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贞娘劫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

天穹之上,朦胧的光辉如隐若现,宛若混沌在被那道身影开辟出一片崭新的天地。

仰望苍穹,唯有那一道顶天立地的身影,身形数百丈,在俯瞰众生。

感受到那道神魂虚影传递出的威压,纵然是夏紫羽,眸光也免不了被震撼住了,哪怕他先前在怎么自信,但此刻心中依旧不可避免的有些想要逃离。

圣人之威,镇压一片虚空的秩序。

“何人竟敢犯我荒古神威?”虚影传出一道宛若惊雷般的声音,俯视着夏紫羽那渺小如蚂蚁般的身影。

“犯吾者,诛!”

哧!

虚影之上大道爆发出来,无数神光洒落,看似毫无杀机的神光落在虚空之中,竟然直接将虚空洞穿了,狂暴无比,直接向夏紫羽镇压而下。

夏紫羽感受着那如是神山般的威压,脚下的虚空片片崩碎开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恐惧驱散,手中龙吟一震。

“圣人么?”

“浮生-众生灭!”

夏紫羽脚下猛然一踏,虚空破碎开来,衣衫鼓荡,银白的长发竟然宛若九天银河一般倒灌而上。

身形猛然冲上高空,龙吟之上爆发出入紫阳一般的紫金神光,剑气如长河一般,席卷向那那击落而下的神光而去。

陡然,夏紫羽心中警觉,这一刻,他毛骨悚然,再也没有一丝侥幸心理,身躯之上的汗毛倒竖,‘极’剑决加持,宛若一道剑光,速度飙升,将自己横移了出去。

他像是一柄在虚空穿行的神剑,虚空之中所过之处皆是他留下的虚影,让人看不清出到底哪一个是他的真身。

而那上方的神光直接洞穿了他之前倾力斩出的一剑,漫天剑光与剑气在同时被神光破碎开来,向他笼罩而来。

夏紫羽在疯狂提速的同时,手中的龙吟不断向高空斩去,无数剑光遮天蔽日,阻挡那落下的密集神光。

铛铛铛......

虚空之中不断爆发出铿锵之音,不绝于耳,无数的余波就宛若海潮一般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夏紫羽的攻击落在远处观战的群雄眼中,就好像是千万个夏紫羽同时在挥剑一般,紫金神光片片炸开,将天穹渲染的绚烂至极。

轰轰隆!

即便夏紫羽的速度再快,挥剑的速度与斩出的剑光何其之多,仍然有神光落到他的身前与龙吟形成的剑气屏障之上。

无坚不摧,哐当之声震动八荒,撞击在他的剑气屏障与龙吟之上,让他浑身酸麻。

同时,他的剑气屏障也被两道神光洞穿,他的肩头与手臂之上,血肉炸开,被那凌厉的神光击穿,鲜血止不住的流淌出来。

再快依然快不过那些神光锋芒,太过密集与迅速了,就宛若是狂风骤雨一般,最令人绝望的是,这片虚空天地还在那圣人神魂虚影的大道笼罩之下,只要一个念头,攻击便能到达。

夏紫羽身躯之上爆发出强烈的紫金神光,身形停住了,龙吟嗡鸣刺耳,他猛然抬头,看向那道虚影与那陆陆续续杀来的神光。

“圣人?就算是你圣尊又怎样?想要杀我又岂是这般简单?我就不信你的真身能来,今日,我便斩了你这道神魂!”

夏紫羽状若疯狂,双眸之中爆发出紫金神芒,长青神力疯狂远转开来,身躯之上的伤势在书剑愈合。

因为,他知道在这大道笼罩的天地之中,他的速度不管能如何快,也比不过那道圣人虚影,慌乱反而会适得其反,这样更加容易负伤。

“一道分身都算不上的虚影,想要镇杀我?”

哧!

轰!

夏紫羽的身影猛然消失在虚空之中,同时虚空之中万千的紫金剑光倾泻而出。

“斩!”

