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吻住你的小花核

更新时间:

紫金神霞遮蔽了苍穹。

那修长的身影没有停止前进,漫步虚空之间是那绝世身姿。

一剑为右,一鼎护左,魔神魔音动苍穹。

狰狞四不像生灵的身躯在剧烈摇晃,那倒飞出去的身躯撞碎了不知道多少陨石。

他惊惧的望着那道笼罩着朦胧神光的身影,看着那黑金神剑定住了那张画卷,无穷的本源神力汹涌澎湃的涌出,被那朦胧身影吸收,令他神魂震颤,心神不稳。

嗡!

一只洁白的玉手自那朦胧的神光之中探出,出现在那画卷之前,一把抓住,将其掌控在手中,那掌指间皆是星河璀璨,无穷的天地之力演化出长青神力,镇压那画卷溢散出来的大道神力。

哧啦!

画卷被玉手一抖,徐徐展开,被夏紫羽掌控在手中,轻轻的挥向那人形生灵,正好镇压在那尊法相金身之上,爆发出炽盛的神光,大道神音不绝。

人形生灵的法相金身躯剧,双手拍击出无数的混沌掌印,化作大道神链禁锢一方虚空,并且口中吐出吐出一柄混沌神剑,斩向那张画卷。

铛!

苍生印骤然在虚空回旋,撞击向那尊人形生灵的本体,极速俯冲而下,彻底化作一座神山,神山底部仿佛一口黑洞,冲击出漫天的大道神链。

混战越发的激烈,几尊强大的生灵各自施展出惊天动地的手段。

随后,狰狞四不像爆发出无穷尽的神辉,破开画卷的神光,将其收起来,口中汇聚无穷黑光,激射向夏紫羽而去。

那尊人形生灵的法相脱困,双掌托起苍生印化出的神山,一举将之砸向夏紫羽,将最为主要的神通都轰击向夏紫羽。

因为万族大帝都知道,他才是此战的关键所在,不将其击败,他们没有办法去轰杀秦剑与那尊荒古大帝。

夏紫羽只是一个人族少年而已,本身的实力并不强,在他们眼中就宛若蚂蚁与之大象,荧光与之皓月而已。

真正让他们惧怕的是那少年身上的天地之力以及那一丝大帝之力,以及那恐怖的大道,能将一切大道都镇压,甚至是汲取他们的大道神力滋养己身,让其在短时间之内立于不败之地。

人形生灵的大帝古朴神异,周身混沌神光照耀,法相金身坚固不朽,被夏紫羽与秦剑轰击了许久都不见丝毫的颓废之势。

只见那尊人形生灵的本体逐渐融入在法相金身之中,是金身之上笼罩着漫漫混沌神光,他探出一只手掌,法相金身的手掌仿佛要将整个天外战场都笼罩,将夏紫羽的身躯覆盖在其中。

本源天地在法相金身掌指间显化,这种大道神通颇为大众化,却是有着极强的威慑力,一般能施展这种神通的存在,无不是绝巅的强者,这尊人形生灵便是其中之一。

这种神通号称可摘星逐月,一手掌控天地,翻手葬灭乾坤。

那萦绕着混沌神光的巨掌,浩大无边,掌中世界在星空之中不断放大,每一根手指都如那苍穹神柱,撑起了一方天地,一缕缕星辉浮现在那世界之中,环绕那些巨大神柱般的手指。

夏紫羽则是出现在那掌中世界的中央,仿佛被禁锢在其中,无数大道神链自其中垂落,要将其磨灭在其中。

哧啦!

