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和丰满人妻臀交

更新时间:

支武校园。

苏越和王南国,已经消失了接近十分钟。

现场一片骚乱,谁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半空之上,那团黑云还在翻滚。

王路峰原地乱转,急的想哭。

老爸好不容易突破了宗师,可为什么突然就跑了。

还有苏越。

你这坏东西,你把我爸拐哪去了。

不对。

苏越自己也不见了。

你们到底去了,快回来啊。

白日飞升?

不对劲啊,就算我爸有资格成仙,就苏越六根不净,卑鄙无耻,他也没条件飞升啊。

快回来啊。

哪去了。

周云粲和一群伤员,也忧心忡忡。

好端端的,苏越突然这是去哪了,怎么说走就走,一句话都不留下。

他会不会很危险。

“难道真的去湿境了?这也太疯狂了。

“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不会回不来吧。”

吴显伟在校医的帮助下,正在包扎着伤口,他也一脸忧愁的看着半空的黑云。

到底还能不能回来。

在校门外。

越来越多的人赶回来,甚至还有附近几个市的提督,他们都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救护车早已经就绪。

所幸。

人族没有死一个人,学校秩序也在井井有条的维持着。

吴显伟已经派人封锁了地下室入口,这些事情,需要移交给震秦军团。

……

仁青省。

江复严和李星佩等一众人,也已经收到了支武校园里的详细情况。

虽然不是仁青省的浩劫,但毕竟三个卧底,全部都来自层岩市,而王南国还是宏园市的侦捕局局长。

江复严特别想不通。

苏越、王路峰和周云粲就算了,他们是自愿报名去震秦军团当卧底,情有可原。

可王南国,你这个侦捕局的局长,又怎么会出现在了支武校园。

难道这还是个神探?

未卜先知?

李星佩原本还很激动,毕竟苏越、周云粲都来自层岩市,就连王路峰的籍贯也在层岩市,这本来是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可谁知道,苏越竟然领着王南国跑了。

他们出现在江线丛林,又带着牧京梁,能去什么地方?

除了去湿境深处,还能去什么地方。

鲁莽啊。

年轻人真的是太鲁莽。

李星佩又气又急。

这些人已经走了这么长时间,目前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

阳向族的祭祀点,震秦军团已经封锁,许白雁他们也纷纷离开。

但他们四个还是用手机,时时刻刻关注着苏越的情况。

已经离开了10分钟。

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呢?

到底能不能回来?

这简直是度日如年,特别是许白雁,她觉得这次苏越回来,自己有必要去教育一下。

没有人管束的野孩子,有些太野了。

胆大包天,什么都敢干。

“苏越这家伙,领着我爸去哪了?真的去湿境了?”

牧橙也得到最新消息,他知道牧京梁跟着苏越离开。

虽说她也担忧,但她更相信老爸。

有九品在场,理论上不会有生命危险。

奇迹军团。

潘一正也在关注着这一战。

对于苏越,潘一正除了佩服,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才几天不见,这个不安分的小鬼,竟然敢跑到阳向族去当卧底。

他咋不上天呢?

给插个翅膀,苏越还真敢和太阳肩并肩去。

胆子太大。

比苏青封的胆子还要大。

……

外交大厅。

整整十分钟,神州官员没有说话。

其余各国的外交人员,也只能坐着,陪大家一起等待事情的结局。

同时,那些小国也在想着对策。

毫无疑问,神州这次一定会震怒,甚至还可能拿出一些制裁他们这些小国的方案。

如果说神州碍于大国颜面,之前还没有彻底翻脸,而这次的阳向教袭击事件,必然会成为神州发怒的契机。

也不知道神州趁机发难,会如何对付他们。

美坚国的几个外交官不动如山。

这一次外交大会,他们几个也没有白跑。

他们对神州又有了最新的认识,这足以令美坚国警惕。

王野拓三人阴沉着脸,也在等待消息。

特别是王野拓。

他一张脸比锅底还要黑,那些外国官员都不敢看过来。

“拓王,有京王在场,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乱子,你放心吧,时间问题。”

林东启见气氛沉闷,叹了口气说道。

“我觉得一会就回来了,最多受点伤,问题应该不大。”