夏紫羽的声音在虚空之中爆喝而起,那些浮现出来的剑光在此刻竟然宛若是万千星辰一般,大道铭纹在此刻若隐若现,横击向那些神光而去。

与此同时,夏紫羽的身影也重现在群雄的眼中,手中龙吟不断在虚空劈斩,开始还能捕捉到剑身,最后众人只能看见一道圆月一般的神光在夏紫羽身前浮现,大道铭纹不断在其中交织,最后竟然化成了一片剑气自嗨,对抗那圣人虚影的无尽神威。

“你纵然再强,你现在能突破神魂禁锢吗?你能达到皇境中期的实力否?-一缕神魂而已,你再强能突破天地压制否?”

“我能弱你多少?我就不信凭我手中之剑,凭我心间之道,还斩不掉你一缕神魂!”夏紫羽疯狂的怒吼道。

他心中想与人讲道理,可总有些不想讲道理,想要讲拳头,他的拳头就弱吗?

识海之中的无上大鼎,还有那座神宫,还有爷爷为他亲手炼制的玉佩,还有虎爷爷与猿爷爷他们给自己的灵玉,他随便祭出一件便足以碾压眼前这尊圣人虚影,但,那不是他所想的。

他要以自己手中的剑,告诉眼前这尊圣人一个道理,这个时代并不是一无是处,不是荒古,而是帝古,是属于他们这一代人的时代。

不管是谁,统统都给老子跪下。

“啊......!”

狂暴的吼声自夏紫羽口中传出,他不退反进,竟然直直将那些神光斩碎,直接杀向那道圣人虚影,彻底狂暴了,身上的紫金神光层层将他笼罩在其中,竟然将天边太阳的神光都压制了下去,神光熊熊燃烧,宛若一颗紫阳,炽盛不知几何。

他直接将手中的龙吟掷出,在天穹之上化作千丈黑金神龙,翱翔与九天之上,向那圣人虚影冲杀而去,夏紫羽不断靠近圣人虚影的同时,无极天道剑落自识海之中飞出,落在夏紫羽的手中。

无极天道剑之上,紫金神光熠熠生辉,而且在长青神力的加持之下,愈加的璀璨,剑气冲霄,不断斩向那虚空之中的百丈圣人虚影,剑光铿锵作响,杀个不停。

远处所有人都呆滞了,特别是不断赶来的人,看着这一幕只能瞪着双眼,不知道高怎么形容看见的场景,那尊圣人虚影让他们近乎跪拜,但是那紫金白发的少年郎,竟然持剑杀上前去。

尤其是在圣人虚影庇护之下的樊同与郑求狂,看得他们头皮阵阵发麻,那个少年怎么可能这么强,这是要与圣人意志对抗吗?

这道圣人神魂虽然实力只不过是皇境初期的实力,但是在大道加持之下,根本就不是年轻一代的天骄能抗衡的,因为其中可是有武帝圣人的意志啊!

“圣人意志岂是你这样的蝼蚁能抗衡的,你这是寻死!”郑求狂冷笑,冲着杀来的夏紫羽喝道。

夏紫羽嘴角扬起,目光之中闪过一抹令人心颤的凶残神芒,开口道:“狗屁的圣人,除非他的本体能过来,要么就是这道神魂虚影能达到圣人层次,彻底掌控这片天地的到大道,不然,想要镇杀我,痴人说梦!”

手中无极天道剑斩出的剑光则是更加的凌厉了,而他也更加的拼命了,因为他知道,一旦心神松弛也许就会被镇杀,而且他说的也并非虚言,万一那尊圣人真的出现,那么他纪元只能付出代价方能有逃脱的机会,但是楚天灵他们怎么办,何老他们怎么办,还有那个傻白甜的幻云纾怎么办?

他虽然相信那尊圣人可能没有那么大的魄力出世,但是万一呢?

单凭这一道微末的神魂身影不可能在这个时代逆天,唯有倾尽全力搏杀,才能避开这场无量杀劫。

“杀,今日我就偏要逆天而行,连上苍都不敢收我,你行么?”

