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失身的剖婚少妇

更新时间:

身体一阵巨痛之后,靳国堑落地,不远处就是虚忌河

他的短距离传送成功。

薛金龙绝对是个很优秀的军人,也是个天生的密探。

他在临走之前,还带走了三个钢骨族最优秀的武者,相当于提前杀了三个预备宗师。

同时,他也引起了最大的轰动。

就这样,借着远程传送的混乱,靳国堑成功发动近距离小传送阵。

其实小传送阵说是小,但也难以避免的会出现一些异象。

但在薛金龙的掩护下,靳国堑并没有被守护城池的强者发现。

可靳国堑在落地之后,才开始面临真正的考验。

在虚忌河畔,有异族驻守的宗师守军。

来之前,靳国堑已经详细了解过虚忌河。

在虚忌河的河底,生活着一种暴虐妖兽,忌鲨妖。

忌鲨妖虽然在河底,但如果有威胁到它们族尊的存在出现,它们也可以跃出湖面,甚至能生吞了湖面上空的武者。

但忌鲨妖又特别的懒惰。

只要是七品以下的武者在湖面上活动,任由你翻江倒海,忌鲨妖都不屑理会。

在忌鲨妖眼里,七品还没资格威胁到它们。

可一旦八品以上的气息出现,忌鲨妖族群会瞬间暴动,甚至在忌鲨妖族尊内,传闻还有绝巅强妖。

所以,虚忌河上,是八品禁区。

但五品没办法使用气罡,虚忌河飘浮不了船只,所以理论上只能允许六品和七品的武者行走。

在很久之前,神州进行过一次跨河偷袭行动。

因为那一次行动,阳向族被杀了一个核心成员,损失惨重。

从此之后,阳向族强者呕心沥血,从丛林中炼化了一种特殊毒素,洒遍虚忌河湖面,久而久之,毒素形成了一股瘴气。

瘴气会分辨神州武者的气息。

只要神州的六七品武者敢踏上虚忌河,他们两分钟内,就会直接毒发。

轻者,浑身酸软,无法运转气环。

严重一些,会直接重伤,毒素永远无法祛除,这辈子的修行前途会直接葬送。

甚至,还有死亡的风险。

因为毒素瘴气的原因,神州武者再也没办法在虚忌河表面行走。

所以,靳国堑在湖面上,将孤立无援,不可能有神州少将来接应。

虚忌河对神州来说,是绝对禁区,科研院在破解瘴气,但一直失败,或许成功建城之后,才有可能成功。

这道天堑,也让异族轻松了不少。

当然,在虚忌河边缘,还是会有一些异族宗师在镇守。

神州武者狡猾,异族根本就不敢掉以轻心。

靳国堑只是五品,所以瘴气不会影响到他,瘴气的毒发条件,必须得是神州的气罡。

然而。

在神州,还有一个特殊的武者。

赵江涛。

他修炼过一种古怪的绝世战法,可以在水里呼吸,所以赵江涛不会被瘴气影响,他根本就没必要呼吸到瘴气。

而接应靳国堑的强者,就是西武的原校长赵江涛。

“什么人?”

异族宗师一声怒吼。

他们发现了靳国堑。

离开守护城池之后,靳国堑已经解除了阳向族的伪装。

没办法,在伪装的状态下,他实力发挥不到巅峰,而且手里还捏着泉火,靳国堑不能让阳向族的状态束缚自己。

还不等他抵达岸边,几个阳向族的守卫就怒喝一声。

该死!

是人族的武者。

有人族武者潜伏到了虚忌河。

简直岂有此理。

三个六品阳向族已经闪烁过来。

在圣地见到人族,直接就是杀无赦。

可他们低估了靳国堑,这不是个普通的五品。

靳国堑脚掌一踏地面,顿时间疯了一样朝着虚忌河掠去。

他闪烁的速度极快,甚至在身后还留下一连串的残影。

三个六品,连同旁边的几个七品,都被靳国堑的速度吓了一跳。

这竟然是个五品?

不正常。

“泉火!

“这家伙拿着盟天城的泉火,该死,他要偷走圣地的泉火。”

随后,一个七品及时发现了靳国堑的目标。

这个七品曾经也运输过泉火,所以对泉火很熟悉。

嗡!

闻言,好几个七品瞬间浑身冷汗。

泉火!

