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SAO货腿张开JI巴CAO死你

更新时间:

看着倪坤冲飞而起,迎着“真仙一指”挥出铁拳,神木门的木神峰、林森海不禁浑身发抖,紧握双拳,嘴巴大张,想要呐喊,却发不出一丝声响。

他们是亲眼看到倪坤造反的。

而现在,他们更是清楚,倪坤造反,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已经惊动了“上界”的真仙。

那么,赤炼掌门倪坤,能挡住这真仙一指么?

答案似乎勿庸置疑。

凡修,即使是渡劫期的凡修,又岂能挡住真仙一指?

倪坤再是神勇无敌,又岂会是真仙的对手?

可理智告诉了他们答案,但他们内心深处,不知怎地,竟仍然奢望着能有一丝奇迹出现。

被朱雀殿欺压得太久,堂堂元婴,竟还要对朱雀殿金丹毕恭毕敬,被他们趾高气昂、呼来喝去。

这等腌臜气,木神峰、林森海实在不想再受了。

倘若倪坤这一次能挡住真仙……那木神峰、林森海便决定豁出去,陪着他痛痛快快大闹一场。即使将来上界“仙兵仙将”下凡讨伐,将他们统统镇压乃至杀死,他们也认了!

修仙,求的是逍遥自在,不是当乌龟一般缩头长生!

电光火石之间,

真仙一指,与倪坤铁拳,无声碰撞。

天空之中的投影,在这碰撞之中,剧烈波动起来,像是随时可能崩溃。

整座天门浮空山,亦在秘境之中的一次碰撞之下,被外溢至现世的气息撼动,轰然震颤起来,一时间竟倒塌了数以百计的亭台楼阁、飞桥悬廊。就连最为坚固的宫殿类建筑,墙体之上,亦爬上了条条裂痕。

但没人在意这些。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看着天空投影,等待着这一次碰撞的结果。

结果很惨烈。

拳与指,只是僵持了一刹,那气焰滔天的血色身影,便向下坠落。

坠落之际,其与真仙一指碰撞的拳头,瞬间崩溃成粉。

那崩溃甚至沿着手腕、手臂一路蔓延,直至肩头。倪坤不仅右肩肩骨彻底消失,胸骨亦消失小半副。

其全身血肉,更是齐齐爆裂,转眼之间,就只剩下一副残缺不全的骨架。

“……”

木神峰、林森海只觉喉头一哽,如被当头泼了一瓢凉水,浑身热血刹那间冷了大半。

桐仙子、云照月彼此交握的手掌同时一紧,桐仙子抓破了云照月的掌心,云照月亦抓裂了桐仙子的手骨。

但二人都没有感觉到痛,只觉心头凉凉的,眼眶热热的,鼻子酸酸的。

就连并不认识倪坤的其他宗派掌门,在倪坤向真仙之指挥拳之时,都莫明生出一股同仇敌忾之情,即使没有发声,心里也在为他呐喊。

这是“天意”。

这些此方天地土生土长的修士,是在此方天地的“天意”影响之下,情不自禁地,就将立场偏移向了倪坤。

这亦是因他们潜意识中,对高高在上、视他们如下仆的朱雀殿的厌恶。

所以他们会不自觉地支持倪坤。

所以当倪坤手臂粉碎,血肉爆裂,身躯残破之时,他们亦如木神峰、林森海、桐仙子、云照月般,心中一凉,莫明悲戚。

但……

眼看倪坤那残破的身躯向下坠落,而那真仙之指只是稍稍一顿,便又继续向着火凰点去时。

有人发出一声近乎破音的大吼:“那个男人,还没有死!”

那个男人还没有死!

所有人精神一振,凝聚目力望去,果然看到,那只剩残破骨架的男人,竟然生生止住了坠落之势,背上羽翼风火爆起,张扬着再次冲天而起!

冲飞之际,他身上的皮肉筋络飞快再生,那被粉碎的肩骨、小半胸骨以及右臂,亦开始重生骨骼、血肉、皮肤。

他再一次发出了大笑,那笑声豪迈张扬,不屈不挠,催人热血昂扬,令人热泪盈眶!

