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正文 第2章 偷听

更新时间:

仿若被一道霹雳击中,程婧菀惊恐的捧住自己的脸,尚且还未忘却的记忆之中,布云那张清秀又不失英气的面容在她脑中浮现。

尽管十分怪异,但半晌后,程婧菀就说服自己姑且接受了这个事实。

此时她人在翼国狗贼营地,不愁寻不得良机将那首领的斩于手下。

哼!狗贼,你就等着血祭我恒国亡灵吧!

程婧菀愤然起怒,却不料发出一声闷哼:“唔……”

不知为何,她忽而觉得心口隐隐作痛,便是她对那首领的恨多一分,那痛就深一分……

这种痛带给她的冲击力非同一般,随之而来的,还有如当头棒喝般的记忆的冲击,使得她的脑袋涨得生疼。

程婧菀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撑着胀痛的脑袋,一时难以承受住布云的记忆冲击,眼前一黑,便又晕了过去。

待她再次醒来时,已然适应了布云的记忆,她在梳理的过程中,得知了本来的自己是死于翼国二皇子宋湛诚之手。

既是敌国二皇子,那便是擒了他来要挟翼国退兵,倒是最好不过!

此时营帐外已是繁星满天,程婧菀却再也睡不着了。

她轻手轻脚的掀开被褥,走出了营帐,原本想去探查一下军营布局,正巧见一个高挑的身影落入了眼帘。

只一眼,程婧菀眼里就燃起了仇恨之火!

猛然间,她的心也随之一痛——那是布云对宋湛诚的爱意在作祟。

她能占据这具身躯,能洞悉布云所知一切,可唯独无法将这份爱意抹去。

恼人!

瞥见宋湛诚走进营帐,她遂跟了过去,忽而见得几名将士也朝他的营帐而来,程婧菀转脚朝营帐后面走去。

屏风后,宋湛诚面前摆着一个矮小的桌子,上面放着一本兵书,以及一张恒、翼两国的地形图。

他指着当日带兵剿灭的村庄,语气冷冽的说:“荒野之地最易出没游兵,左前锋,你带人于边境多加探查,尽快将其铲除,不得留有余患。”

屏风外的左前锋应声抱拳:“末将遵命,请主上放心。”

宋湛诚执起毛笔,沾上墨汁,在斩杀恒国军队的村寨划了两笔,代表此地已无隐患。

“右前锋,此次剿灭游兵,你可有何感想?”忽而,宋湛诚看着屏风外模糊的身影,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被点名的右前锋略微思量,答复道:“末将斗胆,有一计策望主上定夺。”

“说来听听。”

“以牙还牙!”

他这话一出,当是坐着的将士无一不拍手叫好,激昂之意顿生。

躲在营帐外的程婧菀听得比计,却不由得将心悬了起来。

似乎是早就做好了打算,宋湛诚欣慰的点了点头:“右前锋与我想法一致,既然恒国敢放游兵于两国交界处,我们当是可以效仿一二。”

他在刚才划掉的地方用红墨圈了起来,敲着桌案道:“那就从剿灭恒国游兵的地方潜入,右前锋,从翌日起,军中大小事交于你操持。”

“主上……”

右前锋似有话说,被宋湛诚拦声打断:“此次潜行不过一次试验,若非我亲自前去探测,难以心安,你且代我好好掌管军中大小事务,断不可出任何差池。”

右前锋正欲说话,忽而营帐外响起了巡逻兵的质问声:“谁在那里?”

程婧菀心里一突,方才听的入神,竟疏忽了巡逻队伍的巡查。

这时,营帐门帘被猛然掀开,宋湛诚阴沉着脸走了出来,一双如寒冰般的双眸直朝程婧菀看了过去,肃杀的气氛将夜风凸显的更为骇人!

巡逻将士刚想将银枪指向程婧菀的脖子,猛地借着火光看清了她的面孔,立即收枪。

“是布云姑娘啊……”

其他人都松了口气,继续巡逻去了。唯有宋湛诚眼神骤冷,如浸着寒光的尖刀。

“醒了为何不好好躺着,来这儿干什么。既然来了,为何不请示入帐。”

即便是被宋湛诚浩然威严所迫,程婧菀也未惊慌半分,脑中灵光一闪,定了定神,忽而抬起了头,眼神毫不躲闪的对上宋湛诚冷厉的双眸:“不想干扰主上布阵排兵,因而没有出声……至于我的身体,主上大可,我已无事。”

她知道,布云之所以能够随同军队上阵,原是因为她从小习得武艺,且精通兵法,虽不及男儿,但因为她还算足智多谋,所以更得重视。

如此,她便对着宋湛诚抱拳请命道:“方才我无意听得主上于将士们商议,望主上……”

“此事我已有定夺,不必多言。你未得召见而窃听军机,理应受军法处置。念在你伤情未愈,准你延后受罚。”

他眉宇透着寒意,大手一挥,凌然宣判道:“布云藐视军规,杖责三十!”

低着头的程婧菀冷笑,心道是这男人冷血无情,对待以柔弱肉身替他挡了致命一击的人也这样刻薄。

可同时,她心里又冒出另一个声音:主上这样只是不想让我参与到更加危险的战斗中去,他总是这样不着痕迹的替人着想……

够了!

程婧菀捏紧拳头,努力要将唱反调的思绪从脑子里赶出去。

可这股思绪又提醒她了——她不要被撇下,她恰恰要利用这个机会……

接到军令的巡逻士兵意欲请程婧菀离开,可她却不顾伤势,甩手挣脱束缚,跪地请命道:“布云不惧生死,一心只为主上效命,主上若要责罚布云,实属应当,但请主上先听完布云计策,再做定夺。”

右前锋原本就对主上孤身犯险之举存有犹豫,见布云执拗护主,顺势劝道:“主上,布云奇思妙计多次助我等破解敌军陷阱,既已让她知晓此次计划,倒不妨听听她有何见解。”

旁边的左前锋接收道右前锋使的眼色,亦抱拳求情道:“右前锋所言极是,请主上准许布云献计。”

程婧菀怎么也没想到,宋湛诚的两名得力战将竟然会帮着她说话,一时间只觉得讽刺至极。

若是他们知道此布云非彼布云……呵呵,等他们知道的时候,他们已经是无主的乱马了吧。

抑制住内心的雀跃,程婧菀继续请命道:“主上,对于此次潜行计划,我……”

她话还未说完,宋湛诚忽而冷着脸拂袖而去。

众人愕然,随后散开,各归各位。

然而程婧菀却未离开。她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面向宋湛诚的营帐单膝而跪。

布云,你这么忠诚,这么执着,会不会打动你的主上呢。

程婧菀扪心自问,这一次却没有其他乱入的思绪来回应她。

“进来。”营帐内忽然传来一声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