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2章 幽并崛起

更新时间:

刘备走出营帐,心情始终提不起来,没想到伯圭兄现如今竟变成了如此唯利是图之人,他现在终于是明白啦,为什么当初老师同意德然学习兵法,却不同意伯圭兄学习兵法,其原因就是伯圭兄性格太偏执啦,一切都要以自己为准,容不得别人侵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容不得别人对他有丝毫的不尊重,容不得别人对他有丝毫的瞧不起,这样的人,让他接触兵法,是非常危险的。也正是这样的原因,他在战场上总是奋勇杀敌,为的就是要让别人知道,他是可以的,他不比别人差,反而可以处处比别人强。

自从他被举荐为孝廉之后,事业可谓是一帆风顺,扶摇直上,先是担任辽东属国长史,而后因为立了战功,被任命为涿县县令,之后以三千骑兵追讨张纯等叛贼,立下战功,升为骑督尉,而后又在辽东属国的石门之战中,立下战功,升任为降虏校尉,封都亭侯,又兼领属国长史等等,一路走来,如此多的成功,如此多的胜利,他开始膨胀了,他变得骄傲自满,一切罪恶的来源便是他成功得太快啦。

直到他无力征讨丘力居等外族之时,他也硬是和他们僵持了四年,不过后来刘虞的出现以及当他得知刘虞轻松地平定了外族叛乱之时,他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他一路走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却被刘虞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彻底踩在了脚下,他花了四年的时间和丘力居等外族拼命,却被刘虞抢走了他的战果,他感觉刘虞是在无视他的努力,是在嘲笑他的能力,他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刘备此时觉得社会真的是一个大染缸,一个原本纯洁无瑕之人进入这个社会也会变得五颜六色,更不要说像伯圭兄那样先天心理障碍之人啦。在这样的社会中,能够保持住自己的初心,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呀,不知将来的自己是否能够可以一直坚守住自己的初心。

“大哥,你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毋丘毅欺负你啦,他奶奶的,看我张翼德不弄死他。”说完直接拿着蛇矛往毋丘毅营帐走去。

刘备见张飞如此鲁莽,总是让自己不省心,于是连忙喊道:“三弟回来,不可造次,人家对我好着呢,我只是在想此番我们来投军,并非是为了打仗,而是为了配合朝廷的官员演一出闹剧,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呀。”刘备心里清楚,公孙瓒的事情自然不能往外说,这种有辱师门之事,说出来自己也晦气。

此时关羽说道:“春秋有云:‘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大哥想得远,小弟亦是佩服,既然我等来参军,毋丘毅起兵又是受朝廷之命,只要做好本分之事,定不会有太多的不利。”

“哈哈,好一个有备无患呀,有哥哥刘备在此,量它有多大的危险,那都会转危为安的,云长的《春秋》读得确实不错呀。”刘德然笑着说道。

“《春秋》蕴含着大量的儒家经典,我平生最喜欢的书便是它了,百读不厌,爱不释手。”关羽笑着说道。

“春秋有大义,云长亦是有大义呀。”刘备听了关羽的话说道。

“大哥,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呀?”张飞瞅到了刘备的手上拿着一个黄灿灿的东西。

“哦,这个是橘子,据说挺好吃的,大家分了吃吧!”刘备递给了张飞说道。

“橘子?听说晏子使楚的时候就提到这个橘子!”张飞举起橘子,转了转,瞅了瞅,闻了闻。

“是啊,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公孙瓒当年在嵩山之时还是一个挺好的人,已走入这世道,便成了恶魔般的人物,可见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水土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是有多么的重要呀。

“哎呀,吃个橘子不小心掉书袋子里去了,哈哈.....”张飞笑着说道:“这怎么吃呀,剥皮吗还是?”

“看刚才毋丘毅是剥皮吃的,你把皮剥了吧,里面还是一掰一掰的!”

“好嘞!”

此时只见简雍从远处小跑了过来,说道:“你们笑嘻嘻的在说什么呀?”

刘备一见简雍,便故意说道:“我们刚才在谈论你是不是在军营里碰上姑娘啦,这大半天的也不见个踪影。”

“害!哪有什么姑娘呀,我刚才看那些兵刚训练完,就跑上去和他们随便聊了聊,他们说这何进召集豪杰,可不单单就召了鲍信,王匡,桥瑁以及毋丘毅几个啊,还有召集了西凉的董卓以及并州的丁原呐。”

“什么,这些地方的人竟然也来啦。”关羽一听,蔑视地说道。凉州和并州都处于汉朝的边境地区,当地的百姓与大量的少数民族杂居在一起,由于长期受到羌胡以及南匈奴的入侵,东汉政权无力顾忌,为了维护内地的稳定与安全,因此汉光武帝刘秀就下令凡凉州人不得内迁,还把他们当做贱民来看待。

同时东汉的朝臣们从光武帝开始就话经文弱兵制,于是出现了文弱的边郡守将以及不再训练有素的军队。面对羌胡之入侵,边郡太守、长史等纷纷要求内徙,不做应战。朝廷甚至还有‘弃凉州’的公开言论,使得凉州并州的政治地位愈发下降,这就是为何关羽要对董卓和丁原提出质疑的声音。