“倪坤,冲啊!”云照月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呐喊。

“冲!冲!冲!”林森海挥拳咆哮。

“干他粮的!”木神峰堂堂大派掌门,甚至爆了粗口。

“混蛋,你们究竟是哪一边的?”

有个朱雀殿金丹修士还没搞明白形势,见众人大肆为倪坤呐喊助威,居然飞过来呵斥。

嘭!

一声巨响,峻州撼岳宗掌门,一位矮胖真人,以一方土黄大印,将那金丹修士从头到脚砸成肉泥,这才憨厚一笑:“我们当然都是朱雀殿的忠臣呐!”

众人哄然大笑。

这时,天空投影之中,倪坤的拳,与那真仙的指,又开始了第二次的碰撞。

……

在旁观众人看来,那真仙一指,就是徐徐点下,毫无烟火气的一根修长手指。

可在正当这一指的倪坤视野之中,这真仙一指,却是一座自天而降的万丈巨岳。

倪坤对抗的,并不是一根手指,而是一座万丈巨岳。

倘若他未曾修成“天人合一篇”,在这一指之下,早就粉身碎骨,形神俱灭了。

所幸他向来谨慎,硬是等到达成“破关”之境,天关、地窍齐破,“天人合一篇”修成,方才借百年朝觐之机,前来朱雀殿搞事。

正因此,他才能逆运“天人合一篇”心法,反向操作,将真仙一指的三成力量,卸至虚空之中,以重伤的代价,接下了真仙第一指。

之后他“天人合一篇”全力正向运转,接引宇宙虚空之力。甚至连此方天地,都在为他助力,在他催动天人合一篇时,毫不吝啬地予他回馈,海量的品质相当于绝品灵石灵气的天地灵气,自他双足涌泉穴“地窍”之中源源灌入,助他伤势飞快痊愈。

转眼之间,倪坤那看上去随时可能彻底崩溃的残破之躯,就已经恢复如初。

然后,他大笑,他挥拳,迎上了仙人第二指。

……

嘭!

惊天动地的巨响。

拳指再次碰撞。

这一次,倪坤坚持了三个刹那,方才不支坠落。

而他坠落之时,身上再次皮开肉绽,右手再次爆成粉碎。

但,他虽然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皮,连肌肉都条条崩断,却并没有再次变成骨架。粉碎他右手的恐怖震波,亦只蔓延至他手肘,便不再继续蔓延。

他已在适应仙人一指的攻击,已开始产生免疫!

这一次,倪坤恢复得更快。下坠不过千丈,便又大笑着冲天而起,向着那再次顿了一顿的仙人手指挥出拳头。

这一次,一顿之后,第三次徐徐点下的仙人手指之上,凝聚了一点晶光。

而在倪坤视野之中,便是那万丈巨岳,覆上层层冰雪。

“改换攻击模式?这么快就察觉到我的伤愈免疫之能了?不愧是仙人!可惜,不够啊!”

倪坤悍然挥拳,雷霆震爆之中,拳峰几乎变成了一颗雷电流星,与仙人之指轰然碰撞。

倪坤第三次坠落。

身上飞快浮出冰晶,冰晶又飞快爆碎,顺便带走他的皮肉。

他又变成了一副骨架。

这一次,骨架非常干净,上面没有一丝血肉、筋络残留,看上去就像一副人骨标本。就连眼睛部位,都只剩下白骨眼窝,连眼珠都没了。

只是他的骨头,格外的晶莹剔透,闪烁赤金光芒,还隐隐有着一道道玄奥难明的“道纹”。

倪坤下坠。

然后,骨骼之上,血肉又开始飞快重生,在他行将坠落地面,堪堪触地之时,他重生的双眼霍地睁开,嘴角翘起,再次爆出肆意张扬的大笑。

羽翼展开,血袍猎猎,长发飞舞,气焰滔天。

倪坤浑身冲起百丈之高的金色气焰,通体上下电光缭绕,于雷霆破空声中,冲霄而起,向天挥拳。

秘境之外。

众元婴真人、金丹长老的呐喊声惊天动地。

不知是谁,搬来了一列大鼓,一字排开。一众元婴真人,亲自挥舞鼓锤,为倪坤击鼓助威。

各宗派开来的飞船之上,那些连踏足天门山的资格都没有的炼气境弟子、道基境修士,亦齐聚甲板之上,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跟着闹就完事儿了,于是一个个也都涨红着脸庞狂呼呐喊。

