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3章 守尸(4更)

更新时间:

混战之中。

赵青蝉左图右进的开始虐杀黑衣玩家。

他的剑光又是一闪,便再有5人死于他的剑下。

刀风从后而来。

他转身避开,一剑划破那人的喉咙,鲜血和人头同时飞向半空。

下一秒。

武当绵掌拍在侧身玩家的脸上。

赵青蝉脚下运功,地表爆裂成蜘蛛网的形状,速度陡然暴增,便一手按着那人的脑袋,轰然冲入人群。

砰砰砰。

诸多玩家被撞的人仰马翻。

七十二手夺命连环剑用出。

一道道耀眼的剑光刺出。

一名名玩家就如同木桩般倒下。

甚至可以说,如今的玩家还不如木桩结实,根本就是一群多米诺骨牌。

现在的玩家就是拿着刀剑瞎划拉,完全没什么亮眼的操作。

可他的剑太快了。

他的剑术太帅了。

这也导致赵青蝉无论冲向何方,身后都是一条清晰可见的血线。

可站在高处的观战玩家看的都要蒙了。

没办法。

更别提他拥有‘九阴真经’满层特效的‘天眼通’,这连用都不用。

这是一面倒的虐杀。

三十人。

他的剑法简直就是正经NPC用出来的…

而赵青蝉这还仅仅用出上三品的内息,便能将他们当成鸡一样屠杀。

他甚至不需要运用轻功,单凭身法的高额属性,就可以轻松躲开那些攻过来的招式。

足有半数黑衣玩家身死当场,还掉落了满地的金钱和装备。

小镇上、论坛上看直播的玩家都看呆了。

“卧槽,榜一大佬牛皮啊。”

四十人。

五十人。

区区三分钟。

“话说黑衣帮主、黑手是个高手呀,他人呢?”

“一个照面黑手就被榜一杀了,这也叫高手?”

什么是高手?

“蝉哥恐怖如斯,i了,i了。”

“看的小姐姐我都要湿了啦…”

“?”

哦,他是修是仙的。

“不行了,不行了,这是什么变态啊,兄弟们快撤。”有人不想白白死在这里,高吼要跑。

“淦,哪个王八蛋在论坛上说他徒有其表来着,气死老子了。”

在不同人眼中,高手这个词是有区别的。

玩家们玩的是游戏。

可赵青蝉练的是武功。

此时,不少吃瓜玩家本以为战事已经落下帷幕。

可赵青蝉却大袖一挥,藏在袍子地下的飞刀出现众人眼前。

瞬间。

“好汉不吃眼前亏,分头跑,他一个人还想杀咱们全部?”

话音一落。

剩余的二十多名黑衣玩家便向着四面八方跑去,临走之前还不忘骂几句。

唰唰唰唰。

一道道划破空间的刺耳声响起。

紧接着,就是闷沉的倒地声。

漫天的飞刀向四面八方爆射而去。

天魔追魂刀最强招数。

天罗地网。

“榜一大佬牛皮。”

“卧槽,这回真爱了。”

小镇上的玩家那叫一个眉开眼笑,呼呼啦啦的便冲上战场,开始舔装备。

不过区区5分钟的战斗,黑衣帮会的一百多名玩家,全部阵亡。

玩家们安静了下来。

赵青蝉便指了指满地尸体、装备、铜钱,出言道:“黑衣的家伙都是狗,这些装备谁捡到算谁的。”

而他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另有企图。

某位玩家眼前一亮,看到他冲过去的位置,便忍不住吼道:“卧槽,榜一大佬去堵复活点了?”

“牛逼!”

当然,他们不仅舔装备。

每件舔起一件装备,还不忘记舔一声蝉哥真帅。

可话说回来,蝉哥这种分赃的方式,只要是个玩家,那就都觉得帅。

“淦,人与人之间能不能有点信任,用的着你帮我捡?”

于是乎,等他们再次来到义庄的时候,就又看到满地的尸体躺在义庄的门口附近。

蝉哥挥挥手,散人玩家们便再次开开心心的边舔装备边舔他。

“快去义庄,去义庄看热闹啊。”

“你们去啊,我帮你们舔装备。”

“义庄爆装备了,你们快去啊。”

“呸,仗着天下第一内功就赌复活点?什么素质。”

“仗势欺人,小心遭报应。”

“榜一大佬屠杀小号喽,大家快来看看。”

义庄内。

黑衣帮主黑手已经复活了第二次了。

他满脸怒意的握着拳头,和一群帮众拥挤的站在义庄里面,目光死死的盯着门口的赵青蝉,怒骂道:“TMD,玩个游戏,你还真就赶尽杀绝呗?”

惹了不该惹的麻烦,自己被杀了,又堵在复活点,就开始说你欺负人。

可惜,事实证明,群众的眼睛是血量的。

凡是捡过装备的散人玩家,无不帮忙说道:“黑衣帮会是真的无耻,自己想杀人,被反杀就开始骂人?”

啧。

这种情况在游戏里面太常见了。

有的人就是贱。

他赵青蝉是谁?

