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开车后排颠簸进入

更新时间:

“小江河,你那么爱看书,不如当个教书匠吧,也体面的很”

“小江河,秀儿那丫头人乖巧伶俐,你可不能欺负她”

睡梦中,江河脑海中时时回荡着村里镇里人往日的话语,有猎户的,有铁匠的,各式各样,欢声笑语。

“呃..”

江河猛然坐起,大口喘着粗气,缓缓的抬起自己的右手,在衣角上狠狠的擦着,仿佛要擦掉一手的罪孽...

“我不是,我不是!对不起..”

江河苦苦的挣扎着,脑海中却是不想回想这些事情。

“你啊,就是虚伪,那些人不死你就要死,你是心甘情愿的不是吗”

内心深处悠悠的传来一声叹息,仿佛另一个人在江河的心里。

“我不是...我不是!我没有”

内心的挣扎将这些声音放大了无数倍....

江河想要哭,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是啊,他的眼泪早就流干了。

“乖徒儿,既然你拜了为师,那为师自然不会亏待于你”

不知过了多久,鹰钩鼻老者缓缓走到江河的面前说道。

“怎么样,那些心头血乃是这世间最美味的东西的吧?为师摩崖,记住咯,你是为师第七个弟子,要听话,要不你就能见到你的六位师兄了,桀桀...”

老者看着江河笑眯眯的说道,眼中却是一片冰冷。

“此乃摄魂诀,既然你是我徒儿,为师自然要传你道法,此诀神妙,共有7层,修到深处可直通金丹大道,乃是不可多见的妙法”

老者说罢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咳,可是这方法嘛,你也见识过了,取人心头血,摄入炼化补充自身精血,所谓修炼,乃是夺天地之造化,摄取凡人鲜血提升尚小,可若是修士的精血,那就另当别论了,你且收好”

说罢大手一挥,在江河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玉简,玉简本身字数不多,却流光奕奕,煞是玄妙。

“此诀亦能摄人神魂,只是乖徒儿,你可不要轻易尝试,毕竟神魂之说,颇为玄妙,免得你走火入魔,引火烧身”

半晌老者又沉思着补充了一句,说罢便离开了。

江河看着面前的玉简,久久没有动作...

过了许久,却终于拿起细细的观摩起来,不看便已,一看便被玉简内容吸引,顿时目不转睛的看了起来。

摄魂诀记录着前七层的功法,只是江河隐隐这不是全篇,只是前半部分的残篇,虽是残篇,却也神妙无比。

此诀大纲乃是:

夫天地万道,自有纲常,轮回不止,生生不息,天有魂地有精,摄天地万物之魂,炼精血神魂以余己身,得万古之大道,岂不逍遥

江河一看简介,顿时觉得此诀不凡,此诀怕不是只吸人精血这般简单,但是其中神妙也不是现在的江河所能理解的。

“滴答滴答“

洞中鲜血滴落血池之声不绝,江河气沉丹田,真气行走周天,按照摄魂诀第一层所记录的引动全身血肉,通之心房。

缓缓运转摄魂诀,消化昨日吸食的心头血,不多时,鲜血缓缓炼化,顿时其身旁笼罩了一层淡淡的血雾,竟有些梦幻之感...

只见江河全身通红,面色飘然,久久没有破开的经脉竟然有松动之意,于是更加沉浸其中。

三个时辰之后,江河面带满意的爬起来,目中精光更甚,已然是到了练气第三层,且是巅峰,距离第四层也仅仅是一步之遥!

遥想至此,江河内心的愧疚与不安稍稍的减少了那么一些,这却是他自己也未能想到的。

一夜无话,第二日,摩崖来到江河打坐的面前,交代了一些日常维护血池的事宜,丢了两篇阵法,只需钻研之后用真气引到即可,随即飘然而去,洞中也不见踪影。

江河于是每日修炼,月余之后,江河打开洞府大门,看着天空长吸了一口气,其修为已经是到达了练气四层。

“怕是镇里人都以为我死了吧,也好,死了也好”

江河想到这里,自嘲的摇了摇头...

半日后,天空一阵呼啸,江河出去看见摩崖踏着一柄血气滚滚的魔刀,回到了洞府,江河见此,立刻作揖叩首。

“恭迎师尊归来”

老者似乎心情不错,嘴角微扬

“嗯,不错,短短月余,能突破到四层,倒也勤勉”

随即进洞不再言语。

夜深,摩崖来到江河打坐之地,沉声道。

“你去山下三镇,为为师收集凡人精血,以供为师修炼所用,血池已浅急需补充”

说罢递给江河一把血红色的飞剑。

“此乃凝血剑,乃是下品法器,你修为已经到了四层,已有驱动法器的实力,我且传你基本的御剑只法,虽无法踏剑飞行,倒是也勉强有杀伐之术”

说罢丢给江河一本小册子,便离去了。

“哼,这小子暂且留着,待其突破到练气中期,再吸其精血不迟,只可惜浪费我一把法器”

想到此处,摩崖虽面有懊恼,却也没有办法,自己抽身不得,只能让此子去收集凡人精血。

江河打开老者给的破旧小册,只见其上写着“御器基要”,细细研读之后发现,此乃修真之人御器对敌的基础要诀。

其内有数个法诀,列如“飞剑术”“御气成罡”等一些基础法术,颇为玄妙,便仔细练习起来。

“叮”的一声,洞府岩壁传来金属和岩石撞击的声音,江河右手掐诀,目中思索不已..

这飞剑术乃是比较基础的御剑只法,原本三寸小剑,被江河掐诀控制后便迎风涨大,且此术对修士的熟练度掌握要求很高,否则只能直来直往,不能做到随机应变的对敌。

想到此处,江河越发的练习起来,只是这体内真气只能催动十次这样,每次没有真气,便要打坐调息,甚是麻烦!

“得想个办法解决啊”

江河内心思索,这个飞剑术乃是由修士体内真气操控,原理上和针线颇似,乃是御气化丝牵引飞剑,所以对于施术者的神念和掌控度要求很高

虽然江河现在已经可以用飞剑术切开岩石,且威力不小的样子,可是江河想尝试其他操控仿佛。

例如在直刺对手之后忽然转向而来,想必在实战中,就算敌人可以躲掉这疾驰的飞剑,大意之下,如若飞剑一个掉头刺向后颈,想来必有奇效,于是江河便更加认真的练习起来。

过去四五日后,大约是年节时分,老者吩咐江河去收集精血,且言语间颇有不耐,让江河不敢怠慢,于是思索半晌,便绝然下山。

山中风雪飘摇,寒风阵阵,林间树木发出沙沙的声音,天色昏暗之极。

远处一人脚步极快的下山,此人身轻如燕,视山中乱石如无物。

来者便是江河,他御气于脚下,使得步伐奇快,一晃间便渡过山腰,朝着山下而去。

而远处山脚之下,年味十足,人们都沉浸在过节的气氛中,似乎这凛冬的寒风也不是那么刺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