尤其是赤炼门的弟子们。

在王君泽、高德威、沈炼这三位已经回到了船上的金丹长老指挥下,敲动战鼓,吹响号角,挥舞战旗,为他们那位战无不胜、天下无敌的掌门助威。

秘境内。

沐灵菲及一干乞丐、干尸般的修士、大妖,用石头做鼓,以拳掌为锤,为倪坤助威。

不知是“天意”影响,还是内心深处的渴望。

在这一刻,饱受朱雀殿欺凌、吸血的各宗各派,以及反抗朱雀殿统治而被镇压的修士、大妖们,众志成城、万众一心,那昂扬的精神,甚至化成了实质存在的力量,源源注入倪坤气焰之中,使他气焰再度暴涨,气势更加澎湃,拳力更加凶猛。

在有仙神的世界中,有情众生的精神意念,本就是一种可以化作实质力量的能量。

而修士的精神意念更加强大,神念甚至可以化成实质,形成实际的攻击力。

修士众志成城,意念加持,本就可以形成真实不虚的辅助力量。

于是万众支持之下,倪坤这一拳,挥出了前所未有的威势,在与真仙一指碰撞之下,虽浑身再次覆结冰霜,皮肉剥落,但竟然首次未曾坠落,竟然首次截停了真仙一指,与之形成了僵持之势!

倪坤彻底挡住了真仙一指,使之无法落下,攻击火凰。

然后,那真仙一指缩了回去。

缩回了漩涡之中。

然而,这并不是真仙放弃了。

真仙只是厌烦了。

厌烦了倪坤这个打不死、捶不烂、不屈不挠、永不后退的小虫子。

于是指头缩回去了,可接下来,天空之中,那火焰漩涡之中,落下来一颗拳头。

看到那洁白如玉、纤细小巧的拳头的第一眼,倪坤心中便已明了:这一拳,他接不住。

虽然在大杀特杀朱雀殿元婴之后,他杀得兴起,都已经抛开一贯的稳健慎重,连真仙一指都敢悍然迎上了,但他并未真个心态膨胀,被狂热的战意冲昏头脑。

他头脑仍然清醒,神目仍然敏锐,只一眼,便判断出真仙一拳的威能,绝对可以将自己轰杀至渣。

说到底,按照他的对比标准,当他“天人合一篇”修成之后,境界方面,也就只是相当于“元婴境第三阶”而已。

与真仙之间,还差了三次天劫。

而真仙与凡修,乃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形态。

即使渡过两次天劫,也只是“凡修”而已。

可渡过了三次天劫的“真仙”,看似只比渡劫期第二境高出一个小境界,实力却有天壤之别。

真仙杀渡劫大修,只需一口气,一点指,甚至一个眼神。

倪坤能以只相当于“元婴境第三阶”的境界,连续接下真仙数指,甚至与之形成短暂僵持,就已经是了不起的奇迹了。

可惜,还是接不住真仙一拳。

“起码得等到我解锁第五重功法,并修炼一段时日后,才能正面硬怼上这一拳……”倪坤心念电转,传音火凰:“这一拳我接不住!”

“无妨,我已准备妥当!”

火凰清啸一声:“倪掌门,多谢你替我争取来这段时间,接下来,就看我的了!”

话音一落,火凰双翼一扑,秘境天地轰然一震,天空竟如玻璃一般,布满蛛网般的裂痕。

而天空之中的火焰漩涡,亦是在天空龟裂之际,嘭地一声,炸裂开来。

界域通道粉碎了!

