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忘忧草在线观看视频

更新时间:

湿境!

原本正在忙碌的异族,突然接到上面的号令,神长老命令所有武者,全部回到自己的居住点。

不管是六品以下的低阶武者,还是八品一下的宗师级武者,全部得回去,不得乱跑,违令者斩。

所有监督者,就是六族的九品武者。

号令一下,圣地彻底混乱。

质问声,混乱声,吵闹声,不绝于耳。

目前圣地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之前的散星武者。

和从小懂规矩圣地武者比起来,散星武者自由散漫惯了,所以脑海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军令的概念,即便是知道这是军令,也不可能雷厉风行。

特别是还有不少取巧的武者,企图在这个时候趁乱混搞点好处。

九品发威,他们容忍不了这种混乱者。

不少带头混乱的武者,都直接格杀。

甚至,还有三个宗师被斩。

直至有人死亡之后,混乱才缓缓平复下来,这时候恐惧战胜了贪婪。

可惜,九品武者的数量终究是有限的,他们可以镇压了东面,但西面的武者又开始哗变。

特别是从散星城池投靠过来的宗师级武者,他们就是纯粹来找好处的。

以前来圣地,是图好日子。

可现在全体戒严,明显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这还能了得?

这些宗师不乏一些消息灵通者,他们很久前就听说神州的绝巅可能要来复仇。

很明显,灾祸是要来了。

以前他们觉得,圣地的绝巅们没有失败的概率。

可现在看来,明显是圣地武者先害怕了,否则他们也不会让普通武者藏起来。

逃!

当机立断。

不少散星城池的宗师立刻就逃。

在他们眼里,这些圣地武者杀人不眨眼,随随便便就杀了三个宗师立威。

他们和以前一样,眼里依然没有把散星武者放在眼里。

如果开战,散星城池的武者绝对是炮灰。

可恶的圣地武者。

凭什么不杀你们自己人立威?

他们绝对不会参与到和神州的战争中,湿境这么大,先藏着就行,神州武者有个特点,就是不会追击残兵败将。

想要活命,完全可以在湿境里流浪。

好死不如赖活着。

带头作用是恐怖的。

就像是装着水的塑料袋,哪怕被再细的针扎破,那也是灾难。

有了第一个逃跑武者,那剩下来的武者,逃跑也就正常了。

失控!

没过了多久,整个圣地,直接是进入了全面的崩盘状态。

九品宗师和打地鼠一样。

刚刚镇压了这边的溃逃,另一边就继续爆发。

在混乱中,还有各种抢夺和踩踏事件发生,原本就是临时招募过来的乌合之众,这时候将无脑者的百态,表达的淋漓尽致。

九品镇压不了,他们下令八品,出来辅助镇压。

可惜,又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

八品也在溃逃。

就连圣地武者的八品,有些也在不知不觉中溜走。

他们都见识过了神州的可怕,谁都不想留在这里等死。

况且他们是八品,哪怕神州没有赢,他们事后也还可以回来,大不了是受罚而已,反正圣地强者稀少,他们根本就不怕真正的驱逐。

在这个人心惶惶的年代,能活着才是一切。

乱!

从天空俯瞰下去,整个圣地犹如被捅破的蚂蚁窝一样,数不清的武者这在疯狂四散,时不时还会死亡几个武者,但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死亡武者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资格留下。

终于,九品们彻底放弃。

拦不住了。

之前零星的逃亡人员,目前已经凝聚成了洪流,除非绝巅站出来,用虚斑去大面积轰杀,否则无力回天。

说实话,这些九品其实也不愿意太尽心尽责。

他们也要留着足够的气血。

毕竟,万一神州打破渊海博旗,到时候自己还有逃亡的资格。

有些九品认为,这些逃亡武者,其实也并没有做错。

渊海博旗能撑住,一切都还好说。

可万一呢?

他们实力很弱,万一被神州的大军堵在门前,除了死亡,根本就没有第二条路走。

而且弱者都太盲目。

他们在关键时刻不会考虑太多,只会随波逐流。

就这样吧。

圣地已经是这副烂摊子了,逃就逃吧。

反正居住后代的地盘,是被绝巅亲自镇压着,那些圣地的未来还在,问题就不大。

……

“可笑吗?这就是我们联军的士气。”

高塔之上,湿境12个绝巅齐聚。

肆辛命站立在最中心的位置,正在俯瞰着地面乱哄哄的画面。

说实话,让人痛心疾首。

“青初洞害人不浅啊,六族精锐全军覆没,谁都清楚散星城池的武者是乌合之众,我们又能怎么办。”

钢厉承摇摇头,一脸嘲讽。

这句话落下,朱南洞和金竹洞脸色很难看。

其实这段时间阳向族的日子很痛苦。

联军出征神州失败,所有异族都把责任甩给了青初洞,认为是他害惨了湿境六族。

明里暗里,阳向族都受到了各种压迫和谩骂。

再加上现在掌权的是四臂族,其他五族都在有意无意的打压阳向族。

但朱南洞为了大局,还是强行压制着阳向族的火气。

在这个时候,阳向族应该隐忍,同时也只能去隐忍。

“我去杀,杀到他们懂事!”

