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阿什么传的第二章学姐

更新时间:

“没想到,最后竟然还是阳向族赢了!”

青初洞喃喃自语,嘴角不知不觉漏出微笑。

即便是再见过大风大浪的强者,也足以被第九城里的情况,震撼到哑口无言。

谁能相信。

谁敢相信,苏越一个八品,竟然会斩了刺骨族的绝巅古无天。

那可是绝巅啊。

再荒谬的故事,都不敢这么胡编。

简直是荒唐。

可事实就是这么发生了,古无天的坚韧骨被打破之后,他仿佛变了一个人,原本滔天的绝巅气息,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就像是你捏的一样,不堪一击。

死了。

就这么轻描淡写,莫名其妙的死了。

死得简直像是个笑话。

至此,第九城就只剩下了黑捕一个强者。

青初洞心里甚至还在庆幸,他庆幸黑捕坚持到了最后,并没有提前离开秘境。

算是一件妙事吧。

古无天死便死了,反正不是阳向族的绝巅,死了也无所谓,甚至还是好事,其实其他种族里的绝巅越少,他们就越怕自己,也就越容易被操控。

黑捕赢了。

先别说黑捕九品大圆满的实力,就已经堪称无敌。

哪怕是有什么意外,黑捕手里还操控着黄素俞,他不可能再败给苏越。

那小子一路亮底牌,看上去无穷无尽,但青初洞坚信,苏越目前已经山穷水尽。

“其实,用不着牺牲黄素俞……算了,随黑捕吧,想杀就杀,这样能保险一点。”

青初洞心里其实不想黄素俞死。

他想用黄素俞去气袁龙瀚,他想看袁龙瀚气急败坏的样子,这样才够爽快。

可再一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祖锤在手,自己随时可以去斩杀袁龙瀚,也没必要多此一举。

而且他清楚黑捕不待见神州武者。

青初洞心里已经清楚,黑捕现在一动不动,他是在催动获喃咒的最终状态,他需要几秒时间来酝酿。

嗡!

一道黑光落下,古恩裴成功被传送出来。

“族尊救我。”

他脚掌刚刚落地,就尖叫一声,随后半跪在地上,根本站不起来,眨眼时间,古恩裴的脚下,已经出现一滩鲜血。

负伤严重,又气血枯竭,古恩裴的情况很糟糕。

“古恩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古无天会死?”

古紫珈闪烁到古恩裴面前,先是喂下一刻丹药,随后寒着脸,咬牙切齿的训斥道。

他到现在都不肯相信古无天会死。

古紫珈认为里面是幻觉。

不可能。

苏越一个八品,他怎么可能杀了绝巅。

如果古无天真的死了,以后刺骨族的日子会很难过,甚至有可能走上沸血族和掌目族的老路。

从天堂一瞬间坠落到地狱,古紫珈接受不了这一切。

“死了!

“古无天族尊确实是死了,我传送之前,感应到他气血被彻底粉碎,已经无力回天。

“族尊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好像是被诅咒了一样,他的气血量暴跌,还不如一个普通九品。”

古恩裴哭丧着一张脸。

他是九品大圆满,也是刺骨族里的高层,同样清楚古无天的死,会造成什么严重后果。

可事已至此,他又能怎么办?

灾祸啊。

谁能想到,原本运筹帷幄的一场阴谋,最终竟然会成为一场闹剧。

甚至,还有可能把刺骨族拖入深渊。

“废物,你为什么不留下拯救古无天,你这个贪生怕死的畜生!”

古紫珈怒发冲冠。

他抬起手掌,浑身杀气缭绕,恨不得一掌劈死古恩裴。

如果你能舍命去救古无天,他原本有可能传送出来。

可你贪生怕死,根本就没有援手。

古无天是绝巅,他如果返回刺骨族,或许可能被古九眉医治。

即便古无天无法痊愈,他也是个绝巅,可以和血虫皇一样,当个半步绝巅来震慑敌人。

可现在逃回来个你,你一个九品,又能干什么?

“我有罪,我当时想换族尊,可脚滑了一下,所以不慎被传送出来,是我的过错。”

古恩裴一副痛苦的表情。

他知道古紫珈不可能杀自己,对方又不是个蠢货。

现在刺骨族少了一个绝巅,西战区的平衡已经被打破,古紫珈如果再斩一个九品大圆满,他会成为整个刺骨族的罪人。

古恩裴心里也怨毒。

没看到我重伤吗?

还在质问我,凭什么质问我,凭什么我要用自己的命,去换古无天那个蠢货的命。

一个绝巅,能被八品斩杀,他简直就是世界上最蠢的绝巅。

“哼!”

