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包玉婷

更新时间:

通宝阁。

灯火辉煌,好好的一处拍卖场所,天材地宝的聚集场所,在今夜硬生生变成了一处歌舞升平之地。

这便是通宝阁长久秉承之道,立足一处,便按照那一处的规矩行事,也方便行事,懂得审时度势。

经商之人,最重要的就是能看清楚方向,投其所好,才能将生意做得长久。

坐镇神城通宝阁的阁主乃是一位龙行虎步,身躯魁梧的中年男人,嘴角时常挂着笑容,看不出真与假,但却也最为实用,对谁都不是很好,但也不会坏,只要是生意,他便接下了,只要不触及规矩,那么生意便可以做下去。

也正是这样,这位看似魁梧的中年,也被神城众多修士冠上了一个笑面虎的称号,那份心思细腻如女子,与那身形完全不相符。

而且这通宝阁的阁主还有一个略微秀气的名字,湛月华。

在夏紫羽与老者踏入通宝阁的瞬间他便已经迎接了上来,笑呵呵的望着两人躬身行礼:“城主,老先生!”

夏紫羽回礼,但是却并不知道此人根脚,心头真有些疑惑,为何从来没有见过眼前的中年男人。

那醉醺醺的老者却只是微微撇了一眼,便不再去看那湛月华,而是开始望向四周,想要寻得一处清幽之地。

那中年男子便已经开口自我介绍起来,“城主不知道我也是常理,不必疑惑,小人乃是这处通宝阁的阁主,湛月华!”

夏紫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抱拳道:“倒是失敬了!”

湛月华笑道:“无妨,城主不经常在城中,不知道也是人之常情,二位是前来吃酒?”

“当然,不是来吃酒,难道来拍宝吗?你这里现在也没有宝贝给我掌眼啊?”老者微微转头望着湛月华呛声道。

湛月华也不觉得尴尬,介绍道:“二位不妨上楼,楼上设有雅间!”

对于老者的脾性与话语有什么好计较的,天大地大,通宝阁的生意遍布大陆,做的就是看人的生意。像老者这一类脾性乖张的人也是常见,往往这一类人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存在,弄不好就是一尊老怪物,不是他们通宝阁能得罪得起的。

夏紫羽道了一声谢谢便让湛月华带路,走上二楼。

就在他们走在台阶之上时,场中顿时爆发出欢呼声,众多修士高举酒杯,起身道:“敬城主!”

声浪如潮,夏紫羽看着场中,微微一笑,躬身一礼,示意大家继续。

继续向上面楼层走去,他轻笑道:“不出来还不知道我竟然这么受欢迎呢?”

“怎么?城主这是心中有些小得意?”老者打趣道。

湛月华则是笑着开口说道:“这城中啊,以前在龙景天的管理下,一般的修士根本就没有生存的余地,但又没有办法脱离,只能被城主府与三族的人打压,弄的是民生怨载。”

“但这几个月来,城主您掌控神城之后,城中的修士都有了自由的空间,也有了全新的秩序,城中的环境好了,自然能得到郴州百姓与修士的拥戴!”

夏紫羽微微摇头,自嘲道:“我不过一个甩手掌柜而已,他们想要感谢便感谢秦族吧!我做的能有几分?”

“当然感激秦族,但城主您不就是秦族的少主么?更何况你在大陆之上也是声名远扬的年轻天骄,他们自然会拥戴您!”湛月华笑道。

夏紫羽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心中却是不以为意,拥戴这种东西,他倒是不需要,他只要能看见万灵能日益昌盛,就算是不辜负当初虎爷爷他们教导了,同时也不会愧对秦族交到自己手中的责任。

老者没有说话,看似在打量着四周,其实心神差不多都是放在夏紫羽身上,观看夏紫羽的神态。

越是观察,他心中就越发的不是滋味,夏紫羽的表现实在是太耀眼了,也许不是很完美,但是确实令人刮目相看,不论是修道还是修心,几乎都处在大陆年轻一代的巅峰。

为人不骄不躁,不卑不亢,无论面对的是何人,总是能拿出最为真诚的态度,这一点便是许多老一辈都做不到的事情。

在大陆之上,人与人相处,不论是亲人朋友还是敌人,相互之间都夹杂着必不可少的算计,但眼前的少年却不是如此。

对待人唯有一颗诚心,当然这一点就并不代表这少年没有心机,相反这一类人也是令敌人闻之色变的一点,因为许多事情在其眼中根本就无所遁形,若是为敌,只能一击必杀,否则将是敌人的噩梦。

