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翁公的大龟挺进秀婷

更新时间:

他一脸疑思,“阁下怎么称呼?”

“在下殷十八。”公子彬彬有礼地回道。

御极不经蹙眉,却还是点了点头。

这个名字一听就是化名,第一次见面不好追问,如此年轻就能和昆仑虚资历最深的上师谈笑风生,此人的来头一定不简单。今日真是太有趣了,一下子撞到了两个神龙之眼看不穿的人,这在过去万年可从未发生过。

瞬间,他对昊天和殷十八的兴趣,就盖过了洛栩这个六界难寻美人儿。

“(本章是防盗版章节,订阅用户见此提示,请稍后刷新。更正后的字数不会少于订阅字数。推荐使用QQ阅读App,后台更正后自动刷新更快。)”他拱手道。

“甚好,甚好!”

捋着长须,攸海上师笑道:“太子殿下,如此这般,老朽也可以安心去守护天尊闭关了。”

“叨扰上师了。”御极虚礼道。

……

两人一来一往客套了半天,昊天在一旁只打哈欠。

攸海上师平日里可不好惹,唯独对这个认定要传承自己衣钵的关门徒弟百般纵容,眯着眼睛笑呵呵地看着他说:“昊天,殷公子是为师的好友。与太子殿下一样,也是昆仑虚的稀客。这几日为师不在门中,你要多照应照应。还有洛栩,玉虚峰的事情如果不忙,也多来走动走动,与我这小友说说话。他家中人丁不旺,平日里太寂寞了。”

听他的口气,殷十八竟然比太子殿下还要小心招呼。

昊天懒洋洋哼了一声,满不在乎地说:“我连居所都让出来了,还得怎么照应?要不……留下来挤一挤?刚好,我也挺擅长御火——”

洛栩暗暗踢了他一脚,低声道:“一会儿我带你去天芮门,请师尊太白上师给你安排个单独的大院子。”

“天芮门?”

昊天眼珠一转,“我要住你之前的厢房。”

“咳咳……咳……”

洛栩涨红了脸,赶忙将他扯到一边,“你再胡说八道……”

话还没说完,昊天举起拳头亮在她眼前,忽然张开手,垂下一个耀金丝绒草编的链子,底下坠着一个亮晶晶的小碎片。“你把这个带上,我就再也不胡说八道了。”不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把链子挂到她的脖子上。

“收了我的聘礼,就要嫁给我做媳妇儿。不许耍赖——”他嬉皮笑脸地说。

“你——,放肆!”

事主瞪大眼睛的同时,另外两道目光同时落在那个碎片上。

攸海上师遮着眼,直摆手道:“昊天,你小心点儿!上一个做这事儿的……双手、双脚都已经没了!”

他这话可没夸张,洛栩虽然知书达理,奈何是盛名远播的神族第一美人,任何敢跟她明里暗里的示好的,便是和整个神族的青年才俊为敌。身在昆仑虚虽然不好明争……暗地里的闷棍可要吃不少。

……

望着一道往玉虚峰方向去的清气,一道往玉珠峰峰端去的水泽,殷十八和御极这对临时凑在一起的“同居客人”,终于有时间互相打量一番。

“敢问尊上可是冥王大人?”御极客道地施礼。

如果他猜的没错,这个殷十八就是第十八代冥王。身为一界之主,自然受得起他堂堂天族太子的大礼。

攸海上师是沧氏神君出身,有名的不慕名利、虚怀若谷,万年前舍弃了东海神君之位来到昆仑虚。对自己也不过平淡处之,能让他高看一眼的,也唯有各界尊长的身份了。

“太子殿下怎么瞧出来的?”殷十八相当诧异。

这是他万年多来,第一次离开幽冥,不可能有人知道他的样貌。哪怕御极有神龙之眼,也不可能看出他的真实身份。

御极笑了笑,指向峰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人。”

“昊天?”殷十八脸色一沉。

的确很奇怪,那个不太有礼貌的年轻人手上竟然有一卷“无字天书”。

那是盘古大帝留下的,共有七卷。父神应劫之时,交给天族两卷,幽冥和神族各一卷。其他四卷,散佚在六界。如今忽然出现,却是在一个年轻人手上。

御极上前一步,郑重其事道:“(本章是防盗版章节,订阅用户见此提示,请稍后刷新。更正后的字数不会少于订阅字数。推荐使用QQ阅读App,后台更正后自动刷新更快。)”

金翅凤凰——曾经的天族之主,现在的妖王一族。

神龙之眼,凤凰之目,可以看穿世间一切变化和万物本源。

“你说他是金翅凤凰?”殷十八若有所思。

这些年,妖族虽然尚算安分守己,与仙道关系缓和,却总归是妖道。为什么独自一人跑来昆仑虚学艺?攸海又能教他什么?而且,听说老妖王只有一个独子,难道那个年轻人……是妖族储君?!

“小王的确有这种猜测,暂时还不能下定论。毕竟,这里是神族地界,妖族的人应该不敢轻易混进来找死。”御极眼中闪过一丝凶狠。

击杀凶兽梼杌区区小功,怎么比得上擒拿妖族少主?

自从看见昊天拿出“无字天书”,又知道他擅长御火,便知道他是金翅凤凰的事情十拿九稳。

如今,天族和妖族的关系尚可,就算他混进昆仑虚来,也不算什么大事。除非……他犯了天族和神族的大忌讳,自己顺理成章拿下他,便是足以稳固地位的大功德。

“即便是妖族的人,诚心向道也是好事情。昆仑虚有教无类,攸海上师更是如此……如果昊天没有什么异动,希望殿下可以不要追究。”

殷十八并不想多生事端,更何况事关他在神族唯一的朋友。

“话可不能这么说。”

御极转身指向玉虚峰,“三清天尊宫中,藏着无数的宝物和秘密。如果妖族居心叵测,实在防不慎防。”

殷十八眉头一紧,“殿下疗伤要紧!”

见他不为所动,御极眼珠一转,负手道:“洛栩仙子似乎被他纠缠的紧。她是泽氏嫡女,万一出了事,小王无法对神族交代。既然心生怀疑,无论如何也要探探昊天的身份,弄清楚他的来意,只为防患于未然……绝对不会牵连攸海上师。”

“洛栩仙子……”

殷十八心神一动,“如果只是试探一下,本座愿意鼎力相助。”

成了——

果然英雄最难过情关,红颜祸水,谁都挡不住……

御极不经意勾起嘴角,转身的瞬间恢复了端肃的神态,“上清玉虚宫有一盏‘玉虚琉璃灯’,燃着上古天火‘洗业金火’,比‘幽冥鬼火’和‘琉璃净火’更强大,可以照见金翅凤凰的原形。今夜,本王就去向灵宝天尊借灯,到时候,只要照上一照,便可以印证猜测。”

只是照一照而已,听起来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昊天真的是妖王之子,早日向洛栩仙子揭穿他的身份,对她和泽氏神族都是一种保护。

殷十八点点头,拱手道:“那就有劳太子殿下,本座到时候会全力配合。”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