银白的发丝在紫金羽冠之下激荡,浑身散发出无尽的紫金神光,释放出无尽的大道之力,与无极天道剑近乎合而为一,通天的紫金剑芒斩的天地都在微微颤栗,不断斩在那圣人虚影打出的攻击之上。

“蝼蚁,竟然也妄想逆天而行!”神魂虚影微颤,再次发声,令人远处的众人震耳发聩。

但紧接着,他们所有人都呆滞了,因为夏子羽实在是太过不要命与凶残了,连圣人都不畏惧,那通天的紫金剑芒直直斩向那神魂虚影的头颅,这样强势的攻伐,要斩掉那圣人虚影,真是凶残无畏而又令人钦佩。

因为,他们自认为不可能做到。

心境之上,便是差距。

“这......我怎么感觉他像是那些古扎之中记载的帝子,太强横了,他这是疯狂了吗?竟然选择与那圣人意志对抗?”

“这位秦族的少主实在是令人敬畏,这种杀伐之力,这种无敌的心境,怕是唯有那些隐藏了许久的禁忌与帝子出世,才能与之抗衡吧!”

“难怪那些圣地氏族要将他扼杀在时光长河之中,这也太无法无天了,什么都不惧,这要是成长起来,按照秦族的行事作风,就是那些圣地氏族的灾难!”

所有观战的人都快无语了,这也太疯狂看,在一尊圣人神魂之前叫嚣,甚至扬言要将其斩灭,这种想法,与他们这些人完全就不在一个层面之上。

幻云纾更是双眼绽放出无尽的精光,她已经再想象,要是夏紫羽有朝一日成为仙,也就是这片天地的大帝境,踏足星空之中,将会掀起怎样的波澜,她隐隐有些期待。

樊同与郑求狂已经彻底傻眼了,这尊圣人神魂虚影根本就镇不住眼前这少年,相反更是激起了夏紫羽心中的执拗与那无敌的道心,以手中的神剑开道,冲向高天,要正面搏杀圣人意志。

若是旁人,此刻早已经面若死灰了,已经在考虑怎么样才能活命,而眼前这个紫金银发的少年倒好,完全不顾及身上的伤势,战意昂扬,大有一种斩破天地去见无上天道的大气魄,心中更是有我无敌。

“想杀我,我便斩了你!”

“我心中本有这大道理,想要与之言说一二,但你们似乎不是讲道理的人,而是那不堪教化的牲畜!”

夏紫羽爆喝出声,竭尽所能,紫金神光熊熊燃烧宛如烈火,腹中的紫金神莲在这一刻竟是催发出无尽的大道神力,让夏紫羽的身躯更加晶莹了几分。

夏紫羽那霸道骄狂的宣言,再次让众人呆住了,这根本就不想是一个少年,怎么会有这种反应与宪法,跟常人完全不一样,所有人都在心中腹诽,不会是那个老怪物的转世吧?

哪有一个年轻人敢去与一尊圣人讲道理的,人家不听,就要斩杀,什么时候有这种道理了,众人心中不解。

万丈虚空之中,一位老者悄然浮现,眸光玩味的看着正在激战的夏紫羽与圣人虚影。

听到夏紫羽的话语,就是连他都止不住的扯了扯嘴角。

这就是秦族那臭小子?

要让一尊圣人听他教化?

还有满腹的大道理是什么鬼?

难不成是个书呆子转世不成?那怎么行?我的宝贝孙女以后耳朵还不得起茧子!

咦?

不是说这小子已经与大道无缘了吗?怎么还能怎么活蹦乱跳,还要与圣人意志讲道理?

“模样看上去倒是不错,倒是有几分当初老头子的几分风采,就是这......”

老者有些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面庞,有些滑稽可笑,随即他又开始点评起了夏紫羽的攻伐。

“小子,砍他右肩,哎,不是,你出剑的方向不对嘛!”

“你看,这一剑又漏了,削他耳朵,对了嘛,这一剑有点意思,嘿嘿!”

夏紫羽眸光一凝,耳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簌簌叨叨的声音,令他烦不胜烦。

“捅他胸口!”

“斩他右腿!”

“不对!”

夏紫羽心烦意乱,无极天道剑一挥,紫金剑光之中山河意境显化,向神魂虚影凝聚出的神矛镇压而去。

“小子,你完了!”

