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看老少妇日阴道小说

更新时间:

有了目标之后,众人就开始忙碌。

要用丝线拯救地下城的人,有几个困难需要攻克。

第一,无疑就是主攻手冯佳佳的虫子。

在苏越的鼓励下,冯佳佳不知道嗑了几颗什么丹药,她的气血值瞬间暴涨。

同时,冯佳佳的大葫芦红光闪烁,和被烧红了一样,乍一眼看去,她就像是捧着一团葫芦形状的岩浆。

由于温度太高,冯佳佳甚至都跑到一个无人角落去操控虫子,免得影响到别人。

第二,就是保证让地下城所有人,都可以被虫子附身,一个都不能少。

这个问题由震秦军团解决。

目前在地下城,也有几个震秦军团的低阶武者在维持秩序。

这些武者都是常驻地下城的军团特派守卫,所以他们有在地下城活动的权限。

混乱开始之后,这些人也没有离开,一直在地底深处维稳。

现在这些人已经开始忙碌。

有些实验室的科研人员视死如归,他们心如死灰,直接将实验室的大门都已经关闭,这些人得手动去敲门,否则虫子进不去。

第三,就是丝线问题。

丝线是整体的好几捆。

虫子要携带线头前往地下城,得将丝线分割成足够的长度。

丝线的一头,要随虫子到地下城。

另一头,被集合在一起,结成了几个巨大的死结。

所幸,第二护罩里面,还有不少人,大家都是武者,干这些针线活,速度格外快。

在极限的状态下,其实不仅仅是苏越能进入一个巅峰状态,其他人也一样。

人族往往有这种特性。

在某种忘我的状态下,完成一些事情,会事半功倍。

战争中的所有人,几乎都是这种状态。

……

忙碌!

不管是苏越,还是宗师,亦或者来帮忙的武者,都在疯狂的分割着线头。

当然,还有一批人继续在运输着伤员。

特别是濒死重伤员,他们是重中之重。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

费宁宵的眼球逐渐下沉,笼罩在地面的阴影越来越大。

只要抬头一看,他们甚至能看到肉球表面那些纹路,简直是令人作呕。

可能是看到了忙碌的众人,眼球上是一种不屑的轻蔑。

一群蝼蚁的挣扎而已,费宁宵根本就没有在意过。

他能感觉得到,掌目族的老东西快撑不住了,道门的攻防即将结束,袁龙瀚很快就会赶来。

必须得快点结束这里的战斗。

同时,费宁宵还要压制这三个九品。

他不得不压制。

和地球耗了这么久,他的气血也已经开始枯竭。

这是最后的一次交锋。

费宁宵能拿出手的力量,也就只有两颗眼珠子了。

……

外界。

人们一边忙碌,一边忧心忡忡的看着第二护罩。

苏越的计划,到底能不能成功。

毕竟,这个计划看上去很疯狂,也很荒谬。

冯家所有人都坐在地上,正在加速恢复着自己的气血。

几乎催动了所有钛甲虫,已经耗尽了冯家的一切力量。

当然,冯家武者也担忧冯佳佳的情况。

他们知道冯佳佳要催动上万的防御虫,这种对气血的透支,简直是前所未有。

冯佳佳一会所要承担的压力,别人根本就无法想象。

哪怕是曾经的冯老爷子,年轻时候都没有这么疯狂过。

天幕上空。

莫其正轻伤。

王野拓和燕晨云也疲倦的够呛。

他们也没有想到,费宁宵现在是在用生命在压制他们。

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关注着地面的事情。

气血仪器的安全已经解决。

最后,就是地下城那批科研人员的安全。

如果苏越计划能成功,那这一战,就是地球全面胜利。

他们三个耳朵里都有特质的耳机,所以也知道了苏越的计划。

至于苏越为什么可以透视到地底深处。

那是他的秘密。

可能,是苏青封给苏越的绝世战法也不一定。

这种事情没必要深究。

……

倒计时:3分钟!

“苏越,丝线准备好了吗?”

突然,不远处的冯佳佳猛地抬头。

这一刻,她长发乱舞,瞳孔和葫芦的颜色一样,都是一种类似于岩浆的赤红,甚至要喷出火来。

而且她说话的时候,嘴角竟然还蔓延着火焰。

这一刻,冯佳佳也是极美。

“已经就绪,联手,现在就开始控虫!”

苏越点点头。

唰!

他脚掌一踏地面,身躯已经出现在冯佳佳旁边。

随后,苏越朝着冯佳佳伸出手掌。

至于丝线。

武腾枫他们的筹备,绝对超过了一万个线头。

他们甚至还贴心的散落在地上,这是为了方便虫子来夹走丝线。

啪!