被火凰借天地之力,彻底粉碎。

界域通道一碎,无所不斩的空间之力,顿时将那颗打出漩涡的真仙拳头,齐腕切断。

破碎的界域通道之内,遥遥传来一道女声冷哼:“好!好得很!千年之后,我必再临,灭尽此界众生。还有你这只小虫子,我已记住了你的气息,你……”

声音很快随着界域通道的粉碎而沉寂。

那位真仙,真身其实只赶至半途,她是在半途之中,隔空遥击。

此时界域通道破碎,她真身尚未接近界域通道入口,无法强行降临,只能被迫折返。

但她隔空遥击的拳头,还是被切下来了。

且那颗被齐腕切断的拳头,并未丧失活力,仍然如同流星一般,向着秘境地面轰去。

“这一拳若是落到地面上,不仅天牢秘境要当场崩溃,余波还能像灭世殒星冲击一样,摧毁整个星球的生态圈……”

倪坤摇了摇头,感觉火凰气息急剧衰落,眨眼之间变得比他还要弱小,显是调动天地之力,粉碎界域通道,切断真仙一手,亦是对她造成了沉重的负担与反噬。

而真仙这颗拳头被切下之后,虽余威犹存,甚至能摧毁一颗星球的生态圈,但在倪坤神眼判断之中,已不再具备将他一击粉碎的威能。

“一个世界是救,两个世界,也是救啊!这一次,就当我拯救中土的预演吧!”

豪笑声中,倪坤冲飞而起,迎着真仙的拳头,挥出雷霆之拳。

拳与拳对撞。

一道冲击波,自拳峰对撞处横扫开去,所过之处,空间崩溃,大地成粉。

饱受疮痍的秘境天地,在这一记对撞之下,终于彻底破碎。唯余沐灵菲等人所在的一小片空间,在火凰竭力保护之下,勉强维持完整。

倪坤的身形,再次崩溃小半,只余头颈,左肩,左胸,左臂完好,其余部位,尽被震成齑粉。

而那颗真仙的拳头,亦在对撞的余波之中,丧了绝大部分威力。

但它最后还是轰地一声爆开,化为一道血网,将倪坤兜头网住,向着早已彻底粉碎的界域通道拖去。

“不好!”火凰清啸一声,试图出手救援,可虚弱的身体,根本无法飞起,无力追及。

眼见倪坤就要被那血网拖进破碎的界域通道,火凰小太阳一般的灿金双瞳之中,各自飞出一滴燃烧着的金色血液,汇成一颗金色血球,瞬间飙射上天,穿透血网,将倪坤包裹在内。

火凰之血包裹之下,倪坤残破身躯,以更快的速度重生。

然而,尚未等倪坤重生完毕,能够自行挣脱血网,那血网便将他彻底拖进了破碎的界域通道之中。

到最后,只两条龙首龙尾的锁链自破碎的洞口中飞出,上面附着倪坤的留言:

“这两条链子,帮我送给我的左右随侍……里面有我传给他们的功法。还有我的小徒弟,她在……帮我照顾好她……从今以后,沐灵菲就是赤炼掌门!”

声音是从银锁中发出的。

倪坤,早已被席卷入破碎的界域通道之中,不见了踪影。

良久。

沐灵菲仰望着破碎成一片混沌的秘境天穹,喃喃道:“倪坤他……不会死吧?”

“不会的。”火凰道:“他有不死之身,有我火凰神血保护……更重要的是,他这样的男人,他这等英雄,怎会轻易死去?他啊,注定是要在诸天万界之中,留下名声的……”

“这是预言吗?”

“不,只是我对他……美好的祝愿。我相信,他一定能……”

秘境之外。

各大宗门的元婴真人、金丹长老,对着天空投影躬身一揖:“恭送倪真人!祝倪真人一路顺风!”

祝拜过后,众真人对视一眼,齐叹:“天亮了!”

“一千年。”木神峰慨然道:“那位真仙,千年之后,将卷土重来,灭尽众生。千年时光,说短不短,说长,其实也不算太长。到那时,未必还有倪真人为我们而战。诸位道友,需努力啊!我不想死,但更不想再有一个朱雀殿,压在我们头上了。”

撼岳宗主豪迈一笑:“哈哈,能逍遥一千年,也足够了。千年之后,战他娘的!”

桐仙子、云照月对视一眼,展颜欢笑,内心之中,却是隐隐惆怅。也不知何年何月,能再次见到倪大掌门,再次与他把臂同游水晶宫。

当然,就算是倪大掌门,想进水晶宫,还是得给钱。

【求勒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