果然。

古紫珈狠狠捏着拳头,咬着牙放下了手臂。

古恩裴猜的没错,现在这种情况,他即便是要迁怒,也跟不敢杀古恩裴。

刺骨族已经够惨了。

“刺骨族疏忽大意,这次赔大了。”

银恨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群人已经从先前的错愕中回过神来。

古无天确实是死了。

以后,得好好考虑一下西战区的格局。

血虫皇向银恨投来一个古怪的眼神,就好像在说:西战区地盘太大,咱们该重新分配了。

银门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八族圣地,就只有那么大一点点地盘,谁都想让自己的族人在圣地修炼。

可我的族人要多来,你的族人就要少。

除了掠夺和侵占,还能有什么办法?

古无天死亡,这也算是个欣慰的事情吧,虽然弄丢了境妖,但双角族起码没有亏惨,没有赔上一个绝巅强者。

这样一对比,银恨心里就舒服了很多。

现在虫头族只有两个半绝巅。

刺骨族是两个绝巅。

而双角族三个绝巅的配置齐全,如果以后把境妖抓回来,那就是四个绝巅。

哼。

西战区霸主,舍我其谁。

“银恨,你没必要冷嘲热讽,我刺骨族不怕事。”

古紫珈怨毒的盯着银恨,他也看了眼装腔作势的血虫皇。

身为异族掌权者,古紫珈太清楚这两个畜生在想什么。

落井下石这种事情,谁都擅长。

“等黑捕拿走落圣丹,盟军大战就要开启,这时候谁都别起内讧。

“杀古无天的是神州武者,如果要复仇,那就在战场上多杀神州的无纹族,别窝里横。

“古紫珈你也别惊慌,这次战争你刺骨族如果可以立功,我青初洞可以保你刺骨族无忧,如果谁敢动你,那我青初洞第一个不答应。”

见银恨和古紫珈即将要吵起来,青初洞寒着脸斥道。

他看了眼盟军,很不妙。

由于古无天的死,盟军士气瞬间萎靡不振,有些营帐甚至出现了哗变情况。

太恶劣了。

战争还没有开启,盟军竟然率先战死一个绝巅。

这对普通武者的信心,是致命的打击。

如果这时候古紫珈和银恨再开始内战,就真闹成了一个笑话。

战争还没有向神州开启,可能西战区先内乱了。

青初洞必须要阻止。

果然,青初洞话落,银恨闭了嘴,古紫珈更加不敢多说什么。

此时此刻,已经今非昔比。

银恨之前嚣张过,在境妖出现的时候,他和青初洞称兄道弟,觉得双角族不可一世。

古紫珈更不用多说,古无天破封,古紫珈隐隐已经是联盟的二号人物,颇有些颐指气使的气概。

可一眨眼,一切成空,如镜花水月。

毁了。

两个最嚣张的家伙,直接安静了下来。

血虫皇更别说了,他本身就是假绝巅,向来不敢出头。

阳向族终究还是成了最大的赢家。

黑捕突破。

青初洞手握祖锤。

阳向族第一强族的名号,已经彻底坐稳。

“你们不觉得古无天的死,有些蹊跷吗?”

钢厉承皱着眉,突然沉着脸分析道。

“哼,有什么蹊跷的,自己冒然跑到第九城,结果不知道承受了什么反噬,最终聪明反被聪明误,成了一个可怜的祭品。”

肆眀庆气急败坏的骂道。

他发现了一个绝望的事情。

肆段扉留下的手段,似乎是失效了。

苏越手掌伸到降魔木鼓内,虽然暂时还没有把落圣丹拿出来,但理论上落圣丹该碎了。

可目前毫发无损。

甚至,附近都没有一点点异常。

肆眀庆猜测,肆段扉留下的布局,可能已经被苏越悄悄破解。

这小子浑身古怪,连战两个绝巅,甚至还杀了古无天,绝对不是个简单货色。

根本就是个妖孽。

肆眀庆恨啊。

他宁愿古无天拿走落圣丹,都不想丹药落在黑捕手里。

阳向族已经够强了,不能再让青初洞膨胀下去,否则大家都要被压制。

这不是好事情,甚至是灾难,最终一定会失控。

“你们有没有关联过一些事情。

“比如,苏越在对付境妖的时候,他所召唤的三道虚影护盾,其源头必然是来自于绝巅。

“没有无缘无故的能量,一切都是转化,既然是这样,那必然会有源头和献祭,可为什么苏越毫发无伤,和没事人一样,他不可能没有后遗症。

“而古无天不久前去过一趟神州,还和袁龙瀚战了一场。

“那时候我就怀疑,以袁龙瀚的能力,他既然早早就在神州布置了陷阱,他完全有能力坑杀古无天,这并不是突发事件,袁龙瀚可以布局很久,可他为什么不杀?反而还让古无天逃了回去?