冯佳佳手掌狠狠握着苏越的手。

苏越眉头一皱。

明明是击掌啊,怎么这就握手了。

算了。

就当是礼貌性的同学握手吧。

好苦恼。

可千万别被牧橙给误会了。

应该不会误会吧,毕竟是为了救人,牧橙人又善良。

嗡!

催动战法。

苏越立刻和冯佳佳共享了视线。

随后,他就看向了地底深处。

“哇,好神奇啊。

“苏越,你这个透视功能,是不是绝世战法?”

冯佳佳兴奋的问道。

她甚至连身上的压力都已经忘记。

这种感觉也太奇妙了。

地下城已经成了视线里的一个巨大透明体,里面人影闪烁,来来往往,他可以无死角的俯瞰。

简直就是上帝视角。

“苏越,你的战法需要献祭什么呢?”

还不等苏越回话,冯佳佳就着急问道。

越是强大的绝世战法,就越是需要献祭重要的东西。

这是定律。

“我需要献祭纳妾的资格,一辈子只能娶一个老婆,不可以三心二意,否则会走火入魔。”

苏越凝神静气,同时随口一编。

一次透视这么多房间,苏越的精神压力很大。

同时共享视线这个战法,性价比是真的奇低无比。

他现在气血值唰唰的往下降,简直和正在厮杀一样。

这还是他压气环的气血值,如果是普通武者,根本就没任何用处。

怪不得销售额一直是0。

“献祭纳妾的资格?

“好偏门的献祭方式,可惜了牧橙,你的老婆是我,她连个当小妾的机会都没有。

“算了,我给牧橙介绍个东武的帅哥吧,免得她又说我婊里婊气。”

冯佳佳很坦然的叹息了一声。

苏越当场一愣,他被这种神仙逻辑,搞到大脑混乱。

我特么什么时候答应娶你了。

你还嫌牧橙说你婊。

我的思维现在开始有点乱。

“不对,苏越你可以透视,你有没有透视过我?”

冯佳佳又一脸警惕。

“只能透视墙壁,不能透视衣服,我没有那么猥琐。”

苏越一头黑线。

“可惜了,我这么好的身材,没有人欣赏。

“苏越,你觉得我和牧橙谁身材好。”

冯佳佳又好奇的问道。

“姐姐,专心救人,好吗?”

苏越要发疯。

嗡嗡嗡嗡嗡嗡嗡!

冯佳佳白了苏越一眼,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久。

她的葫芦里,已经飞出去无数的虫子。

铺天盖地,简直犹如一条黑色的河流,光是翅膀震动的音频,就足够苏越头疼。

苏越也能大概猜得到。

冯佳佳的大葫芦,应该是一件类似虚弥空间的宝物。

里面是一个另类空间,否则也不可能存放这么多的虫子。

在冯佳佳的操控下,虫子的效率奇高。

很快!

钳子夹着线头的防御虫,纷纷飞到了地下城的伤员手里。

人们得到震秦军团的通知,在刚才就已经准备好了捆绑的东西。

护甲科有很多边角料,他们给所有科研人员都发放了一些坚硬物品。

就这样,大家提前将坚硬物品穿戴在自己身上,随后又将丝线紧紧捆绑在自己是身上。

而防御虫,则附着在每一个科研人员身上。

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

犹如黑水倾斜,一股又一股的虫海,不断涌下去,场面骇人听闻。

今天所有人也算是又见识了一次蛊虫冯家的厉害。

之前钛甲虫下地下城的场面,就已经足够吓人。

这一次防御虫再下地下城,又给了人们一次震撼。

冯家这一代的传人冯佳佳,也不愧是个天才。

虽然他操控的虫子无论是数量,还是强度,都和之前的水平无法比拟。

但要知道,冯佳佳还只是个五品武者啊。

刚才操控蛊缸的冯家人,有好几个宗师。

冯老爷子脸上都是很欣慰的笑容。

冯家能有这样的传人,值得开心。

远处。

弓菱坐在地上生闷气。

牵手了。

竟然牵手了。

多气人。

不行,我得告状去。

得让牧橙学姐管一管这一对家伙。

最好冯佳佳能和牧橙两败俱伤,到时候,苏越心力憔悴,再遇到一个善解人意的老班长,他一定会……呸呸呸!

我不是恶毒的女人。

以后不能看那个关于品如和世贤的剧。

……

不知不觉。

地面的阴影更大,不少人也更清晰的嗅到了一股歇斯底里的邪恶气息。

那是因为眼球距离地球越来越近。

距离爆炸的时间,还剩下不到两分钟。

“苏越,防御虫和汽车的安全气囊一样,在承受到一定强度的冲击之后,会自己弹开防御!

“现在每个人身上都有虫子附着,然后你要怎么做,就看你的了。

“我警告你,防御虫和钛甲虫不一样,防御虫只能抵抗三四品的冲击,甚至四品都悬。

“你别指望防御虫能挡住绝巅眼球的爆炸!”

