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高书记曰张梅

更新时间:

火焰山的环境极不友好。

即使没有熔岩河流的地方,炽烈的高温,亦足以令普通人在一刻钟内脱水而死。

因此即使以赤炼门对待外门弟子、杂役弟子的苛刻,在弟子们进入火焰山巡逻之前,也会给他们一点小小的保障。

“这是‘浴火丹’。服食一丸,可保证你们在十二个时辰内,不受高温影响,普通火焰亦难以伤到你们。但若是掉进熔岩河,或是被火精打中,嘿嘿,那你们就自求多福吧!”

通道口前,那一路将倪坤等人带来此地的道基修士,给倪坤等人一一分发了一只玉瓶,之后不待他们打开瓶塞清点丹药,便迫不及待地挥手驱赶:“快快快,赶紧进去!”

在这修士驱赶下,与倪坤、白氏兄妹同队的那七个“杂役弟子”,步履匆匆地走进通道之中。见“队友”们都走了,白氏兄妹也唤了倪坤一声,连忙跟上。

倪坤掂了掂玉瓶,似笑非笑地看了看那道基修士,并未多说什么,径直走了进去。

在那条红光灼灼的狭长通道里,只走了十余丈,众人眼前便豁然开朗,已然来到了秘境当中。

众人落脚处,乃是一块方圆十亩的人工石台。

石台前方,便是一座座寸草不生、怪石嶙峋、高矮不一的山峰。山与山之间的谷地里,流淌着一条条暗红的“河流”,将本就崎岖的地形,切割得更加支离破碎。

“这就是火焰山么?”

白无瑕手搭凉蓬,好奇地踮脚眺望着:“据说火焰山有八百里方圆,果然一眼看不到边呢。”

秘境天穹,看着与外界的天空一模一样,但秘境空间却有极限,只得八百里方圆,远不及那已毁在界域通道内,能收入三千里山河的“山河图”。

不过火焰山秘境虽不算太大,但这等天然生成的秘境,自有其玄妙之处,亦有着丰富的出产。

赤焰精铜,也只是火焰山最主要的出产。

除了赤焰精铜之外,还有不少其它稀有材料。

甚至赤炼门金丹修士炼制“暴炎神雷子”,都要往火焰山深处,提炼一种灵焰。

这时,正四面眺望的白无瑕忽吐了吐舌头,说道:“好热呀!”

确实很热。

众人落脚的石台周围,虽然没有熔岩河流,但空气还是比蒸笼更热。

进来这才一小会儿,白氏兄妹便已汗出如浆,衣服都已被汗水浸透。

“吃浴火丹吧,不然怕是要被活活热死。”

白无痕说着,拿起玉瓶,打开瓶塞,倒出一丸通体火红的浴火丹,刚要吃下,眼睛往瓶口扫了一眼,脸色就是一变:“不对,怎么一共才五丸浴火丹?”

此次倪坤、白氏兄妹在内的这支十人小队,被安排了七天的巡逻任务。

而一丸浴火丹,只能顶十二个时辰。因此瓶中应该有七丸浴火丹才对。

白无瑕也打开自己的玉瓶一看,脸色也是一变:“我这也只有五丸浴火丹!倪大哥你呢?”

倪坤看都不看一眼瓶子,笑道:“我自然也只有五丸。”

“怎会如此?不应该出这么大的漏子啊!”白无瑕喃喃说着,又看向小队其余七位“队友”:“几位师兄,你们呢?”

与倪坤、白氏兄妹同队巡逻的那七位“队友”,也都穿着杂役弟子的灰白服饰。

不过他们号称是“资深杂役弟子”,因此每人还都佩了一把制式直刀——倪坤、白氏兄妹压根就没有制式法器,空着双手就来巡逻了。

这七个人,都是那种普普通通的平凡长相,气质都相当平庸低调,属于放进人群里,绝对不会引人瞩目,甚至让人盯着看上老半天,都难以记住他们特征的大众脸。

这种毫无特色的家伙,一次出现七个,还全是自己的队友,倘若白氏兄妹稍有江湖经验,都会觉察出其中的异常。

可兄妹两个都是纯纯的江湖萌新,压根儿没有意识到其中诡异。

“我也只有五丸。”一个队友语气波澜不惊地说道,声音也是平淡普通,毫无特色。

“我也是。”其余六人也纷纷表示,自己只有五颗浴火丹。

“都只有五丸浴火丹?”白无瑕迟疑了一下,问倪坤:“倪大哥,是不是交待任务时出错了?我们只需要巡逻五天便可回去?”

“恐怕不行。”

倪坤指了指后方:

“后面可没有出去的路。我们必须按照安排给我们的巡逻路线,一直巡逻到火焰山另一端,才能从另一端的出口出去。而这条巡逻路线……恐怕还真要七天才能走完。”

“啊?”白无瑕讶然道:“站在这里都热得要死,等下正式开始巡逻,靠近熔岩河后,只会变得更热。我们都只有五丸浴火丹,怎可能坚持七天?要不,我们换条近点的路线吧?”