那道声音刚刚落下,夏紫羽便极速爆退,在距离眉心一寸的地方,那柄神矛直刺而来,夏紫羽面色冷冷的盯着那柄神矛,左手之上爆发出一阵晶莹的神光,直接抓向神矛,强行将之掰开,同时他的脑袋微微偏开。

他浑身的寒毛都在此刻炸裂开来,宛若被一尊死神盯上一般,背脊之上冷汗直冒,左手猛然一扯,神矛带起片片鲜血,自他耳边划过,在脸庞之上留下一道皮开肉绽的伤口。

鲜血淋漓,看上去极为狰狞可怖。

“都说了,听我的不好么?”那道碎碎念的声音再次响起。

夏紫羽忍无可忍,直接骂道:“给老子闭嘴!”

楚天灵闻言怔怔的盯着夏紫羽看了数息,转头看向幻云纾问道:”幻仙子,夏老弟何时会骂人?“

幻云纾白了他一眼,道:“我怎么知道?”

连她自己都好奇呢,楚天灵还来问他,烦着呢!

虚空之上的老者,一个激灵,看向下方笑道:“哟呵,挺凶哈!”

他饶有趣味的盯着下方,也不在去叨扰正在激战的夏紫羽了,只是自己一个人在云端之上碎碎念,也就是些夏紫羽该怎么样进攻,还有自家孙女的眼光是不是出问题,怎么看上这么一个不懂的尊老爱幼的混账小子。

他丝毫不为之前害的夏紫羽分神受伤而愧疚,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觉得有些好玩。

但是当他看见那尊圣人神魂虚影之时,眼中却是冷漠无比,嗤笑道:“一尊不知死活的蝼蚁,圣人?竟然也敢出来放肆!”

夏紫羽完全不知道老者的存在,只是心中有些烦乱,将之前那道声音的主人在心中骂了个通透。

他脸颊之上的伤口已经不见了,那圣人大道根本就经不住他长青神力的摧残,瞬间就被他的大道磨灭了,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鲜血淋漓,却丝毫不以为意,瞬息间便恢复如初,拥有长青神体的他就宛若不死不灭。

轰!

虚空之中,那神魂虚影爆发出更加璀璨的神光,虚影的手掌之上竟然浮现出大道神链,交织演化成为一个‘镇’字,那是圣人的意志,虚空轰鸣作响,交织出无上规则秩序之力,甚是骇人,动人心魄,宛若要将人的神魂都碾碎掉。

陡然,那尊圣人虚影再次动了,手掌猛然震动,那个‘镇’自带着无尽的光辉冲下,光辉宛若九天银河,狂爆的倾泻而下。

群雄皆颤,这种神威在年轻一代有何人可对抗,已经超越了年轻一代的极致,那是大道的碾压,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年轻一代可以比拟的存在。

虚空之中唯有一个紫金银发的少年在疯狂攻伐,口中大喝道:“还没突破到皇境中期呢?你倒是突破一个我看看,要么你的本体滚出来我看看,不然的话,凭你这点东西可镇杀不了我!”

夏紫羽的身躯之上在这时也开始浮现出大道铭纹,隆隆作响,浑身的紫金神光宛若烈阳在燃烧,在虚空之中滚滚而涌,近乎将虚空的灼穿,更是有无尽的剑气在虚空流淌,宛若剑瀑般将他淹没在其中,不断的提升这他的势,一往无前的势。

“什么?那是大道铭纹,他到底是什么境界,为何能凝聚出大道铭纹,年轻一代之中,可还没有出现过,想要凝聚出大道铭纹,可不是单单有纪元那么简单!”

“自古能凝聚出大道铭纹的年轻一辈,无不是绝世无双的存在,一般的天骄唯有到达皇尊才能凝聚出一丝,因为那是他们已经触摸的到了自己的道,但是想夏紫羽这般的绝无仅有,哪怕是在古籍之中,能在夏紫羽这个阶段,能凝聚出的大道铭纹也只有几缕,而他......”

虽然对于夏紫羽这个名字有所耳闻,已然猜测到了夏紫羽的不凡,但是此刻夏紫羽的变现,让他们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妖孽,人们颤栗,这就是那那些禁忌与帝子都不一定能做到吧。

跟那传说之中的神明,仙道子嗣差不多了吧?实在是让人惊骇,太恐怖了。传说在无尽岁月之前,这片天地曾经出现过真正的仙人,他们的子嗣皆是万古不见的天骄。而夏紫羽此刻的变现实在是让他们难以想通,唯有那传说之中的仙神子嗣可以解释的通了。

“斩碎你,斩碎你!”夏紫羽大吼,一如当初在那大荒之中搏杀那尊猎豹一般,心中的凶性完全被激发了出来。

他身上出现了几道淌血的伤口,是被那‘镇’带着的光芒洞穿的,但是他完全不知道疼痛,无所畏惧,更加的狂暴了,在虚空之中猛地一跺脚,虚空崩碎,他的身躯向岸镇压而来的光辉与‘镇’字杀去。

“万物生死剑!”