冯佳佳话落的时候,身躯已经躺下。

不偏不倚,好正好躺在了苏越的肩上。

随后,冯佳佳突然意识到苏越应该还有事情要做,又移动了一下,斜躺在旁边。

这时候不能添乱。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麻烦来个人,把冯佳佳送到护罩外!”

苏越切断了视线共享。

确实,冯佳佳做的很好,她已经给每个科研人员都套上了防御虫。

李永珺也在别人的帮助下,身上锁死了丝线。

顿时间,过来一个低阶武者,他不容分说,就将冯佳佳扛起来,随后抗到冯老爷子身旁。

“诸位将军,都准备好了吗?”

等冯佳佳走后,苏越站起身来,扭了扭脖子。

利用两三秒的时间,他恢复了一些气血,并且稍微休息了一下大脑。

“嗯,准备就绪!”

“随时听你指挥!”

“苏越,所有人的命运,就全部押在你身上了。”

三个少将分别矗立在远处。

他们的位置并没有什么讲究,看上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但这一次,他们放弃了去守护唯一入口。

“所有身上没有防御虫的人员,10秒内必须离开防御罩,现在,倒数开始!”

得到三个少将答复之后,苏越环顾一圈,随后高声喝到。

这一次,他声音里蕴含了气血波动,所以音波穿透的很远,也格外响亮。

虽然现场依旧是有些混乱,但每个人,都可以真切的听到倒数。

“10!”

紧接着,苏越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倒数的时候,声音里充斥着一股不允许忤逆的严酷。

嗖!

嗖!

嗖!

顿时间,人们在进行最后的就收守卫工作。

有些还企图从地下城爬出来的科研人员,也不再继续添乱。

他们安心在地下城等待着。

“9!”

一秒之后,苏越又呵道。

这时候,已经有一半的人员撤离出第二护罩。

这些人精疲力尽,刚刚出去,就直接躺在地上,哪怕是简简单单的睁眼,都需要极大的力气。

“8!”

“7!”

苏越继续倒数。

第二护罩内的救援人员,已经不足10%。

他们在救援最后一批重伤员,但大多也已经抵达边界地带。

“6!”

冯佳佳远远望着苏越,掌心里全是汗水。

这个臭小子,到底要干什么?

他的计划能成功吗!

神神叨叨的。

“5!”

终于。

最后一个救援人员已经离开。

短短五秒时间。

刚才还一片大乱的第二护罩,瞬间就冷清下去。

这时候,三个少将身上闪烁出了熊熊火焰。

“我们也准备好了!”

第三护罩解体。

剩余那几个支撑护盾的少将,也散开到远处,杂乱无章的站立着。

这时候,他们身上也闪烁出了狂暴的火焰。

终于不用再被第三护罩牵制。

终于可以做一点事情。

这些少将各个眼眶红肿,他们似乎还能嗅到赵庄猿中将的味道。

中将。

沸血族这个仇,我们肯定会报。

一定会报。

随着一团又一团气血火焰燃烧起来,第二护罩里的空气都炽热了很多。

地面依旧在疯狂震荡。

原本繁华的科研院,已经成了一片残垣断壁。

这时候一团团火焰在地面闪烁,显得空气都格外悲壮。

“4!”

苏越站立在之前科研院大门的位置。

正巧。

这是他和王千蛋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保安队用拙劣的演技敲诈自己。

王千蛋的U盘还在自己身上。

可惜,自己现在哪怕愿意上当,也已经不知道该把钱给谁。

阴阳两隔,皆因异族。

苏越似乎能感觉到这些愤怒的灵魂。

没错。

他们一定在极乐世界祝福着自己。

……

“哈哈哈哈,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这个蝼蚁还能有什么作为。

“你不过是在装腔作势!”

终于,费宁宵的声音又一次响彻天空。

眼球几乎就在苏越头顶上空。

他轻蔑的看着苏越,也藐视着所有人族的努力。

不可一世。

这是属于绝巅的气魄。

这一瞬间,被压制的三个九品,终于能腾出手来。

没办法。

费宁宵马上要操控眼球爆炸,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镇压三个九品。

而三个九品也没有浪费时间。

他们自己从天空跳跃下来,随后联手用九品气血加固第二护罩。

一会地球必然爆炸。

谁都不敢保证,第二护罩能不能抗住这一击,毕竟护罩已经被费宁宵感染了一次。

“3!”

尽管眼球就在苏越不远处,尽管他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哪一股暴虐。

但苏越目视前方,直接选择了无视。

他依然在冰冷的倒数着最后三个数。

啵!

九品气血如树根的根须一样,瞬间爬满第二护罩。

这是一次重新加固。

“蝼蚁的挣扎,向来都是如此可笑与悲哀。

“你们几个六品留在这里,除了陪葬,根本什么都做不到。,

“而这个四品蝼蚁,将成为一阵飞灰!”