开什么玩笑。

在八族圣地,哪个宗师不知道泉火的重要性。

如果泉火被神州窃走,他们就有可能在湿境建立散星城池。

这简直就是灾难。

这些级别的宗师,根本不知道八种泉火的概念,那是绝巅的机密。

“追,不惜一切代价,斩了这个畜生!

“立刻把消息汇报给联军总部,虚忌河需要支援!”

七品阳向族急忙下达命令。

话落,他直接咬破手指,随着一道光团一闪而逝,他身躯也如一道闪电,朝着靳国堑掠去。

原本有八个宗师在追逐靳国堑,可这个阳向族刹那间就超过了八个宗师,他沿途甚至引起了一连串的音爆,噼里啪啦,格外震撼。

“终于到了!”

阳向族气愤靳国堑逃跑的速度太快,可他们根本想不到靳国堑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畜生,前面就是虚忌河,你如果掉下去,必死无疑!

“乖乖束手就擒,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七品首领距离靳国堑只有不到两米。

他焦急到几乎要爆炸。

泉火事关重大,如果自己能将这个人族活捉,那必然是大功一件。

在他身后,其他宗师也牟足了劲的奔袭。

可惜,他们追不上七品首领就算了,竟然连个人族五品都追不上,场面十分荒诞。

“你老婆和你兄弟,现在正在滚床单,赶紧回去看看吧。”

靳国堑站在岸边,突然转身。

唰!

他留给追兵一个轻蔑的冷笑,并且竖起一根中指,随后,他整个人就仰面朝着虚忌河坠落下去。

毫不犹豫。

“找死!”

七品首领气急败坏。

老子如果有老婆,至于在这里枯燥嘛!

羞辱谁呢!

他倒不是担心泉火被偷走,他只是遗憾自己没能活捉人族。

区区五品,坠落到虚忌河内,十死无生。

“看,这畜生踩着东西。”

七品武者正在思考如何打捞靳国堑的时候,另一个宗师惊呼。

果然!

靳国堑虽然坠落到虚忌河上,但他并没有沉入湖底。

在靳国堑的脚掌之下,出现了一团坐垫大小的紫色莲花。

在莲花的承托下,靳国堑身躯正在飞速朝着对岸漂浮而去。

根本就用不着靳国堑去奔跑。

“校长,拜托了。”

靳国堑喃喃自语。

虚忌河底,赵江涛正在操控着莲花。

他不能让莲花的速度太快,毕竟上面还有靳国堑,虚忌河湖面不稳,波浪起起伏伏,万一靳国堑站不稳倒下,他手里的泉火可能会有危险。

所以,赵江涛没办法去帮靳国堑对敌。

仅仅是操控莲花平稳,就比施展杀招还要耗费心血。

“靳国堑,你小子给我坚持住,只需要30分钟时间,我就可以将你运输到对岸。”

赵江涛吐着水泡泡,浑身精神力都聚集在莲花之上。

其实这虚忌河也格外古怪。

一眼看上去,其实湖面好像并不大,甚至视线好一点的武者,都可以勉强看到对岸的轮廓。

但如果真的相信虚忌河小,那就成了傻子。

虚忌河的虚空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湖面上的一米,差不多是陆地的十米。

看上去是两三分钟的飞行路程,可如果真的要跨河,最少都得25分钟以上。

这也是赵江涛担忧靳国堑的地方。

他操控紫莲花的最快速度,是30分钟。

可七品宗师追逐的速度,可以达到25分钟,有可能也会慢一点,但也慢不了多少。

如果靳国堑没有什么杀手锏,他们的任务也就败了。

当然,这根本不可能。

赵江涛透过湖面,看到靳国堑正在施展战法。

十几个宗师追兵,已经被靳国堑过禁锢。

“好小子!”

赵江涛嘴角漏出了微笑。

靳国堑没让他失望,毕竟是绝世战法。

……

没错!

湖面之后,靳国堑脚踏紫莲花,根本不用思考逃亡的速度问题。

他唯一的使命,就是将这些追兵禁锢在海面上,只需要禁锢半小时就可以。

自己一直在移动,只要禁锢了这10个追兵就够,剩余的异族援军来再多也无所谓,他们大概率追不到莲花的速度。

影子束缚术!