“我分析,袁龙瀚大概率是故意的?他是在做实验。

“他在神州打败古无天,再用邪道战法将古无天的气血祭炼成护盾,然后让苏越使用,最终用来对付境妖?

“而苏越所承受的献祭代价,又被古无天给承受,最终造成了古无天莫名其妙被诅咒。”

钢厉承脑海中出现了一些猜测。

这些猜测很荒谬。

但也同样让人脊骨发寒,手脚冰凉。

很多看似毫无关系的猜测,有时候冥冥之中可能会有关联。

虽然,它依然荒谬。

“不可能,你想多了吧。

“袁龙瀚又不是天神,他怎么可能猜[www.biqudu.xyz]测到境妖,又怎么可能猜测到古无天也隐藏在第九城。”

银恨皱着眉反驳。

古无天的事情先不说。

双角族计划复活境妖,那已经是古无天从神州回来很久之后的事情。

袁龙瀚怎么可能算计的这么精妙。

用古无天的气血,去对付境妖?

预知未来?

何其荒谬。

袁龙瀚如果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他为什么不提前毁了青初洞的祖锤。

比起古无天,明显祖锤对袁龙瀚的威胁更大。

“不一定是料事如神。

“也可能是巧合。

“袁龙瀚炼化古无天,是为了让苏越以防万一,当成是常备护盾来使用。

“可一切都这么巧合,境妖正好在第九城,古无天正好也在第九城,所以苏越很巧合的利用了古无天,然后还对付了境妖。

“这也解释了苏越嚣张跋扈的挑战。

“那番话看似热血沸腾,可明显就是脑残言论,但我观察过,苏越的眼神很自信,根本没有任何退缩。

“他一定知道古无天是空壳子,所以才会三番五次的挑衅,他的目得,就是要利用古无天,打击盟军士气。”

钢厉承继续阐述着自己的分析。

细思恐极。

神州这个苏越,虽然小小年纪,但论心肠歹毒,根本就不输给任何老辣的九品。

一个古无天,竟然被利用到这种地步。

闻言,几个绝巅纷纷错愕。

仔细想来,钢厉承的分析不是没有一点道理。

古紫珈更是愤怒。

如果钢厉承的分析正确,那古无天就是无妄之灾啊。

“别想这么多了,该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木已成舟,刺骨族节哀。

“接下来,咱们该让袁龙瀚还债了。”

青初洞摇摇头,一脸杀气。

第七城。

第八城。

第九城。

毒牙营。

神州下的一步好棋,竟然提前削弱盟军这么多优秀战力。

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次秘境之行,除了阳向族,根本没有赢家,其他五族连安慰奖都没有拿到。

他们心里必然会不服气。

如果不是祖锤在手,青初洞都怀疑,盟军可能立刻就被解散,甚至当场内乱开启。

但不重要了,自己有祖锤在手,他们也不得不听话。

强权已经掌控在手里,但青初洞不知足,他还需要立威。

他要成为盟军的神。

他要让联军心甘情愿的尊自己为皇,而不是因为祖锤。

“哼,等黑捕出来,那个苏越也会被强制传送回来,到时候我要一点一点剥了他的皮,你们谁都不可以阻拦。”

古紫珈睚眦欲裂。

他真是恨透了苏越,看着直播画面里的苏越,古紫珈恨不得立刻就冲进去,将其碎尸万段。

古恩裴躲在不远处疗伤,他觉得自己衰到家了,直至现在回想起来,古恩裴都有一种做梦的错觉。

在他旁边,钢绝白和肆段扉一脸苦笑。

他们没有去嘲笑古恩裴。

说实话,够凄凉了。

衰比何必为难衰比。

大家都是输家,都比较凄凉。

整个世界,最强的6个九品大圆满到第九城,最终死了两个,跑出来三个,一个比一个狼狈。

打败他们的敌人,仅仅只是个神州的年轻人……八品。

……

神州,道门山。

贝克纳姆哑口无言,神州用一个八品武者,完成了西方国家很多年都没有完成的壮举,他除了感慨和震撼,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总不能去感谢袁龙瀚吧。

