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正文 第8章 不寻常

更新时间:

宋湛诚面上不显,心下却觉得十分诧异。

布云最近的所作所为令他深感怪异,她终归是跟在身边伺候的人,宋湛诚对她还算了解,布云的身份他派人查过,是十分干净清楚的,并没有什么复杂的牵扯,她还会些武术,懂得些兵法,算是个可用之人,故而自己才会重用于她。

可之前在恒国境地,二人遇难那次,布云眼中流露出的分明是凶狠至极的杀意。

不错,不会错,是杀意横生!那眼神,凌厉狠决,毫不犹豫,若是时机恰好,她那时说不准就得了手!

可她的身份并无问题,除非是从一开始这身份就是障眼法,她就是带着杀意而来!可这也说不通,若是布云一心想要自己死,那之前自己对她如此重用,她下手的机会多得是,为何那时不动手呢?而且,若是想让自己死,那又何必拼死去救呢?

这事实在让宋湛诚匪夷所思。

此刻布云说的不错,他大概也料到布云的意图了,就当下的情形来看,这确实是最好的法子。

“此处应该不是军营,只要抓住时机,我们就可以逃出去。”宋湛诚沉声说道。

这几日他伤重,故而并未对这地方做甚细致的观察,只知道这大概是个受过训练的女子军,基本的布防都是有的,不过宋湛诚怎么说也是通晓兵法之人,只一两日光景,他便就这一处周遭的基本布置换防,将此处大概的情况摸了出来。

若是不出意外,今夜亥时正是她们第一次换防,正值深夜,所有人困意浓重之时,所以,是逃跑的最佳时机!

当夜申时,送药之人照常送了控制严苛的药来,程婧菀与她稍作寒暄,那人便如往常一般离开了。

一切似乎并无异常……

等到了亥时,躺在塌上的宋湛诚听到外面细碎的脚步声和轻微的交谈声却忽然睁开了眼。换班的时间到了,这是所有人意识最为松懈的时候,必须抓紧这个机会!

宋湛诚将布云叫醒,压低声音说道:“她们换班,我们得趁机逃走。”

程婧菀听得这话,顿时明白了他这两日为何如此平静。可程婧菀并不想同他一道离开。

如今她原身已死,她的父母不知该多难过,只怕她那温柔的母亲会日日垂泪,她那严厉的父亲会暗自神伤。哪怕换了身躯,她也想再回他们身边去。

是以,她不能跟宋湛诚回翼国去,否则再想回来便是难上加难了!

而且,之前在恒国怕是已经露了破绽,惹得宋湛诚怀疑了,若是……

总之,现在,不能走!

程婧菀思虑再三,拿定了主意,便就眼下形势将计就计开口道:“主上,我们此番冒了如此大的险来此,如今目的尚未达到,恕布云不甘心就这么离开!”

“你不走?”宋湛诚的声音有些冰冷,听起来有些不悦,还有些质疑,“这是命令,不容拒绝……”

他伸手去抓住程婧菀,奈何程婧菀早已暗暗准备,打算就此抓住这个敌国皇子,故而反抗激烈,又怕被人发现,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二人便抑制住声音就此缠斗了一番!

程婧菀虽是略懂武艺,奈何宋湛诚更加武艺高强,他一个手刀劈晕了程婧菀,趁着换班之际,找了个机会跃出大牢,将负责看守的这群女人逐个击破,将程婧菀强行带离。

——

程婧菀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翼国的军营内。心中翻起轩然大波,却只能隐忍压下。

她身上旧伤未愈,之前又一路奔波,故而伤势情况并未有任何好转。现下这营帐比先前还要好些,看样子是宋湛诚带她撤到了离一线战场更远的地方。

“布云姑娘,你醒了!”

程婧菀闻声望去,又仔细在脑中想了想,发现自己并不认得这个人,心中顿时警觉起来:“你是谁?”

那女子并未立刻作答,而是朝外唤来另外几个人:“虹眉,去将煎好的药端过来,布云姑娘已经醒了。”

女子回过头,继续道:“你此番救了殿下,殿下器重有加,特将我等召来,命我等好生照料你。”

程婧菀摸不准现下是个什么情况,故而十分警惕的望着面前的人,并不伸手去接她递来的药。

那女子轻笑道:“这药乃是军医所开的方子,殿下的安排,难道你不放心?”

程婧菀将信将疑,接过药碗,不着痕迹的闻了闻,确定无恙,这才心情复杂的将药喝下去。

宋湛诚到底怎么想的?

若说他已经生出疑心,那又为何要给她用这么好的药?若是他并未起疑,那又为何换了一批人看着她?

程婧菀方才喝药时留心观察了一下,帐内领头的女子神色端正,面上看不出异常,但那个唤虹眉的女子,虽是低眉顺目,可那眼神凶得刺人,挡都挡不住。

思量过后,程婧菀决定,先留下来养伤,不管这些人是不是来监视自己的,现成的侍奉不要白不要,待养好了伤,再作打算也不迟。

军营大帐内,宋湛诚坐在上位,手指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桌面,眼中晦暗不明。

“张天师,眼下的情况着实怪异,那布云先前受了伤险些没命,醒来后却又行为怪异。”

暗处走出一个人,正是宋湛诚口中的天师,此人可不是江湖骗子,是有两把刷子的,不然宋湛诚也不会找他来。

“若是如殿下所说,这布云有异,那不知殿下作何猜测?”

宋湛诚抬眼看他:“会否在野地经历生死后,让邪灵夺舍附体?”若非如此,他实在解释不了布云怪异的行为。

张天师沉思片刻,开口道:“若是历经生死险些丧命,又逢异象的话,那确实有可能让旁的东西钻了空子。”

“那过两日,天师随我一同去看上一看罢。”

“是,殿下。”

这几日以来,程婧菀虽然说是养伤,却不得出帐,身边时刻有人守着,与她寸步不离。程婧菀心绪不宁,但又强迫自己宽心。

她摸不准宋湛诚的用意,唯有走一步看一步。

这日,又是虹眉来送药。

程婧菀从几日的相处离已然猜测出,虹眉可能是对宋湛诚芳心暗许,且听说布云之前与宋湛诚同行了那么久,又有机会救过他,如今还奉宋湛诚之命得专人照料,自然是嫉妒不忿。

对此,程婧菀只觉得很好笑,也不曾和虹眉有过任何交谈。

不过今日,虹眉很是奇怪,她死死地盯着药碗,手还不自觉的揪着衣角。

程婧菀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将药碗凑近闻了闻――

药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