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求求你放开我撕裂哭

更新时间:

货架一角,摆着一截枯枝。

那枯枝有三尺来长,拇指粗细,笔直如箭,树皮焦黑,如遭火焚。枯枝一端,有两片带着斑斑焦痕的枯黄树叶,修长如翎羽。

除了色泽不同、卖相凄惨,这枯枝、黄叶的外观、尺寸,乃至叶片上的脉络纹理,几乎皆与楚司南的“树枝仙器”一模一样。

“居然是树枝仙器!难怪会有玄妙亲切的感应!只是,此方天地,怎会有树枝仙器?难道……是从界域通道中流落至此的?”

中土界沟通外域的界域通道,也曾一度沦为战场。

通道内部,至今还有大量残尸、鲜血,以及威力巨大的法宝碎片,乃至法术残余。

而“树枝仙器”,乃是中土界三千年前,那位半步天仙使用的,足以一击秒杀真仙的神箭。

倘若她曾经往界域通道内放过一箭,那这树枝仙器,还真有可能自界域通道,流落至这一界。

毕竟那位半步天仙已然殒落,不可能再收回神箭。

而倪坤能意外流落到这方天地,那么界域通道内的神箭,自然亦有可能流落至此。

倪坤心念电转,面上却不动声色,悠然踱进木棚之中,随意看了看货架上的物品,指着一团拳头大小的黑色金属问道:“那团玄铁精英怎么卖?”

店主是个干巴巴看着毫不起眼的小老头,正慢条斯理地抽着旱烟,听了倪坤问价,他吐出一口烟圈,淡淡道:“十块中品灵石。”

“十块中品灵石?”倪坤讶然:“你怎么不去抢?”

虽然玄铁精英也是不错的炼器材料,但这种材料是越多越值钱。只区区一块拳头大小的玄铁精英,最多也就值五六枚下品灵石而已。

这店主一开口就是十块中品灵石,简直就是抢劫。

“我这不正在抢吗?”店主嘿嘿一笑,吐出一口烟圈:“年轻人,教你一个乖,在这隐市里,财不露白须谨记。你既然露了财,就别怪被人宰。少废话,赶紧拿十块中品灵石出来,这玄铁精英,就是你的了!”

原来倪坤在集市上转了个把时辰,采买了价值一百余中品灵石的炼丹药材,又花五十中品灵石,买了一部残缺不全的炼器功法,这等身家,早被有心人看在了眼里。

而且他买东西从不还价,一看就是上好的肥羊。

他不上门问价还好,既然上门问价了,那这小老头店主哪有不狠宰他一刀的道理?

至于宰客是否会有后患……

这里可是隐市,谁脸上没有罩着一层面具?

小老头脸上戴着的,可是赤炼城名家出品的人皮面具,易容伪装效果极佳,至少也得道基修士才能看破。而他观倪坤,根本连炼气一层的修为都没有,怎么可能看破他的易容?

所以小老头根本就不怕倪坤被宰之后,气愤不过,找他后账。

倪坤作忿然状:“明明只值五六块下品灵石的东西,居然敢叫价十块中品灵石,一下翻了将近二十倍,哪有这样的道理?”

“嘿,你有钱当然要宰你。怎么,钱花光了,买不起呀?”

小老头店主撇撇嘴角,一脸鄙夷地看着倪坤:

“亏老头子我还以为你真是个大人物,结果区区十块中品灵石都要斤斤计较,老头我在隐市做了这许多年生意,还是头回见着你这种小气鬼。啧啧啧……买不起就赶紧滚蛋,别杵这儿妨碍我做生意!”

他这是在激将。

在他看来,倪坤就是个钱多烧手的二世祖。

而这种二世祖,最受不得激,更不忿被人看不起。说不定几句轻蔑的话说出来,再配上一个鄙视的眼神,对方就要控制不住自己,明知被宰,也要先出了这口气。

事实果然不出小老头所料,倪坤气得两眼一瞪:“什么?本少爷会没钱?要灵石是吧?十块中品灵石是吧?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着!”

说着,掏出一把中品灵石,往柜面上狠狠一拍:“玄铁精英拿来!”

“嘿嘿,多谢惠顾。”小老头嘿嘿一笑,麻利地收起灵石,将那块玄铁精英拿了过来。

倪坤抓起玄铁精英,一脸忿然地指着货架角落,“我刚才那一把,有十二块中品灵石,多的两块,买那根树枝。”

小老头得了实惠,心里正高兴呢,直接将那树枝取了过来:

“这也不是一般的物事,虽然看着不起眼,但火烧不毁,刀斩不断,若是做成一枝箭,说不定就有什么奇效。不过老头我不像你一般小气,不与你斤斤计较,当作搭头送给你了!”

神器本就有自晦之能,不遇有缘人,根本不会展露真容。

而这小老头也就只是个炼气九层的修士,又哪里分辨得出树枝的神奇?