肆眀庆怒气冲冲,他话音落下,就要冲下去杀戮。

他看着这群垃圾就来气。

敌军来袭,不知道同仇敌忾,反而是和鼠辈一样四散,真心是丢人现眼。

“回来!”

然而,肆辛命冷着脸,直接呵斥道。

“有用吗?

“你能杀多少?你把这群乌合之众杀光了,以后谁来养育后代?你一个能行吗?

“让他们跑吧,对盟军来说,这群乌合之众本来也不是战士,他们就是培育后代的工具而已,等战争结束,等袁龙瀚他们回去,这群武者又会回来。

“盟军还需要他们。”

肆辛命心里很清楚盟军的得失。

“哼!”

肆眀庆捏着拳头,咬牙切齿。

耻辱。

真的是耻辱。

堂堂圣地,被神州直接杀上门来。

而圣地武者却四散溃逃,这是不战而败啊。

肆眀庆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肆眀庆,你别吵吵闹闹了,如果不是因为你刚愎自用,暴怒冲动,圣地根本就用不着经历这场浩劫。

“现在圣地最需要的是发展,这一战只会让情况更加恶劣!”

钢厉承又阴阳怪气的说道。

“钢厉承,你什么意思?

“你如果惧怕神州,现在就可以去投降,这里没有人会拦着你。

“袁龙瀚打过来,我四臂族有渊海博旗挡着,如果他们能打破渊海博旗,那你们用我肆眀庆的头颅去换苟且,可以了吗?

“懦夫!

“全是懦夫,唯唯诺诺,能有什么出息。

“如果是我肆眀庆掌握联军,一定会和神州搏一个鱼死网破。”

肆眀庆暴脾气。

他根本就受不了这个委屈,直接指着钢厉承的鼻子骂。

高塔里的气氛顿时间沉默下去。

所有绝巅的心里都憋屈,但他们脑子里又清楚,现在根本就不是冲动的时候。

至于肆眀庆的谩骂,也没有人去反驳。

和这种疯子,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钢厉承也冷笑了一声,随后目光看向远方,一副我不和煞笔一般见识的神色。

肆辛命和朱南洞对视了一眼。

他俩眼里有些特殊的神色。

“报,神州有六个绝巅,刚刚从神运山的反向大阵里出来,目前正在朝着圣地赶来。”

这时候,肆辛命的源像石亮起。

里面是斥候观察神州动态的汇报。

“具体是谁?”

肆辛命问。

“袁龙瀚,柳一舟,苏青封,姚晨卿,黄素俞,牧京梁!”

斥候压着声音汇报道。

能听得出来,他声音里有些恐惧,很明显这六个绝巅的杀气很重。

说起来也是奇怪。

明明神州只有六个绝巅,而圣地有足足12个。

论数量,圣地完全是碾压状态。

可斥候心里却格外恐惧,他有一种可怕的预感。

他觉得圣地可能会输。

“你确定都是绝巅?”

肆辛命喊着嗓子,又急忙确认道。

牧京梁?

一个月前,他明明还是九品,怎么可能突然就突破到了绝巅。

简直和开玩笑一样。

“千真万确。

“属下有确认绝巅的特殊方法,绝对不可能认错。

“一共六个绝巅,牧京梁也是绝巅。”

斥候很坚定的说道。

“知道了,你继续监控。”

切断源像石,高塔又陷入了死寂。

牧京梁突破了。

谁都没有料到,神州竟然又诞生了一个绝巅。

对圣地来说,这绝对称得上是个噩耗。

要知道,肆眀庆一个月前杀的宗师,其中一个就是牧京梁的小舅子。

对异族来说,牧京梁也算是老熟人了。

“一个月前,肆眀庆杀了牧京梁的小舅子,他就卸任奇迹军团的大将军职务,然后返回神州。

“这一个月,我们没有探查到关于牧京梁的任何消息。

“没想到,他竟然突破到了绝巅。

“可怕啊。

“神州这个地方,是真的可怕。

“短短一个月,直接突破到绝巅,你们说……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我觉得神州已经掌握了九品破绝巅的有效方法,你们觉得有可能吗?”

钢厉承沉着脸说道。

“不可能。

“神州九品那么多,如果他们可以随意让九品突破,那这次出战的就不仅仅是六个,而且60个。

“一个区区牧京梁而已,我方有12个绝巅,何惧哉?