三族那群王八羔子不知所谓,招惹这么一个人,等其成长起来,那句踏上三族之地的话语绝非是一句空话而已。

老者突然觉得很有趣,在这群雄并出的时代,这个黄金大世,这个少年的未来将会绽放出怎样的光彩。

还有自己那孙女又是否能愿?眼前这个被他腹诽了许久的混账小子,能否将自家孙女的劫难解开?他倒是有些拭目以待了。

白日间的疯狂激战,还有现在这短暂的相处,夏紫羽不知道他已经渐渐改变老者对自己的看法,就是不知道当夏紫羽知道这老者在他大战时,于他耳边絮絮叨叨,害得他受创之后,那张俊俏的脸色又是怎样的精彩?

老者在暗自思量,夏紫羽与湛月华两人聊着一些城中旧事,湛月华对于秦族也有一定的了解,同时也想通过夏紫羽的关系希望能与秦族搭上关系,这是通宝阁上层交代的,希望能在未来为通宝阁打开一个崭新的局面。

对于这些事情,夏紫羽心知肚明,却也不会说破,通宝阁想要与秦族搭上关系,他认为还有一条很长的路要走,至少现在在他眼中,通宝阁这样的势力眼中的功利性太重,于秦族并未有太多的理念交集,甚至在将来,这群生意人也许会因为利益二字与秦族开战都不一定。

当然这只是夏紫羽一个人的看法,对于通宝阁,除了知道通宝阁是一个生意场所之外,其实几乎是没有什么了解。

反倒是走在身旁的老者,对于通宝阁的发家事迹娓娓道来,说了好些通宝阁人物的传说事迹,比如什么通宝阁当初给李浮生提供庇护,更是追随李浮生镇压万年前的黑暗时期,与大陆劫难之时挺身而出,那位通宝阁的大人物更是李浮生的导师。

那位大人物曾经更是一人一枪屹立在禁地之外的帝城之上,于禁地万族大军之中三进三出,杀的万族一时间不敢越过帝关,一位以一人之力击穿万族大军的人物,更是让通宝阁在那时候声名鹊起,风头无两,通宝阁也在大陆之上崛起。

夏紫羽有些出神,想不到通宝阁之中竟然还有这等人物,难怪当初楚天灵说通宝阁是一处不弱于圣地氏族的存在,因果竟然是在此处,那位大人物倒是令他有些钦佩。

但是也仅仅如此了,对于通宝阁的看法也还是没有改观,毕竟当初在天河城之中,他可是对于通宝阁的做法有些不齿。

虽然那一场大战看似只有三族参与,其实在暗中通宝阁的人也曾经出手过,只是他来不及确认而已,可那气息他可不会辨别错误,就是不知道是个人所为,还是通宝阁高层的示意,这一切现在他也懒得去计较了。

既然聊到了通宝阁的事迹,老者就带着夏紫羽兴匆匆的向楼上赶去,想要去品尝那通宝阁之中享誉已久的美酒--万灵佳酿。

不多时,湛月华便带他们走到第四层的一处雅间之所,便询问是否需要他作陪,老者咋咋呼呼的开口:“不需要,赶紧将那万灵佳酿拿出来,让老头子我尝尝!”

湛月华也不恼,笑呵呵的退出去了,有些事情急不来,他自然明白,同时对于夏紫羽也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这个看似年纪轻轻的少年城主,可不是像当初龙景天那般好对付,也没事,好事多磨。

走出雅间,湛月华叫来一位妙龄侍女,吩咐其招呼好夏紫羽他们,便笑着离开了。

老者与夏紫羽在雅间之中,并未表明来意,而是继续说起了那通宝阁的事,说是在李浮生离去之后,通宝阁的那位大人物也退居幕后了,而通宝阁则是交给了自己的心腹与后辈在打理。

也是在那之后,通宝阁之中出现了两种声音,一种就是属于秉承那位大人物理念的子嗣的声音,还有一种就是那大人物心腹的声音,那心腹认为那位大人物的理念已经不足以通宝阁继续扩张。

于是在通宝阁之中就爆发了一场内乱,经历了一场争权大战之后,最后大人物的子嗣胜出,同时也得知其心腹的阴谋,想要将通宝阁变成自己手中的牟利工具,阴谋被破除了,但自那之后通宝阁也陷入了青黄不接的时代。

