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林婉如番外

更新时间:

太虚剑炉内天地骤变,天边云层和大地烈焰交织盘旋,呼啸声如雷鸣般响彻大地。

而此时江河面前三山尽裂,烟雾尘埃遮目,只是耳边震耳欲聋的剑鸣之声却愈演愈烈,嗡嗡作响仿佛按耐不住要破茧而出!

孟阳仍旧是负手而立,眼神披靡望向山坳之中,口中低声念到:

剑起!

声未落尽而剑却势动,天际腾起万千飞剑,仿佛有灵一般的呼啸飞舞在孟阳周身,雀跃盘旋不止,或急行,或攀爬,或俯冲,一幅万剑归宗之景,声势滔天!

红土炎河也被剑光搅动的翻天而起,整个剑炉之内红霞漫天,飞剑盘旋和火雨缠绕不停,焚天煮海一般略过天穹又往复折返!

“又见面了,老朋友们“

孟阳伸手随意提起盘旋身边的一柄火红色飞剑,目含柔情的喃喃自语。

霎时间,这满头的剑雨更加兴奋跳动起来,仿佛也在争相回应!

而山下江河此时惊骇不已,御起护体罡气抵挡火雨乱石之际也惊叹这满天的灵剑,相比之那日的周天八卦太罡剑阵就太过简单了。

“这里的十万八千剑,每一柄剑都曾追随于我,我陨落之后,它们本可自行离去,却甘愿埋于枯冢,常伴于我却再不曾现于世间!”

双指并拢轻轻划过剑身,孟阳眼中现出回忆之色,往昔零星也渐渐浮上心头。

“你若想得我传承,需得到这十万八千剑的认可”

孟阳看着站立在山下的江河,不知想到什么,难得一笑道。

”修士修法,而吾辈剑修则不然,我等修心,好斗剑而不比法,倘若今日你用手中宝剑战赢我这剑炉万剑,我便传你大神通,如何?“

剑修立心,不折于人。

江河缓缓收起护体罡气,目中思索不停,半晌后如醍醐灌顶一般彻悟,恭敬一拜道。

“江河多谢前辈提醒,江某愿意一人一剑斗这剑炉”

说罢手中却邪宝剑也是青光大起,仿佛也是按耐不住,斗志滔天!

鹏跃九天而不思归,燕飞山林却往返,天地万象,立志于心,心若存高远,则世间皆可去,道无外乎如此!

“孺子可教,既如此,我且暂退,这十万八千剑你皆可战!“

话音刚落孟阳便隐于天地之中,眨眼间便不可见,而环绕其周身的灵剑却纷纷翁鸣不止,呼啸盘旋之袭向江河。

却邪也不甘示弱,青光更甚从前,江河不敢怠慢,火阳经全力催动,腾身而起,烈阳剑诀迸发出炙热火焰凌空而去。

”轰!“

随着一声金石碰撞的刺耳之音,一人一剑与那万剑碰撞在一起,火焰也被撞击的四散而去,洒向大地!

一口殷红的鲜血从江河口中喷出,将却邪也沾染的点点绯红,却瞬间被灼热的法力所烘干挥发,这十万八千剑果然威力惊天,江河明显感觉到灵剑并未带有法力,只是单纯的剑势便有如此滔天的威力,着实可怕!

而第一轮碰撞之后天空万剑却如大鹏展翅一般折返盘旋,眨眼间竟又是蓄势待发一般,抬头看向天空,江河十指紧握着却邪,叹息着低声自嘲道。

“却邪啊却邪,看来我并非良主,你可愿与我一同赴死”

凄凉问剑,江河嘴角却勾起丝丝笑意,大道无外乎如此,若能死于此地,此生无憾。

'铮”

却邪仿佛能听懂人言一般,竟挣扎脱离江河控制,独自飞向高空蓄势待发,而江河却感觉与却邪之间好似有了一层玄而又玄的联系。

灵剑护主!竟不靠外物自主产生灵智,晋升法宝之列!

先天灵宝也不过如此!

口中轻轻喘息着,江河兀自站在大地之上,而却邪与他之间的联系愈发紧密,仿佛从身体之外重新延伸出手脚一般焕然一新。



天空之上第二轮撞击转瞬即至,一声轰鸣之后却邪险些不稳坠下云头,盘旋几圈之后终于是稳住,却好像灵性大失一般,而地上江河也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心神震荡。

“再来!”

心中不干之意油然而生,江河挺直身躯,目光如电的看向天上万剑,咆哮着怒吼。

“呛“

随着一声铿锵之音,却邪被轰下九天,直插红土之中,剑身还微微颤抖,发出翁翁低鸣。

“扑通”

江河面如金纸一般跪倒在地,双手撑着灼热的红土,七窍满是鲜红的血液,嘴里大口的喘着粗气。

还是不行吗?

就这样也好。

只是心里很不甘心呐!

远处陷入泥土之中的却邪好似听到主人的愤怒不甘一般,剑身浑然颤动,青光大盛,嗖的一声又飞向云头,要与那十万八千剑一争高下!

“却邪...”

江河眼中温暖一片,苍白的脸上露出坚定的笑意,也挣扎着缓缓爬起。

再来!

剑者不屈,当有披靡寰宇之心,翻手为天,覆手为地,掌生缘灭!

轰隆轰隆。

太虚剑炉之内突然惊雷咋起,万剑也仿佛被挑衅一般重整旗鼓,剑,当有傲气。

八日之后,满目疮痍的红土之上趴着一人,其头发散乱不堪,衣衫尽数毁坏,鲜血流尽每一寸肌肤,结起厚厚的血伽,好似没了呼吸般一动不动。

在他不远处一柄短剑随意的散落在旁,剑身已经断成无数碎片,剑柄有无数剑痕,隐约可见青光,却也是灵智大失去,连废铁也不如了。

这一人一剑正是苦苦斗剑的江河与却邪,前三日江河已经经脉寸断,却邪剑身化为碎片,只留剑意冲天而起,后三日江河骨骼也已经碎成百节,不能站立,却邪只存剑柄,灵智全无,不知是何支撑着它和这满天的灵剑争斗至此。

终究是不成么?

江河手脚尽数不能动弹,眼中不甘之色如噬人的猛兽一般强烈。

却邪,苦了你了...

缓缓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回荡着这短短八日的争斗,十万八千剑势冲九霄,剑意浩荡,江河与却邪虽不能力敌,却也是百折不屈,渐渐心中明悟更深,只是如今,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十日之期只剩半日,自己终究是逃不过这冥冥上苍,将要陨落在这剑冢之中了。

掌灭缘生,凡势不可去尽,一灭又一灭,毁灭中自有重生,天道轮回,众生皆此。

恍惚间,江河听到内心的呼唤,而全身断裂的地方也开始缓缓蠕动,烈阳剑诀自行运转,那满是绯红的手指也轻轻的动了一下。

只动了一下,江河却仿佛忽然明悟一般,陷入玄妙的境界之中。

道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