无数神剑破空之声响起,夏紫羽连连斩出几道剑芒,面容之上没有丝毫动容,身后的神轮越发幽暗,齐齐震动,一股玄妙的波动在夏紫羽身躯之上散发出来,要震碎那法相金身的掌控世界。

“哼,蝼蚁尔,也妄想逆天!”法相金身口吐神音。

掌中世界大道规则流转,大道神链遍布苍穹,那片本源世界一片混沌,幽暗的剑芒在其中肆虐,一道幽深的紫黑剑芒冲天而起,苍穹似乎都要被其轰碎开来。

“一方不完整的天地而已,也想禁锢吾!”魔音般的身影自夏紫羽的口中吐出,双眸留转着可怖的紫黑神芒,夏紫羽的身躯之上朦胧不复,一身战甲浮现在夏紫羽的身遭,狰狞无比。

轰隆隆!

一声剧烈的响动,法相金身的掌中世界变化了,演化成为一尊天地烘炉,要将夏紫羽炼化在其中,混沌弥漫,大道铭纹笼罩寰宇。

“吾乃神祗,奈苍生!”夏紫羽的身躯之上幽暗的神光骤然亮起,猛然一剑斩出,大鼎轰击在那烘炉之上,震动星穹。

“等的就是你!”沉默不言的法相金身口吐神音,猛然间翻转手掌,向着天外战场镇压而下。

那方世界烘炉翻转,混沌星河无数,向下垂落,甚至还有星辰在其中掌指间溃灭,法相金身不顾震动的世界烘炉,不断翻掌手掌,要将夏紫羽彻底封印在天外战场。

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超越规则的气息,那种气机令他心悸不已,仿佛只要把爆发出来并能将他镇压一般,让他的心中惊慌恐惧。

那一句‘吾乃神祗’更是让他想要逃离这片天外战场。

轰隆隆!

同一时间,法相金身的世界烘炉震动的越加剧烈了,夏紫羽手中的无极天道剑爆发出幽深的神光,而夏紫羽的身躯之上也是一半紫金,一般紫黑,两者交织不断,爆发恐怖的气机,搅碎了无穷混沌。

于此,狰狞四不像也爆发出恐怖的实力逼退秦剑,无穷大道神力落在那方世界烘炉之上,那道画卷镇压其上。

两者相互配合,散发出恐怖的神威,要将夏紫羽永远的镇压在其中。

这几尊万族大帝早就有预谋,几人皆是不弱,早先他们并未完全爆发出实力,就是为了找机会一举镇压拥有天地之力的夏紫羽。

此刻两尊生灵配合,释放出不朽的大道神力。

夏紫羽的面容显化出来,依旧平静,镇定自若,任那无穷大道神力垂落,任那万千混沌轰击,身躯之上的神光皆是将其统统震碎,万法不侵。

夏紫羽的身躯恢复正常大小,手中的无极天道剑在剧烈的嗡鸣,那方大鼎悬空而起,汲取地方世界烘炉的力量,开始吸收那些大道神力。

一种奇异的景象出现在众人眼中,任由那方世界烘炉之中混沌无尽,大道神链无穷,夏紫羽身后的神轮却是根本不受影响,正在剧烈的变化这,那方不知名的大鼎宛若顶天立地矗立在天地间,巍然不动,汲取这无穷神力。

骤然,夏紫羽身后的神轮猛然爆发出一股镇压万道的气机,冲破了混沌,震碎了万千大道神链,幽深的光芒照耀九天十地。

轰隆隆!

世界烘炉被轰开了一角,法相金身急剧的倒退,其中的人形生灵嘴角溢出银色的液体,那张画卷神光黯淡,被大鼎夺取了绝大部分的本源神力,滋养夏紫羽的躯体以及那身后的大道神轮。

夏紫羽身后的神轮仿佛不存在于这片苍穹,星穹似乎都在畏惧,容不下那滔天的神辉,一道道星河在神轮之中流淌,每一次震动,就有无数星辰在其中浮现,那神轮之中散发出神异的星辉。

那修长的身影站在虚空之中,脑后悬挂着那方神轮,眸光之中晶莹神芒闪烁,如是神祗俯瞰众生。

哧啦!

猩红神光伴随呼啸破空之声袭来,六臂魔猿手持神戟斩出滔天锋芒,猩红遮蔽星空,席卷而至,带着一种无上大道之威,镇压而下。

铛!