他不仅是榜一大佬。

只要有需要,他也能随时化身为第一喷子。

“垃圾帮会,以后别让我看到。”

“就是就是,一群收钱扰乱游戏秩序的垃圾,你们还有脸说话了?”

而不说出口相助的玩家。

“你给我等着,我们这就摇人。”

“垃圾摇垃圾,我在这里等垃圾。”蝉哥挑了挑眉~

“赵青蝉,你他吗滚刀肉啊?”黑手气急败坏的跺着脚吼道。

蝉哥从不跟沙雕讲道理。

他只是搬出一个石墩堵在义庄门口坐着,伸手挨个指着说:“垃圾、垃圾、垃圾、废物、废物、废物……”

“槽,你骂谁呢,我们就是人手不够,你在这装什么犊子。”

黑手恶狠狠的瞪了眼赵青蝉:“行,那就在这里等着,看谁耗得过谁,你小心点,我们兄弟来了,保证你吃不了兜着走。”

“垃圾找垃圾,义庄塞不下这么多垃圾了啊。”

赵青蝉在面对上百名喷子的时候,仅有一个战术,那就是滚刀肉。

赵青蝉取下自己的酒葫芦小饮一口,继续无视性的嘿嘿笑道:“一个垃圾、两个垃圾,三个垃圾、四个垃圾,垃圾好多哟。”

“草,让开,我进里面休息休息,这贱人太烦人。”黑手想往里面走。

可其他黑衣玩家却苦着脸说道:“老大,义庄都塞满了,实在进不去了啊。”

于是乎。

赵青蝉就继续跟他们耗着,从中午一直耗到了晚上。

深更半夜。

这玩意就是心理战,只要心理素质足够好,还有足够的耐性,一个滚刀肉绝对能将很多人气到心态爆炸。

林诗仙作为一名先天宗师,在听了一晚上的嘀咕之后,同样都有揍他的冲动。

更何况这群普通玩家?

顿时。

无论是黑衣的沙雕们,还是看热闹的玩家们被他这操作看呆了。

“鸽子还能这么用的吗?”

赵青蝉烤起篝火,在论坛上打个招呼,就要武当玩家花铜子给他飞鸽传书。

他信都没看,抓住鸽子就熟练的拔毛、放血、点燃篝火开始烤。

与此同时,他还从包裹里拿出很多瓶瓶罐罐,似乎是一大堆作料。

而没一会的功夫。

烤鸽子也熟了。

赵青蝉往上面洒了些作料。

“鸽纸好可爱,为什么要吃鸽子?”

“话说,有木有人买只鸽子給我送封信啊,我也饿了…”

可惜,他们显然木有想要鸽子,就有人立刻送飞鸽的号召力。

因为玩家属性面板上是有‘饱食度’的。

他们刚才死了两次,现在别说吃的了,装备都被爆没了,饱食度也早就归零了。

在不吃点东西,哪怕在义庄不会被饿死,可胃里难受啊,真实嘛。

一时之间。

香味四溢。

咕咚咕咚的声音不断传出,还在硬熬的黑衣玩家真的饿到不行了。

“草,一个游戏罢了,不吃还能死人啊?大不了就下线。”黑手撇了撇嘴,坐在人堆里生闷气。

赵青蝉笑着不说话,反而递过去一只鸽子。

黑手谨慎的瞥了眼义庄门口的那条生命线,完全不敢出门,只是倔强道:“不吃,一边去。”

至于烤鸽子?

在堆满人的义庄里点燃篝火,那不是烤鸽子,那是烤自己吃。

“嘶,真香。”赵青蝉咬下一口鸽子肉,又喝了一口酒,还贱贱的对着那些人比划比划。

“嗷。”

其实赵青蝉还有更多操作没用出来。

什么往义庄里面扔马粪、扔炮仗、扔石头…

“啪。”

某个黑衣玩家的手被打疼了,他委屈的说道:“老大,你不吃,我吃啊。”

“滚一边去,有点志气行不行?”

要没有真本事,千万别运用这种太过分的手段。

不过嘛。

蝉哥不是玩家……

真要给他逼急了,那也不用在乎什么声望了,一把火点将义庄点燃,直接将其团灭。

可惜,这个操作会引起也就是朝廷的注意,这相当于破坏公共财产了。

玩家哪怕用了易容术,也很难逃脱那些真正高手的追杀。

蝉哥就没怕过谁。

可小镇附近的玩家突然惊呼一声。

赵青蝉也打开论坛扫了眼。

当然,赵少侠也不想这么快的暴漏出这招,他本来就是想和他们在熬一会,恶心恶心这群人。

恶人自有恶人磨。

跟他比谁更坏?

“有点意思,这我得参与参与。”

因为,

僵尸啊。

那就是……

峨眉派突然触发新的剧情任务,现在面临的情况十分棘手,需要不少玩家充当敢死队。

赵青蝉同样有些诧异:“明教有两把刷子,竟然还引出不少僵尸来拦路?”

何况这种引过来的野生僵尸,生前往往都是有钱***门、贵族、王侯都有可能,那它们很有可能爆出极品装备。

……

ps:3000字,求推荐票、月票。

首订差,心情也不好,那就爆更吧,晚上还有1更,今天还是5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