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正文 第94章 暴怒

更新时间:

“王爷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礼部尚书悠闲的打着拳,和那市井小民彼此打招呼的语气并无二致,接地气的很。

“寒食宴就在后天,本王想最后检查一下,看看可还有何纰漏。”

天气又冷了几分,出了皇城根儿,明显多了些小贩,卖芝麻糊挑担子面糊汤的,什么咬耳朵不烂子长寿面这些出锅就冒起一阵白雾的热食,更是大街小巷随处可见。

程婧菀被宋湛诚禁足好几天了,今天好不容易跑出来,这下子乐呵坏了,眼看天都黑了还乐不思蜀。

“哎呀,大娘,怎么这么晚了你们还不收摊子?还有,大家今天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老夫妇俩看着程婧菀,那好奇又觉得不可思议的眼神,差点儿让程姑娘抖出一身鸡皮疙瘩,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吗?

“哎呀,姑娘你是不常出门吧?这大后天就是寒食节了,得热闹半个月呢。”

这么厉害?虽然不理解翼国为何这么看中这节日,不过有的玩儿有的吃,有什么不好的。

日子就在程婧菀天天儿的不着家中过去了。眼看明天就是寒食节,也意味着宋湛诚忙到大半夜才能回来,程婧菀又有小心思了。

前两天她去城门楼溜达了一圈,听说今天晚上民间会自己办一个热闹会,有不少表演杂技的,她想去看,不过宋湛诚却一大早的命令她今晚不能再出门。

这哪儿成?!

“晴明晴明!”门被拍的啪啪响,手都红了也不见个人出来,程婧菀气的一脚踹过去,门吱呀一声开了,差点闪她一个大跟头。

屋里空无一人?程婧菀怒了,好半天才逮着一个小厮,“府里的下人都去哪儿了?王爷呢?”

“姑娘先松开小的衣服,外面有热闹,王爷批准大家去看,分了两班人轮流守王府。”

程婧菀愣神的功夫,那小厮被她吓得赶紧跑了。

宋湛诚让下人都去看热闹了,竟然让她好好在府里睡觉?不带这么玩儿的,凭什么啊!

分明是该生气,然后不管不顾冲出去的时候,程婧菀却突然委屈了,觉得自己真可怜,心酸的不行。

再有不到一个半月就是过年了,她这副身子,这么一个鬼样子,想偷偷回家一趟都没人敢认她,也不知道爹娘怎么样了。

思绪一打开就乱了,鼻子酸了,眼睛也睁的红了,偏偏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看了看头顶,这月亮今晚上还挺亮的,就是不知道爹娘有没有看。

半个时辰后,寒风吹的骨头都冷,程婧菀闷不吭声的回房间,闷上被子睡觉。

结果没忍住,枕巾被打湿了一小片,迷迷糊糊的睡着,好像听到她爹娘在喊她,喊她回家背医书……

“砰砰!姑娘快醒醒,后院着火了,还请您帮忙救救人命!”

程婧菀脑海里一空,赶紧披上外套,急急的问,“怎么回事,为何会着火?火势如何?”

“火势很大,现在已经控制住不少,不过王妃却已经被困在里面有将近半个时辰了,属下实在是没了法子,不然也不会来打扰姑娘。”

“这会儿就先别说这些了,救人要紧!”

寒食夜之前,王府却天降异火,凝香阁被烧了大半,火势逆着风向,牵连周围的宅子也被火燎黑了房梁柱子。

秋离浑身是烧伤,死死抱着程婧菀,求她去救叶栩霜。

幸好的是,这会儿已经有人把叶栩霜从屋子里抬出来,伤势严重,仅仅剩下一口气!

程婧菀暗自诽腹,这王妃今年怕是犯太岁,不然怎么最近什么灾都往她身上降?片刻功夫都不敢耽搁,程婧菀入神的完全忘了自己身在何地。

“姑娘小心!”

一声惊呼,程婧菀被推撞开,在地上滚了老远才停下。挣扎着抬起头看过去,那推开她的侍卫被压在一根燃烧着的柱子下。

“快把人救出来!”

狠狠一跺脚,程婧菀气的眼珠子都红了,把扒在自己身上求救的秋离一脚踢开。

当时的火柱子是从她身后掉下来的,本来不会砸到人,就是因为这主仆俩事儿多,让她挪了个方向,说是光线亮点。

这会儿也没功夫追究其他,程婧菀赶紧给那侍卫做急救,五脏六腑都有很严重的撞伤,如果换作是她在那种情况下被砸了,就是照着脑袋来要她命的!

秋离被程婧菀一个眼神看的瑟缩了一下,抱着她主子哭天抢地。

“行了,送他下去好好休养,我待会儿煎一副药给他喝。至于其他人,去外面找大夫来吧。”

对程婧菀的话没人敢反驳,纷纷沉默着收拾残局,想着等王爷回来,还不知道有什么暴风雨呢。

程婧菀在凝香阁附近查看了一遍,没有敢太靠近,又让人仔细些,别破坏周围的细节。

离开的一瞬间,脑袋不由自主的瞥向兰居方向,顿时一连串的疑问冒出来。这么大的动静,为什么洛九每次都当做事不关己,甚至连个人影都不冒出来。

算了,先救那些重伤之人再说。

宋湛诚很快得到消息,先是问了情况,却并未急着回王府,而是让一个影卫回来守着程婧菀别出事。

紧接着,叶府也得到消息,一大家子凑在一起沉默无言。

叶霄先打破沉寂,“我觉得吧,姐姐她应该是没胆子弄这么一出的,毕竟那可是王府。”

“父亲,我还是过去一趟吧,那丫头急急忙忙的,根本没把霜儿的情况说明白,我怕万一这次又出大事……”

叶夫人拿起帕子,轻轻揩拭眼角,随后平静的道,“我也去,不管这次的事故怎么发生的,老爷,叶家无论中立与否,其实有谁会在意呢?!”

叶大人拧着眉头,一张脸上除了困顿,其余什么表情也没有。

他也担心自己女儿,可是如今若不是太子下了最后一道令,怎么办?难道真的只能选晋亲王?还是说只能中立!他不甘心。

叶栩霜暂时被安置在兰居一旁的小院子,秋离跪在地上,浑身是伤却不让任何人碰她。

“姑娘,你快让老夫给你看看,你家王妃已经无大碍,你不必太过自责,毕竟这大火起的奇怪,想必是天灾。”

老大夫眼前一花,秋离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把匕首,寒光乍现,直直就要捅进自己心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