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得罪教授

更新时间:

裘静此时此刻和家人们在一起,女强人全年都在外奔波,难得休息几天,收到刘嫚这条微信,裘静皱了一下眉头。

她的丈夫问,“怎么了?公司又有事了?”

“你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那个我回母校找到的小姑娘吧。”

“当然记得,你对她赞不绝口。”

“她问我什么时候把钱给她。”

“这么急,你又不会少了她的,再说要钱,怎么要到你这里来了,搞得像农民工讨薪似的,太没有礼数了。”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这孩子让我很失望,她对金钱的欲望比我想象还大。”

“或许是家里条件差,想靠这笔钱改善自己的生活吧。”

裘静又想到刘嫚那么晚和一个兽医跑到外面吃烧烤,连安全都不顾,的确是穷人做派,真是浪费了她那么好的容貌与气质。

“我也就只给她这一次演出机会,不会有第二次了。”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裘静才回复刘嫚;“公司财务部门还在放假,你的酬劳恐怕要等到年后才能发放。”

刘嫚追问:“年后是什么时候。”

“三月初肯定能发下来,”打这条信息时,裘静已经烦了。

财务做事向来拖沓,又是春节长假结束刚回来,大家都没有上班的心情,说是三月初,还都是说早了。

可是刘嫚根本等不了,“裘教授,请问您能不能把这笔钱先提前给我,我家里有事,急用钱。”

又过了五分钟,她收到裘静的回复,“你去找我的助理周茜,她的。”

刘嫚又去加周茜的微信,周茜秒通过。因为刚才裘静已经打电话给她,让她从总经理备用金里,直接划6万元块给刘嫚,包括5万元的酬劳,8000元的差旅补助和2000元返程机票。

周茜还疑惑的问了一句,“魔都到首都的全价机票才是2000元,就算加上每天坐的出租车费用,也要不了这么多吧。”

裘静火了,“你就按全价票给她算!”她只想赶紧甩开这种为钱难缠的人。

一天后,周茜通过支付宝转给刘嫚6万元。

正月初七,张佩也回了家,带着从亲人那里借来的15万。过了春节,她不仅没有胖,反而瘦了一圈。

张佩的老家在首都周边的一个县城,家中父母都健在,她还有一个兄一姐。张佩在丈夫出事后不久,就打电话找他们借钱,这次过年回家,她是直接回去拿钱的,本想着顺便向其他亲戚朋友再借一些。

但张佩离开老家二十几年了,嫁人后又做全职太太,跟亲戚以及过去的同学朋友很少来往,她开口借钱,那些人却反问她,“你不是嫁得好吗?老公当大官,挣大钱呢,你都不用出去工作了,还需要借钱?”

竟没有一个人愿意借钱给她。

她脑子里记得自己记在本子上的那笔账,她找银行只贷了200万,还差18万啊,这该怎么办?

从老家回首都一路上,张佩一直都在想办法。

刘承宇这边,父母都已过世,他上面只有两个姐姐,早已嫁人,很少来往,找她们借钱不现实。

刘承宇几个关系好的朋友也是他的同事,在他出事后,唯恐惹祸上身,纷纷与他们家断绝来往。

张佩思来想去,唯一能指望的,只有孙一义。孙一义是律师,他妻子是法官,家庭条件一直都比他们家好,他们的女儿孙玮炜又比刘嫚争气,没有上过补习班,没有交过择校费,没有花过一分冤枉钱,顺顺利利的考入首都大学。而反观自己家,单单是在培养刘嫚学钢琴这件事上,就花了几十万,更不用说为了满足刘嫚的爱好和购物欲,买的那些鞋、衣服和各种化妆品。

孙一义知道他们家的困难,先前那15万,是他主动借给她。

如果她开口再借18万,张佩相信,孙一义也会同意的。

急切的张佩在回家的路上,就赶紧给孙一义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孙一义说要与妻子商量一下,待会儿再打过来,便挂断了电话,过了一会儿,他就打给张佩,表示18万可以借。

张佩一回家,就迫不及待的把这个喜讯分享给女儿。

没想到刘嫚说,“妈妈,你快再打一个电话给孙叔叔,告诉他钱够了,不用借了,”她把自己的支付宝余额给张佩看,整整21万元,“其中有6万是我拍戏赚的,剩下的钱都是我做直播赚的。”

张佩吃了一大惊,直播有这么赚钱吗?

“你真的没有做一点违法乱纪的事?”张佩不想怀疑自己的女儿,却不得不怀疑。

刘嫚神情郑重,“我对天发誓,我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清白的。”

张佩心中依然有一丝疑虑,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她女儿居然赚了15万,钱何时这么好赚了?

不过张佩心里放在第一位的依然是自己的丈夫,有了钱,什么都好说了。她当着刘嫚的面,打电话给孙一义。

彼时,孙一义也和家人在一起,接完这个电话。

他妻子卫莹问,“是谁打的?”

“还是张佩,”张佩先前的借款电话也就早个半小时,“她说钱够用了,不用借我们的。”

卫莹奇了,“这么短的时间,她上哪儿又借到了18万?”

孙一义的神情比妻子更惊奇,“她说刘嫚做什么网络兼职之类的,赚了二十多万。”

卫莹嗤笑,

“我不信。”

“我信。”

夫妻俩同时看向女儿,卫莹问,“你不是和刘嫚绝交了吗?”

“我信她能赚钱,跟我和她绝交是两码事。”

孙玮炜戴着一副金属边框的眼镜,她近视度数有点高,眼镜片又厚又大,遮住了半张脸。她是单眼皮,眼睛不大,鼻梁也不高,戴这样的眼镜,可以盖住这些缺点,因为从小学习刻苦,她的发量很少,她很珍惜自己的头发,小心翼翼的束起来,因此她永远是马尾辫的发型。

小时候刘嫚说孙玮炜丑,现在来看,其实她就是一个普通姑娘,达不到丑的地步。而且因为长期浸在书籍中,她身上有一种书香气质,看久了,就会觉得挺耐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