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正文 第106章 传言

更新时间:

太子等人丝毫不把那飞将军看在眼里,也是,一个不得宠王爷,一个没用的老将军,凑一块想惹事儿也没机会。

这时,不知道哪儿来的一只倒霉麻雀,似乎饿得没力气飞了,翅膀上还有些血迹,要巧不巧的,偏偏还落在太子脚下。

结果自然是雪上加冰,甚至没让太子动一动那尊贵的龙足,一个大臣就冲上去,一个巧劲儿,把那麻雀踢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众人眼睁睁看着那倒霉的东西,狠狠撞在石阶下,看样子粉身碎骨也免不了的了。

大臣拍拍手,厌弃的撇过头,呵令一旁的侍卫把那脏东西弄走,“太子您请,我们还是绕一下吧,别脏了您的靴子。”

老将军顿时怒火升腾,撸起袖子就要揍人,不知为何却拼命忍住了。可那张被怒火充斥的通红的脸,却一点儿也不平静,看着远去的一群人,朗声道:

“王爷,老臣劝告您一句,做人千万别跟弱者斤斤计较,没气度不说,让人看了还会遭人嘲笑和嫌弃的!”

不想前边不知谁回嘴一句,“殿下,这话是无能之辈没本事的借口,为君者,不必看重一只蝼蚁的想法,不然您非得操劳过度不可。”

这是什么意思?一条狗夸自己主人,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对王爷不敬!看来真是不识好歹,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

“这狗东西!”飞将军没忍住怒骂一句,被气的眼珠子都红了,却发现手臂被人拽着,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无奈,只得回头一看。

宋湛诚不喜不悲,云淡风轻的道:“狗吠你一声,还回去就算赢了,也是可笑。对了,将军老当益壮,怎么就没了斗志?本王一介莽夫,可还指望将军能在战场上指导一二。”

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慢慢平缓下来,两人已经慢慢踱步到城墙上,高墙深城,天好像就压在人的头顶,远处是触手可及的漫天云彩。

“老臣老了啊~唉!”

“将军何出此言?”宋湛诚曾经了解过这老将军,一家子人,三个儿子都是赫赫有名的小将军,却都在盛年战争沙场,因为伤重退闲在家。

这么一想,宋湛诚好像明白了,宽慰的朝那白发稀疏的老将军笑道:“您已经做的够多了,现在正是颐养天年,儿孙绕膝的年纪。正好。”

过了许久,却不见那老头有什么反应,宋湛诚看过去,沉默了。

一个身高九尺,知天命之年,却仍旧让人看了觉得孔武有力的老将军,此刻正站在城墙边缘,黯然垂泪。

“将军有何难言之隐,可否让本王知晓一二!”不知不觉中,宋湛诚语气难掩沉重。

“王爷,老夫我……对这现如今的王朝,已经失望至极。哈哈!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这人竟敢说这种话,恐怕也是不稀罕这条命了……凄凉之意,悄然间席卷了宋湛诚整个人,就在他狠心决定冒犯,命人去查其间缘由之时……

老将军哂笑着,拍了拍一张黑搓搓的老脸,满脸恳切和憧憬中,苦笑着向宋湛诚道:“如果王爷有大志向,有朝一日能让翼国国泰民安,老夫我~我,在此先替天下百姓给您道谢!感激不尽!”

说着,竟然向宋湛诚行了一个大礼!虽说并未下跪,但是一个将军,能弯下脊梁骨给一个年轻王爷行礼,已经是罕见的恭敬。

宋湛诚受不住一个老将军的大礼,但却同样不敢避开,心中五味杂陈的受了这一拜,最后的一丝忧虑,也霎时间被烧的一干二净。

两人在街口分道扬镳,宋湛诚心中不知是什么感受,一时间极其不想回去王府。

佛山暗中跟着,狠狠松了一口气。他家王爷下朝后不回家,也不给个消息说有什么事,可算是急坏了他们几人。

这不,实在坐不住了,他就跑出来寻人,在看见他家主子后,嗓子眼儿的大石头瞬间落地,却又变得愁容满面。怎么回事?太子又惹着主子了?

“佛山!”

一直以为自己没有被发现,结果被宋湛诚一喊,佛山差点儿从房顶滚下来,赶紧落在宋湛诚身侧,恭敬道:“主子有何吩咐!”

宋湛诚把那老将军的事简单说了,佛山差不多也明白他家主子是怎么了,可是这种事也不是三言两语能劝慰的,只好转身去办事。

长久以来,这可能是宋湛诚唯一一次的感情用事,却不想危险正悄然来袭,以至于毫无防备,被打的措手不及。

朝堂突然寂静了两日,这天晚上,突然降起大雪,起初还夹杂着不小的雨点子,一时间寒意逼人。

本是拥着被衾取暖的时候,皇帝却在寝宫大发雷霆之怒,甚至连邓闽等人都无法近身劝解。

宋湛诚无心睡眠,可是已经两天没合眼的身体早就撑到极限,刚被程婧菀用银针扎了一顿,勉强合上眼,就又被传口谕的大太监折腾清醒。

传旨公公语气极其不友善,宋湛诚听着屋外的声音都觉得冷,也不跟他多计较。

“公公辛苦,不如尽快说一下父皇有何要事找本王,你也好赶紧回去休息!”语气冷淡,却恰到好处的彰显了皇室的大气。

传旨太监不敢再造次,语气里略带嘲讽以及幸灾乐祸的味道,“陛下在寝宫大发雷霆,好像是因为王爷您呢,王爷您赶紧收拾一下,随咱家进宫面圣吧!”

末了,在宋湛诚抬脚就走,丝毫不犹豫时,又不咸不淡的看着屋外添了一句:“王爷最好还是穿厚点,免得到时候抵不住寒气,您可是要上战场的金贵身子。”

程婧菀听见这话,差点扬手甩出银针,冲着那太监的脖子大血管穿个透儿!

这人实在太嚣张,根本没有把宋湛诚这个王爷看在眼里,想必也是狗眼看人低,被太子一帮人拉拢了。

佛山自知大事不好,然而皇宫却不是他们可以自由出入的,一个不小心,被皇帝的人发现,免不了一场恶战,兴许还给自家主子惹麻烦。

三人眼神示意彼此,宋湛诚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程婧菀二人却是极其担心。这个时候,皇帝发火呢,叫王爷做什么?用脚趾头都知道一定跟他们王爷脱不了干系。

这个太子!真是够不省心的!

佛山沉声道:“主子万事小心!”

程婧菀拧着眉毛沉思片刻,飞快回去拿了一个小东西塞给宋湛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