最后,那位子嗣大肆改革,重整通宝阁,在传承理念的同时,也将通宝阁从一个只做宝物生意的地方变成了一个什么都做的通宝阁,于是便有了一些不好的名声。

也正是因为如此,通宝阁也再次立足于大陆,成为了举重若轻的存在。

夏紫羽有些唏嘘,一个势力的新旧更替和王朝是一个道理,每一次更替定然是会引出一些波澜,而这些波澜也会让这个势力或者王朝做出针对性的改变,让其继续传承下去。

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那位妙龄侍女端着上好的万灵佳酿走了进来,将佳酿放在桌子之后便微微施礼退了出去,不打扰两人的谈话。

老者的眼睛在那位侍女身上打量了一番,打趣道:“城主,你若是开口,这位美丽的侍女就是你的人了!”

“老先生说笑了,我可没那份心思。”夏紫羽笑容有些腼腆,也有些难为情,毕竟对于男女情感之事,他一向是能避就避,不想与之有任何的瓜葛。

老者大笑了起来:“看不出来,城主竟然还是这等君子?”

”君子谈不上,我只是认为,我现在尚小,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现在谈及情感一事,诸多不妥!”夏紫羽顿了顿,继续道,“有些事情,随缘吧,至少现在,我是真的没有那种心思。”

“我可是知道城主身旁有一个绝世仙子,似乎对你也有意思,城主这是坐怀不乱?”老者继续开口,“男人嘛,年轻的时候谁不风流,莫要辜负了这大好的年华,不然悔之晚矣。”

夏紫羽先是替老者斟了一杯酒,随后又给自己满上,小酌了一口道:“老先生啊,你品尝这酒是不是极为美味?但,你品尝之后是否会觉得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呢?”

“好小子,这是要给老头子讲道理啊?”老者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一种大势在老者身上散发出来,那一口酒恍若九天银河被老者一口吞下腹中。

夏紫羽恍惚了一个瞬间,继而笑道:“道理倒是不至于,我认为在有些事情没有做完之前,男女情感之事可以暂时放一放,等待时机成熟一切就水到渠成了,就像喝酒,只有当一件事让我觉得已经可以饮下这一杯酒了,那么心中也就不会有什么遗憾了,老先生,您说呢?”

老者怔怔的望着夏紫羽,似乎想要将眼前的少年看个通透,但越是看,他便越是心惊,他仿佛看见了压在了少年肩头的神山,也正是因为这些压力,才给予了少年前进的动力。

而这动力,便是一次次的磨砺,让少年一次次的成长,变得成熟老成,让那颗心变得强大,同时也很脆弱。

“也罢,倒是老头子我多嘴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当然是你们自己去决定,老头子我只管喝酒,哈哈。”老者微微笑道,但是那深邃的眸光之中似乎有些感叹还有一丝惋惜,甚至是心疼。

夏紫羽没有说话,举起酒杯朝着老者虚敬了一下,将佳酿喝到口中。

老者放下酒杯望着夏紫羽开口道:“城主难道就不好奇老头子的身份?”

“老先生想与我说,那便会开口,若是不想说,我就问了也是白问,不是么?”夏紫羽轻笑道。

老者张口无言,自觉无趣,闷闷的喝了一口酒,道:“你小子能不能有点意思?能不能说话不要像个老怪物一样?这样很.....欠揍唉!”

夏紫羽愕然的笑了起来,原本放下的酒杯又拿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喝了一口酒,心中暗笑道,有意思的老人。

“我今天其实就是来看看孙女婿的,我以前也没有见过那个混账小子,只是见上一面而已,将我那宝贝孙女的心都勾走了,害得她整日间魂牵梦萦的。”老者说的很是愤懑。

夏紫羽闻言轻笑道:“那老先生见到那个混账小子了么?”

老者撇撇嘴道:“见到了,在之前我想的是啊,见到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抓起来揍一顿,竟然拐走了我孙女,后来我觉得还不错,天赋不错,而且为人也不赖,算的上是年轻天骄,但是现在想想还是有些牙痒痒。”

“既然连老先生都觉得不错的人,那肯定是一位人物,这不就表示您孙女的眼光不错么?”夏紫羽笑了起来。

老人嘴角不可察觉的抽搐了一下,心中腹诽道,你小子实在夸你自己么?