荒古大帝手持大鼎而来,金光灿灿与那尊六臂魔猿对抗,震碎了周围虚空,将其扭曲开来。

猩红神光闪烁,六臂魔猿消失在战场之中,自身化作一条条大道神链,任由荒古大帝手持大鼎轰杀,却也只是轰击在几根大道神链之上而已。

骤然间,这天外战场神音隆隆,四面八方,仿佛都是那尊六臂魔猿的身影,全部都手持神戟,身上流淌着猩红神光,先前镇杀而来。

荒古大帝手持大鼎轰击向其中一道身影,却发现只是一道幻影而已。

等他回过神,看见那万千身影竟然化作神光涌入他身后的一道身影之中,手持神戟向夏紫羽冲杀而去。

这是六臂魔猿的天赋神通,这也是他的大道显化,化出无穷幻影,虚实无界。

咚!

夏紫羽动了,一步踏出,加下幽暗神光闪烁,若神龙浮空,手中无极天道剑微微震动。

“斩仙!”一道不属于夏紫羽的声音自夏紫羽的口中轻喝而出。

剑芒幽暗如魔,其中似乎有万年怨灵在咆哮,冲击人的心灵,随后化出一道炼狱世界与那尊六臂魔猿撞击在一起。

这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秦剑心中隐隐有些担忧,那充满魔性的夏紫羽,仿佛一尊魔神,矗立在天地之间,一剑斩出化炼狱,凌厉无匹,仿佛要将世界一切都葬灭在其中。

几尊强者无不动容,那剑芒倾泄间,一挂挂星河在其中溃灭,没有半点生机,冲击先前,破灭前方所有的一切。

剑芒周围的陨石亦或者其他有形的物质,在这一剑之下,皆是当然无存。

“连魔神的道都能随意施展,融合在自己的剑道神通之下,这种资质......”荒古大帝惊叹,可惜那少年不是他们荒古之人。

哧啦!隆隆......

这天外战场的虚空爆碎,六臂魔猿被轰退,其神通被震碎开来,六臂举着神戟挡在身前,险些被一剑崩断,化成流光迅速倒退,猩红神光在身躯之上翻涌。

“尔等都已经出手过了,是想吾以天地之力镇压尔等,还是尔等自己滚回去?”夏紫羽口中魔音滚滚,分不清是他自己还是其他人的声音。

一袭晶莹神甲披身,一轮幽深的神轮相伴,魔光照耀苍穹,幽深的魔光与紫金神光不断变化,映照出那张俊俏而又邪魅的面庞。

“本帝奉劝尔等,还是赶紧逃吧,难道要等自己的力量耗尽被镇压在这天外战场,恐怕传回万族,尔等恐怕会被后世子孙嘲笑!”荒古大帝冷笑,语气之中无尽讥讽。

人形生灵的法相金身通体混沌神光大盛,散发出至强道威,诸天星辰都在此刻黯淡了下来,震动一方星穹,仿佛要将这方星空都毁灭掉。

他面色之上没有丝毫波动,但是那眸光深处却是有着深深的忌惮,他们几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夏紫羽体内的天地之力愈加强盛,那魔光更是让他们几尊大帝有一种如坠深渊之感。

但,那法相金身还是动了,此刻,那尊法相双手之间分离出无穷大道之力,一种宏大神圣,一种宛若地狱般阴沉,双掌在天地间结印,大道神音在天外战场之中隆隆作响,震颤那星空之中的大星。

此时人形生灵的金身法相,气机震动寰宇,仿佛宇宙星空唯有他一人称无敌,无人可与之一战。

他将自己的本源大道神力熔炼在自己的印决之间,通体混沌弥漫,各种大道神链在身遭缭绕,交织在虚空之中,一掌横推天地般轰杀向前。

退走?

