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伴郎的粗大

更新时间:

“果然,他果然认识妈妈!”

想到妈妈,卫诗雅眼睛不觉红了起来,刚刚还像一个不可一世的女王,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梨花带雨、惹人怜爱的小女孩。

“妹妹怎么还哭起来了!”

江枫拿出纸巾,帮她擦了擦眼睛,道:“妹妹,这可不像你啊!”

“不要碰我,我不要你管!”

卫诗雅生气地扭过头去,好像在江枫面前哭鼻子,是一件很丢面子、很害羞的事情。

江枫拉着她坐下来,道:“妹妹啊,你这样是在玩火,你知道吗?”

卫诗雅抽泣道:“什么玩火?”

江枫道:“秦沛不是个好东西,当年曾对不起卫兰阿姨,但,他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不能为了报仇,把自己嫁给他啊!”

闻言,卫诗雅又是一惊,吓得连哭都忘记了。

不错,卫诗雅就是秦沛和卫兰的女儿!

卫诗雅从小在仇恨中长大,目睹了妈妈所受的所有苦痛,所以从小,她就恨极了秦沛。

卫兰死后,卫诗雅心里仇恨的种子开始慢慢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让秦沛痛不欲生。

所以,她才会找人对秦沛的另外两个女儿动手,让他感受到失去亲人的滋味。

所以,她才会嫁给秦沛,打算等到两人有了夫妻之事,甚至是怀上孩子,再告诉秦沛,自己是他的女儿!

这样做,比直接杀了他,会让他更加痛苦一万倍!

这些,是卫诗雅心底隐藏最深的秘密,没想到,现在居然被江枫直接说出来了!

卫诗雅怎能不震惊!

她不知道江枫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但此刻,已经不重要了。

自己好不容易才嫁给了秦沛,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堵住江枫的嘴巴,否则,自己辛辛苦苦这么多年的计划,就算完了!

……

见卫诗雅不说话,江枫道:“你怎么了?哑巴了?”

卫诗雅平复片刻,道:“我要做什么,和你没有关系!而且,我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江枫道:“不是我多管闲事,是卫兰阿姨让我来劝你的!”

卫诗雅道:“你是怎么认识我妈的?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江枫道:“你和我谈恋爱,我就告诉你!”

卫诗雅自然不会答应江枫,道:“说不说随便你,反正我也没多少兴趣。”

江枫道:“只要你不对可卿姐和灵儿下手,我不会管你的!”

顿了顿,江枫又道:“其实……秦沛婚后从来没有碰过你、对你做过那种事情,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咦?”

卫诗雅忍不住扭过头来,看着江枫,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傻啊!”江枫道,“你和卫兰阿姨年轻时候长得那么像,甚至和你老爸秦沛也有些神似,傻子才猜不出来呢!他秦沛再禽兽,也不会对你下手啊!”

卫诗雅脑袋“嗡”地一下,只觉天旋地转。

怪不得老东西宠自己、爱自己、呵护自己,却从来不碰自己,难道……他真的早就猜到了我的身份?难道他对于我的感情,只是一个父亲对于女儿的感情?

这些事情,其实很好理解的,但卫诗雅深陷仇恨的漩涡中,所以才会迷失自己罢了。

如果真的像江枫说的那样,自己有必要考虑一下,接下来的计划是否要继续了。

仇,当然还是要报的,但可能要换个方法了。

等到今夜,和鲁大哥再商量一下吧……

江枫这里,暂时应该是打听不到什么了。

卫诗雅起身离开,临走之前,不忘了威胁一句,道:“我们之间的谈话,仅限于我们两个人知道,你自己心里有数!”

“我懂的妹妹!”江枫道,“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

……

天黑时分,秦可卿、秦可灵才回来。

在老爸公司参观了一天,姐妹俩都兴奋不已。

经过秦沛一天的游说,姐妹俩已经有些动摇了,觉得回江南、回老爸公司上班,好像也不错。

只是,小狐狸精一天不除,姐妹俩还是不能安心回来。

吃完饭,姐妹俩拉着江枫凑在一起,继续商讨对付小狐狸精的办法。

问到江枫这边进展的时候,江枫一脸无奈,道:“小狐狸精道行很深啊,我目前还不能打动她。”

秦可卿道:“那你可要加油了,自信一点,你可以的!”

……

一晃又到了凌晨。

众人早已进入了梦乡。

凌晨一点,卫诗雅像往常一样,悄悄起床。

来到一楼,穿过院子,打开铁门,来到别墅后面的老街。

老街尽头,有一棵老梧桐树,树下站着一个孤独的背影,正在那里抽烟,烟火忽明忽暗。

卫诗雅快步走过去,到了跟前,停下脚步,道:“鲁大哥,你得帮帮我!”

黑衣人没有说话,头上戴着帽子,背对着卫诗雅,继续抽烟。

卫诗雅道:“鲁大哥,你得尽快帮我杀了江枫,此人不除,什么计划都没办法施展啦!”

缓了缓,卫诗雅继续道:“江枫知道了我的太多的事情,此人必须除掉!而且……而且他,居然对我有想法;鲁大哥,这件事情不能拖下去了,你得尽快回江东一趟,联系你们鲁家人,杀掉江枫。”

“鲁大哥?你说话啊鲁大哥?”

在卫诗雅的再三催促之下,黑衣人缓缓转过身来。

然后,卫诗雅就看见了一张坏坏的笑脸,一张让自己恨之入骨、同时又非常恐惧的笑脸。

因为,今天在梧桐树下等自己的人,居然不是鲁大哥,而是……江枫!

“怎么是你?!”

卫诗雅神色大变,吓得往后一退。

梧桐树下老树根很多,卫诗雅这一退,一不留神就绊到了树根子,“呀”的一声惊呼,整个人直往后倒!

“妹妹小心!”

江枫眼疾手快,一把搂住她,手臂轻轻一绕。

卫诗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眼前一闪,抬头再看时,自己已经躺在了江枫的怀抱里。

江枫依旧是那副坏坏的笑容,道:“妹妹,我哪里得罪你了啊,干嘛要杀我?”

“你……放开我!”

卫诗雅努力从江枫怀抱中挣脱开来,环顾四周,道:“怎么是你?鲁大哥呢?”

江枫道:“你的鲁大哥,此刻正在三江下面长眠呢;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江枫哥哥什么都会满足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