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如何获得少妇的好感

更新时间:

凤泣一口气喝完一杯,又将杯子伸到碧瑶仙子面前,“再来一杯。”

“好。”

碧瑶仙子笑着给她倒酒,秦昊阳伸手拦下来,“差不多了,别给她喝了。”

“你别啊!”

听到不让给她喝了,凤泣急了,“我刚刚喝得太快了,都没有尝出这酒是什么滋味,你不准拦着,不然我打你哦!”

凤泣稚气未脱的小脸上露出一丝娇憨,一双丹凤眼斜着看人的时候又风情无限,一张脸上却同时展现出青涩和妩媚,秦昊阳被她看得心口一跳,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满足感。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还有当酒鬼的潜质。”秦昊阳宠溺地摸了下凤泣的脑袋算是纵容了她,“不过,最多再喝一杯。”

现场这一幕简直太过虐狗,其他人表示何时见过这样的秦昊阳,简直换了个人啊。

裴毅举起酒杯,吐槽秦昊阳,“果然,有了道侣,人就会变得不一样。秦兄,来,我敬你一杯。”

“啧啧,这还没过门呢,就管这么严不怕人跑了?”朱雨萌没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

朱雨萌这句话受到了当事人的强烈支持,“就是!还没过门呢!你管不着!碧瑶仙子别听他的,快帮我倒酒。”

碧瑶仙子笑着又给凤泣倒了一杯,“慢慢喝,管够。”

朱雨萌一听这话也来了劲,睁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碧瑶仙子,“仙子姐姐,那我呢?”

碧瑶仙子莞尔一笑,“管够。”

秦昊阳双眼一眯,不气反笑,“朱雨萌你瞎参和什么,难道我还管不了你了?”

迫于自家小师叔淫威,朱雨萌头一低,小脸都快皱到一起了,她看着一脸神气的凤泣,这才想到她现在可以找她小师叔母求救啊。

朱雨萌轻轻拽拽凤泣衣袖,告状,“小师叔母,你看看小师叔……”

看秦昊阳干嘛?

虽然很好看,但太喜欢管着她了……

她又不是小孩子!

凤泣跑到朱雨萌身边和她碰了下杯,“不要管他!”

裴毅边起身让座边解释说:“琼仙玉酿虽然味道极好,但是后劲特别大,曾经还有修行者因为贪杯,喝太多琼仙玉酿导致爆体而亡,秦兄也是为两位好。”

有凤泣在身边朱雨萌胆子大了很多,指着裴毅的鼻子就骂:“哇,你也不是什么好人,竟然吓唬我们,难怪和我小师叔关系那么好。”

秦昊阳脸都黑了,一个不听话一个瞎凑热闹,他怎么觉得自己不是多了个道侣而是多了个闺女?

秦昊阳嘴角抽搐,被自己突然的想法惊呆。

“烈阳剑的道侣可敢上前一战?”

一个咄咄逼人的女声响起。

“咳咳!”突然被点名,吃吃喝喝正开心的凤泣被酒呛了一下。

抬头一看,一个身穿灰色道袍,头发在头顶束成一个发髻的女人,身后背着一柄长剑,正漂浮在半空看着他们这里。

这个女人是谁?干嘛找她打架?她还没吃饱呢!

凤泣小声问朱雨萌:“你认识这个人吗?”

朱雨萌看着半空中的女子飞快跟凤泣嘀咕:“哦,是灵剑派的上官飞雪,她和碧瑶仙子是好朋友。”

碧瑶仙子脸上也露出了诧异之色,她放下酒瓶,朝上官飞雪走过去,“飞雪,你这是做甚?”

上官飞雪和碧瑶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温柔,“碧瑶,这事你不要管,我今天就是要好好替你出出气。”

“不必,我没事……”

“你不要说了,你为了秦昊阳付出了那么多,他不接受你就算了,还带了个什么狗屁道侣过来羞辱你,你可以大度忍让,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碧瑶仙子脸上闪过一丝狼狈,没有再阻止。

“凤泣,你不肯出来应战,是想当缩头乌龟吗?”

“谁要当缩头乌龟了?”

凤泣愤然地站了一起来,“你不知道打扰人吃饭很没家教吗?”

“哼!那要不等你吃饱了再和我打?”

