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我的末世机车

更新时间:

【扬州参军】

“大哥,这一路走来,发现好几处地方都在招兵买马呀。”关羽骑在马上,跟着坐骑走动,左右摇摆着。

刘备一行人路经兖州之时,见到了多处地方都在招募兵马,一处打的旗号是“鲍”字,还有一处打的旗号的“桥”字,还有一处打的旗号是“王”字,都在城门外竖起了旗号,大张旗鼓,招贤纳士,招兵买马。

“是的,老师在信中和我提到过,何进召集天下豪杰逼近京城,他征辟兖州的鲍信为骑都尉,让他回泰山平阳招募兵马,又派遣其府掾王匡去其家乡发动强弩手,还有命令东郡太守桥瑁率兵进驻城皋,刚才我们所见到的大概就是这人吧。”刘备皱着眉头,注视着前方说道。

“何进也真是,如今他手握重权,杀几个宦官至于大动干戈吗?”简雍挪动了一下屁股,显然是骑马骑太久了,胯下疼痛难耐。

“宪和,你屁股怎么了?”德然问道。

“扑哧~还不是屁股上生出了钉子,哈哈......”张飞捧着肚子大笑道。

“你这个莽汉,这世上又有几个人像你一样屁股是铁做的呀!”简雍对着张飞说道。

“害!俺张飞是习武之人,骑马射箭那是家常便饭,不像你,嘿嘿~!”张飞刚说完,就用蛇矛重重地打在了简雍坐骑的屁股上。

“啊呀~张翼德,你要死呀!”简雍的坐骑明显受到了惊吓,立马冲到了前方,上蹦下跳,吓得简雍立马抓住了缰绳,嘴里喊道:“停下来,快停下来,啊呀~救命呀!”

“翼德你这是干什么!”说完刘备就喝马上前,赶上了简雍,他一手抓住了简雍坐骑的缰绳,大喝一声,使出了全身力气,才将简雍的马给镇住。

关羽等人在后面也都跟了上来,惊吓之余,简雍此时手指张飞骂道:“张翼德,你今天到底想怎样!”

此时张飞瞅了瞅旁边的刘备一脸凝重,也就不来和简雍争吵了,随口说道:“宪和,刚才俺张飞也没有料到你的坐骑这么不经打,今天算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就算了吧!”

“是啊,宪和,你也是了解翼德的,他这个人外表大大咧咧的,其实内心还是非常暖的,你看这次他主动道歉的份上,就原谅他一次吧!”关羽笑着说道。

“是啊,宪和,念翼德是初犯,就算了吧!”刘德然此时也说道。

“今日要不是看在大家的份上,我简雍定不饶你,哼~”简雍说完便拾起缰绳,摸了摸身边的坐骑,想现在坐上去,但仍然心有余悸。

张飞听了之后,白了简雍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

“翼德,这件事,既然宪和原谅你了,那今后就不许再犯第二次了,知道了吗?”

“是,大哥!”张飞不情愿地拱手道。

“宪和,上马吧!”刘备走了过去,将简雍的马抚摸了一下,随后伸出手,示意简雍搭在他身上。

“好!”简雍此时搭着刘备,缓缓地骑上了坐骑。

“我们继续走吧!”刘备上马之后说道:“大家再辛苦一下,再过不久就到了!”

“何进想要杀宦官,弄得天下皆知,他是深怕宦官不知道呀!”关羽此刻改变了话题。

刘备此时心里倒是为这国舅爷感到可怜呀,身无谋略,胸无城府,当个领导竟然做事如此没有主见,一次又一次被手底下的人给利用,被袁绍这些人玩得团团转,竟弄到了现在进退两难的局面。现在天下人人都知道何进要杀宦官了,他代表的外戚势力在政治立场上已经和宦官彻底地对立起来。如今他要是杀了宦官,他随州也会被士族阶级给杀了;如若不杀宦官,他和宦官之间的关系也不可能修复如初,待宦官狗急跳墙,他没准还会被宦官给杀了。何进现在不管是杀宦官还是不杀宦官,他都得死,可怜呐,不过这些话也只能心里想想,说出去就不好了。

此时刘备说道:“想要诛杀宦官,官宦一旦得知此事,他们必定会狗急跳墙,谋众则泄,当年窦武何尝不是这样。最简单的方法便是秘密派遣一狱吏去把元凶抓起来即可,现在弄得整个天下都知道何进要杀宦官,计划恐怕难以实现呀。”

“哎呀,你说这朝廷怎么都是这帮鸟人,一个个都是中看不中用的家伙,还不如让给俺大哥来做呢。”张飞性子急,一听这朝廷办事如此荒谬,便又发起了牢骚。

“哈哈......三弟说得不错,这朝廷中的高官哪一个有咱们大哥有见识,想我关羽平生只敬重三人,一为天,二为地,第三就是大哥啦。”关羽边说便捋着他的长胡子说道。

“二弟三弟,不可胡言。”刘备制止道。

“大哥,俺张飞是打心底崇拜你,俺张飞嘴巴上不说可以,但心里想想总可以了吧。”

“哈哈......”众人听了张飞的话,都笑了起来。

刘备一行五人也是热闹,有说有笑,很快便来到了扬州。

从幽州一路行来,沿途皆为残垣断壁,饥民流民无数,但是这扬州,却是另一番风景。刚刚雨过天晴,这淡淡疏离的薄烟笼罩在大地的上空,那白墙黑瓦的简朴楼房就像未经装束的少女,婷婷窈窕立在河畔。淡墨色的天空与一座座的参差的石拱小桥晕染在一起,泛着丝丝涟漪而又略带浑浊的河水轻轻荡漾着。一只只乌篷船漫无目的地漂在河面。模糊了,就像一滴墨迹渐渐渗透宣纸一样,所有的一切都在融合,变得模糊了,只剩下满目的淡墨色,不愧是风姿清丽的江南水乡呀。