这是靳国堑的绝世战法。

当然,影子束缚术,只是绝世战法的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是共享伤口,那才是伤人伤己的送葬绝招。

现在在湖面上,靳国堑只需要使用束缚术就足够。

毕竟,宗师飞行没有那么简单,他们自身的消耗也很恐怖。

只要用束缚术干扰他们的平衡,自己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想要保持速度,就得保持平衡,靳国堑抓住破绽,以点破面,一直在破坏他们的平衡。

想要在飞行的状态下,同时施展出杀招,那更得飞行的稳当,而且气血运转平稳。

同样,在靳国堑的束缚术干扰下,宗师们根本就没办法聚心会神。

靳国堑是五品没错。

他不容易战胜六品,这也没错。

甚至影子束缚术,只是绝世战法的第一阶段,理论上也就和可以和五品过家家而已。

但这里是湖面。

十个宗师追兵要保持飞行状态,他们需要全神贯注,任何轻微的打扰,都会造成一些细节的混乱。

也就是这一点点的混乱,让追兵追杀靳国堑的计划,直接搁浅。

偏偏影子束缚术无形无色,和普通的物理攻击截然不同,根本就防不胜防。

“畜生,你是在找死!”

七品首领差点被气的吐了血。

明明和畜生就差距十几米,但就是追不上。

这畜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自己肢体不受控制,好几次差点失去平衡,坠入湖中。

他必须得对抗这股干扰。

可对抗干扰,就得分心,他的速度理所应当的会慢下来。

死循环啊。

七品也想用杀招轰死靳国堑,可根本就没机会。

还是那个问题。

要保持身体平衡,就已经耗尽心血,哪里还能凝聚出杀招。

自己这个七品还好。

几个六品甚至都已经掉队。

“这个畜生的妖术有距离限制,咱们只要距离他远一点,就可以避免中招!”

一个阳向族六品追上来说道。

“废话,甩开的距离太远,你怎么抓他?”

七品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这简直就是弱智建议。

“咱们拉开距离,可以用远距离战法轰击,一定可以把他击落。

“哪怕是无法活捉,也不能让这畜生逃回去。”

六品武者一肚子愤怒,毫不客气的顶撞回去。

装你麻痹的大佬,谁给你的脸发号施令。

你那是什么眼神?

当我白痴?

你能想到这么聪明绝顶的办法?

不就是高了我一阶嘛,有什么资格趾高气昂。

在八族圣地,就有这种毛病。

有些武者背景深厚,对顶头上司根本就没客气话。

我境界低点,只是太年轻而已。

“虚忌河上空的源像石影像,已经直播到联军大营,现在整个阳向族都在看着咱们,万一这无纹族奸细真的逃回去,咱们就准备自杀谢罪吧。

“我也觉得拉开距离轰杀合理,总得试一试!”

这时候,另一个七品也急匆匆说道。

由于事态紧急,联军留在这里的源像石已经启动,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被直播。

如果没有拦截下奸细,他们都是直接责任人。

死亡,并不是没有可能。

“好,拉开距离!”

首领七品下令。

这里有几个六品,确实背景深厚,有点惹不起。

唰唰唰唰!

顿时间,十个宗师和靳国堑拉开距离。

他们就如要放走靳国堑一样,身躯纷纷定格在空中。

终于。

就在50米左右距离的时候,宗师们身上的影子束缚术被动解除。

这已经是靳国堑的伸展极限。

“校长,看你的开车技术了,来一场速度与激情吧!”

靳国堑深吸一口气,浑身的热血都燃烧起来。

眼前的意外,他们同样有预料。

阳向族又不是傻子。

他们发现自己追不上之后,一定会想其他办法。

拉开距离,用远距离战法去轰击湖面,从而让自己摔落下来。

这是很科学的办法。

可惜,他们低估了赵江涛这个浪里白条,也高估了远距离战法的威力。

相隔50米之外,远距离的杀伤力已经被削弱了70%以上。

除非是掌目族的箭手前来。

可惜,神州军部已经调查清楚,掌目族大军目前正在牵制各个战线,根本没有宗师能来虚忌河。

况且,掌目族距离虚忌河也最远。

“哼,你们的战法,只能打起一些浪花。

“浪越大,我赵江涛操控的就更稳,这才是一个顶级冲浪运动员的操守!”

轰隆隆!

轰隆隆!