两人在空中碰了一下酒杯,老者又开口说道:“虽然是不错吧,但是总是摆出一副老成的模样,满嘴的道理,也不怕天下的道理都在他这边,我更担心我孙女跟着他之后会不会耳朵起茧子,以后会不会身边全是女子,辜负我孙女的一番心意?”

夏紫羽轻声道:“这些事情都是后面的事情,但是讲道理这件事,我觉得是不错的,可我认为最怕的还是,那讲道理的人,想要讲遍天下的道理,这种想法是不对的,有些事情,你认为的对不一定就是对的,别人的道理在你看来是错的,那也不一定就是错的。”

“只要不以自己的道理去定义别人的道里,我觉得就可以了,与人讲道理就怕要将全天下的道理都占尽,更怕的是与人交恶却丝毫不见其善,这样的话,那么道理也就不用讲了!”夏紫羽沉吟道。

老者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意气风发的说道:“来走一个!”

两人一起喝了一杯酒,老者继续开口道:“看来城主对于讲道理很有考究嘛,就是不知道城主的道理有几分?”

夏紫羽笑道:“考究说不上,我的道理也不多,只有三分,心中一分讲与自己听,口中一分讲与苍生知,至于与敌人的道理,就在拳头与剑上了!”

“那你这不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言鬼语?”老者笑了起来,甚是滑稽。

夏紫羽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若是如此的话那我的道理也同样不用讲了,天下道理千万,我只有三分,而这三分也是一分,就是做我认为对的道理,也就不会出现老先生所说的情况!”

夏紫羽语气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口道:“之前我说,讲道理没错,就怕与人交恶而全然不见其善,便是这般道理,哪有天下道理占尽之理?”

“三分道理,一个道理,善!”老者抿了一口酒。

“只是,这天下人,天下事,从来没有尽善尽美之说,城主小小年纪便已经有了这等眼界,倒是令老头子我有些汗颜了,就是不知城主是否想过,继续去学习剩下的道理?”

夏紫羽微微一笑,“当然,正在学!”

老者神色略微显得有些古怪,眼神微微眯起,看向夏紫羽,足足数息,老者仰头大笑起来,“明白了,哈哈!”

“就是我那孙女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听到城主讲道理喽?”

“我的道理可不一定就适合老先生的爱孙!”夏紫羽微微摇头轻声道。

“拭目以待!”老者笑道。

随后,老者亲自拿起盛装佳酿的琉璃灵玉酒壶,先是给夏紫羽倒上了一杯,随后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两人碰了一杯。

夏紫羽其实心中还是挺好奇老者的身份,这个时时刻刻醉醺醺的老人,问的话却是透人心灵,看似只是在问话,其实是在点拨,令人深思,实在是有意思的紧。

老者喝完酒,继续道:“这万灵佳酿呀,乃是通宝阁的一绝,今日若不是城主与我同行,我怕是难以品尝到喽!”

老者开始神神叨叨起来,夏紫羽却是不以为意,老者之前定然是吃过这佳酿,不然不会一见那湛月华,便提出要吃酒便是这万灵佳酿,就算今日他不与之同行,老者若是想品尝这佳酿,定然也能如愿。.

“小子,你到底有多强?”老者突然冒出一句。

夏紫羽闻言,望着老者那审视的目光,并未感受到任何敌意与杀机,便笑道:“那老人家觉得我有多强?”

老人目光玩味的盯着夏紫羽,嘴角咧开,一副小子你别诈我,我早已经看透了的模样,“嗯,能勉强与皇境初期一战吧!”

夏紫羽用奇怪的目光盯着他,同时脸上怒意横生,他想起之前大战的时候,耳边一直有一道絮絮叨叨的声音,扰他心神,他就说这老者说话怎么就让他有种熟悉的味道,原来根由却在此处。

他猛然站起身来,向老者走去,咧嘴笑了起来。

老者看得有些发毛,看着夏紫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总有种危险的感觉,心中暗呼不妙。

砰!

一拳就砸在老者脸上。

“小子,你干什么?”

砰!

“喂,你可是城主?”

砰!

雅间内顿时响起了兵兵砰砰的声音,那是餐具砸落再地板上的声音,外面的妙龄侍女一阵心惊,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又不敢窥探,只能心痒痒的站在文外,心中有些难安,又害怕里面出现了什么意外。

“啊......小子,你的道理呢?”

“道理你大爷,你害的我受伤,这笔账必须算!”

砰!

