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神爱爱小说合集

更新时间:

“包子,热腾腾的包子”

街上小贩叫卖络绎不绝,江河缓缓渡步,心中感慨颇多。

如今身为修士,早已不食五谷杂粮,每每打坐便是数月,这种仿若隔世的感觉让其心间隐隐复杂。

这玄天城乃是玄天宗属地,不同于其他凡人城市。

此城虽也是凡人居多,但也不时见到有真气在身的修士,不过大多是练气初期,很少见到高阶修士。

在一座装饰颇为不凡的酒楼上,江河要了一壶梅酒,两碟小菜,静静的安坐,目光却不时看向街上。

“这么道友,冒昧叨扰,你也是来拜入玄天宗的吗”

江河正坐在桌边品酒,忽然听到领座一五大三粗的男子向其抱拳问道,颇有些江湖气,江河闻言诧异的转头看向大汉。

“在下非是来入门的,听道友言语,这玄天宗近日是要招收弟子吗”

大汉目露古怪,看向江河摇了摇头。

“原来道友竟是不知此事,玄天宗十年一次招收弟子,且不看年龄,只看修为”

大汉轻轻的抿了一口酒摇头晃脑的作了一番姿态,只是这品酒的典雅与其相貌是极为不相配的,甚至有些许滑稽。

“当然了,不管是如何招收弟子,还是要看其资质的,我看道友年岁不大却也修为精深,不妨去试一试,毕竟有了宗门庇护,也好过当散修的”

原来是大汉看江河年岁不大,修为却到了练气中期,以为其资质尚佳,故而开口相告,江河闻言一笑。

“那多谢道友相告”

心中却思索,看来这修为确实被掩盖了,于是目露满意的离开座位,下楼而去,只留下大汉独坐其中,面色闪动不定。

江河回到家中,心中思索,这玄天宗古怪至极,但是我这般闭门造车,不知何时才能到那筑基之境。

玄天宗么,我且一试,但务必谨慎。

第二日江河收拾细软,作旅人状,缓缓离去。

心间思索中,一个时辰便是到了玄天宗山门外。

此宗距离玄天城仅仅二三十里路,如若江河御剑而行的话,一炷香不到的功夫便可到。

只是目前情况未明,江河只得徒步而去,但也飞快异常。

看着山门外刻有玄天宗三个大字的石碑。

江河面色微正,正欲上山,忽然见山门一阵水波荡漾,两个年轻道人伸手拦道。

“来者止步,前方乃是我玄天宗”

江河闻言拱手作揖一拜。

“二位道友稍等,我乃是来拜师贵宗,还望行方便之门”

二人不疑有他,只是正襟道。

“那你可有接引信件?”

江河摇头称没有,那稍胖的道人见此露出为难之色。

“既没有接引,还请道友稍等片刻,去接引台等候便是”

江河听此点头称是。

“还请师兄指路”

那胖道人抬手遥遥一指山腰。

“那便是接引台,你速速前去,否则就赶不及今日的测试了”

江河闻言抱拳称谢,便快步上山而去了。

山间石阶整整齐齐,向上看去不一会便没入云端。

台阶旁山花灿烂,不时有仙鹤飞过,天上云雾缭绕,仿似人间仙境。

江河走在台阶上,目中闪烁不定,心中来回思索着。

“这玄天宗一看便是正道名门,为何那门人却是妖物所化”

心中疑惑间,便来到了接引台,只见接引台上人头攒动,好不热闹,竟有二三百人之多。

虽修为大多在练气初期,可江河哪里见过这般修士,目光一闪便站在后排等候起来。

“道兄,道兄,可曾记得我?”

江河沉思间,却见当日酒楼大汉朝其招手喊道,不禁目露古怪,道兄?那大汉一看便有三十好几,居然喊我道兄,不禁哑然失笑。

“怎敢相忘道友赠我消息之恩”

大汉见此,那五大三粗的身子从人群中挤过来,看着江河面露憨笑,丝毫没有见外之色,仿佛二人极为熟络。

“道兄言重了,以道兄资质,就算我不告诉道兄,道兄自会得知,这小小入门测试,还不手到擒来嘛”

江河闻言轻笑也着打趣。

“道友莫要抬举,在下有几斤几两在下心中自是明白的”

