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杨玉婷1—8征服小说

更新时间:

人类自第一位人皇出世,人间界便从仙魔妖三界的统治中脱离自成一界。

人间界主要为东西两块大陆,东陆面积较小自北向南分三大州:沧州、黄州、云州。西陆幅员辽阔共有六大州,以面积狭长的绿州斜跨东南至西北呈割裂之势,整个西南部为荒州,东北部自北向南为北州、翼州、中州、明州。

东西两块大陆又被沧海、离海、青海、司明海、泽海、生死海、寂幽海七大海包围。

故此,人间界又被成为九州七海。

修真大会每十年举办一次,由修真界四巨头:云岚宗、灵剑派、碧水阁、万兽宗,共同举办。

举办地点每四十年轮流一次,这次刚好轮到云岚宗。

云岚宗位于地域面积最大的中州,以群山作为自己门派的宗地,又分了内门和外门,此次举办修真大会的地方就在外门的缥缈峰。

“听说没有,这次修真大会上烈阳剑和霜花剑会有一场对决作为表演秀,我们此行有眼福啦!”

“真的嘛!真的嘛!烈阳剑!我的偶像耶!”

“当年烈阳剑以一剑之威震慑群魔,那毁天灭地的一剑,直接把魔族大军吓得屁滚尿流,哭着喊着逃回了魔界。”

“霜花剑也不差啊,一人灭掉了整个天虎门,那天虎门怎么着也算得上一个中等门派吧,其中也不乏好手,我听说只不过一夜之间,整个天虎门鸡犬不留啊,太惨了。”

“那…霜花剑杀心未免太重了吧?”

“你知道个锤子啊!人天虎门的少门主杀了霜花剑最疼爱的徒弟,那位可是霜花剑内定的继承人,霜花剑能不气嘛?他跑去天虎门要人,天虎门不但不交还把霜花剑羞辱了一番,大佬一怒,血流万里啊!”

“没错!他宵水宗凭着这一人硬是从一个不入流的门派跻身到一线大宗门,不容小觑啊。”

“总之,这次强强碰撞,并且是一阳一霜,看头大大滴有啊!”

烈阳剑?

霜花剑?

听上去都很厉害的样子耶!

有趣!有趣!

凤泣一双灵动的大眼不住的滴溜直转,两只耳朵恨不得竖起来,好多听一些人类修士的八卦。

没想到这份找人的差事竟然这么有趣,凤泣看向苏慕白的眼神又恢复了几分好感。

苏慕白脸上维持着友善的笑容建议道:“凤前辈,这边人多嘴杂,不如让我送您到后边的小院消息一下?”

“好吧。”凤泣现在虽然有一颗想作妖的心,但她还没那个胆。

这么多人类修士,听说还来了许多厉害人物,她还怕自己真实身份被人识破了呢!

凤泣无精打采的应了声,眼睛再恋恋不舍,脚步还是紧紧跟着苏慕白。

“那我不用帮你找人了吗?”被单独送到一座僻静的小院,凤泣不甘心呐,外面那么热闹,她好想去玩!

“抱歉,我现在暂时抽不开身,等这厢事了,我便来寻您。您可以先在这边休息,这处小院是我们专门为此次大会准备出来的,不会有人过来打扰您。”

苏慕白说得很有礼貌,声音依旧很好听,可凤泣听完却整个人都蔫巴了下来,她就是担心没有人打扰啊…

她一个人要在这里闲出蛋来吗?

但她也知道人家百忙之中抽空出来安顿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那好吧,你去忙吧,我会在这里好好待着的。”

我会很乖很乖的,看我真诚的眼神。

凤泣挤出一丝笑容,眨巴着无辜大眼,一副你大可放心去忙吧的样子。

苏慕白不放心地看了她几眼,最终还是留下她一个人走了。

苏慕白前脚刚走,凤泣后脚就跟着出了院子。

热闹凑不了,她看看风景总可以吧?

凤泣撅了撅嘴,就自顾自的开始晃悠了起来。

大不了修士多的地方她不去嘛,这个地方这么大,山这么多,都是她没见过的风景。

逛个一两天的也不成问题吧?

凤泣看风景有一个特点,善于发现美,然后往死里祸害,而且她运气极好,随便走个路都能捡到宝,然后继续祸害,要不然她也不会被整个天凰山的族人当作祸害人人喊打了。

当然她最最最温柔的山主除外。

整个天凰山只剩这么一个人不讨厌她。

谁让她是山主亲自带大的呢?

凤泣出了院落不久就闻到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香甜气息,勾得她馋虫都快出来了。

之前吃包子那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对于从小吃仙草仙果长大的她来说,没有一丝灵气的包子味道能好到哪里去?