不行,贝克纳姆的骄傲,不允许他向袁龙瀚说感谢。

这次我来神州是支援战争,得神州感谢我美坚国。

“哈哈哈,感谢元帅,感谢神州的小英雄,替西战区处决一个恶徒,真是让人开心。”

这时候,五大三粗的罗熊国绝巅,终于抵达。

烈火夫斯基。

罗熊国国会最高议员,也是罗熊国最强战力。

烈火夫斯基身高有2.4米,大胡子,浑身肌肉看上去像是要炸开一样,他腰上还挂着一个金属酒壶,看上去就格外草莽。

当然,烈火夫斯基浑身散发着浓浓的酒气,这有点让人不舒服,不过也无所谓,罗熊国传统,他们没有伏特加,就没有了生命。

“斩杀异族,这是每个地球武者的责任,不必客气。”

袁龙瀚微微一笑。

神州四个绝巅,美坚国贝克纳姆,罗熊国烈火夫斯基。

这下,神州战场,同样是六个绝巅。

原本宗师战场神州有些弱,但因为苏越在秘境大杀特杀,联军高层战力已经被削弱很大一部分。

可以这么说,苏越以一己之力,生生逆转了神州高阶战力的劣势。

由于第九城事件,湿境最强的6个九品大圆满,目前已经残的残,死的死,构不成最大的威胁。

这一战,苏越真的太优秀。

天秀。

“酒鬼,古无天死亡,你罗熊国又可以缓一段时间。”

贝克纳姆皮笑肉不笑。

“还得感谢我的好朋友袁龙瀚,罗熊国和神州国,永远是好朋友。”

烈火夫斯基拍拍袁龙瀚肩膀,酒气逼人。

“古无天死亡对人类是好事。

“现在第九城只剩下一个黑捕,而苏越还有黄素俞这个战友,他俩如果配合得当,或许有可能成功逃出来。”

袁龙瀚目光盯着第九城。

他看到苏越即将要把落圣丹拿出来。

而黑捕操控着黄素俞,也即将要去轰杀苏越。

最关键的时刻即将到来。

袁龙瀚对苏越有信心,他一直都坚信,苏越不是莽撞的人,他绝对有逃出来的把握。

“咦……是暗语!”

袁龙瀚突然察觉到一个细节。

苏越一只手在降魔木鼓里取落圣丹,而他的另一只手,却在进行着专属密码。

这一次,苏越要传递的语言很复杂。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落圣丹上,正好转移了视线。

手语类似于手掌颤抖,也并没有太强烈的活动幅度,苏越刚刚斩杀古无天,手掌颤抖也实属正常。

所以,这一次苏越给袁龙瀚传递了大量的信息。

……

“我和黄素俞暂时不回去,秘境还有第十城!”

“不要惧怕祖锤,尽量支撑,拖延时间,等我回去,我有办法对抗祖锤,切记要拖延!”

“我很安全,不用担心。”

“黄素俞可能要突破到绝巅。

“我爸绝巅,但暂时回不去。”

“神州无敌,神运山必胜。”

……

看似短短几句话,可用手语表达,就格外的复杂。

苏越目视着黑捕,掌心里不断诉说着信息。

这些都是好消息,应该让袁龙瀚心里有个准备。

袁龙瀚破解之后,内心已经震撼到无以复加。

他不回来了?

难怪,这小子一路上嚣张跋扈,似乎根本就没有担心过秘境外的6个绝巅。

谁能想到,秘境竟然还有个第十城。

这可是青初洞都不知道的绝密信息啊。

至于黄素俞突破,袁龙瀚也理解,毕竟他目前就在第九城,而且在第九城的灵气灌注下,实力已经突飞猛进。

落圣丹之所以珍贵,就是因为它药效温和,是九品最佳的突破圣品。

其实哪怕就是气血有些不足,落圣丹都可以自动调整过来,也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更何况第九城也是个绝佳的修炼场所。

当然,这个不足不可以差距太大。

关键苏青封竟然都突破了。

神州一次增员两个绝巅,这可真是好事连连啊,袁龙瀚心脏都开始剧烈跳动,太激动了。

当然,袁龙瀚注意听到苏越反复强调,苏青封暂时回不来,他也没有盲目乐观。

这下,袁龙瀚心里更加有数了。

既然苏越敢这么保证,那就代表他和黄素俞都有心里准备,应该是安全的。

这是好事。

至于黄素俞为什么不直接返回湿境,可能是第十城需要他吧。

其实袁龙瀚也不想让黄素俞冒险。

虽然他能突破绝巅,但要从6个绝巅的围攻网里逃命,也不容易,很可能被生擒,毕竟他和柳一舟不一样,他没有沸珑印那种神兵利器。

能和苏越一起离开,也是好事。

苏越结束了暗语,袁龙瀚脑海里的信息飞速掠过。

其实相对于黄素俞和苏青封突破,最让袁龙瀚郑重对待的消息,还是祖锤。

以神州目前的战力,袁龙瀚也只忌惮祖锤。

可苏越让自己尽量拖延,等着他回来,而且他还有破解祖锤的办法?