“小子,你别打脸行不,啊......你别过分,欺负老人家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雅间里面传来老者有气无力的声音,那名侍女实在是按奈不住了,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于是......

她就看到凄惨而又滑稽的老者躺在地面之上,少年卷着袖子,像那些市井平民一般,气呼呼的望着老者。

侍女微微拍了拍起伏不定的胸口,细声道:“两位大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夏紫羽这才反应过来,于是笑道:“谢谢姑娘,我们就是交流交流感情,让你担心了,没什么事情,你去忙吧!”

看着夏紫羽的笑脸,妙龄侍女顿时就羞红了脸,连忙道:“那...那我先出去了啊,有需要叫我啊!”

侍女退出房间,将门窗关上,想起夏紫羽的面容,微微有些失神,不由自主的便捂着秀唇笑了起来,如那春水在荡漾,拂过她的心房。

原来这就是城主啊,我居然看见了城主的正脸!

好好看呢,脾气也好,而且修为还那么高哎。

想着她微微有些失落,自己也就只能想想了,毕竟那种人物岂是她能高攀的。

雅间内,老者坐起身来愤懑的望着夏紫羽,表情就像一个被抢了心爱玩具的小孩,要多可笑有多可笑。

“小子,你的道理呢?你为什么打我?我不就是说了一下你的实力吗?”

夏紫羽听到这句话,气就不打一处来,望着老者嘿嘿的笑着,“老先生,你在那云端之上玩的开心么?”

“你大爷的道理,你个糟老头子,我差点就被害死了,我就在想,是哪个无良的老头的恶作剧呢?”

“本来还想着等修为到了再抓出来暴揍一顿,你倒好还跑到我眼前来了,你不是欠揍吗?刚好我有点手痒。”

夏紫羽扬了扬拳头,本来他以为老人会激发修为反抗呢,还想着老者若是还手,他就直接召唤大鼎镇压,揍一顿再说,谁知道老者只是与他扭打,跟地痞流氓一般。

老者闻言,瞬间哭着个脸,偏偏脸上一点眼泪都没有,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唬夏紫羽说道:“小子,你诬陷我,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一天揍你一顿!”

其实他哪敢啊,要是让自己那宝贝孙女知道,还不得把自己的头发都拔光,想到这里,老者连忙捂着自己的头发,一双眼睛贼溜溜的望着周围,直到确认没有危险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将手放了下来。

夏紫羽奇怪的望着他,觉得很有意思,前一秒还是一副高人模样,下一秒就是一个老小孩,也难怪会作弄自己。

至于老者的威胁吓唬,他才不怕,这里是昆仑神城,有无上大阵笼罩,想要带走他,想也别想。

老者望着夏紫羽有恃无恐的模样,顿时泄气了,开口道:“小子,好歹我也是客人,有你这么做主人的吗?先前我们聊得不是挺好的吗?”

“先前是先前,先前有先前的道理,现在揍你也有现在的道理,作弄我好玩么?左右左右,上下上下,糟老头子,看起来一代高人模样,你怎么就这般为老不尊呢?丢人!”夏紫羽鄙夷道。

老人语塞,想要打人,又没有那个胆子,还得保住自己那珍贵的头发呢,虽然白了,但是好歹也有啊,他可不想变成‘一毛不拔’。

在外面的侍女自然是听到了里面的谈话,在暗中偷着笑呢,看不出这个老人还有这么古怪的一面,难怪会被他们城主打呢。

还有城主也真是霸气呢,一个修为连阁主都忌惮的人,竟然硬是被城主揍了一顿,想要讲道理还讲不过,想来就好笑。

侍女并未觉得自家的城主大人做的有什么不妥,换做是其他任何一个人,在大战之中被外人干扰心神,这可是大忌讳,非得找老者分个高下不可,城主只是像那些市井凡人一般打了老者一顿,也真是......宅心仁厚呢。

夏紫羽觉得心中那口气出了,于是就做回了自己的位置,喊外面的侍女换了一副杯具,因为刚才两人的扭打,除了那壶万灵佳酿保住了,其他的杯具就都被殃及池鱼了。

侍女笑盈盈的取来一副杯具放在桌子上,望着老者那狼狈的模样实在是憋不住笑。老者顿时不干了,于是便耍起了无赖,说是要跟着夏紫羽进秦族向秦族的长辈告状。

侍女识趣的退了出去,但是脸上的笑意却是怎么也忍不住,老者恨不得挖个坑将自己埋了,眼前的混账小子打他就算了,他还不能真个动手,也不敢啊,现在倒是好了,就连一个小丫头片子都取笑他,他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变得黑暗了起来。

