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正文 第115章 巧遇

更新时间:

后院安静了月余,宋湛诚又一门心思放在正事上,不想也没功夫去搭理后院的女人。

本以为她们一个个的算是明白过来,开窍了,却根本想不到,女人这东西,从来都是坚韧不拔、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后院兰居,如梦站在洛九房门外,来回渡着步子,几次忍不住伸出手去敲门,又硬生生撤回来。

她实在是搞不懂,主子不是已经好好的出关了吗,怎么今儿个又躲在屋里不出来了?难道是长久没见人,还害羞胆怯了不成?

自己硬是把自己给逗乐了,洛九恰巧这时出门,便看见如梦笑得一副思春样儿。

“主子~”赶紧收敛起来,如梦惴惴不安的望着洛九,发现自从昨日起,她便对主子有了莫大的恐惧之感。

这是怎么回事?如梦不解,却甘之如饴的沉浸在这敬畏中。对!她认为这一定是因为主子变得厉害了,她有敬畏之心是理所应当的。

“主子,您今儿个真漂亮!不对,是特别漂亮,真好看啊~”

丝毫不含蓄的表达之词,让洛九听了一笑,却不置可否。

见洛九似乎并不吃这一套,如梦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那震惊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有些放肆了,又很快低下头。

“主子,您当真不想个主意去送送王爷?说不定王爷能带您一块去西北呢,您在这方面比起王妃,可是非常占优势的啊!”

洛九不搭话,两人出了院门,朝着后院的小花园过去。

一路上收获了众多下人惊艳的目光,如梦高高扬起小脸,比洛九本人还高兴。

不过也是,洛九今儿个画着一副更加精致的妆容,不同于其他时候的是,今天她特意画出一种少女不谙世事的青春模样。

然而眼角的那滴泛红的泪痣,却在无形中让这妆容更加震慑人心,甜美中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妖媚,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移不开眼吧。

远远的,几个小丫头走过去,悄悄低声耳语,如梦耳朵尖,立刻就听见那些只言片语不是好话,加上记性不错,很快也就想起那几个丫头是什么人。

“主子,让奴婢去狠狠教训她们一顿!省的整天嘴上不干不净的,无端毁了您的名声!”

不见洛九回应,如梦更加着急,“主子!”

“我比起这花儿,你说谁美?”洛九不答反问,姿态怡然自若,不喜不怒。

如梦一愣,再一次怔愣的盯着洛九看,无意识的话脱口而出:“主子人比花娇,这花哪儿能跟主子比?”

洛九轻笑,遥遥望着前方的蓝天,轻飘飘道:“你回去吧,我要自己一个人在这儿走一走。回去准备些吃食,要精致,用我房里桌上的花瓣做。”

听见洛九这么说,如梦立刻想到洛九这是要去探望王爷,真是高兴,她家主子终于开窍了啊!

喜不自禁的迈着急匆匆的步子离去,洛九眉梢轻挑,一笑,整个人更加明艳妖媚,看的人只觉得这阴冷的天儿都顺眼不少。

程婧菀拖着晴明,在她房里好一通劝说。可惜这话听在晴明耳中,跟无穷无尽的唠叨也差不了多少了。

“晴明晴明,好晴明,那你快说佛山大哥是怎么跟你允诺的啊?可是让你等他几年?还是让你不等他?你说话啊!”

任由程婧菀如何死缠烂打,撒泼打滚儿卖好,晴明我自岿然不动。

眼角一跳,斜看过去,冷冷的开口道:“你再缠着我,我可就被你唠叨成老姑娘了,到时候想找个好人家都没人要!”

这是什么意思?程婧菀拼命理解这话里的不明意味,脑壳都疼了,还是没明白这俩人到底怎么了。

门外,佛山伸着手,似乎是打算敲门,却在听见这话后,落寞的留下一个背影而去。

去找自家主上,结果发现王爷也是愁眉不展,佛山想着这两天太子不断的刁难,退后两步,不打算再去找主上求助。

左看右看,实在没一个靠谱的家伙能听他说话,佛山飞身隐藏在暗中,没法子解决,他又没这儿女情长的经验,只好躲避开来。

“砰”一声巨响!

佛山吓得差点儿从树上掉下去,扭头望望四周,发现是他家王爷在糟蹋东西。算了算了,反正王府不差这点儿银子,主子不高兴,发泄发泄也好!

宋湛诚久久不见佛山出来,想找个人说说西北战事,好让他分神的想法也幻灭了。

天地良心,他可不是不务正业,虽说现在正是危机重重之时,可为何他就是不能专注下来呢?

为什么会这么乱?晋亲王长这么大,头一次遇到这种心神不宁的时候,还偏偏找不出个道理来!真是气煞王爷也!

突然,宋湛诚轻轻在空气里深吸一口气,眼前一亮,谁在竹林里吃寒露糕?这味道他不会认错!还有这股酒香味儿……

似乎,似曾相识?

宋湛诚沉默片刻,寻着香味儿找了过去。这一转,结果才发现,原来他府里的竹林这么大不成?心中有一丝疑惑,却不知从何而来。

脚下顿住,遥遥望去,那抹红衣……宋湛诚似乎对那人的身影非常熟悉,然而却觉得这红衣实在是陌生的。

会是她吗?她不是一贯喜爱青色吗?

疑惑着,宋湛诚轻声走近,待看清那人面孔,不禁心神一晃,很快就被强大的自制力消灭。

“洛九?怎么在这儿坐着!”

宋湛诚敛眉问,对这人还有一份疏离之意。然而洛九却先是一惊,随后淡然的笑了,潇洒的拎起酒壶,举止间自有江湖儿女的不羁。

“师兄坐啊,站着做甚!”眉目中流光一闪,又轻笑道:“哦,忘了,如今我该称呼师兄一声夫君。嗨,看我这闭关修炼的,脑子都坏了!”

“无碍!随你怎么称呼都行。”宋湛诚拧眉,疑惑她为何变化这般大,不过仔细一想,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他这个师妹,不就是一向懒惰容易放弃吗?

这么一想,宋湛诚便掀开一抛,如同洛九一般,随意的席地而坐,幸好两人都有内功傍身,也不怕这天寒地冻的伤了身子。

“师兄是要出征西北了?原谅师妹刚出关,对王府之事知之甚少,也没来得及给师兄践行,来干一杯如何。”

说着,洛九自己仰头喝下杯中酒,宋湛诚见状,看明白洛九没有其他意思,也没了防备心思,一口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