大汉也不在意,拱手做正经之色。

“在下寇准,乃是一介散修,这修炼方法是我小时候放牛得到的,无奈我资质愚钝,至今才练气五层”

江河也微微一笑。

“在下江河,也是一介散修,也是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修炼之道”

大汉摸了摸头憨笑连连。

“那咱俩像,嘿嘿”

言语刚落,便听到山上一白衣老道踏剑而来,老者慈眉善目,面容和蔼,颇有些仙风道骨



老者落在台上,浮尘一甩看向众人眉头微皱。

“欢迎各位不远万里参加我玄天宗弟子选拔,我宗开宗三六百五十年,由云遥祖师他老人家创立,现居苍云洲三宗之一,尔等若想入我宗门,需过这问天镜,需走这浮生桥”

老者言罢,又道。

“如有魔修和鬼修的贼子想要浑水摸鱼,便可自行离去了,问天镜照尽天下妖邪,且有雷霆手段除之,诸位如若不信,但请一试”

说罢便不再言语。

旁边两个道人缓缓走出,打开接引台。

“测试开始”

江河便看见这数百人挨个去那巨大的岩镜下等候,心中闪烁不定。

魔修鬼道不可过,我要不就此离去?

正思索间,旁边大汉寇准哈哈一笑,看着江河道。

“这测试竟然这般简单,道兄,咱们走”

说罢便要拉着江河一同前去,大汉憨憨一笑,只是嘴角微微扬起,不知心中又是作何感想了。

江河虽心有所虑,但也没有办法,如若不去,那这筑基之日又不知到哦何时了。

于是下定决心,且试他一试,况且自己有遮天蔽日法隐藏气息,这般想到,又有了一些底气。

岩镜幽光逼人,一批一批的修士被照过无恙,毕竟哪里真有这妖孽来以身试法。

眼看便要到江河了,江河心中谨慎,脚步却不停,缓缓走向这问天镜。

只见此镜幽光大盛,江河不能睁眼,玄妙之感油然而生,镜上现江河二字,生于何时,祖籍何地皆在其上,一晃几个呼吸,旁边道人方才催促。

“下一位”

江河闻言赶忙离去,心中不免平静下来了,暗道这问天镜倒也不过如此。

接下来往前走去,一座吊桥映入眼帘,桥下云雾缭绕,桥上应试之人络绎不绝,心念及此,也深吸了一口气踏入桥上。

“江河,江河”

来到桥上江河仿佛听到有人在轻轻的呼唤他,正欲回头。

却发现自己忽然置身到了九幽之地,此桥可映照人心最深处的东西。

江河只见桥下血海滔天,有断肢残臂漂浮其上,更有饿鬼顺着桥索攀爬而来,于是心间一狠,正准备施摄魂诀来护身。

忽而体内摄魂诀运转,心头却猛然一震,放下动作,往前走去任由饿鬼缠身也不停下,此间乃是一处幻境。

江河心底明白,以他心性,此等幻境竟也能灵其迷失半刻,倒也足以以假乱真了。

日落西山之时,测试已然结束,那白衣老道依旧是一语不发。

旁边道人拿出名册记录,接着便一个一个的念起名字,江河这才明白,原来这问天镜上若是现实所照之人生辰八字以及姓名出身,便代表默认此人入宗。

而余下的浮生桥不过是测人心性,这二者且过关者,便可入玄天宗。

虽说测试看似简单,只是江河隐隐觉得没这么简单,其间原理目前尚不可知。

“江河”

忽然听到道人念到自己名字,江河面色一正,便站到了其身后,默默等待。

“寇准”江河忽然听到那个粗狂大汉的名字,眉头微微思索,这大汉也是极为的不简单,不知他接近自己有何图谋。

江河生性谨慎,早在玄天城酒楼时便觉得此人不对,待今日接触之后越来觉得此人不简单,看来日后得留心一二。

天色微黑时,道人念完全部入门弟子名单,一共七十八人。

只见那白衣老道手中取出一小舟,掐诀一指,那小舟迎风涨大二十丈,随即跃上飞洲缓缓道“

还不上来”

众人闻言纷纷也跃上飞洲,江河也跟随众人而去,老者见人到齐,手中法诀一变,飞舟便飘动而起,在夜色中呼啸直奔山顶殿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