夏紫羽不加以理会,就任由老者耍起了无赖,自顾自的吃着酒食,老者的本心不坏他自然是看的出,所以就任由老者胡闹去了。

隐隐感觉这老者还是冲自己来的,但说不出个所以然,总觉得老者的眸光之中含有深意,想不通他也就不想了,给老者满上一杯酒,老者顿时坐了起来,喝起酒来,一脸的享受,好似之前的事已经忘却了。

老者自顾自的开始讲起了自己的事迹,夏紫羽静静的听着,老者就像是一个老顽童一般,全然没有将之前的事放在心上,老者觉得那些都是小事,毕竟自己作弄人在先,一顿不痛不痒的胖揍,他承受的起。

老者笑眯眯的望着夏紫羽道:“小城主,假若是有一天,你喜欢上一个姑娘,那个姑娘被欺负,你会选择讲道理么?”

夏紫羽闻言,嗤笑道:“你当我是傻的,还是老人家你是傻的?”

“那个时候你觉得我会讲道理?那时候便是剑与拳头的道理!”夏紫羽说话间,一股势不可抑制的散发出来,恍若一尊幼神在咆哮。

老者收敛起了笑容,又问道:“倘若,那作恶之人的道理比你强,你又该如何?”

夏紫羽起身走到了窗户旁,感受着徐徐微风,轻声笑道:“纵然那人再强,我依然会递剑,出拳!”

“就算是九天十地的神灵,我亦不会退后半步,能递出几剑那便递出几剑,能出几拳那便出几拳!”

“我的剑,我的拳,我的道,哪怕是那至强者在前,亦不会退后半步!”

声若清风徐徐,其意惊雷炸响。

老者收敛起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态,慢悠悠的喝下一口酒,继续道:“是啊,我辈修士岂敢畏强,唯有向强者出拳,递剑,那才是修道者该有的样子,而不是苟且!”

老者便笑着讲起了自己曾经的事迹,说话间走到夏紫羽身旁,一老一少,老人说,少年听,就这般望着城中的夜色。

那逐渐消失在黑夜之中的灯火,夹杂着老者那些令人荡气回肠的故事,别有一番滋味。

当有人以言语说其故事,而不是那古扎之上的冰冷文字,言简意赅的寥寥几句记载,往往写不出那种令人心驰神往的味道,有人口头道来,往往比起那记载的数句言语精彩万分。

让人身临其境,似乎看见了那时光长河在自己眼前飘过,那上面有着道道丰碑矗立,倾诉着那些艰难而又悲壮的故事。

站在当下,便感觉是杨柳依依,后世之人皆是受到其萌阴庇护,让人知道,是那些人物呕心沥血才有了当下这美好的世界。

而在那萌阴之外,则是狂风暴雨,一个不慎就会被洪流席卷其中,那一段时光长河,书写了先辈们的豪气与大义,在时光长河之中汹涌跌宕,期待后世者能揭开那一段岁月,珍惜当下的美好。

夏紫羽听着老者讲诉的故事,觉得差了点什么东西,老者默契的递过酒杯,夏紫羽微微摇头,原来故事是用来下酒的,他便又学会了一个道理。

喝完酒,望着那黑夜,微微眯眼,乱世将起固然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可那天幕还没有压下来,那黑暗还没有完全笼罩这个世界,该怎么活,要怎么活,未来的路还得继续下去。

这是夏紫羽听完老者的故事之后,才想明白的事情,老者那个时代那么多大人物,为了后世者倒在了时光长河之中,他们有什么理由去放弃呢?

但夏紫羽不会因为了解了先辈们的风采,知道那个时代的黑暗,便会觉得当下这个时代的事情,是无足轻重的小事,一样需要有人去牺牲,一样需要有强者前来镇压乱世,换得一个时代的安宁。

这比起知晓那个时代的黑暗,那个时代的生灵所抗住的压力,更加的重要,也更让他感受道一阵压力,这个时代纵然是被称之为黄金大世,可谁能保证自己能走上那大道之上,镇压一个时代,他不能确定,他想没有谁能这般确定。

两种压力截然不同,前者只是听一番,感受一阵,便可以熬过去了,可是后者却更加令人难受,因为那种压力是一直存在的,因为你不知道浩劫什么时候就会来临,今天,明天,后天,甚至更久,甚至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得见浩劫。

是幸运还是不幸,没人能说清楚。

最奇怪的地方,是夏紫羽一想到如果将来证的无上大道,破开虚空离去了,那时浩劫又刚好降临,那这片天地的生灵该怎么办?