断无可能,就算是希望渺茫他们也要试一试,能镇压一部分天地之力,或者其中一尊人族大帝击伤,他们就算是胜利。

如此退走,才是天大的笑话。

夏紫羽眸光间震动,身后那幽暗的大道神轮不断变化,化成紫金神轮,宏大超然,体内那紫金神莲更是溢散出一股大道神音,靡靡响起,让这天外战场都震颤,一道波动自紫金神轮之中扩散而出,将那混沌神光击溃。

“剑击长空!”

夏紫羽口中吐出一道轻音,与之前截然相反,似乎可以在两个极端之间反转。

哧啦!

无极天道剑斩落,虚空无声无息的裂开,一股心悸的力量在其中浮现出来,那法相金身打出的印决被斩破,还不待那法相后退,便已经被紫金剑芒携裹着隆隆紫金神雷而至。

人形生灵的身躯在其中浮现,身躯之上出现道道裂痕,银色的血液在虚空之中迸溅而出。

他幽幽一叹,想要调动本源世界的力量进行进行反击,却是在叹息声之中收起了手掌,没有施展神通,原因无他,他的本源神力已经不多了,这里也不是万族的地界,他的时间不多了。

人形生灵深深的望着夏紫羽的身影,发出隆隆神音,“你阻挡不了多久的,万族一定踏平天外帝城!”

哧啦!

虚空被他以双手撕开,他看了看剩下的六臂魔猿与那尊狰狞四不像,微微摇头,走了进去,消失在天外战场之中。

画面调转太快,快到秦剑与荒古大帝根本就来不及阻止,那尊人形生灵便已经离开了战场,化成一道混沌光芒,贯穿星穹,消失在慢慢天外了。

“尔等,还不上路?”夏紫羽再次开口,看向那尊狰狞四不像。

四不像浑身气息升腾,仿佛还要与之大战,最红口中吐出一道锋芒,将天外战场割裂开来,走了进去,“人族少年,希望将来帝城之上能见之身影!”

话音方落,那虚空同道消失,四不像也随之消失了,他虽然体内本源神力尚有留存,但是再怎么大战,他们也只能落得一个被镇压的结果,没有必要,只要他们尚在,帝城那边的战场就有转机。

六臂魔猿见状,直接化开虚空,进入通道,不敢再做停留。

其他三尊生灵,一尊被轰的本源都近乎破裂,其他两人更是离去了,他一人之力何以能抵挡三尊大帝的攻伐?

“想走,之前就你最能耐,现在想逃?你往哪里走?”荒古大帝大吼,以手中大鼎崩碎虚空,激射出四极神力,想要将那尊六臂魔猿留下。

秦剑则是不言不语间,在先前就已经以苍生印以及秦族祖印封锁了虚空,直接将虚空震碎,苍生印直接轰杀了进去,没入星穹。

夏紫羽没有动作,因为他现在情况很不好,只是掩饰的比较好而已,秦族先祖的大帝之力已经消耗一空,如不是有那兽皮神甲提供的力量,先前他想要击溃那人形生灵,根本不会那般简单。

伴随着神轮震动,近乎空明之境,散发出浓郁的道蕴,有一种朦胧的大道神音在夏紫羽身躯之中回响。

这一次不是依靠天地之力与那秦族先祖的力量,而是他自身的境界,他感觉到自己本身的境界有所精进,仿佛在他前方有一扇大门为他开启,只不过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才能抵达那道大门。

荒古大帝大吼,将那尊六臂魔猿从星穹之中逼了出来,不过已经远离了天外战场,秦剑虽然之前将虚空都封锁了,可一尊帝境铁了心的想要离开,几乎是不可能镇压,更难身死,就算是他们两尊帝境强者联手,也是千难万难。