虚空之中一道万丈的紫金剑光浮现,其中带着一片绚烂的山河,斩向高的‘镇’字,完全就是一幅不死不休的模样。

樊同与郑求狂此刻完全陷入道恐惧之中,看着夏紫羽那近乎癫狂的模样,还有那展现出来的无上杀伐之力,那身躯之上弥漫的大道铭纹,心中直呼还有无天理了,眼前的少年才多少岁啊?竟然能这般逆天?

这少年强大的也太过分了,完全就不是他们能抗衡的,要不是有圣人虚影的庇护,他们在想是否早已经被一剑斩杀了。重点是连圣人意志都压制不住这凶残的少年?

这可不是一般的皇境,而是真实的圣人啊,哪怕只是一缕神魂,也比法宝与皇境来的更加厉害了,圣人意志镇压之下,谁不臣服?

然而就是这样的情况之下,那圣人神魂虚影的攻击竟然拿夏紫羽没有丝毫的办法,攻击都被避开与抵挡住了,夏紫羽的强大让两人在心中默默悲哀的同时,也在不停的诅咒他,凶悍的完全就不像是一个人族,强的一塌糊涂,他们有些后悔出了这一遭了。

噗!噗!噗!......

轰!

夏紫羽的刚刚修复好的身躯之上竟然再次被洞穿了几道狰狞的血洞,但是他的双眸变的更加的璀璨了,浑身爆发出耀眼的紫金神光,那道‘镇’字也在同时被一剑斩破开来,剑光也消散于无形之中,化作光雨在虚空飘零。

夏紫羽在神光笼罩之下,身躯之中的不断传出无尽的轰鸣之声,只见在他身后竟然有一尊若隐若现的白虎浮现,那尊白虎竟然有种伸长出双翅之势。

无尽的金戈肃杀之意自夏紫羽的身躯之上传出,这是他第一次使用出这样的能力,当初在大荒他曾经观摩过虎爷爷与猿爷爷的势,而今终于有机会试一试了。

“金之肃革,万物劫灭!”

夏紫羽大吼一声,手中的无极天道剑赫然爆发出一阵紫金神光,这是最为璀璨的光华,其中还带着一阵阵白金的神华,一剑斩杀向拿到你神魂虚影,虚空在这一剑之下被裂出一条漆黑的裂缝,虚空乱流出现,无尽漆黑的罡风宛若冥河一般在虚空之中出现。

“这......是什么神通?”正在云端有些觉得无趣的老者顿时惊呆了,“那是神兽白虎的虚影,这小子见过白虎?而且还有那一剑竟然斩破了空间?”

老者相当无言,他活了无数岁月,自然知道天地间一些秘密,但是神兽白虎他可真没见过,更别说观摩了,本来以为这小子能得到一柄蛟龙股铸造的神剑就已经逆天了,可现在这一幕便是他这样的老家伙也有点发傻了。

他又在心中赞叹自己的孙女眼光好了,毕竟能有如此机缘的天骄可不多见。

“哼,这个混蛋,害的我白担心了!”远处,幻云纾看着夏紫羽,有些气鼓鼓的,没有半点冰山仙子的模样,反而是有些小女子的娇态,看见夏紫羽那模样,也有些呆住了,最后忍不住娇声道。

“什么破圣人神魂,等我斩了你,就把你变成我的食物,要是厉害,你就给我跨界过来试试!”夏紫羽吼道,眼眸之中完全就没有对于圣人的惧意,更谈不上什么敬畏,那张俊俏的不像话的脸上带着挑衅,就像在大荒之中挑衅那些拿他没有办法的凶兽一般。

在他心中,他自己就是神,连真正的至强者他都见识过,更是见过猿爷爷与虎爷爷这样的强者,还要明叔他们,还要梼杌那三尊无上生灵,他又岂会惧一尊连圣人的算不上的神魂虚影?