还有那在另一片天地跨越时光长河窥见的一角,是否就是在他离开之后才发生的,他不敢想象,一边自己需要前往星空去寻找自己的父母,另一边则是自己的亲人朋友们生活的地方,那个时候他该如何?

可惜,没有人能给他答案。

不知不觉间,从一开始两人皆有开口,到最后老人也停止了说话,一切都自然而然,两人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那座位之上的白青已经熟睡了过去。

望着城中已经完全暗去,打更人的声音在城中响起,一老一少相视一笑,喝完杯中的佳酿,就像外面走去。

在夏紫羽就要打开雅间的门时,老者再次开口了,笑着说道:“少年,你的肩膀之上不应该只抗有两座神山,还应该挑起那世间的美好与那和煦的春风!”

“让自己好好的为自己活一次,毕竟人生能有几回年少?”

夏紫羽闻言,微微一笑,那张俊俏的面庞之上再也不复之前的沉重,反而带着几分灵动,那双闪烁着紫色神光的眸子也更加的深邃了。

世间的美好?那天地之间和煦的春风?

夏紫羽笑着推开了雅间的门,刚好看见那侍女笑盈盈的望着他,夏紫羽抱拳一笑,取出一千枚灵石交到她的手中,并说道要是不够的话,去城主府找秦冥俊讨要即可。

侍女连忙说够了,一间雅间而已,阁主都没打算收取费用的,但是看到夏紫羽执拗的模样,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目送夏紫羽与老人离开了通宝阁,她还看见那紫金白发的少年挥了挥手,似乎在向她告别呢,又免不了心中荡漾。

湛月华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旁,打趣道:“怎么了?是不是心头在想世上还有这么好的城主呢?”

侍女吓了一跳,转头幽怨的望了湛月华一眼,便要将那些灵石交给他,湛月华避过,笑道:“那可是城主给你的,我可不敢收!”

“哼!”侍女轻哼了一声,便将灵石放回了自己的袋里,也不理会湛月华,只是望着远去的两人。

湛月华也不见怪,调笑道:“怎么?春心萌动了?”

侍女瞪了湛月华一眼,两腮通红,狠狠的踩了湛月华一脚,便逃也似的跑开了。

湛月华咧嘴嘀咕道,这姑奶奶下手还是这般重,不对,是下脚,随即他又大笑了起来,转头望着那离去的靓丽身影,倒是好一道风景,只不过那道风景不再属于通宝阁喽,心有所属了,只是不知道是否会有结果?那少年......不说也罢。

湛月华笑了一声便回到了通宝阁之中,宾朋尽散,也该休息了,他的脸庞在大门关闭之中逐渐消失。

走到城主府的大门前,夏紫羽奇怪的望着老者道:“老先生,您这是想要干嘛?还真就耍起无赖了?”

老者冷哼了一声,撇嘴道:“你打了我,我自然要去找你长辈理论一番,还有啊,我一个老人家,你城主府那么大的地方,给我腾个窝也不行吗?”

说话间,老者已经踏进了城主府,见到秦冥俊老者也不觉得稀奇,像是主人一般,“那谁,去帮我准备一间屋子,老头子要休息了!”

夏紫羽瞪着双眼,气的牙痒痒,真恨不得再揍他一顿,怎么能这么无耻?

秦冥俊颔首笑了笑,给老者说了一处住所,老者便想也不想的离开了,走着醉醺醺的步伐,好似就要倒在地上,但就是一直都倒不下去。

老者离去之后,望着夏紫羽正一脸疑惑的望着他,秦冥俊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什么都不要问,问了我也不会说。

夏紫羽无奈开口:“俊叔,我好难啊!”

“难就对了,后面还有你难的,哈哈!”秦冥俊拍了拍夏紫羽的肩膀,大笑着离去了。

夏紫羽闻言,感觉很是奇怪,那来历不明的老者奇奇怪怪的,怎么连俊叔也变得奇怪起来。

夏紫羽走向自己的府邸,望着自己肩头上微微酣睡的白青,笑道:“还好,你没变的奇怪!”

夜深了,安静了,远方的人在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