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飞观百余尺 一剑定三山!

更新时间:

天地黑白交际的一刹那,一缕正阳劈散天边火红的流云,隐约可见苍穹之上云堦月地,瑶草奇花,冰风麒麟遨游广寒,大地之上亦是光芒万丈,耀人心扉。

匍匐在地的江河双目紧闭,单指虚划,抬手间大道交织,天地也为之风起云涌。

而破碎在一旁的却邪剑柄也发出惊天剑气,直冲九霄,天空之上盘旋的十万八千剑也被剑势所侵,纷纷翁鸣不止。

“我有一剑...”.

江河干枯的嘴唇艰难而动,双目骤然睁开,迸发出七彩霞光,而远山风云滚滚而开,一道剑气凌空而起。

“请君一试”

却邪应声而起,虚空剑身散发耀眼红芒,火焰吞吐如八荒火龙翻滚不止,奔腾而上,卷起飞沙流云,化作百丈剑霄,直劈三山十岭,九天万剑!

无声无息。

这惊天之剑只一瞬便消散在天地之中,飞扬的尘土还未落下,苍穹之巅的十万八千剑已齐齐跌落云层,而天边却只剩剑意虚影穿梭不停,仿佛未有所知。

此时天上人间也是一片寂静,剑雨落地铿锵之音不绝于耳,三山尽平,齐齐的被斩为两半,良久才倾斜落下,扬起满天风沙。

天边云层缓缓闭合,火云飘散而开,顿时犹如晴空万里,斜风细雨也灰飞烟灭,太虚剑炉仿若新生一般。

“好一个飞观百余尺,一剑定三山”

三山废墟之上,孟阳身影悄然无息的再现,目中赞赏之色不绝。

而此时江河浑身骨裂,法力殆尽,已经是不能站立起来了。

收起寥落在地的万剑,孟阳虚空一指,一股劲风夹杂着十万剑意齐齐没入江河眉心之间,震的江河浑身颤抖。

“此曰洗剑魂”

孟阳说罢双手齐动,十万八千剑应势而起,纷纷再次刺入江河残破的身躯。

“此为铸剑骨”

忍受着这世间最难熬之痛,江河仅有的一丝神智也彻底麻木了,最后干脆一个抽搐,竟昏迷过去了。

山中无岁月,不知是过了千百年,还是只有一瞬间,江河紧闭的双眸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缓缓睁开,彼时他目光如电,眼中竟虚空迸出三尺剑芒,左眼剑气如万年玄冰一般寒气逼人,而右眼则是烈焰滚滚,汹涌而出,凌空肆虐飞舞不停!

“不错,你入道一寸,临道一瞬,已然炼剑窍,铸剑骨了。”

孟阳居高临下俯视江河,目中露出无尽悲意。

“我平生一人,一剑,一法,一阵,得我法却不必承我道,你可愿意?”

江河挣扎着爬起,发现满身剑痕已经尽数消失,只是气力稍有及而已,赶忙低头恭敬一拜。

“晚辈请前辈教我!”

南岭深处,乱魔域古殿之上。

云景悠悠等上青石台阶,步伐沉稳却速度不减,半晌之后,看着黝黑寂静的殿门,停步沉思起来。

“既然到了,就进来吧”

一声苍老浑厚的嗓音从古殿之中缓缓传出,云景闻言也不犹豫,轻轻推开殿门,轻声走了进去。

“仙临之日将尽,人间动荡在所难免,我不知你受命前来何事?”

大殿宝座之上的青袍老者声音雄厚,独自起身看向殿中云景,而两旁烛火也仿佛被狂风吹拂一般猛烈摇晃起来。

”万族大劫,你我亦是不可幸免,东临天边出现裂缝,孽龙囚也被人从顶上打开,至于所为何人,黎天大人难道就无动于衷吗?“

殿中云景也不顾这扑面劲风,神色傲然的质问台上青袍老者。

”哈哈,老朽龟缩在这小小苍云一州两万年,连这碧澜国都未曾踏出一步,何人所为?自是有狼子野心之辈而为,妖圣大人遣你来质问老夫,也不怕丢了脸面!“

黎天面色肃穆,身躯挺拔,丝毫不像其开始的老迈龙钟之态,神色披靡的呵斥道。

”我非是碧游圣上所派,只是路过大人您这南岭万山,特来拜访而已,看您依旧霸道不减当年,任久好荼毒一方,小女子这就放心了。“

青袍老者鬓发如雪,目光锐利,看着云景半晌未曾出声,最后转身而去,大手一挥的送客。

”当初我换旗易帜之时,我九凤一脉就已不现世间了,你转告碧游尊上,不必再费心操劳老夫了“

待到云景将要走出殿门之际,耳边却传来了黎天幽幽的低语。

呵呵,老狐狸。

云景面上嘲讽之色一闪而过,便快速下山而去。

古殿殿上,黎天眉头紧皱,背负双手站于座前,轻不可闻的喃喃自语着。

又是仙临之日了,如此看来碧游老贼已经插手东临天之事了。

仙钥,现世了....