分明是自血拼,可是那脸上却是带着一副挑衅的意味,让人哭笑不得,到底谁才是圣人意志啊。

夏紫羽手中的无极天道剑就宛若一轮紫阳,而那高空带着无尽剑气冲杀的龙吟也是神勇无匹,不管怎么被神魂虚影击飞出去,瞬息间又杀回来。

漫天的剑气与剑光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剑气一道接着一道,余波更是一波接着一波的向四周扩散,光是那残留的余波就令他周围的山峰被碾压的崩塌,林间的古木巨石更是不断炸裂纷飞。

天穹之中,粗大的紫金剑光成千上百道,夏紫羽就像是一尊不知道疲倦的机器一般,凌厉无匹的锋芒尽数斩向那神魂虚影,那里神光化作无尽的光雨瀑布,轰鸣声震耳欲聋,宛若是无尽星辰在炸裂一般,让人浑身发颤。

“这小子,心中有股狠劲啊!”

“还有一口气,这口气支撑着他不要命的攻伐,将自己推到极巅,现在这样都还不是他的极限啊!”

“他的修为与我们似乎有些不一样,但若是仔细看来,他的修为也就相当于王境巅峰吧,但是对于大道的领悟却是在年轻一道之中无人可及!”

老者在虚空之中不断的推演着夏紫羽的修为实力,但是却不敢触碰夏紫羽的命数,无他,他刚想推衍一番,就感觉自己被大恐怖盯上了,令他毛骨悚然,只能安静的看着了,也不去寻不痛快,更不想被夏紫羽在骂一次。

说实在吗,有点丢脸,重点那还是自己孙女看上的小男人,哎,打不得,骂不得,憋屈,这日子,没法过了。

老者捂着脸,暗自想到,随后自己坐在虚空之中,慵懒的看着夏紫羽,开始了自己的碎碎念。

嗡!

神魂虚影开始了震动,身躯之上的光辉宛若星辉一般绽放,双手不断的结印,一个猩红的‘杀’字浮现,释放出大道的不朽气息,在虚空之中不断嗡鸣。

“蝼蚁,你狂妄的够久了!”神魂虚影怒吼道,天穹都在嗡鸣。

光辉更加的炽盛,星辉般的光芒若是瀑布垂落,自那神魂虚影的身躯之上流淌而出,那个猩红的‘杀’字更是被衬托的妖艳儿刺眼,它承载了圣人的意志,不容违逆,这是圣道威严。

可惜,神魂虚影始终只是一缕神魂而已,突破不了皇境桎梏,只能以自己的大道意志来进行攻伐。

轰!

纵然是这样,也足够的可怕了,那些光辉宛若一柄柄锋芒毕露的神剑,轰隆隆的响彻在天穹之上,震的天穹与无尽山脉都在震颤摇晃,那个‘杀’字带着无穷光辉线夏紫羽镇杀而来。

锋芒的光辉密密麻麻,击落在夏紫羽的无极天道剑与龙吟的身躯之上,叮当作响。

龙吟在此刻宛若被激怒,“昂......”

那千丈黑金神龙的身躯之上被洞穿了无数透明的窟窿,龙吟依旧悍不畏死的撞击在那圣人虚影的身躯之上,将之撞的摇晃不止,龙吟化作的千丈神龙也在此刻消散,露出本体神剑,跟随在夏紫羽身旁,为主人抵挡那落下的锋芒。

噗!.......

夏紫羽虽然极尽全力的防御,但依旧没能将那些锋芒尽数避开,一如之前那般,又被光辉洞穿了身躯,带着数到飞溅的血花。

“老东西,你就只有这样吗?你还有能坚持多久,竟然还敢伤我!”夏紫羽怒吼道,通体神光绽放,剑气环绕周身,龙吟呼啸间直接向那落下的‘杀’字杀了上去。

“老东西,斩了你!”

夏紫羽疯狂的大叫道,手中的无极天道剑霞光缕缕,剑芒深寒宛若自九幽而来,令人彻骨发寒,宛若是一头洪荒巨兽在苏醒,气息比起之前更加的恐怖。

“斩!斩!万物寂灭!”

