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正文 第99章 密谈

更新时间:

程婧菀迎上去,本该有问不完的疑惑,两人却偏偏同时沉默了。就这么放慢速度,并肩溜达着回了王府。

“王爷,白客几人要见您。”佛山紧跟着进门禀报。

宋湛诚抬头看看程婧菀,两人对视中都有些疑问,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像是掐着下朝宋湛诚回府的点儿来的。

“让他们先去偏堂里等着,我这就过去。”

“是!”

程婧菀不等宋湛诚开口,毫不客气的道:“一块过去吧。等见了他们看情况再说,待会儿我有问题问你。”

最近王府大小事接连不断,宋湛诚明显发现,程婧菀的态度也变得史无前例的严肃,和之前贪吃贪玩的姑娘真是大不相同。

自己闷声回忆了会儿,摇摇头,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让他堂堂晋亲王都形容不出来的感觉,不过却觉得很舒服。

“走吧,刚好我今天上朝也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儿。要不要让佛山出去买些零嘴回来?王府的酒虽好,却没你说的那个味儿,西街的梅子酒如何?”

程婧菀本来还蹙着眉头想,这人莫不是神经受魔怔了?结果发现他的表情却是真的非常轻松,不知是受他情绪感染,还是自己也想放纵一把,点头应了。

“不过我虽然说过梅子酒后味清甜,但是今天我想喝猴儿捞月,让佛山大哥辛苦一下,多跑两条街?”程婧菀说完,俏皮一笑。

宋王爷被晃花了眼,顿时有些心神不宁,赶紧撇过脸装作看风景,语气是毫不介意的潇洒,“本王都可以,程大姑娘高兴便可!”

“哈哈,这样才对。”程婧菀像是随口一说,紧接着不再言语,放快了速度走向偏堂。

宋湛诚落在后面,有一瞬间的迷茫,什么意思?怎么才对?随后恍然大悟,突然被高人指点开窍了似的,高兴不已。

白客乃宋湛诚这些谋士中不轻不重的一位,来过王府几次,每次都没发表过什么过人言论。整体看来,此人还是有些信奉中庸之道。

此时,随同白客在场的还有两位跟他一道的老朋友。至于另一位年轻人,却看着着实面生,正随意的四处打量宋湛诚这屋子摆设。

几人纷纷沉默着,直到佛山领着宋湛诚二人进门。主客聚齐,几人寒暄几句,宋湛诚暗中和程婧菀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了计较。

程婧菀从进门就注意到那个年轻人,只觉得他面相不错,看着让人舒服,同时又奇怪的有一丝错觉,此人好似似曾相识。

“王爷,老夫今日过来,实在有些打扰了。不过,那日我等离去后,各自都察觉到似乎被人跟踪了,如果是太子党的谋士,老夫认为,以后多换换议事之地为好。”

宋湛诚听后,心里涌出一股困惑,面上却郑重的点了点头,表示会听取这个提议,并未太过有所表示。

因为他心里清楚,这人今天来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个,会是跟那年轻人有关吗?宋湛诚不禁暗自猜测。

这时,那三个人彼此看了看对方,像是斟酌着怎么说话似的,见此状,宋湛诚端起茶碗,抿着茶叶,安安静静的等着。

“王爷,老夫斗胆问您一个问题。若是此时让您——密谋当今圣上,换另一种法子便可不用像现在这般为难,轻松就能压制下太子,不知您做何选择。”

宋湛诚轻轻抬头,似是平常一般看过去,和白客对视。心下了然,却也深感诧异,果然他还是没看清这人,能问出这种问题,怎么可能是个平常人?果然还是他小看此人了。

“为何这么问?”宋湛诚笑着顿了顿,“罢了,本王回答你就是。”

程婧菀目不转睛的盯着宋湛诚,说实话,她似乎明白这个幕僚有什么用意,因为她也好奇,宋湛诚会不会控制住皇帝,借此强势压倒太子。

“本王……说实话,这种大逆不道之事,本王曾经想过,却生生被现实捻灭了这个念头。在座各位,可知缘由?”

白客一脸把控全局的镇定之态,轻轻抚着几根胡子,向宋湛诚点头,“王爷尽管说来。”

宋湛诚又把目光转向外面,途中经过程婧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多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不过也仅仅是两人能察觉到的短暂停留。

“那时,本王尚未离宫,认知浅薄,以为挟制住父皇,就能逼迫他废了太子,能逼迫他终止两国大战。这样,就会从根源上,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国家患难。”

白客微不可见的眯了眯眼睛,程婧菀暗中打量这些人的反应和表情,看的她觉得真有意思。似乎没把宋湛诚的话听进去,也仿佛毫不在意。

宋湛诚没管其他人的反应,自顾自道:“后来,本王被太子设计,父皇一怒之下不问缘由,就把我扔去西北荒蛮之地,直到一年后才招我回京。”

轻微的叹气声,包含着复杂的情感,可能只有宋湛诚自己才体会的清其中滋味。程婧菀也装不下去淡定表情了,望着宋湛诚的背影听下去。

“后来,本王才发现,真正从根源上解决问题,绝不是太子和当今圣上两人可以决定成败的。白客,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宋湛诚猛地拔高了声调,隐隐有些怒气。那白客三人纷纷低下头,都笑了,清楚的自嘲之意。

“王爷,老夫明白。”

宋湛诚此时转过身,眯着眼睛敛起寒光,“所以,白客你问的问题太幼稚了,这不是你此时该犯的错误。”

岂料,那人又毫不在意的笑了,坦荡荡的抬起头,“王爷,并非在下幼稚愚蠢,而是您英明神武,目光长远,胸怀大志。是不可多得的聪明人!”

“如此这般,老夫也就放心了~”如同在自言自语,自说自话,却勾起一旁程婧菀的好奇。

紧接着,听这人道:“此次西北之行,王爷只管放开手脚去做,老夫会协同在京诸位,保得您心中安稳。此外,老夫今日前来,另有一重要之事。”

白客把脸扭向年轻人,轻轻唤了声:“小五,过来。”

“跪下给王爷磕头,从今日起,他就是你的主子,要你死你就死,要你杀人绝不多言!懂了吗?”

年轻人听话的就要磕头,宋湛诚眉梢一敛,持扇阻挡,“白客你这是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