“然而领取任务时,发放给我们的地图上面,就只有一条路线。乱走的话,一旦迷路,更加麻烦。不过你们放心好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跟着我,不会有事的。先服食浴火丹吧,咱们这就启程。”

倪坤呵呵一笑,拿出一副简易地图看了看,又取了一丸浴火丹抛进嘴里,便向着石台下走去。

白氏兄妹见他胸有成竹,出于对他的盲目信心,便也不再多问,各服下一丸浴火丹,快步跟了上去。

那七个队友彼此对视一眼,也紧紧跟上。

下了石台,找准地图上的标示,倪坤一行十人,照着地图路线,向着一座黑色丘陵走去。前行之时,倪坤瞳中晶光闪烁,四下打量,寻找着“虚空两界花”的痕迹。

以火焰山仅止八百里方圆的小小体量,这整个秘境空间,可以说整体都与现实天地重叠,其每一寸空间,都可以算是“两界交界处”。

如果这里真的诞生了“虚空两界花”,那便完全可能存在于火焰山秘境之中,任何位置。

因此从现在开始,倪坤就已催动慧眼神目,四下寻找了。

前半天并没有任何收获,也未曾遭遇危险。

这里毕竟还只是火焰山秘境外围,即使到处都流淌着熔岩河流,遭遇“火精”的机率也不大。

下午,众人行至一座矮山脚下,找了块离熔岩河较远的平地暂时休息。

倪坤坐到一块石头上,将白氏兄妹招来自己身边,笑着对那七个“杂役弟子”说道:“说说吧,谁派你们来的?”

走了半天,倪坤已没有耐心与这七个家伙继续周旋,索性直接摊牌了。

白氏兄妹听得满头雾水,那七个“资深杂役弟子”也作出茫然模样,面面相觑一阵,才有一人疑惑不解地说道:“倪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装什么呢?”倪坤笑道:“你们七个人,全都是炼气六层,且修炼的功法同出一脉,气息一模一样,但又并非赤炼门的功法气息。所以,你们怎么可能是赤炼门杂役院弟子?”

听到这里,那七个“杂役弟子”终于变了脸色。

“你能看出我们的修为境界,分辨我们的功法气息?你,你是道基圆满的修士?”

以他们功法之特殊,就算是一般道基后期修士,也不可能轻易看破他们的境界,分辨出他们的功法气息。想要做到这一点,至少也得有道基圆满的修为。

不过他们心理素质亦十分过硬。

即使已被揭破,即使发现倪坤的境界,并非像雇主说的一样,连炼气一层都没有,但他们还是没有惊慌失措。

虽脸色变得难看,但这七人还是在第一时间,飞快地移形换位,摆出一个小小的七人阵势。

阵势一成,七人气息蓦地连成一片。直面倪坤的那人,气息节节拔高,转眼之间,就已暴涨至炼气九层圆满。

见到这一幕,白氏兄妹终于反应过来,不假思索地取出了倪坤赠给他们的密魔噬心梭、厚土磁雷珠,随时准备撒出去。

倪坤却是不动声色,反赞叹地点了点头:

“合击之术?七个人的气息连成一体,短暂提升一人修为?不错不错。可那又如何?难道你们以为还有机会反抗不成?说吧,谁雇你们来的?”

直面倪坤的那人双眼死死盯着倪坤,缓缓说道:“你服食了浴火丹。”

倪坤似笑非笑:“所以?”

那人嘴角微翘,眼中浮出一抹讥讽笑意:

“你那瓶浴火丹有奇毒。半天时间,毒性当已蔓延你全身。就算你有道基圆满的修为,此刻又能发挥出几成实力?你是终于察觉到身中奇毒,已快要坚持不住,方才揭破我们身份的吧?现在装出这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不过是死撑而已。我说的,可对?”

听到这里,白无痕、白无瑕兄妹脸色剧变,看向倪坤:“倪大哥,你难道……”

“浴火丹有毒,这我早就知道。”倪坤拿出他那只丹瓶,打开瓶塞,将剩下的四丸丹药倒了出来,一把塞进嘴里,嚼豆一般咀嚼几下,一口就咽了下去。

然后便在白氏兄妹震惊的目光中,在七个杀手看疯子一般的眼神注视下,漫不经心地拍了拍手,悠然道:“本座万毒不侵,浴火丹里那点所谓的‘奇毒’,对我来说,连佐料都算不上。劝你们别再心存侥幸了,老实交待,谁派你们来的?”

“……”那为首的杀手猛一咬牙:“装腔作势,死!”

说话间双手高举赤红直刀,一刀挥斩而下。

这一刀,斩出了一片灰濛濛的刀气。

刀气所过之处,高温空气皆被浸染,呈现出一种死寂荒芜的感觉,似乎连空气里的生机,都被掠夺一空。

这是掠夺杀机的一刀,是魔性极重‘的刀法。就算只是被刀气擦破一点油皮,乃至只是被刀气渗入毛孔,也会立刻生机尽消,化为枯骨。

这一刀威力之大,等闲炼气九层,根本无从抵挡。

就连倪坤,见了这一刀,都不禁眼神微微一变:“这种魔性,似曾相识!可惜,太弱!”

说话间,屈指一弹,一道闪电状的“惊雷剑气”激射而出,将那刀气轻易击溃。

惊雷剑气余势未歇,噗地贯入那为首杀手的眉心,自其后脑破颅而出,继而又在空中连续几个转折,连续击杀了五个杀手,只留下最后一人。

随后倪坤五指一抓,将那人隔空摄至面前,目视其双眼,沉声道:“你们是外域魔门弟子?”

【零点还是有加更!求勒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