“如果有机会,我这次还要让牧京梁的狗命留在这里。

“他们的所谓优势,就是一个袁龙瀚,两件圣器而已,不值一提。”

肆眀庆轻蔑的冷笑道。

六个绝巅。

完全没必要怕。

“你能想到的事情,神州会想不到吗?袁龙瀚会想不到吗?

“他们明知道圣地有渊海博旗,依然杀气腾腾的赶来,你觉得是鲁莽吗?

“不妙!

“我总觉得神州有阴谋。

“而且是大阴谋。”

钢厉承捏着眉心,莫名其妙的心慌着。

“事已至此,只能迎战了。

“大家也别太灰心丧气,万一他们只是来湿境试一试呢?

“渊海博旗的厉害,神州绝巅根本就一无所知。

“诸位,他们来了。”

肆辛命深吸一口气,打断了争吵。

他眼珠子里绽放出阴森森的幽光,随后手臂抬起来,高塔的墙壁直接被炸裂。

战争既然开启,就没必要再考虑什么原因。

轰!

这时候,在肆辛命的操控下,远处一面巨大的旗帜从天而降。

最后,旗帜高高飘扬在圣地正门的上空。

啵!

伴随着虚空一阵颤抖,渊海博旗内有一层薄膜一样的红色结界,彻底笼罩了整个圣地。

这就是渊海博旗全面开启的状态。

从现在开始,圣地将变成一个无法被轰破的最终堡垒。

当然,维持这个状态,肆辛命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他的气血会大量被消耗,甚至还会损失一部分的寿命。

同时,渊海博旗的耐久度也是一次惨烈的消耗。

如果不是山穷水尽,肆辛命根本不愿意使用渊海博旗。

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袁龙瀚的可怕。

一个超过90000卡气血的强者,再加上两件圣器,袁龙瀚真的有资格在这里杀戮。

参考青初洞。

他掌握了祖锤,就敢向神州开战。

袁龙瀚又何惧哉。

“哼,再过一段时间,等我肆眀庆突破到90000卡,我一定先斩你袁龙瀚祭刀。”

这时候,肆眀庆骂骂咧咧漂浮出来。

肆辛命听到这个声音就恶心。

四臂族诞生出这么一个蠢货,没有被灭族,也真的是运气。

朱南洞也一脸惆怅的漂浮出来。

他对渊海博旗倒是没有什么担忧,他除了忧虑袁龙瀚外,还要提防雷魔降。

毕竟,这才是湿境最大的祸害。

……

“把杀人者的狗头,给我扔出来!”

神州六大绝巅一字排开,横立在渊海博旗正前方,就如杀气腾腾的六颗太阳,怒火燃烧。

牧京梁一系麻布白衣,表情冷酷。

喊话者就是他。

袁龙瀚他们并没有穿白衣,但也是漆黑的战袍,胳膊上系着白布。

以神州现在的科技水平,已经研制出了可以在湿境穿戴的布匹,但目前还无法量产,不过不久之后,量产不是问题。

圣地之下,所有武者都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喘。

那些在路上还没有逃走的武者全部楞在原地,都不敢动,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已经逃离到远处的武者,则通过源像石关注着这里。

他们庆幸自己逃走的快,否则绝对会很危险。

即便神州这些绝巅失败,圣地也必然是一片狼藉,他们这些武者,纯粹就是炮灰。

至于胆小没有离开的异族武者,目前只能祈祷。

神州绝巅气势汹汹,但他们可能也打不破渊海博旗的防护。

可心里是真的怕啊。

六个绝巅,竟然给人一种千军万马的错觉。

有些胆小的武者喘气都不太顺畅。

其实神州其他国家的密探,也在窥探着袁龙瀚他们攻击圣地,特别是四大国,目前绝巅都在议会大厅观察着这一战。

对于现在的神州,地球国家已经很无力了。

“狂妄!

“我联军堂堂圣地,也是你们随意叫嚣的地方吗?”

联军12绝巅,也纷纷矗立在渊海博旗的另一面。

肆眀庆气急败坏的怒斥牧京梁。

想让我把头颅送出去,你们也配?