燕晨云也说道。

他已经决定,等苏越下湿境的时候,燕归军团一定要好好看管。

这小家伙,有点太浪。

他是西武的学生,迟早都要跟随燕归军团下湿境。

为了苏青封能在第四战场安稳待着,苏越必须得安全,还得白白胖胖。

等有条件,将苏越送去第二战场吧。

那里有很多人是苏青封的战友和老属下,他们不可能让苏越有危险。

可你小子倒是快点回来啊。

急死人了。

“看,外面的人,可以进学校了。”

突然,有个外交官站起身来。

果然。

支武校外,有个侦捕局的成员,尝试着踏入学校。

然后。

他真的就进去了。

这一次,他没有被传送到遥远的丛林,很平常的就踏入了支武学校。

“提督,咱们可以进来了。”

这个人转头激动的喊道。

其实根本用不着他喊,提督已经先一步闪烁进来。

果然!

传送阵的气息消息,他可以成功踏入支武大门。

“所有人让开通道,让救护车先进来。”

提督一声大喊。

嘟嘟嘟,嘟嘟嘟……

顿时间,蓄势待发的救护车,一辆又一辆的开进了支武校园,伤员危险,很多医护工作者,也抬着担架,朝医务室跑去。

毕竟是个学校医务室,很多医疗工具都不齐全。

“最后一个抬我吧,我想再等等。”

救护车上的医生,优先要抬走这些被阳向教折磨的英雄。

原本戴岳归应该第一个被抬走。

但他望着天空的黑云,忧心忡忡,根本就放心不下。

他想等着苏越回来。

可支武学校的门已经打开,空中的黑云也越来越稀薄。

苏越呢?

他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苏越这孩子,哪都好,就是胆子有点包天,戴岳归老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这一次,其实明明用不着去冒险。

轰隆!

突然,半空传来一阵巨响。

学校里到处都是忙忙碌碌的医护工作人员。

伴随着巨响,一只通体漆黑,足有大象一样巨大的黑色物体,直接是从天而降,狠狠砸落在地,黑色物体太重,地面都被砸的颤抖,一圈肉眼看得见的气浪,也疯狂扩散出去。

突如其来的天外飞物,犹如一块陨石,骇人心魄。

与此同时,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冲天而起,令不少人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

距离操场中央最近的,是医护工作者。

可哪怕是这些时时刻刻和血腥打交道的人,也被呛的差点背了气。

附近一些帮忙的学生,更是被熏的脸色蜡黄,有个女生直接吐了。

“头……那是头!”

“我的天,头颅……全是头颅,那得有多少头颅。”

“是阳向族的头,头顶有阳向族的图纹。”

“天呐,哪来的这么多头颅,这是从地狱里捞出来的吗!”

“太可怕了。”

由于巨大的惯性,择兽筋脱落,一颗又一颗血淋淋的阳向族头颅,就这样玻璃球一样,不断从黑色的大口袋里滚落出来。

眨眼时间,已经在操场上散落成一座小山。

这些都是三品以上的头颅,血液活力强,所以凝血速度缓慢,有些脖颈里依旧在咕嘟嘟冒着血,那些狰狞的头颅表情惊悚,大部分都龇牙咧嘴,极其丑陋,令人作呕。

这一幕,吓呆了所有人。

这到底是什么。

周云粲被吓的脑袋有些空白。

戴岳归原本站不起来,可这一刻直接蹦起来,多亏了周云粲扶的快,否则他会摔倒。

其他地方,哪怕是隔着屏幕,人们也已经被数不清的头颅,压迫到无法呼吸。

许白雁他们目瞪口路。

哪怕是在湿境,他们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阳向族人头啊。

这简直惊悚。

“苏越,爸爸,是你们回来了吗?”

牧橙喃喃自语。

仁青省。

江复严他们也全部站起身来。

这也太可怕了。

哪来这么多头颅。

……

外交大厅。

唰!

当漆黑大口袋坠落的刹那,全场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

王野拓更是一拳轰碎了一只椅子,他心脏疯狂跳动,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回来了吗!

