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丝之恋目录

更新时间:

半日之后,断钟山脉下。

江河二人伫立山脚,仰头遥看断钟山脉,此山如其名,犹如一口惊天古钟拦腰斩下,仿佛大修为剑修一剑斩断,巧夺天工,宏伟震撼。

“不知江师弟可否知道乃师具体在此山何处?”

云景遥看此山,缓缓转头向江河问道。

“我也不知师尊究竟在此山何处,且待仔细寻找,想来不出半日便可寻到”

江河也仔细观察这偌大的山脉,最后也深深的无奈摇头。

断钟山顶,一高大青年盘坐于乱石之间,眉头紧皱,目中思索之意不止,正是在此山苦苦搜寻四五日的寇准。

“莫非这玄机盘当真有误?”

寇准摸了摸光洁的脑门,一脸疑惑的喃喃自语。

“我且再寻一日,如若没有,只得另寻他法了”

心间打定主意,寇准缓缓起身,正欲继续寻找一番,忽然听见山腰之间传来御剑破空之音,顿时大感意外,此地荒无人烟,应该不可能有修士来此,莫非也是为了神镜?

于是寇准悄悄隐于其旁树丛之中,隐匿气息偷偷观察。

“江师弟,你我已经搜寻这断钟山大半了只剩此处山洼没有搜寻,看此地荒芜,看来令师怕是已经自行离去了”

飞剑之上云景款款而立,对着江河低声传音。

“如若此地再寻不到师尊,便不再耽搁时日,你我便速速离开南岭,另寻出路”

江河看着山下,目光闪动,思索片刻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而此时山间林木之中,寇准看向天空悬浮不前的二人,嘴角渐渐勾起笑意。

江兄....呵呵,你我二人当真是缘分不浅呐!

山洼碎石之间,江河二人乘风落下,目光所及之处一片空旷之地。

此处荒无人烟,分明是无人在此的。

轻叹了一口气,江河缓缓渡步,忽然听到不远处稀稀拉拉的林木之中传来沙沙之声,顿时便警觉起来。

“何人在此鬼鬼祟祟!”

目光如电般的扫向前方灌木之中,江河掐诀低喝一声,其修炼摄魂决让他神念稍稍异于同阶修士。

“啊呀,原来是江兄,我以为...是魔道贼子...又回来了呢”

草丛之中忽然窜出一人,其眉目粗矿,隐隐带有憨厚之意,浑身颤抖,连爬带走的冲出来,不是寇准又是何人?

只是此刻的寇准言语混乱,神色之间满是惊慌之色,仿佛刚刚遭受大难一般。

江河面色微松,心里却更加警惕起来,看着寇准狼狈的模样故作关怀的问道。

“原来是寇兄,不知寇兄在此地所谓何事?魔修之事又是缘何?”

“江兄见笑了,我本和门中长老一起前来任务,因小弟颇有些探踪之法,故而宗门才会委我重任,和诸位师叔一起前来”

伸手抹了一把汗水,寇准长出一口气,缓缓叹了一口气。

”只是昨日起,我便发觉我们数人仿佛被人隐秘跟踪,而师叔们又..又不信小弟之言,故而昨夜才发生惨剧!“

寇准目光闪躲,仿佛是想起了恐怖的事情,语气渐渐的变得激动起来。

”不知寇兄可曾见到我师尊灵鹤子?“

江河闻言依旧波澜不惊,只是眼底的寒芒越来越深了。

灵鹤子前辈和李前辈二人和魔道贼子缠斗不久后便飞身遁走了”

说罢寇准仍旧如劫后余生般露出庆幸之色。

“还好诸位师叔大战妖人,这才让我逃得一难”

“既如此,那寇兄当是吉人自有天相,想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江河闻言缓缓前进,面露微笑的说道,一时间倒是颇有安慰之情。只是心里却丝毫没有信这番鬼话。

“江兄所言甚是,我也是....

锵”

寇准话音未落,忽见江河手作剑指,虚空点划玄青色太极图案,口中念念有词,却邪宝剑青光大闪,发出清脆龙鸣之声,带有灼热烈焰呼啸着直击寇准心门!

轰!