剑芒在瞬间倾泻而出,全部向那‘杀’字斩,呼啸而起的紫金剑芒与剑气就像是一片山河般逆天而上,要将一切都湮在其中,虚空层层崩塌开来。

“草了,这小子到底还有几剑没有递出来?”老者有些麻木了,他都已经看见夏紫羽递出看两剑,现在是第三剑了,每一剑都是极为强大的神通剑道。

别人能学得其一,就可以在同代之中独占鳌头了,现在这小子竟然接二连三的递剑,这到底是怎么了?

轰!

‘杀’字与夏紫羽的剑芒撞击在一起,被震的偏移开来,来回的震颤着,可见夏紫羽这一剑到底有多强,有多么令人惊骇了,连那圣人意志不断加持的攻击,都不能在夏紫羽的攻伐之下稳如磐石。

但,那‘杀’字仍旧没有破碎,夏紫羽疯狂的面色在此刻便可愈加的庄严肃穆了,将龙吟召回,垂落在身旁,看着那不断落下的‘杀’字,长青神瞳在此刻开启,无极天道剑也在此刻垂落环绕在身旁。

夏紫羽猛然抬头,怒吼道:“老匹夫,看好了!”

只见夏紫羽周围的虚空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脚下的虚空更是在此刻荡出无尽的波纹,涟漪不断向外面扩散出去,撞击自不远处的山峰之上,本就破碎不断的山体在此刻有开始剧烈的摇晃。

夏紫羽浑然未觉,只是在他身躯周围,虚空开始发出颤音,嗡鸣之上不绝于耳,在他身前,那紫金神光宛若一片大海。

长青神力在此刻疯狂的倾泻,腹中的紫金神莲也开始摇曳,溢出无尽的秘力,在他身前释放出无尽的大道铭纹与无尽紫金瑞霞,宛若一片不朽的大道海洋,就要怒卷向九天而去。

老者微微皱眉,呢喃道:“这小子,还有什么神通?竟然不用剑,他想要干什么?”

“没想到这一趟出来还能遇到这么有趣的场面,让老头子看看,你这小子能有什么本事让我那宝贝孙女恋恋不忘!”

嗡!嗡!嗡!

“我有一拳,欲问苍天!”

“洪荒破劫!”夏紫羽轻喝一声,这一刻的他不在疯魔,而是宛若一尊无上战神,看上去是那般自信,是那般云淡风轻,与之前判若两人。

在群雄震惊的目光之中,夏紫羽猛然激射而起,携带两柄寒光簌簌的神剑冲向那‘杀’字。

刚要临近之时,夏紫羽身躯微微躬起,拳头缓缓收在胸前,身躯周围的无尽霞光尽数向那只宛若紫金神玉般的拳头涌去,在夏紫羽身后,原本的那尊神兽白虎虚影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尊神猿,那尊神猿顶天立地,仿佛要撑开一片天地般,给人一种无尽雄伟之感,那双眸子更是宛若两轮血月一般。

轰!

一拳递出。

虚空在拳头之下塌陷。

拳头与那十丈大小的‘杀’紫撞击在一起。

夏紫羽以上拳头不断的轰出,接连砸在那猩红的‘杀’字上面,看似渺小的拳头,在轰出之时,竟然有拳印在不停的叠加,粗大的惊人,竟是宛若山岳般砸了过去,磅礴的力量直接将‘杀’字轰击的不停的倒退。

砰!砰!砰!

轰...咔嚓!

猛然,在夏紫羽一声长啸之中,那道‘杀’字印被砸的近乎崩碎开来,更是本轰飞出去上百丈之远,而且那猩红的光泽越发的暗淡了那神魂虚影不断的凝印,依旧挽回不了颓势,笼罩在‘杀’字印之上的光辉正在逐渐的熄灭。

夏紫羽凝眸,没有顾及自己身躯之上无数血洞,心念一动,龙吟便带着无匹的剑气长河轰击在那‘杀’字印之上,直接将之斩碎成为光雨。

“特么的,这小子到底是走了怎样的狗屎运,这种神通根本就不该出现!”老者愤愤不平,他都有种想要动手强抢了,两柄神剑,无上的剑道神通,现在还有这种强大的拳道神通,还有那令人为之侧目的体魄,实在是让人嫉妒。