这小子,好消息怎么会这么多!

到底是什么办法?

不应该啊。

其实这段时间袁龙瀚和元古子一直在研究祖锤,他们找遍了湿境很多文献,可根本没有足以对抗祖锤的兵器。

如果有,青初洞早就拿出来对付神州了,又何必等到祖锤出世。

仅有的一些记载,也都是胡言乱语,完全没有考证。

好像碧辉洞曾经有件兵器,但早就碎了。

雷魔降也有兵器,可同样当众碎裂,这些都是传言。

难道是雷世族还有什么传承?

袁龙瀚猜不透。

最终,他叹了口气,还是选择相信苏越,同时,他也是相信奇迹。

既然苏越已经留言,那对抗祖锤的策略,就稍微修改一下吧。

其实也无伤大雅。

其他人什么都不清楚,这手语密码只有袁龙瀚能看得懂,也只有袁龙瀚的眼睛能看得清楚,哪怕九品都很模糊。

“苏越,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定要给我活着回来!”

袁龙瀚捏着手掌,心里祝福着苏越。

秘境第十城。

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面对未知,就连袁龙瀚这个最强绝巅,都有些似有似无的恐惧。

这是人性。

……

第九城。

咔嚓!

苏越终于在降魔木鼓的外壳上,震出了第一道裂缝,这预示着降魔木鼓即将要崩溃。

咔嚓,咔嚓,咔嚓!

果然。

伴随着清脆的龟裂声,降魔木鼓的裂缝开始蔓延,随后表壳就如瓦片一样崩溃,碎片纷纷坠落在地。

这时候,苏越掌心里的落圣丹光芒四散,比之前还要璀璨很多。

一股浓郁的药效蔓延在第九城,仅仅是味道,就如醇厚的美酒一样,让人头脑发沉,竟然有点微醺的感觉。

飘飘欲仙。

只能这样形容这种感觉。

“黑捕,如果你再没有什么手段,那我苏越可不客气了。”

咔嚓!

咔嚓!

降魔木鼓崩溃的速度极快,已经接近尾声。

而苏越的胳膊,也在一点一点往外抽离,他眼看着就要成功了。

这时候,苏越还提前打开了虚弥空间。

只要落袋,那黑捕哪怕杀了苏越,都无济于事。

所以黑捕的情况很紧急。

雪阳对万道白羽的掌控,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她目前根本没时间理会苏越,甚至之前古无天的死,也没有在雪阳这里引起什么波澜。

因为她没空。

她甚至都没意识到,洞世圣书在微微颤抖。

“哈哈哈,不客气?

“你一个区区八品,有什么资格不客气?

“看看你的头顶,他叫黄素俞,就是出卖袁龙瀚,把湛轻洞救回阳向族的奸细。

“既然你是神州武者,那就和神州武者同归于尽吧,这样也算一段佳话。

“黄素俞,抱歉了,虽然你对阳向族很忠诚,可你的宿命,就是阳向族的一条狗而已。

“获喃咒的最终状态,并不是透支你的气血,而是……彻底将你引爆,形成一次绝巅打击。

“我黑捕最后的底牌,就是你这个无纹族的奸细,哈哈哈!”

黑捕狞笑着,随手指了指苏越头顶。

黄素俞已经暴掠过去。

黑捕不怕苏越。

要拿走落圣丹,还得一点点时间,可自己已经完成了引爆进程。

落圣丹是神药,不会碎。

可苏越却会粉身碎骨。

黑捕真的没想到,最终的赢家,竟然还是自己。

“我当然知道他是黄素俞,并且……一开始就知道。”

然而。

苏越头也没有抬,他知道黄素俞在头顶,也知道黄素俞即将被引爆。

没有惊慌。

没有失措。

苏越藐视着黑捕,就像在看一个弱智。

“黑捕先生,抱歉了,我并没有憎恨袁龙瀚,我其实还是神州的武者。”

这时候,黄素俞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去。

他切断了获喃咒的操控,平静的落在苏越面前。

嗖!

与此同时,落圣丹抽离出来。

苏越屈指一弹,却并没有弹到自己虚弥空间,而是直接弹到了黄素俞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