刘备第一次来到此地,竟一时忘却了如今还是处于战乱年代,他呆呆地立于扬州之地,看着眼前的场景,便想起了当年嵩山卢植老师给大家介绍的扬州,真的好美呀,安逸,舒适,无忧无虑的生活让刘备回忆起了当年嵩山的学堂生活,真是让人流连忘返啊。

“嘿呀,大哥,这江南俺张翼德还是第一次来,真他妈美啊,你看那荷叶,你看那荷花,哎呀,真他妈像是一位婀娜多姿的美女立于池塘之上啊,哈哈......”张飞欣赏着风景,一只手摸着后脑勺说道。

“确实呀,如今天下十三州,只有这扬州是没有经历过战火洗礼的,踩踏在这片土地上,真给人一种安详的感觉......先不看了,正事要紧,咱们去丹阳宛陵找毋丘毅吧。”刘备狠下了心说道。

“哎~走吧走吧,不知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简雍依依不舍地说道。

“会的!都是大汉的天下,以后我们想来就可以来!”刘备磨着马鬃,随后便骑上了坐骑。

为了招兵买马,毋丘毅把动静弄得很大,可见宣传工作没有少做,不过这也方便了刘备一行人找到了他。

“你们是来投军的吗?”军营门卫对着刘备说道。

“劳烦小兄弟通报一下毋丘毅将军,就说涿县刘备来找他。”刘备拱手道。

这门卫见刘备竟知道将军的名字,想必是将军认识的人,于是不敢怠慢,于是说道:“你们稍等。”随后他便派人跑进了军营前往通报。

“看他招的人还挺多的!”关羽凑近刘备耳边说道。

“是啊,只可惜是劳民伤财,无事生非呀!”刘备叹了口气。

很快,门卫跑来说道:“你们几个,将军让你们跟我进来。”

看着这军营内的士兵,已经招募得差不多了,大家都在自己的队伍中进行训练,动作划一,喊声嘹亮,又看那各处站岗的哨兵挺拔直立,整个军营的军容风貌给刘备焕然一新的感觉,暗自赞叹这毋丘毅治军确实是一把好手呀。

“领头的进来,其他的站在门外候着!”门卫说道。

刘备走进营帐,见到了毋丘毅,于是作揖道:“将军,在下涿郡刘备,特来投军。”

毋丘毅瞄了瞄刘备,不冷不热地说道:“你就是刘玄德?”

“是的,将军。”

毋丘毅见刘备回答得不卑不亢,于是又问道:“我受大将军之命前来招募兵马,在我临行前,卢植就向我推荐了你,你可知道。”

刘备见毋丘毅怪里怪气的,不知道想表达什么,便只好说道:“在下知道,老师之前已曾写信告知,托我师兄公孙瓒转达给了我。”

“你和你师兄公孙瓒关系很好嘛。”毋丘毅拨开了橘子说道。

“同门师兄弟,关系自然融洽。”

“那你对你师兄是怎么看的?”他掰下一块放到嘴里,嚼了起来。

“威震塞北的一代名将,守卫国门的社稷之臣也。”

“荒唐!为了不让刘幽州平定叛乱,他不惜纵兵劫掠边境少数民族,为了不让刘幽州和丘力居等外族和好,他不惜派人刺杀来往使节,他为了一己私利,为了争功夺名,不惜让国家继续遭受战乱,不惜让百姓继续饱受苦难,你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说他是一位社稷之臣,简直是痴人说梦。”毋丘毅将嘴巴里的籽吐了出来。

“什么?”毋丘毅每说一句,刘备就惊呆一下,等毋丘毅说完了,刘备整个人算是呆住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此时刘备疑惑地说道:“伯圭兄岂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此话当真?”

“看来你是真不知道了,他竟连你这个师弟也一起骗,真是个人面兽心之人,你可知你老师寄出几封信?”

“只有我一封。”

“错,两封,一封是给你的,还有一封是给公孙瓒的,给你的一封是让你来投靠我,另一封是斥责公孙瓒的,刘幽州将情况和证据统统上报给了朝廷,奈何朝局动荡,而公孙瓒又手握雄兵,因此朝廷也就听之任之了。你老师一世英名,他的脸都被你这师兄给丢光啦,你还在这为他歌功颂德,真是岂有此理。”

刘备不敢想象公孙瓒走上社会才几年就变成了这样,难道那日公孙越身上的鲜血是那些使者的血吗;他那日收到刘虞的信当场大发雷霆,难道是因为刘虞刚上任就平定了他四年都没有平定的叛乱,抢了他的功劳,所以才发火的吗,难怪自己和他临别之时,他和我说老师更加偏爱于我,原来是因为老师写信指责了他。

刘备此时说道:“将军,我师兄做的这些事情,确实寒了大家的心,刘备希望加入到您的麾下,报效国家,以此替我师兄赎罪。”

毋丘毅听了刘备的话,不禁对刘备顿时高看了一眼,听到师兄犯下严重罪行,竟然不是第一时间想着和自己撇清关系,而是第一时间主动承担起了责任,难怪卢植如此中意于他,刚才自己之所以这么一连串地质问,说到底还是担心刘备和公孙瓒是一类人,现在算是放心啦,此时平缓地说道:“玄德呀,你师兄归你师兄,你是你,既然愿意留下来,那你就跟着我吧,好好干,也不枉你老师的一番苦心。”

他随手捡了个橘子,向刘备丢了过去,说道:“接着,挺甜的橘子,你们那里没有!”

刘备接住了橘子,拿在手里看了看,说道:“好大一个,多谢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