费宁宵的声音在天空回荡,越来越响亮。

他恨透了苏越。

当然,他也从来没有将苏越当成是个对手。

四品蝼蚁。

他不配。

“2!”

终于,苏越高高举起双手。

几个少将身上的火焰,已经燃烧到极致。

他们纷纷伸出手掌,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在地下城。

所有滞留人员都已经写好了简短的遗书,他们祈祷了两句,随后都闭上了眼睛。

之后的命运,就交给神州的保护神了。

他们所信任的保护神,并不是漫天神佛。

在神州百姓心目中,每一个武者,每一个军人,都是保护神。

神州人对神佛的信仰,其实没有那么虔诚。

神州人务实。

他们只信任自己勤劳的双手,只信任身边能看到的军人,只信任应该信任的一切。

“费宁宵,你想摧毁神州科研院,简直就是做梦,不管你是绝巅,还是神仙,我神州军人都不允许。

“所以,我们选择……自我拆迁!”

轰隆隆!

苏越手臂狠狠落下。

最后一个倒数,就是这句话。

顿时间。

少将们身上的火焰达到了极致,空间都被燃烧到扭曲。

他们手掌狠狠砸在地面。

天摇地动!

触目惊心!

下一刻的第二护罩,只能用这两个词语来形容。

谁都没有想到。

几个宗师竟然会齐刷刷的用气血去轰击地面。

他们选择了自毁。

科研院的地面很坚固,哪怕连宗师的地震都无法摧毁。

但苏越透视地底,可以看到一些薄弱的地方。

这些少将的站位,正是地下城顶板最薄弱的地带。

其实这得感谢费宁宵。

绝巅引起的地震不可能没用,这些脆弱点就是他的杰作。

一瞬间。

烟尘滚滚。

狼藉大地,瞬间支离破碎。

就如海面上一块坚冰承受重击,直接四分五裂。

唰!

与此同时。

几个少将身形闪烁,纷纷离开第二护罩。

这也是苏越的指令。

……

这时候,数不清的丝线,被一根根绷直。

丝线的一头,在地下城每一个科研人员身上。

底线的另一头,早已经分别被几个八品中将缠绕在腰上。

他们各个踏空矗立在第二护罩上空。

八品中将身后,还有七品和六品少将的辅助,他们现在所汇聚的力量,几乎可以荡开一座山脉。

密密麻麻的丝线,犹如蜘蛛吐出去的网,还反射着凌厉的光泽。

“苏越的计划就是自毁地下城吗?

“不行,地下城顶部的碎片太大,哪怕防御虫能挡得住,可丝线也承受不住啊!”

冯佳佳惊呼一声。

冯家其他人也皱着眉头。

他们也察觉到了计划中的漏洞。

没错。

得承认,苏越的计划很不错。

在眼球爆发之前,自毁地下城,可以用丝线和防御虫的力量,将所有科研人员从地底深处拖出去。

可他忽略了一个最大的问题。

地面经过加固,一下子不可能太稀碎。

这样一来,遮挡物太大,有些人必然救不出来。

“哈哈哈哈,原来这就是你的计划,简直可笑!”

爆炸声响起,费宁宵的狂笑声也响彻云霄。

他一脸轻蔑,根本就没有半点震惊情绪。

果然。

由于炸开的地面版块太大,很多丝线瞬间被折弯。

剧烈的摩擦下,丝线很可能会断裂。

“你想多了!”

啪!

啪!

啪!

啪!

苏越踩着碎石,运转枯步,几步就踏到了高空。

“四万空气炮,爆炸吧!

“哪部动漫里看过来着,爆炸就是艺术。”

苏越一个响指。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顿时间,那些已经被炸飞在空中的地面版块,再一次被密集的爆炸所洗礼。

没错。

是空气炮。

一个连卓越战法都算不上的普通战法,牧京梁当初教授给苏越的时候,也是恶作剧。

空气炮的杀伤力也弱,大概就是二品的水平。

但苏越已经今非昔比。

以他对战法的研究能力,现在已经可以很轻易的进行一些简单的修改。

就这样,苏越增强了空气炮。

目前的空气炮,已经可以达到三品的爆炸力。

虽然地面很坚固,但苏越的空气炮胜在数量多,爆炸密集。

其实没有地面支撑的地面版块,耐久度早已经被削弱60%。

而苏越第一次透视地下城的时候,就已经在源源不断的制造着空气炮。

空气炮最大的特征,就是无形无色,可以安全藏匿。

虽然费宁宵是绝巅,但现场狼藉,他没时间去注意气血波动,他也没必要。

直至最后一个数字倒数结束,苏越终于制作够了四万个空气炮。

也就是苏越的气血足,恢复快,而且对战法的领悟度炉火纯青。

如果是别人,根本就做不到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