远处观战的群雄骇然,那一双拳头是有多么的恐怖啊?竟然可以抗击圣人意志,即便如此,那具看似不是神强壮的体魄也不见崩碎半分,只是被洞穿了几道血洞,强横道令人不敢相信,令人发指。

郑求狂瞪着眼眸,樊同长大的嘴。两人都说不出话来,更是心惊肉跳,这也太凶残了,一个少年而已,竟然能对抗圣人意志,大战至此依旧没有被击杀,还开始了反攻。

就在此时,一股秘力注入到那圣人虚影之中,大道波动自神魂虚影之上扩散,如潮水一般向虚空蔓延,一瞬间,那逐渐淡化的虚影竟然再度有看凝实的趋势,像是从沉眠之中苏醒,轰隆隆作响,宛若一尊远古真神一般。

“不可饶恕!”神魂虚影震怒。

轰!

虚空之中电闪雷鸣,无尽的大道光辉爆发,大道神链化作无尽的光辉倾泻而下,那尊圣人在暴怒,付出代价将这缕神魂近乎提到升了全盛时期。

圣人不可挑衅,不能亵渎,他在另一处空间有所感应,夏紫羽将他彻底的激怒了,于复苏后狂怒。

“狗屁道理,凭你们也敢言我不可饶恕?”

夏紫羽的身躯又被洞穿了数个血洞,纵然是他的体魄足够的强大,但也还是不足以抵挡出有圣道规则加持的力量,他心间平静,轻言出声,将身前的光辉锋芒斩碎,向神魂虚影靠近。

光辉越来越多,也更加的锋锐,他激烈的对抗,不过依旧还是被冲击的倒退,本那光辉淹没在其中。

“道,道,是道理,是我心间的道!”

“颤栗吧,长青神道,出!”

夏紫羽大喝道,于此同时,一股奇异的波动自夏紫羽身躯之上传出,顿时间,天地寂静了,天地的大道都在此时停止了震动,在夏紫羽脚下沉浮。

在光辉锋芒之中,他承受了极致的压力,对抗那圣人的大道,他不服,他不忿,想要以大道压制他,镇杀他?

他顽强的抗衡这,在最后一刻,他爆发了,因为他知道,他唯有一路杀上去,无可退避,只要有一丝退避,他在不适用底牌的情况之下,唯有被镇杀一途。

所以,他祭出了自己的大道。

长青神道!

此刻,观战的许多人直接跪倒在虚空之中,哪怕那大道不是针对他们,依旧只能俯首,就脸上方的老者自此刻都面色苍白,感觉自己被禁锢在虚空之中。

“特么的,原来是你个混账小子!”

“夏小子!”在昆仑山脉的深处,梼杌他们三尊生灵睁开了双眼,看向夏紫羽所在的方向。

大陆之上,许多老怪物都在此刻惊醒,不约而同的看向某处,但是紧接着,本想追寻而去的脚步便止住了,他们丢失了感应。

“你们荒古的道,而我是这个时代的道,你能接我一剑否?”夏紫羽淡然的出声。

身后一轮紫金神轮缓缓转动,宛若一尊神祗,踏步虚空,周围那些光辉锋芒被他一掌击溃。

“原来是你!”神魂虚影惊恐的大吼,他想要逃离此间虚空,但一切都是徒劳。

樊同与郑求狂更是直接匍匐在虚空,身躯战栗抖动,宛如筛糠。

“接我一剑!”

“阴阳无垠定生死!”

无极天道剑之上爆发出更为炽盛的紫金神光,夏紫羽微微挥动,只见虚空之中的紫金剑芒刺的众人睁不开双眼,神光万丈,剑芒千万重,百里之内景象不可见。

足足百息时间,神光才消散,化作光雨消散在虚空之中,天穹之中恢复了宁静,夏紫羽浑身的都是鲜血,但是那双璀璨的眸子依旧明亮如星辰。

至于那圣人意志的神魂虚影,已经消散在虚空之中,不可见,被夏紫羽一剑斩灭在天穹之中。

唯有那樊同还匍匐在虚空。

久久不敢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