此时刘备说道:“看来凉州势力和并州势力也打算借着宦官,外戚和士族三者之间的政治斗争来挤进我汉朝的核心政权呀。”

“哦,哥哥的意思是?”接过了张飞橘子。

“凉州和并州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一直被人瞧不起,居住于那里的人一直以来被大家称作贱民。就拿凉州来说吧,为了防止羌胡的入侵,光武爷就下令凡凉州人不得内迁,这就导致了居住在那里的人备受欺凌与歧视,名将张奂甚至不惜用战功来换取户籍内迁到弘农,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子孙再受人欺负。永初元年,羌乱爆发,庞参授意其子庞俊上书,要求凉州士民转居三辅之地,虽未明确提出内徙边郡而‘弃凉州’,但仍可看出‘弃凉州’主张已产生了的萌芽。”

“弃凉州?之前我们也听过一些,但具体就不大了解了。”简雍说完接过张飞的橘子问道:“这什么呀?”

“橘子!”张飞继续分给他人。

“永初四年,随着战事扩大,兵费日广,连年五谷不登,粮价暴涨。因此庞参再次提议‘徙边郡不能自存者,入居(三辅)诸陵,田戍故县’,不需因西域之事而重困凉州,因凉州之事而重困三辅。由此他认为不仅要放弃西域,而且要放弃凉州。而邓骘也‘以国用不足,欲弃凉州,并力北边’为由,使公卿集议放弃凉州之事。”刘备将橘子放进了嘴里。

“为了汉朝的整体安稳而要放弃整个凉州,这够狠。不过现在凉州在,想必当时朝廷一定有很多人反对吧。”

“不错,在虞诩的劝说下,太尉李脩于朝会时坚决反对‘弃凉州’之举。后来公卿百官也群起反对,‘弃凉州’之议最终流产。”刘备将嘴里的籽吐了出来。

“为什么大家会有如此一致的意见呢?”

“虞诩等认为不能放弃凉州的原因有三:第一,汉代疆域为历代祖先所拓,得之不易,继体之君应恪守祖业,而不应随意弃之。第二,就地形而言,东汉虽建都洛阳,三辅之重要性已远逊西汉,但关中仍属核心统治区。所以如以洛阳为中心,在西边,三辅为保障京师安全的第一重屏障,凉州则为捍卫三辅的屏障,同时又是保障京师安全的第二重屏障,凉州、三辅、洛阳事实上形成了唇齿相依的关系。假如放弃了凉州,则三辅失去了西边的重要屏障,洛阳亦随之唇亡齿寒。第三,凉州‘迫近戎狄,修习战备,高上气力,以射猎为先’,长期与彪悍的匈奴等少数民族杂处,使得凉部士民‘习兵壮勇实过余州’。正因凉州士民勇猛善战,名将辈出,所以汉代一直将凉州作为充实禁卫军的重要基地之一。”

“说得不错。”

“不过当然凉州还是一个盛产优良马匹的地方,当年汉武帝远伐大宛的直接动机就是为了获得大宛的良马美驹,为骑兵的发展壮大积蓄力量。而凉州这个政府重要的军马驯养基地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一旦放弃,对汉朝军事战斗力的影响显而易见。”

“那这和你说的他们要挤进汉朝的核心政权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种‘弃凉州’的言论虽然没有被付诸于实践,但是这对当地的百姓,尤其是当地的豪强地主产生了很大的不安全感,每天都生活在即将要被抛弃的恐惧当中,因此这种‘危险论’便在整个凉州地区蔓延了开来,他们产生了自我维护的意识,于是在接下来应对羌胡之乱的过程中,他们或许是想借此机会自保,或许是想贏得东汉政权对其再度的信任,走进其统治权的核心区域。于是东汉自桓帝以来的羌胡之乱,汉朝对其征讨的军队就以并凉势力代关东势力为之了,明显的代表就是‘凉州三明’。”

“原来如此,那这次的董卓和丁原应该就是冲着国家核心权力来的呀。大哥,你知道的可真多呀,俺张飞听大哥讲话,就是感觉痛快,不仅痛快,还涨了好多知识,哈哈......俺张飞真没白跟大哥你呀。”

“三弟说笑啦,我也只是知道一点皮毛,这些还都是在嵩山听老师和我讲的。”

“话说这橘子挺好吃的!”简雍说着,顺带把籽也吞了:“还有吗?”

“没了,下次有机会我们自个儿去摘一些,这个是毋丘毅将军刚才给我的!”刘备拍了拍手。

“哎呀,这什么呀,手里还黏黏的!”张飞闻了闻手上的味道说道:“这橘子皮的味道这么好闻,感觉好清新呀!”

“据说还可以泡茶喝呢!”简雍说道。

“泡茶,你不会骗我吧!”张飞拿着橘子皮说道:“是不是又想诓我,好为刚才报仇呀!”

“你不要,给我!”简雍准备伸手过去夺了。

“干嘛,这个是我的,我待会儿给大哥泡茶的,你抢什么呀!”张飞连忙跑开了,顺便将橘子皮塞进了衣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