除非是那尊大帝一心要死战,才有可能将其彻底留住,显然,万族的几尊大帝都不会这么做。

几尊万族大帝境都离开了,就此遁走,离开了泛古大陆的天外战,再想要见到,唯有那帝城之外的万族战场了,那是相见,恐怕及时决战之日了。

下一刻,荒古大帝与秦剑同时回归天外战场,望着朦胧神光笼罩的夏紫羽,那神与魔之力在夏紫羽的身遭不断的反转,散发出可怖的波动。

可这对于秦剑与荒古大帝来说,这点波动已经不值一提了,连虚空都没有半分震荡,比之先前大战之时,已经是微末了。

天外战场恢复了平静,混沌气息溢散在其中,那些被轰碎的陨石游离在战场之中,无尽星辉洒落,霞光氤氲。

“这小子怎么了?”回来后,荒古大帝就发现夏紫羽的状态极为不正常,依旧静静站立在陨石之上,似乎在悟道,却又不像。

最后,夏紫羽端坐在陨石之上,身后的神轮霞光流转,一会儿呈现出宇宙星空,一会儿又是破灭的星河。

夏紫羽在此默默的推演,先前有无数铭纹自那兽皮神甲之上融入到紫金神莲之中,这让他有些不解。

“奈苍天!”这个名字在夏紫羽的心间不断流转,他感觉那些铭纹似乎是道法。

自从得到了《神剑魔刀》之后,仅仅是修炼自三刀三剑之后,便再也没有办法修炼剩下的神通了。

他也没有得到那尊至强者的道法,先前与那几尊万族大帝对战的时候,他却是施展出了后面的神通,这让他心中有些疑惑。

难道那尊至强者的道法就隐藏在这兽皮铠甲之中,现在才显化出来不成?

“咦,这是怎么了?他好像再推演什么可怕的东西?真是个小怪物!”荒古大帝走进夏紫羽身旁的一颗陨石,通体绽放神光,想要接引夏紫羽身躯之上的神辉进行感应。

“有古怪!”秦剑将两尊大印收了起来,神光内敛,看起来五十来岁的模样,仙风道骨,乌黑的长发在身后飞扬,一双眸子呈现出一黑一白。

接着,他又放弃了,因为他知道夏紫羽的身上有秘密,且根本不是他可以推演的,他就静静的守护着夏紫羽的身旁,注意这那荒古大帝的一举一动。

那尊荒古大帝虽然不知道已经存活了多少岁月,但其好奇心却是相当的眼中,悄悄的窥探着夏紫羽,想要暗中观察夏紫羽身上的秘密,

结果,他刚刚接引夏紫羽的身躯之上的神辉之时,就被天地之力给排斥了,最后他更是想要也大道推算,却骤然间感觉被什么恐怖的存在盯上了。

浑身寒气直冒,似乎自己在推演下去,哪怕他是帝境,依旧会死。

荒古大帝心中凛然,暗自想到,“这是什么玩意儿,竟然如此恐怖,他是什么来历?”

“你就别推演了,你看不透的,我也曾想要推算,与你一样,都没有结果,差点身死!”秦剑撇嘴道,身上神光洒落,抵挡着这天外战场的压力。

荒古大帝有些许尴尬,没想到被秦剑识破了他的处境。

夏紫羽沉浸在自己的紫金神莲之上,感悟这一道道铭纹,却觉得晦涩难懂,他哑然了,要知道他有混沌乾坤轮相助,更是已经完全融为了一体,却不曾想,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深奥的铭纹,刷新了他的认知。

他将那些铭纹统统感悟了一番,虽然暂时不能解,却是能修炼下一层次的神剑魔刀了,这让他有些欣喜,只要能变的强大,他不在乎,等他越变越强,那些奥秘终将被他解开。

夏紫羽苏醒了过来,看向秦剑,微微一笑,心中有些开心,至少自己能帮到自己的爷爷了。

随后看向那尊荒古大帝,声音有些冷,“战一场!?”

荒古大帝站起身来,惊呼道,“你疯了吧,就你现在这状态,不是有天地之力相护,能不能在天外战场存活都是两说,竟然还想要战上一场?”