肆辛命和朱南洞他们这些比较有脑子的绝巅,则在观察着对方的战力情况。

牧京梁突破了。

千真万确,现在已经没有了质疑的必要,他身上的绝巅气息很明显。

柳一舟周身缭绕着沸珑印,这是很久之前的心腹大患,谁都知道沸珑印的可怕,柳一舟可以同时对付两个绝巅,且不落下风。

袁龙瀚沉默着脸,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他还是那个气血超90000的最强绝巅,而且他手里还拎着那件恐怖的无双战戟。

肆辛命都头疼。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仅仅袁龙瀚一个,大概就可以同时对付三个,甚至是四个绝巅。

别看己方12个绝巅看似人数众多,可真正对战开来,谁胜谁负,还真的说不定。

沸珑印和无双战戟太强大。

还有那个苏青封,这也是个变数。

这家伙看上去吊儿郎当,其实谁都知道他最可怕。

毕竟,这是差点弄死了雷魔降的狠人,那时候,雷魔降可是裂虚境的状态啊。

苏青封当初重伤,几乎修为尽废。

可现在看来,苏青封又和没事人一样,浑身上下都蔓延着绝巅的气息。

可惜,苏青封隐藏的太深,让人一时间看不透他的具体气血。

但绝对不是简单货色。

钢厉承观察到一些细节。

除了袁龙瀚和柳一舟之外,每个绝巅的背后,都背着一个巨大的油布包裹。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应该是兵器吧。

但他心里也没有太担心。

除了类似于沸珑印的圣器,其余兵器对渊海博旗几乎没什么作用。

而钢厉承还专门感知了一下。

还好。

祖锤和万道白羽的气息都没有。

看来这两件圣器还在神州被压制着。

这样一来,钢厉承的心脏也掉回到了肚子里。

他其实最怕神州暗中破解了祖锤和万道白羽,那才是真正的浩劫。

一旦神州拥有四件圣器,渊海博旗就真的是未知数了。

“我再说一遍,把杀人者的狗头交出来,否则我让你们伏尸百万。”

牧京梁缓缓抬起头,又阴森森的说道。

谁都清楚是肆眀庆干的。

但叫阵就是一个气势,牧京梁必然要分裂这12个绝巅。

“哼,你小舅子,是我肆眀庆杀的。

“可惜啊,当初那一刀太痛快,早知道是你牧京梁的亲戚,我就应该用凌迟。

“你想复仇?

“哈哈哈,你凭什么?我肆眀庆就站在这里,你们神州这些垃圾,能进来吗?

“只要你能进来,我肆眀庆的头颅,随便你拿!”

肆眀庆阴阳怪气的嘲讽了一通。

所有武者都望着上空,所有人都不敢大声呼吸。

他们是真的害怕神州武者冲杀进来。

轰隆隆!

这时候,柳一舟率先发难。

他懒得听肆眀庆废话,沸珑印二话不说就朝着渊海博旗轰击过去。

轰隆隆!

轰隆隆!

伴随着天摇地动的巨响落下,一层又一层的气浪涟漪扩散开来,地面也被崩裂出一道道裂缝,场面之恐怖,堪称触目惊心。

可惜。

柳一舟失败了。

虽然他的轰击很恐怖,但渊海博旗丝毫未动,就如一堵厚重的城墙,令人心安。

“你们轰不破的,袁龙瀚,休战吧,你我都清楚,现在最大的敌人,应该是雷魔降。”

肆辛命很从容的说道。

风平浪静之后,异族的武者们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轰隆隆隆!

然而,袁龙瀚回答肆辛命的话语,就是无双战戟。

戟芒从天而降,就如开天辟地的地狱裂缝落下。

轰隆隆!

又是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结束。

渊海博旗还是毫发无损。

“哈哈哈哈……可悲啊!

“连城墙都打不破,还想报仇雪恨?简直可笑!”

看着神州窘境,肆眀庆更加癫狂的笑着。

他就是负责嘲讽的。

然而,神州六个绝巅皆是一脸冷漠,根本就没有理会肆眀庆的嘲讽。

嗖!

嗖!

沸珑印和无双战戟同时去轰击渊海博旗。

就这样,此起彼伏的炸裂声,开始不断回荡在圣地,剧烈的灵气波动下,地面被震荡出一道又一道的沟壑。

可惜。

哪怕是两件圣器轰击,可渊海博旗海还是纹丝不动。

这时候,圣地内的武者们,开始了欢呼。

对。

到了欢呼的时候了,神州绝巅根本就无能为力。

12个绝巅的心情也放松下来。

“袁龙瀚,你真的丢人现眼。”

肆眀庆表情丰富,阴阳怪气的骂道。

“封锁了,你们动手吧!”

就在这时候,袁龙瀚的声音回荡在长空。

“什么?”

肆辛命一愣。

他本能的感觉到一股凉意。

嗖!

嗖!

嗖!

嗖!

其他四个绝巅,同一时间拿下背上的兵器。

油布被撕裂。

顿时间,一道又一道的圣器气息,直接是冲天而起,加上无双战戟和沸珑印,就如六条冲天而起的蛟龙,让整片苍天都开始颤栗。

“感谢你们的傲慢,可以让沸珑印和无双战戟封锁渊海博旗。

“肆辛命,你现在连收回它的机会都没了。”

嗡!

金光枪一闪,牧京梁嘴角略带着一丝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