一道道轰击落下,湖面果然和沸腾了一样,大浪不断激荡而起,惊涛拍岸,声势浩荡。

而赵江涛操控着紫莲花,不断闪开一道又一道巨浪,甚至借到巨浪的力道之后,紫莲花的速度比之前还要快一些。

赵江涛虽然在湖底,但他却可以判断出战法下来的位置,从而提前预判紫莲花的轨迹。

毕竟,战法从天空坠落下来,总会有一个过程,而赵江涛的地狱视角,可以看的很清楚,也有时间去预判。

再说,这些杀招距离太远,杀伤力真的是堪称感人。

至于忌鲨妖,它们睡的香甜。

除非是八品以上的武者前来,否则就六七品闹出来的动静,根本和蚊子哼哼一样,它们根本就懒得理会。

而且虚忌河很深,动静也传递不到湖底。

“诸位,泉火我就拿走了!”

靳国堑手举泉火,在浪里上下翻滚,左右挪移,说不出的潇洒飘逸,他是真的佩服赵江涛。

在这种剧烈的水浪震动下,自己身躯和踏着地面一样,稳的一批,他都想不通赵江涛怎么做到的。

其实现在的紫莲花和公鸡的脑袋一样的。

不论浪花翻滚的多么厉害,紫莲花都可以保持一个恒定的速度。

公鸡也一样。

不管鸡的身躯怎么晃动,它的头部,却总能保持在一个恒定的位置。

“该死,你出的馊主意!”

十个宗师轰击了几分钟,可除了紫莲花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之外,屁用都没有。

根本就打不中。

远处,联军的援军已经抵达。

虽然声势滔天,沿途也劲风呼啸,赶来的宗师超过了100。

可有什么用?

根本就追不上啊。

吓又吓不死别人。

“咱们怎么办,涉及到泉火这种大事,族尊都会关注,咱们会不会被族尊杀了泄愤。”

一个六品说话颤抖。

“完了,追又追不上,杀又杀不了,咱们一定会被族尊以疏忽职守治罪。

“我不想死,我一点都不想死啊。”

另一个六品也如丧考妣,他站在那里就颤抖的厉害。

这才是祸从天降。

原以为镇守虚忌河是闲差,谁知道摊上事了。

“该死,继续追!

“你们仔细看,那泉火的颜色,更像是来自钢骨族,这应该不是阳向族的疏忽,咱们还可以将责任推卸给钢骨族。

“但也别放弃,继续追,毕竟族尊可能正在看着咱们。”

七品首领也没空去埋怨。

他观察到了一些细节,这是他们逃脱追责的关键。

蠢货钢骨族,为什么他们区域的泉火会失窃。

简直罪该万死。

轰!轰!

轰!

轰!轰!轰!轰!

轰!轰!

整个虚忌河上空,前所未有的热闹。

第一批追逐出去的宗师,是阳向族。

在他们身后,其他种族的宗师也陆陆续续赶来。

当然,掌目族由于数量稀少,而且地盘距离虚忌河太远,他们的宗师还得几分钟才能赶来。

一望无际的虚忌河上空,星星点点,一道道刺目匹练被拖拽出来,如一条条灰色丝带,铺天盖地,看上去也格外壮观。

六七品宗师的数量,已经超过了100个。

可惜。

100多个宗师的追逐下,一个区区五品人族,还是距离他们越来越远。

靳国堑像是在举行一场放风筝大赛。

“元帅,院长。

“任务比想象中顺利,可惜,为了这次任务,薛金龙学长牺牲。

“我一定会完成任务。”

一路起起伏伏,时间过去了10分钟,路程已经走完了三分之一。

靳国堑深吸一口气。

虽然任务还没有彻底结束,但这总是一个和谐的开头。

湖底!