“不战也行,那就让你的人住手,停战!”夏紫羽冷冽的开口道,目光毫不畏惧的与荒古大帝对视。

荒古大帝看向秦剑,面色凝重,神情肃然,“你怎么说?本帝想要听听你的意见!”

秦剑起身道,淡然道,“我没什么好说的,秦族本就是为众生而存在,他如今是少主,将来是我秦族之主,他怎么说,就怎么做!”

荒古大帝望着夏紫羽,郑重的开口道,“若是我荒古不停手,你待如何?”

“杀!”夏紫羽的目光之中爆发出璀璨的神芒,身躯之上天地之力流转,只要荒古大帝说继续战下去,他就会不顾一切的出手,直至镇压。

“你们为什么这么在意那些蝼蚁,万族攻打进来还不是一样的结果!”荒古大帝凝眸道。

夏紫羽没有理会他,走到天幕之上,荒古大帝与秦剑也跟在他的身后,看向泛古大陆。

夏紫羽指着下方的战场,寒声道,“看见了吗?那就是修罗场!”

随后他指着荒古小天地,“其中,你们荒古之中有多少人留存,有多少人在盼望着自己的孩子,父亲,丈夫归去,他们都在等待,可是呢?”

“有的人再也回不去了,他们都在战死在那修罗场之中,他们心中想要为自己身后的人开创出一片新世界,我理解,可为什么不能换一种方式?”

夏紫羽越说越是激动,指着战火硝烟弥漫的泛古大陆,“那里,又与你们的荒古天地有何异?”

“那些城池之中,是满城的遗孀,他们的家人战死在了修罗场,永远不可能回去了,他们就连自己亲人最后一面都见不上。”

“他们在等带着自己的亲人,可最后等到的会是什么?你告诉我!是什么?”夏紫羽大吼道,瞳孔通红。

“这满目疮痍的大地就是你要的吗?这就是你们先祖想要看见的吗?”

“在荒古之时,那星空巨城之上,无数的生灵是为了什么在拼杀?他们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向那道防线,用自己的身躯铸成了那城墙!”

“就算是千年,万年,百万年,亿万年,那星空巨城之上的血液都没有凝固,你是大帝境,为什么你自己不去那边看看有多少你们先辈的尸骨!”

夏紫羽眼角泪水滑落,声音嘶哑,他不敢去想当初看见的一幕幕,那是他最绝望的时刻。

“这片大地,这颗星辰是先辈们留下来的,他们的尸骨至今游离在星空,他们看向这颗星辰的时候,是笑容,就算是死去的时候,他们面上都是安详!”

“可是如今呢?他们当初拼死也要护住的这方天地已经被打成什么样了?你告诉我?帝城更加的残酷,这便是你们开启大战的理由吗?”

“不,在我看来不是,那只是你的野心,你想要成为这方天地的主宰!”

荒古大帝的面上难看至极,又怒又惊又慌乱,怒夏紫羽的态度,惊夏紫羽竟然知道当初大战的场景,惊慌是因为夏紫羽的话语戳中了他的内心。

人都是贪婪的,他也不例外,他确实是想要掌控这方天地,让众生都臣服在他的脚下。

夏紫羽冷笑着,望着荒古大帝的面庞,“怎么?被我说中了?”

“要是有一天,那星空巨城之上的生灵都活过来,看到如今这般景象,你要作何交代,他们在前方拼洒鲜血,换来的却是自己后辈的野心勃勃,他们会不会死不瞑目?”

“别说了!”荒古大帝怒斥道,身上气息升腾。

夏紫羽根本无惧,身上的天地之力浓郁无比,目光直视荒古大帝的双眼,“别说了?为何不说?”

“你不让我继续说下去,是因为你心中有愧!”

“你愧对那些在星空之中抛洒热血的先辈,你愧对当初将你们救下来的人族强者,你愧对了你们荒古所有人的期待!”

夏紫羽惨然笑道,“你更是愧对了你自己的道心,因为你忘记了你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