“是择兽皮,很完整的一张择兽皮,而且已经经过了很精细的加工。”

林东启瞠目结舌。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那么多异族的头……都是刚刚才被斩下来,血还是热的,还有热气,而且全是三品以上的异族头颅。

“那个是七品,还有几个六品。

“这……”

透过屏幕,燕晨云观察的很仔细。

在阳向族,强者头顶的图案,和弱者的有些区别。

通过头顶符文,很容易就能判断出对方几品。

这一座头颅小山,仅仅是择兽口袋里的十分之一不到。

里面还放着多少头颅。

其余国家的外交官,已经被吓的魂飞魄散。

从天而降的头颅,骇人听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

是那个青年和刚刚突破的六品局长所为?

这也太疯狂了。

“我的上帝,他们这是去了撒旦的老巢吗?”

来自美坚国的女外交官斯嘉丽,很夸张的捂着嘴。

“不、他们就是撒旦,他们就是恶魔。”

埃文斯紧紧捏着拳头。

……

“捷报!”

……

下一个呼吸,伴随着半空的隆隆响声,一道熟悉的声音,响彻天空。

这一刻,全世界似乎都已经被定格。

所有人都不敢大声呼吸,他们全部竖着耳朵,生怕错过这道声音的每一个字。

……

“捷报!

“奇迹军团大将牧京梁,神州侦捕局局长王南国,西武大一苏越,于湿境阳向族,阵前斩杀七品宗师一品,斩杀六品宗师七名,斩杀五品军团长62名,斩杀四品、三品异族若干。

“总斩杀异族人数,1021,皆三品以上。

“大将战无不胜,局长英勇无双,苏越同学后起之秀,计夺择兽皮两张。

“阳向族掌旗屯兵营,全军覆没,被我三人连根拔起。

“神州无敌,普天同庆。”

……

伴随着捷报落下,半空的黑云里,果然出现了三道人影。

没错。

奇迹军团的大将战袍,这是牧京梁,他也是在场最干净的一个人。

王南国浑身是血,一张脸都看不清五官。

至于苏越,人们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浑身是泥浆。

牧京梁黑着脸。

他也算见世面了。

这么疯狂的夸自己,不羞耻吗?

还后起之秀。

谁给你封赏的后起之秀,要不要脸了。

轰隆!

牧京梁捏着苏越,三人平稳降落到择兽皮旁边。

苏越插着腰。

老子这次可是牛比坏了。

试问天下英雄,谁有老子狂。

小小年纪,就已经毁了一座阳向族的屯兵营,简直就是个少年英雄,舍我其谁。

死寂!

整整十几秒,现场密密麻麻的人群,甚至都回不过神来。

回来了。

竟然真的回来了。

不仅仅回来,还带回了这么大的捷报。

这种程度的胜利,简直能抵得上一次几十万人的军团大战。

要知道,真的的军团大战,牧京梁不可能有这种大杀特杀的好机会,对方神使一定会千方百计防着自己这些大将。

他们的作用,更多还是震慑。

可这一次,阵杀了一万多阳向族,而且都是三品以上。

光宗师都杀了八个。

加上之前死在支武的三个,这一战,神州直接斩了11个阳向族宗师。

这简直就是大胜利啊。

哗哗哗!

哗哗哗哗哗哗哗!

不知道是谁带头,整个支武操场,响起了排山倒海的掌声,经久不绝,令人热血沸腾。

不少人便鼓掌边哭,他们激动到站都站不住。

苏越举起双手,频频点头致意,简直就像是个领导人。

牧京梁暗中踢了一脚苏越。

淡定点。

这种场合,你应该露出讨债不成功的表情,这样更加显得高深莫测。

你看,你旁边那个宗师,做的就很好。

简直和冷面修罗一样。

这真的是侦捕局的局长?

侦捕局?

牧京梁还是难以理解。

侦捕局这种单位,能有这种不要命的强悍货色?

哪怕是七大军团的少将,也不过如此了。

有机会,得问问这个局长,愿不愿意当少将。

湿境,才是他发光发热的地方。

砰!

然而。

王南国突然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这一幕,吓傻在在场所有人。

“爸!”

王路峰扯着嗓子,不顾一切的跑下来,他已经彻底泪崩。

老爸不会受伤太重,死了吧。

牧京梁连忙去探查王南国身体。

这时候,王路峰跑过来:

“爸,你死的好惨啊!