太虚剑炉之中,孟阳站在山巅之上,神色肃穆的虚空勾画剑痕,而随着他的一笔一划,刚刚沉静下来的苍穹转眼又是雷鸣风起。

”我授你剑阵,授你剑意,但这一切,都是徒劳无益的,你需自行走这艰险之路,说到底,我孟阳只是你的引路之人罢了“

半晌之后,天空之中却仍旧是空空如也。

江河恭敬的看着天边施法的孟阳,眼中全是疑惑不解之色。

”大道三千尽归于一,天道茫茫只为求真,你如今修为境界太过低下,自然是无法体会这个中奥妙的“

双手缓缓停下负于身后,孟阳面上一片肃穆,良久后,抬起右手指向天空,低头看着江河问道。

”告诉我,我的手指向何方?

江河低头沉思片刻便回答道“天边”

“错,我指的是道”

孟阳声如惊涛一般,震的江河心神荡漾,又问道,“现在,我的手又是指向何方”

闭目思索之后,江河缓缓道到“是道,又或者不是”

“错错错!我指的是天”

状如疯癫一般的摇头低斥,孟阳目光如九天星辰一般明亮。

这一言犹如万丈红尘一般轰击江河心灵,瞬间便犹如醍醐灌顶一样彻悟。

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

“记住,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法理存乎于心,心之所变,则世间万象则有灵,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心之所向,便是这天地。”

末了,孟阳收起衣袖,犹如自语一般的沉声而言。

轻轻抬起双手,江河平静的看着指间方寸,顿时犹如大彻大悟。

掌生缘灭,势尽可为!

噬灵渊之上,九层妖楼,六重仙域东临天此时风起云涌,整个道域惶惶而动!

“何故天地变换!”

三山六绝八宫里大神通修士纷纷抬头望向虚空,眉头紧皱。

“速去禀告覆海大圣!”

一声声道念响彻苍穹,带有不解和疑惑。

远处东临天顶,空间裂缝四处密布,一白发男子微微睁开眼睛,其眉心之中赫然长有一只火红色竖眼,给这平凡的面庞带来一丝莫名的狰狞,他缓缓而起,目光指向南域,口中轻轻呢喃。

“我已知晓,太一道重临世间,尔等莫要担心”

一言既出,整个东临天瞬间寂静无声,无人质疑大圣金口玉言,仿佛,他就是天!

月满如弓,覆海大圣独自屹立在皓月之下,轻笑摇头,嘴角勾起几许嘲讽神态。

“孟阳,呵呵,孟清水,你终于陨落在这天地之间了,一万八千年了,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你知道吗?既你已身陨,你背负的一切便由我承担吧!”

覆海肆笑连连,脸上得意之色没有丝毫遮掩,全无往日风范。

规则,是制定用来约束的。

清水,你的道不能超脱,不能破这生死囚笼,便是失败的....

世人皆知仙临,却不知何谓之仙?

可笑至极!

万妖城碧游宫。

入眼一片翠绿儒雅景致,青石阶之上藤蔓蜿蜒缠绕,延伸百丈,终见一竹亭,亭上有匾,龙飞凤舞的刻着“月山”二字,淡雅清新。

亭中二人对坐,案上煮有清茶,冒着丝丝热气,清香怡人。

“尊上可知古仙域之事?”

一灰发老者看着面前冷峻的青年,幽幽开口。

“道君说笑了,世人皆知仙不可问,路有很多,却终究要走这七杀劫的”

碧游妖圣轻抿一口香茗,面色没有丝毫变换的答道。

此言一出,亭间二人仍旧如常一般沉默不言,只有山间隐约民谣续续传来,余音绕梁声震林木,又闻有人抚琴高奏,繁弦急管,曲高和寡,靡靡之音萦绕碧川。

不知仙,却妄自菲薄,世人皆碌碌而存,徒增笑话。

碧游眼中渐渐迷离起来,思绪万千飘往天际,心中只死死的念着。

我必要破开这万千大道,登临仙古。

而此时剑炉世界内一片寂静,火云狂风也不再呼啸,江河面色平静,往日心中嗜血的念头也仿佛消散不见,道心通明,业火此时也不再纠缠周身,经过刚刚那经天纬地的一剑之后,此时的他心中渴求更高的境界。

虚空之中,孟阳却是低头不语,良久之后缓缓闭上眼睛,神色间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太一道,点苍山,清水道君,万年前种种浮上眼帘。

这条路,终究还是要再走一遍的。

天地间有人轻轻一叹,卷起万里风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