赵江涛凝重着脸。

任务才进行了一少半,他必须要全神贯注。

……

苏越被黑邮牢牢看管,依旧在不紧不慢的朝着阳向族守护城池走去。

终于,他们中途休息。

而异族联军和启夏城的战争,已经在队伍里开始直播。

休息之后,队伍也好认真观看大战。

这向来都是异族的传统。

每一场战争的过程,异族高层基本上都要让所有族人看到。

其中的目得,很复杂。

有张扬功绩的成分,也有震慑族人的原因,可能还要让所有族人,去观察无纹族的战斗方式。

不管具体原因是什么,反正苏越是全程目睹了启夏城的攻防战。

他被黑邮扣押在身旁,距离直播光幕也最近。

阳向族甚至还有个战争分析家,在喋喋不休的解说着神州的阴谋。

这一套,其实都是阳向族从地球学习而来,虽说是东施效颦,不伦不类,但说实话,毕竟是进步,解说员也能让异族明白很多关键。

战争的大概节奏,和苏越偷听来的差不多。

第一,泉火确实传送回去了。

可他却没想到,第一个传送阵,根本就不是靳国堑,反而是个自己不认识的五品。

苏越知道,那个五品的责任,一定是替靳国堑牺牲。

从启夏城传来的影像分析,苏越猜到了薛金国的责任。

他应该也是离灾鼎的一个环节,同时,苏越也已经知道,薛金龙拿回去的泉火,是假的。

第二,他终于看到了靳国堑的身影。

原来如此。

原来这小子借着牺牲五品创造的混乱,竟然潜伏到河边,他要横跨虚忌河。

好大胆的计谋。

追兵恐怖,九死一生。

虽然一路危机重重,但靳国堑还是跨过了三分之一的路程。

而在靳国堑的后方,是超过了100名的异族宗师追兵,他们依旧在疯狂追逐,比狗咬的还紧。

根据异族分析,虚忌河底,有人在接应靳国堑。

苏越能猜到是赵江涛。

毕竟,在科研院的时候,聂海钧和苏越提起过赵江涛。

校长既然参战,就一定会使用水属性绝世战法。

可苏越心里却更加忐忑。

没用啊。

一切都是徒劳。

哪怕靳国堑成功回到启夏城也根本没用,神州只能收获一肚子失望。

单一的一团泉火,完全没办法使用。

不行,自己得立刻回去,一分钟都不能再耽误。

苏越虽然不敢确定,但却有预感。

那个代替靳国堑死亡的五品,一定是开启了离灾鼎的什么条件。

这个条件,很可能是在一段时间内有效。

苏越耽误不起时间。

他能看到聂海钧的表情,老院长很紧张,也很忐忑。

在天空之上,燕晨云的处境也特别危险。

面对5个九品,他还没有落败,还能将所有九品的轰杀吸引到自己身上,他已经是在搏命。

我该怎么离开!

苏越看了眼黑邮,微微皱着眉。

其实红镜这些五品,苏越根本就没当回事,蝼蚁一样。

可现在自己已经离开盟天城,队伍里不光黑邮一个六品。

他已经恢复了气血,其实勉强可以和黑邮一战。

但必须得单打独斗啊。

如果其他宗师也来围攻,自己想逃都难。

“黑邮大人,可以单独谈谈吗?”

苏越上前,在黑邮耳朵边说道。

他表情很平静。

“嗯?什么事?”

黑邮原本在关注着对战,钢骨族将泉火弄丢,这是大事。

钢骨族的那个六品区将军,可能已经是个死人。

毕竟同是盟天城的区将军,虽然两族不对付,但抬头不见低头见,黑邮还有点同情。

是个蠢货。

“蓝全他们三兄弟是我杀的,有人要派我陷害你。

“黑邮大人先别杀我,我只是个棋子,您想知道幕后操控者是谁吗?

“做个交易吧,我在夹缝中生存很难,我只想变强。”

苏越声音很低,只有黑邮能听得到。

这一路上,苏越也分析了一下黑邮的心态。

他不可能知道自己是人族。

最后就只有一个解释,这家伙可能以为自己是敌对势力的阳向族。

摊牌吧。

黑邮不傻,他不会杀自己一个喽啰。

否则在盟天城,他就捏死了自己。

“嗯?”

黑邮一愣,随后嗤笑一声,他到也没有太意外。

“这里人多嘴杂,黑邮大人,到个隐秘的地方,我和您细谈。”

苏越又到。

同时,他朝着附近那些宗师使了使眼色,表明是要避开这些宗师。

只要与这里的宗师拉开距离,苏越就有把握逃走。

仅仅一个黑邮,苏越能对付。

“也好!”

黑邮轻蔑一笑,一副我已经看透你的表情。

一个五品喽啰,黑邮没兴趣,但他背后的黑手,自己期待已久。

至于危险?

黑邮根本就没有想过。

“黑邮大人,您一定不会后悔!”

苏越一脸谄媚,心里却在冷笑。

其实一路上,他早就想引黑邮离开,但一直没机会。

战争到了白热化状态,队伍原地休息,这也是苏越好不容易盼来的机会。

……

头疼,今天一更吧,明天3更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