“爸,我不让你死,我舍不得你死啊。

“爸,你死了,我和我妈怎么办,我们可怎么办。”

王路峰扑在王南国身上,嚎啕大哭。

他已经奔溃了。

“少年,你稍微冷静点,下次哭丧,还是先等医生确认之后再哭,否则容易闹乌龙。”

牧京梁连忙制止了王路峰哭丧。

“透支气血过渡,晕过去了,多睡几天,再补充点恢复气血的恢复剂,很快就能苏醒。

“毕竟是个六品宗师,没有那么脆弱。”

牧京梁话落,王路峰低下了羞愧的头颅。

千万不要被苏越这个骚东西嘲笑。

他今天出尽风头,已经扬名立万,初步走向了成功人士的第一步。

我好嫉妒。

我想给他投毒,我还想暗中败坏他的名声。

然而。

王路峰一抬头,还是引来了苏越的复杂眼神,他宛如看着一个智障:

“王路峰,你弱智吗?

“有我苏越保护,我王哥怎么可能死?

苏越理所应当的说道。

嘶!

王路峰气的心绞痛。

不要脸。

这个骚东西,一点脸都不要了。

你保护?

你王哥?

你特么占劳资便宜,你敢占劳资便宜。

你一个脆皮二品,还是个辅助,你保护宗师?

牧京梁深吸一口气。

他总觉得,这个女婿,脸皮是不是有点太厚。

你保护宗师?

我这个九品,是不是也得靠你保护?

救护车来了。

王南国优先被抬到救护车上,王路峰没时间和苏越争论辈分的事情,他跟着救护车,去照顾老爸。

波折落下,现场医护人员再一次蚂蚁一样忙碌。

“苏越,谢谢你。”

这时候,周云粲搀扶着戴岳归走过来,戴岳归想上去拥抱一下苏越,但自己身体不便,随之作罢。

“教官,你赶紧养伤去吧,有时间再聚。”

“周云粲,你照顾好教官。”

苏越点点头。

戴岳归的状态太差劲。

“嗯。”

周云粲点点头。

他又看了眼旁边垒成山的异族头颅。

除了叹息,还能如何?

周云粲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大家都是同龄人,都是一颗脑袋,两只胳膊,甚至都是二品,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苏越是妖怪吗?

这时候,震秦军团的两个少将,来接管战利品,毕竟,苏越目前还属于震秦军团派遣的卧底,一切的战利品收缴,和功勋发放,都得通过震秦军团。

“牧将军,您……”

少将想开口说话,可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方是个少将还好说。

可牧京梁可是奇迹军团大将,他甚至可以将这次战利品全部算到奇迹军团。

这就尴尬了。

“正常清点战利品吧,我这次算是临时被震秦军团征召,如果算功勋,给我个人就可以。

“国外的湿鬼塔还没有彻底太平,我旷工太久不合适,我先走了。”

牧京梁看出了震秦军团这两个少将的窘迫。

他也很大度的让出了战利品。

没办法,他虽然出力多,但毕竟只是个助攻。

而且这次主力队员是苏越,横竖都是自己家人得好处。

还有,牧京梁心里也清楚,震秦军团的成员,有些太憋屈。

其实震秦军团的事很多,但由于不下湿境,很多功勋轮不到他们。

防守四大帝都,有功劳吗?

有!

但这个功劳又怎么算?

毕竟阳向族也不敢真的去攻击四大帝都,可不杀异族,功勋就没办法给。

震秦军团需要这些来之不易的功勋。

有些功劳,该让的时候,也得让友军吃点干粮。

毕竟,大家都苦。

“岳父,你在国外注意安全啊。”

眼看着牧京梁要走,苏越连忙说道。

相聚太短暂。

还计划看看牧京梁身上,有没有什么古怪的战法。

这庐山升龙炮虽然杀伤力弱的一比,但论神秘莫测,也真是绝了。

但看牧京梁走的很急,苏越也就没浪费对方时间。

“你安分点,低调点,别捅娄子就行。”

牧京梁怒目而视。

这小子,胆子简直能包天。

这次如果不是遇到自己,就他们两个,刚刚降临到屯兵营,就有可能被乱刀砍死。

太鲁莽。

“放心吧,岳父!”