这次不一样,她闻到的是浓郁的灵气的香甜气息。

这附近肯定有什么好果子熟了。

有好吃的当然不能落下她呀!

凤泣循着气味就摸了过去。

此时的药王峰几乎聚集了所有云岚宗的绝顶高手。

最中心的位置四名老者正翘首以盼地盯着不远处的一颗矮子果树。

为首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焦急地开口:“怎么样了?时间差不多了吧,修真大会那边也快开始了,我还得去主持大会开幕仪式呢!”

旁边另一位肥头大耳,肚大膀圆的老者立马喜出望外,热切地说:“师兄要是着急,大可先行过去无妨。”

“就是,师兄你作为宗门宗主怎么能缺席如此重要的场合,你让前来参会的人怎么看我们云岚宗?”

另一个人也在一旁附和。

唯独剩下的那位,手中掐诀,双眼一刻不离那正一闪一闪泛着淡淡红光的赤色小圆果。

云岚宗宗主气急败坏,“朱果就这一枚,眼看就要熟了,我走什么走!”

朱果的作用极大,一颗朱果可让一名金丹后期的修行者直接突破进入元婴期。

朱果如此宝贵,成熟条件也是非常苛刻,先不说这朱果树一百年开花一百年结果,就是摘取的时机也有要求,必须是它成熟的那一瞬间摘下来。

不然,熟透的朱果就要化作泥尘,成为朱果树的肥料。

他朱之行虽是云岚宗的宗主,但他们四个手下可都有金丹期的真传弟子,他们说好了谁下手快朱果就归谁,这会让他走,这不是存心坑他呢!

这两个坑他的老家伙,胖的这个是他二师弟杨硕,掌管着外门。瘦的这个是他七师弟夏侯霸,掌管库房。

不说话的这个是他三师弟姚余,掌管药田。

“好了!”就在他们拌嘴的这个档口,掐诀的姚余突然开口,同时身形朝着朱果飞射而去。

这个“好了”代表的意思其他三人自然也明白,当下也是不甘落后。

但在提气前冲的一瞬间都是真气一乱。

“丫丫个呸!好你个姚老三,竟然给我们下药!”杨硕气得大骂。

这药对他们没什么作用,就是让他们慢这一下。

三人慢了这半拍,自然朱果最后只能落到姚老三的手上。

但三人耳边响起的不是姚老三得意的笑声,而是一声厉喝!

“什么人!”

说着,就见姚老三已经消失不见了踪影。

剩下的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是真的出了什么岔子,还是又是姚老三搞的鬼。

“师兄,你先去主持修真大会,这里交给我们就行。”

那个肥胖老者出言相劝。

“唉,”云岚宗宗主朱之行担忧地看了看他的两位师弟,沉声交待,“三师弟不会拿朱果开玩笑,定是出了什么岔子,你们快去助他。”

“好,师兄放心。”

杨硕、夏侯霸拱手一礼,便飞身而起,朝着山林间追去。

且说凤泣循着香味一路潜行,偷鸡摸狗的事干得多了,隐匿行踪不让人发现压根就不是什么事。

在天凰山被人撵着打也是家常便饭,所以她修炼三百多年,特长就是潜行和逃跑。

当她潜行到香味发源地,自然也见到朱之行他们,但凤泣压根就没把他们放到眼里。

几个老头磨磨唧唧的还想跟她抢?

不过朱果一到手,凤泣就发现她错了!

这看上去又老又丑的老头,速度快得惊人!

被追得急了,凤泣做出了一个天下护食的吃货都会干的一件事。

她情急之下一把把朱果塞进了嘴里。

事情证明这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朱果一入腹,凤泣就感觉到体内就像着火了一样,她的五脏六腑都烧得难受得紧。

整个人都像是只煮熟的虾子,大颗的汗水从她额头滑落,没多久她就眼前一黑,直接从空中跌落。

妈蛋,要完!

姚老三很快就追了上来,入眼处只有一个被砸出来的人形坑,然后他从坑里抠出来一个快要被煮熟的人。

“怎么了,姚老三?”

杨硕和夏侯霸紧跟着就追了上来,看姚老三手里跟提了只死鸡似的小姑娘就问。

姚老三气急败坏,“朱果被这丫头给吃了!”

“什么!”杨硕惊呼一声,脸上横肉直抖,“这丫头哪家的憨憨?朱果那是能生吃的?”

姚老三虽然恨得牙痒痒,但事已至此他也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小丫头死在自己面前,“先把她带回去看看能不能救回来吧。”

朱之行好不容易主持完修真大会的开幕式,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躺在他们地牢生死不知的凤泣。

朱之行气得吹胡子瞪眼,“就是这丫头抢在了我们前面?”

姚余回道:“是啊,不过这丫头古怪得很啊。”

“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