“好啊!”凤泣立马又坐了下来,无视众人的目光悠哉悠哉地继续吃吃喝喝。

上官飞雪目瞪口呆看着凤泣重新坐下开吃鼻子都气歪了,但她也只能看着。

等凤泣吃饱喝足,看到半空中严阵以待的上官飞雪她这才想起她还有一场架要打,光顾着吃东西她都快忘了,而且她还喝了不少酒。

秦昊阳哪里管得了她。

“嗝…”

一起身,凤泣满足地打了个酒嗝,步子已经开始有些不稳,秦昊阳扶住她,“可以不打。”

“不…不行!”

凤泣这会酒劲已经开始上来了,小脸烧的通红,但一双凤眼更加明媚,勾人心魄。

此时的她和平时不同,眼睛里燃烧着战意,脸上不怒自威,浑身散发出一股威严无比的霸气,仿佛一尊复苏的上古猛兽,正朝众人露出自己尖利的獠牙。

“我…才不是…缩头乌龟!”

凤泣踉踉跄跄朝上官飞雪的位置飞去。

凤泣突然露出的气势震慑全场,原本乖巧趴在裴毅肩上的雪貂突然浑身毛发全部炸开,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身体不停地颤抖起来。

雪貂是裴毅的本命兽,他能清晰的感知它的情绪。

裴毅眉头一皱,目光扫过岛上所有人,目光最后落在凤泣身上,变得深邃起来。

“你想怎么打?”凤泣飞到上官飞雪面前,嘴里虽然在问她,但已经出手。

凤泣的话音还未落一颗巨大的火球当头就朝上官飞雪砸了过去。

上官飞雪瞳孔一缩,法术瞬发!

上官飞雪闪身一躲,堪堪从火球边掠过,炽热的温度,熏得她面门生疼。

好险,刚松一口气,一股迫人的高温又从她身前传来。

一颗火球,不!

看清眼前的场景,上官飞雪喉咙发紧,吓得魂飞魄散。

一颗,两颗…上官飞雪目之所及全是一颗颗火球带着摧枯拉朽之势朝她飞来!

怎么会?

她怎么可能这么强!

她的法术瞬发难道不消耗法力吗?

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上官飞雪祭出飞剑挡在自己身前,飞剑散发出一道淡淡金芒将上官飞雪笼罩起来。

火球被飞剑挡住咋在光幕上爆出一串“噼里啪啦”的声响。

上官飞雪挡得不算吃力,毕竟都是瞬发出来的火球,威力并不大。

“哈哈哈,好玩。”

凤泣丢火球丢得兴起,一个个不断砸过去,但时间久了也觉得无趣。

于是凤泣停了下来,而且闭上了眼睛。

机会!

上官飞雪瞅准时机掐念口诀,飞剑在空中化作三道剑影,如流光一般朝凤泣飞射过去。

当飞剑靠近凤泣的时候,秦昊阳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烈阳剑已经被他握在了手中随时准备替她接招。

“啵~”

上官飞雪的飞剑离凤泣身前只有一寸的时候堪堪停了下来,空气中爆出一股气压爆炸的声音。

上官飞雪的飞剑再也无法往前半分!

突然,凤泣睁开了眼睛,两股红得异常妖艳的火焰突然从凤泣后背出现,像两只巨大的翅膀在天空中展开,烧得整个夜空一片通亮。

火焰形成的翅膀只来得及展开一瞬便立马化作漫天的火焰羽毛朝着上官飞雪的位置飘去。

漫天的火焰羽毛在夜空中漂浮,形成一幅壮阔绚丽的画面,那被漫天火羽包裹的女子看不真切,显得神秘而又莫名让人想要跪拜。

在场的人都是修真界大佬级别的人物,却是从未见过此等功法,不禁对烈阳剑道侣的身份更加好奇。

火焰羽毛落下的速度极慢,明明是轻飘飘地样子,却压得上官飞雪呼吸都不顺畅起来。

她浑身都被每一片火羽牢牢锁定,这种无法逃脱的绝望让她开始后悔自己的莽撞。

一片羽毛落下,没有人会放在心上,但当所有火羽落在上官飞雪身上,将她全身上下全部覆盖住的时候,在场的人全都不淡定了。

会发生什么?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啊啊啊啊!”

一阵撕心裂肺地惨叫声从被裹成人形火焰的上官飞雪口中发出,紧接着人形火焰从四面八方爆开,化作漫天火星在空中明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