阶段的前置,沙妖术真正的作用,是第二阶段。

杨乐之很期待。

说走就走。

杨乐之先去学生会,他将学生会所有的工作,都交代给了副会长。

在一片恭喜声中,杨乐之找导师说了一声,就开始查询那个大沙漠气候更加恶劣。

沙妖术里记载的很清楚。

条件越恶劣,修炼的速度会越快。

但第二阶段,可能就得去湿境修炼了,地球沙漠只能修炼第一阶段。

一顿查询,一顿筛选,杨乐之甚至还在武道网发帖子咨询过。

最后,他锁定了一座人迹罕至的大沙漠。

许白雁电话不通,他发短信留了个言,就背着择兽腰包,踏上了沙漠旅途。

沙漠里他也没信号。

‘什么鬼魅传说,什么魑魅魍魉妖魔,只有那鹭鹰在幽幽的高歌,漫天黄沙掠过……’

哼着路边两元店的曲儿,杨乐之雄赳赳气昂昂,踏上了秘密修炼之旅。

等我杨乐之再次归来,一定给你们个天大的惊喜。

苏越,下次你姐夫一定不会这么弱鸡。

……

深楚城。

“什么,我爸闭关了?”

大将办公室,许白雁一脸诧异。

由于许白雁身份特殊,所以他被段元狄亲自接待。

这消息也是段元狄亲口所说。

许白雁是苏青封的女儿,而且她身份特殊,这次雷祭市又立了功,段元狄于情于理都要亲自接待。

“大将军,那我爸什么时候能出关!”

许白雁又焦急的问道。

“这个不清楚,他可能要炼化绝巅心脏,应该得个把月吧。

“不过你爸现在有一张假释令,他可以回神州一趟。

“等他闭关结束,我让他去看你!”

段元狄笑了笑。

解毒丹配方的事情,进展的很顺利。

丹药集团愁眉苦脸,又是内阁的催促,又是国际上的嘲讽,科研人员已经接近崩溃。

这时候段元狄拿出配方,任何条件都可以谈。

虽然丹药集团还有些跳梁小丑上蹿下跳,但他们根本就影响不了大局。

这张假释令,段元狄成功拿了回来。

虽然对苏青封不一定有用,但总归是对他的一个交待。

丹药集团正在紧急优化,毕竟解毒丹配方是来自阳向族,丹药集团优化之后,效果更强。

如果没有意外,一个月左右,神州的全新解毒丹,会连同最新的霜藤甲,集体面世。

“大将军,我爸闭关的时候,你保护着他一点!

“惊袅城的苍疾,可能要杀我爸!”

许白雁思考了很久,还是先告诉了段元狄。

他也是大将,应该可以保护老爸。

“苍疾在第三战场,他为什么会来深楚城杀人?

“哈哈,小侄女,你不用听那些风言风语,九品间的战斗很复杂,你爸确实不是苍疾的对手,但他也杀不了你爸。

“假如他敢来深楚城,我和你爸破了他的无敌名号!”

段元狄笑了笑。

“嗯,那就谢谢大将军了!”

许白雁长吁一口气。

有段元狄在这里镇守,老爸应该是安全的。

“将军,既然我爸闭关,那我就先走了,感谢您照顾我爸!”

许白雁告辞!

“我们都是兄弟,应该的。”

段元狄起身送许白雁。

说起来,这是个可怜姑娘,虽然现在她自由了,可从小在科研院长大,时不时就要经历各种机器的研究,如果不是苏青封,孩子早就奔溃了。

杀苏青封?

苍疾?

多少年的仇怨了,苍疾还记着呢?

简直是神经病。

……

离开深楚城,已经是晚上。

许白雁找了个酒店,她放松了心情,美美睡了一觉。

这一觉,睡了一天一夜。

经过一顿奔波,许白雁回到北武。

她手机在宿舍丢着,现在心情不好,谁也不想联系。

打开手机,里面有杨乐之的留言。

“这小子,他也去闭关了……人人都在闭关,都疯了吗!”

许白雁长吁一口气。

突然,她有些不习惯.

已经习惯了杨乐之苍蝇一样在跟前,突然这家伙走了,还有些空落落。

“去街上透透气吧,按摩一下。”

许白雁现在根本就无心修炼。

她和别人不一样,她没有报效神州的念头,现在的心态就是咸鱼。

刚出北武大门。

许白雁面前出现了一个皮包骨头的老头,幽灵一样,没有任何的声音,特别吓人。

这老头脸色蜡黄,看上去简直和快死了一样。

但这个老头很强。

史无前例的强,许白雁瞳孔里出甚至在冒着雷芒。

这是雷世族警惕的状态。

“许白雁同学您好,咱们在雷祭市其实见过,只是你没有注意到老头子。

“我叫元星子,我来自道门!

“我知道,苍疾用苏青封的安全威胁你,所以,我想和你谈谈!”

元星子保持着很和善的笑容。

但他真的太苍老,看上去特别诡异。

“谈谈?

“抱歉,我只是一个四品的武大学生,和道门没什么可谈的。我已经告知我爸,让他注意安全!

“我也不可能和苍疾合作,你们放心吧。”

许白雁一脸不愉快。

她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张网里。

这老头找自己,不可能有什么好事。

“想立功吗?可以给苏青封减刑的那种。

“他现在无期,或许可以减刑到20年。”

许白燕原本已经离开,突然,元星子的话,让她浑身一震。

……

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