这树枝本是他在狩猎妖兽时,意外从妖兽窝里捡到。虽火烧不毁,刀斩不断,可除此之外,再无半分灵性。他以为这只是一根已失去了灵性,只余本身坚韧材质的普通灵木。

因见其笔直如箭,或可制成箭杆,这才摆上了货架,准备拿来宰割肥羊。

今天既然已经宰到肥羊了,那以两块中品灵石的价格将之“搭售”出去,其实已远远超出了老头的心理预期,自然不会介意,反而更是得意。

“哼!”倪坤一把抢过那树枝,狠狠瞪了老头一眼,转身就走。

小老头嘿嘿笑道:“年轻人,你可别不服气。你应该庆幸,隐市背后的大人物,把隐市的规矩定得很死,绝对不许任何人真个抢劫,也不许强买强卖。否则就你这大手大脚不知收敛的德行,老头我早一棍敲晕了你,把你洗劫地一干二净了。”

倪坤回过头,又怒视了小老头一眼,这才拂袖而去。

破界丹主材料已备齐,又意外淘到了一根流落此界的树枝仙器,倪坤兴致已尽,便不再继续流连隐市,循原路返回了赤炼城中。

回程途中,未曾遭遇任何意外。

即使倪坤一定程度上露了财,但也并没有出现他所期待的被人尾随追踪、拦路抢劫的戏码。这倒让他颇为诧异,没想到以赤炼门的风气,主持隐市的大人物,竟还真是个讲规矩的。

当然,以他展现出来的这点身家,肯定不值得大人物亲自出手。但连小毛贼都没有,说明看守出入口的道基修士,严厉杜绝了“尾随追踪”这种现象出现。

能在赤炼门这种近乎“全员恶人”的环境当中,经营出这等秩序之地,倪坤对于隐市背后的大人物,倒是多了几分好奇。

“也不知是哪个金丹长老这么有品……不过也说不准,万一是像我一样的潜伏者,或是外来势力呢?”

回到杂役院住处,倪坤先将炼制破界丹的辅助药材,分门别类的放进储物袋中,这才取出了那根仙器树枝研究。

“我经过木棚时,突然心中悸动,莫明生出感应,说明这树枝仙器尚有灵性,察觉出我是中土之人,主动让我心生感应。

“但现在到了我这个中土有缘人手里,它怎么还是这副惨遭火焚、黑不溜秋的模样?怎未变成楚司南那根树枝青翠欲滴的样子?

“莫非,它也跟我一样,在界域通道之中,遭遇了那团‘烈焰风暴’?并且还是三千年前遭遇的,受创比我更重?”

界域通道内的那团烈焰风暴,恐怕是从三千年前那场大劫,一直存续至今。

而即使经过三千年的时光削弱,它依然可以轻松秒杀倪坤,尾巴随便扫一下,就能将倪坤烤成半熟,更令他骨骼寸碎,休养四年方才痊愈,足见其三千年前,全盛时期该是多么可怕。

树枝仙器本是木属,本就受火焰克制。

倘若它是在三千年前,撞上了那团全盛时的烈焰风暴,那受创之重,当真难以想象。

倪坤以慧眼神目瞧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任何端倪。

凝神感应,亦只勉强感应到,树枝深处,蛰伏着一缕仿佛随时可能断绝的,极其微弱的生机。

“咱们都是中土老乡,能在这异域重逢,也是有缘。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设法修复你的。”

倪坤低声自语一句,将这通体焦黑、叶片枯黄的树枝仙器收进丹田,将无名真气转换为生机勃勃的水行真气,试图温养树枝仙器。

他的无名真气,治疗自身效果神奇。

但用真气直接帮别人疗伤,效果就非常差劲,还不如施展几个治疗法术。

此刻他以“气焰滔天”转换真气属性的能力,将无名真气,转换成水行真气,本以为可以滋养树枝,结果效果仍然十分差劲,树枝仙器过了好长时间,才稍微吸收了一丝真气。

倪坤想了想,又将真气转成土行真气,可结果还是一样,并未对树枝仙器有任何明显的滋养修复效果。

“看来这树枝仙器,不是一般的法子能够恢复。我对它也不够了解,只能慢慢再找办法了。”

摇了摇头,倪坤不再强求,将树枝仙器温养在丹田之中,取出那部残缺不全的炼器功法“灵宝诀”,催动慧眼神目,运转无名功法第四重“天人合一篇”,研究推演起来。

次日一大早,倪坤便与白氏兄妹,前往“火焰山”报到。

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七个“杂役弟子”,以及一位带路的道基修士。

火焰山秘境入口,位于赤炼火山百里之外,一片原始丛林里的地下洞窟中。地窟入口极其隐密,若不知具体位置,又无人带路,外人还真难以找到。

这地下洞窟约有百亩大小,地面早被赤炼门修理平整,还建起了营房、炼炉、库房等建筑。

前来值守的赤炼门弟子,平时便居住在营房之中。接到值守任务后,便从一处天然通道,直接进入火焰山中。

那天然通道入口,乃是洞窟南壁上,一条狭长的裂口。整个裂口时刻闪烁着灼灼红光,乍看上去,仿佛内里涌动着沸腾的岩浆。

此时此刻,倪坤与白氏兄妹,以及那七个“杂役弟子”,已来到了秘境入口之前,正准备进入火焰山秘境。

【求勒个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