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2章 赶出城主府

更新时间:

从冷傲进入内堂后,一直作壁上观的雪莽端坐堂首。

朝司马荣光摆摆手,“司马兄,我看就不要勉强贤侄了。”

“雪城主,风华有失我司马家的涵养,竟然敢对敖大师不敬,岂能随便算了?”司马荣光板这一张脸,故作严肃地说道,态度很坚决。

“呵呵。”

雪莽心知肚明,暗骂司马荣光不愧有笑面虎之称,果然虚伪。

旋即转头看向淡漠如常的冷傲,笑了笑说:“敖大师,万事以和为贵,司马贤侄也是无心之失,可否给本城主一个面子?”

冷傲没有言语,轻笑了一声,目光从司马家众人身上扫过,心中暗道,雪莽城主真是好手段。

若是真的想以和为贵,那么在城主府外雪长逝出手的时候就应该立马出现制止,但他非但没有制止,甚至任由雪长逝出手。

要不是雪长逝在自己的点拨下突破剑意,恐怕古铜风还不会那么早出现。

这是雪莽故意设下的一个试探。

先是和司马家的人在府内虚以委蛇,然后让人出手试探自己,并派古铜风在一旁偷偷观察。

相比于司马家对自己的阴谋诡计,雪莽更像一只老狐狸,狡诈却又圆滑。

难怪能坐在断天城城主位置上几十年,连李家都无法撼动他的地位。

传闻李家是断天城土生土长的家族,底蕴深厚,远非雪莽一个外来者可以抗衡,偏偏雪莽在城主位置上一坐就是十几年,也算难能可贵,没有几分手段,倒更让人怀疑了。

“既然雪城主求情,在下莫敢不从。”冷傲点点头。

断天城以雪莽城主为尊,受霸国赐封,本身实力强大。

据传闻这位雪城主是狱卫出来的,战功彪炳,可今日一见,从雪莽身上冷傲感受不到半分战场归来的将军雷厉风行的铁血手段,反倒更像精通人情世故的商贾,做事滴水不漏。

“多谢敖大师。”雪莽笑着点了下头,“司马兄,既然敖大师原谅了司马贤侄,此事就作罢了,无需再多言,你们都是为小女的病症而来,还是先谈正事吧。”

目的达到了,雪莽自然不想继续耽搁,雪兰的病症才是重中之重。

司马荣光当先开口说:“雪城主,其实本人是很愿意奉上一颗雪魄丹,毕竟雪兰小姐需要,但李剑白公子突破之需,事先也答应了他,经过我的百般解释,李剑白公子终于松口答应,但是需要用阳犀花替代,刚好我听说雪城主有一株阳犀花,所以...”

“本城主只想知道,雪魄丹是否真的能够治好兰儿的病情。”雪莽眉头一拧,摆摆手直接打断司马荣光的话,沉声问道。

全然没有了刚才的虚以委蛇,突然变得强势起来。

冷傲来之前,雪莽和司马荣光一直待在内堂喝茶,却始终没有谈论。

打心里雪莽就不是很愿意接受司马荣光的条件,特别司马荣光拿李剑白说事,清风剑宗招收弟子大典在即,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和李家撕破脸。

“那是自然,我已经看过雪兰小姐的情况,雪兰小姐是因为修炼时突然被劲气冲撞,出现了血气逆行,丹田虚旺,元气泄露且体虚垂危,导致昏迷不醒。而雪魄丹有安神静气,平复丹田虚旺之效,对此种情况有着巧夺天工的效果,服用雪魄丹势必能够让雪兰小姐在短时间恢复过来,甚至更进一步。”司马荣光笑着说道。

正如他所言,雪兰确实在外面历练时,被人趁她修炼突破之际劲气所伤,丹田出现了裂痕,导致修为全失,陷入了昏迷。

雪莽神情严峻,浓眉拧动,随即看向冷傲,“敖大师,听王掌柜说你也需要阳犀花?”

“是的。”冷傲点头。

“那你是否有雪魄丹?”雪莽继续问道,凝视着冷傲,目光中露出深思。

对于始终波澜不惊的冷傲,他有点看不透,但他从冷傲身上感受到一丝莫名的自信。

冷傲摇摇头,“没有。”

“那你有何底气来跟本城主求取阳犀花?莫不是你不用雪魄丹就能治好小女的病症?”

雪魄丹可是四品丹药,断天城里没有人能够炼制出四品丹药,他曾请炼丹师工会会长孙大师来治疗雪兰的病症,但孙大师看过之后,马上就露出苦涩,摇摇头告诉他,雪兰的情况严重,除非他是突破了四品炼丹师,或许有办法,否则雪兰只能...

无奈之下,雪莽只好全城发布通告,只要能够治好雪兰的病症,他便欠对方一个人情。

城主的人情,自然有不少人眼红,这可是一飞冲天的好机会。

可惜无一人能够让雪兰醒过来,全都束手无策。

这次司马荣光带着雪魄丹上门,雪莽便意识到司马家别有用心。

让人一打听,知道了前因后果,所以才会想出这一招。

司马家是李家的附庸,如今李家出了一个天才李剑白,很可能在这次清风剑宗招收弟子大典上夺魁,若是李剑白成为清风剑宗的弟子,李家在断天城将横行无忌,连城主之位可能都保不住。

若是最近风头正劲的敖大师能够解决雪兰的病症,那自然最好,但若是不能,只能接受司马荣光的条件。

换做平时,或许还能用一些激进手段,但如今这个敏感时刻,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雪城主,可否让我看一下雪兰小姐的情况?”冷傲蹙眉,出口问道。

“这...”雪莽为难。

雪兰可是未出阁的姑娘,岂能让他人随意察看身体?

除了孙大师亲自检查过,连司马荣光都只是隔着帘子察看,孙大师交代过了,雪兰的情况不是很好,不宜多做打扰。

司马荣光冷笑道:“敖大师,就算你看了又能如何,难不成你拿得出比雪魄丹更好的丹药?”

对家族珍藏的四品雪魄丹,司马荣光有着无不信心。

冷傲摇头,“雪魄丹乃四品丹药,我还炼制不出来。”

“那你有把握不用雪魄丹就能治好雪兰小姐的病症?”司马荣光继续逼视。

“没有亲眼看到雪兰小姐的情况,我不敢确定,不过或许我有办法。”冷傲没有夸大,如实相告。

顿时,司马荣光深意地看了冷傲一眼,笑着说:“雪城主,我觉得我们还是尽快让雪兰小姐服下雪魄丹,不要被无关之人打扰才好。”

言外之意就是不希望冷傲和王富贵继续留在这里。

闻言,雪莽当即脸色一沉,对冷傲下了驱逐令:“既然如此,那便请敖大师离去吧,阳犀花之事,休要再提。”

“雪城主,你就让...”

王富贵想替冷傲说话,却见雪莽目光素然,上位者威严尽显,直接打断:“无需多言,铜风,送客。”

“是,城主。”古铜风恭敬点头。

“雪城主,你确定不让我察看雪兰小姐的病症?”冷傲突然抬眸问道。

“送客。”雪莽语气渐冷。

“还请雪城主莫要后悔。”

说完,冷傲默默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转身向外走去,王富贵无奈摇摇头,告罪了一声后,跟着冷傲离开了城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