剑光搅动中传来一声金属交戈一般令人牙酸之音,前方滚滚炙炎向两边散去,霎时间周遭草木皆被焚毁一空。

“哈哈,江兄还真是毫不留情啊”

烟雾尘埃散去之后,寇准却是原封不动的站在原地,其身上缠绕着丝丝黑烟,眸中吞吐幽暗色的黑光,而这一方天地顿时仿佛是炼狱九幽。

江河见一击不成,心中更为不敢托大,手中动作仍是不停,玄青色道决化作数十道剑气,如飞电般再次向着寇准嘶吼绞杀而去。

“要我说多少遍?江兄不如束手就擒,也好过被我炼魂抽魄,不知江兄意下如何?

前方寇准所站十丈之内尽数被江河法力所击碎,地面一片狼藉,飞沙滚石到处散落,而寇准依旧伫立在上,身躯丝毫未动,也不曾见其施展防御法术。

”怎么可能!云景你速退!“

江河见到自己全力施法而对方却纹丝未动,甚至连衣角都未曾沾染一丝尘埃,瞬间骇然,急忙御剑向后方退去。

”哈哈,江兄岂不知来而不往非礼也!“

寇准仍旧我行我素般的兀自站立,哈哈一笑的看着江河欲要逃遁也不气恼,然而眼底的寒光却仿佛实质般的吞吐出来,犹如恶鬼临世一般。

”缚仙!“

随着寇准低喝一声,漫山葱郁的树林灌木仿佛活了过来一般,纠结缠绕几个呼吸间便化成了巨大的藤蔓,朝着江河二人疾驰而去,瞬间便紧紧缠绕住刚遁走不远的江河。

这是什么法术!

仅仅是从口中吐出两字,却仿佛大神通修士施法一般!

难道是传说中的法随言出!

不可能。

绝无此种可能!

两条通天的藤蔓好似两条手臂一般,将江河二人紧紧缚住不能动弹,缓缓送至寇准面前摆动摇晃不止。

”哈哈,江兄你我二人许久未见,为何要这般匆匆离去,还有这位美貌仙子也是,这般看来,倒是我寇某唐突了,哈哈“

寇准看着面前狼狈的二人,嘴中虽是豪放高笑,嘴角却勾起深深的嘲讽之色,缓缓走近,伸手捏住江河的天灵盖,低声笑道。

”本来我看在你我二人相识一场,往日也是相谈甚欢,本欲让江兄师徒团聚的,只是此时吗..“

寇准笑容戛然而止,目光森然的看向江河,其上次在雾河岛之时便被江河祸水东引,险些露出马脚,而他本就是睚眦必报之人,此番江河落在其手中,定然是要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被巨藤缠绕的全身骨骼仿佛要尽断一般,江河闻言目中寒光更甚,头也不抬的低声问道。

“寇兄将我师尊如何了”

“哈哈,这个嘛,也不是寇某我小气,我只能告诉你令师仍然健在,只是嘛如若江兄肯开口求我的话,我便要顾及你我二人的交情直言相告了,江兄你看如何?”

江河闻言面色不改,缓缓抬头看向寇准。

“江某求寇兄不吝赐教”

”哈哈,江兄这是见外了,只是江兄这般姿势我怕是怠慢了,不如江兄跪下叩首求我如何?“

仿佛内心能听到咬牙之声,江河面色紧绷,忽然,长出了一口气,艰难的跪在寇准脚下,俯首叩拜。

“求寇兄教我!”

这世间能护他爱他的人,只剩下灵鹤子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半年,也让江河不想失去,甚是是!

他怕失去这心头这最后一丝温暖,堕入无尽魔道。

“哈哈,江兄如此诚意,小弟我再藏拙便是我的不是了,你且看来”

寇准哈哈一笑,大手一挥,顿时从其储物戒中飞出一物。

是的。

飞出一物!

江河定睛细看,隐约间依稀从这血肉模糊的一团中能看出灵鹤子曾经的容貌。

只是灵鹤子的四肢全部被活生生撕扯断裂,早已不知去向。

而江河脚下的灵鹤子。

还在微微喘气。

赫然是被砍去四肢已经变成了..变成了。

人彘!

”江兄,我未曾食言吧,让你们师徒二人在此团聚了”

寇准看着脚下匍匐的江河和奄奄一息的灵鹤子。

肆意的低笑狂笑着。

而仍旧跪在他面前的江河。

也在低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