苏越狠狠点点头。

就这样,震秦军团派遣一辆专车,载着牧京梁离去。

随后,震秦军团开始有条不紊的收拾择兽皮,以及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

“对了,那些辈树皮,先别上交国家,起码,处置权留给我。”

苏越连忙说道。

哪怕是卖,他也的优先给丁北图啊。

“放心吧,苏同学,这些战利品,暂时只是封存,谁都不能擅自动用。我们得等到大将回来,再和军部统一开会处置,你是缴获者,理论上每一笔战利品的处置方式,都会要求你签字。”

少将耐心的解释道。

这一次,震秦军团可真是沾了苏越的光。

他们虽然可能得不到实质性的物质奖励,但有个集体荣誉也不错。

震秦军团虽然不用下湿境,但同样也失去了很多立功的机会。

他们很感激苏越,也感激牧京梁的大度。

“那就好,这张择兽皮里面,还有一卷更大的择兽皮,你们运送的时候小心点。

“还有,那些药材,早点送到科研部吧,别过期了,对了,都登记一下。”

苏越又交代道。

“放心吧,苏同学,我们都有严格的流程,不会浪费。

“英雄出少年,震秦军团上下,感谢你们三个这次的付出。”

收拾速度很快,效率极高,巨大的择兽皮也装载到了卡车上。

临走前,震秦军团所有成员,全部表情庄重,朝着苏越敬礼。

哪怕没有这么多战利品,苏越、王路峰还有周云粲,都值得他们尊敬。

虽然他们年纪小,但敢于去当卧底,甘愿为国家献身,这本身就是一种难得的品质。

“大家都一样。”

苏越正色,也郑重的敬了个礼。

“苏越同学,您需要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这时候,几个医生抬着担架走过来。

虽然苏越看上去很健康,但他毕竟参与到了厮杀,必须要检查。

“好吧,我也躺会。”

苏越躺在担架上。

眼一闭,他竟然睡着了。

对!

连番的恶战,其实苏越也早已经疲惫不堪。

……

在另一个城市。

牧橙满脸呆滞的看着牧京梁出场,又满脸呆滞的看着苏越一口一个岳父。

我是牧京梁的独生女生。

我没有姐妹。

哪怕苏越搞基,我也没有兄弟。

苏越这声岳父,叫的是一个亲切。

关键我爸答应的好像也圆满。

可这层关系里,似乎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这个新娘是谁?

牧橙咬着牙。

她就知道,苏越和牧京梁有着不可告人的交易。

以后在西武没法做人了。

“岳父?

“牧京梁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好像是西武大三的牧橙。

“唉,难道我弟,被牧橙给糟蹋了?

“我弟这个好的白菜,说拱就被拱了。”

许白雁还有些惋惜。

“牧橙?

“小舅子,你可以的,够卑鄙无耻。”

杨乐之佩服的五体投地。

欲娶其女,先取乐其父。

妙计!

妙计啊。

可杨乐之总觉得,苏越以后在西武的日子,应该不会很舒服。

他在北武,都知道牧橙是西武校花。

“我老了,我在西武这四年……白活了。

“算了,下湿境。”

看着苏越闹出这么大动静,白小龙突然有些郁闷。

和苏越比起来,他做的事情,有些小打小闹的感觉。

不过这次阻止阳向教的计划,自己也算出力了。

……

“总督,咱们仁青省的特战队成员,全部平安,很快就可以回来。”

仁青省总督府,所有人也一脸喜气。

终于成功了,所有人都能松一口气。

“是啊,谢天谢地。”

李星佩心有余悸的说道。

“李提督你错了,别谢天也别谢地。

“你应该感谢苏越、感谢王路峰和周云粲,是他们三个生生扭转了战局。”

另一个提督笑道。

“李总督,真的很羡慕你啊。

“苏越和周云粲,都出自你层岩市,王路峰和王南国,曾经也是您的手下,厉害,厉害!

“层岩市还真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

宏园市提督也笑道。

“可能,是苏青封留下的气运吧,苏越是他儿子。”

李星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们说,王南国接下来要会怎么安排?”

突然,江复严开口道。

众人顿时沉默。

王南国突破到宗师,明显不可能再当侦捕局局长。

“他可能……会去军部当将军吧。”

随后,江复严又笑了笑。

这应该是必然的路,他也拦不住。

……

求月票,感谢大家打赏,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