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诡异的势均力敌!(求推荐收藏,大佬们~)

更新时间:

“停车!”

离开了完全被黑暗笼罩,隐约间神仙打架的卢卡斯,大卡车带着人在荒芜的原野肆意奔腾,两道亮白的灯柱直射前方,如同一只钢铁铸造的怪兽,行驶了约有五分钟,已经将卢卡斯甩在身后之时,路恩突然开口。

“怎么了?”

开车的是一个拜蒙家族的成员,马洛斯挤在中间,路广小葵等人坐在后面,全都将目光投向了路恩,不过目睹过路恩强大实力之后,无需马洛斯吩咐,卡车已经缓缓停了下来。

嘭!

路恩拉开车门跳了出去,一脚将同样想下车的大白踢回去,扭头盯着路边半人高的杂草。

“你们先走,我过会来找你们!”

他的脸色很平静,但马洛斯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悄悄做了个手势,背后坐着的黑衣人齐齐从腰间拔出抢来,作势就要下车,却被路恩轻轻摇头阻止,指着路广和小葵。

“保护好他们。”

“好!”

大卡车很快发动,轰鸣着离开路恩,只留下他一个人稳稳站在大路中间,嗅着空气中弥漫的植物清香,轻轻抓了抓头发,突然咻的一声,一道黑影从侧边射了出来!

啪!

路恩反应很快,伸手一抓就将黑影抓在了手中,抬眼一看,是一根长约米许的黑色长箭,尖端颇为诡异,如同还带着指甲的手指一般。

唰唰唰!

紧接着草叶穿动,漫天飞舞,从四面八方都有黑色利箭朝着路恩攒射而来,带着凌厉的风声,然后被一把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巨剑拦腰砍断,跌落在路恩脚边,发出难闻的味道。

“鬼鬼祟祟!”

路恩冷哼一声,审判之剑插入地面,一大块水泥公路被他挖了出来,然后一脚朝着黑暗踢出,打着璇儿失去了踪影。

轰!

高达半米的长草被折断压扁,溅射出绿色浆液,同时一个身影也从中蹿了出来,灵活的避开袭击,出现在了路恩眼前。

身形高大,体态健美,还扎着一头简单的马尾,暗红色瞳孔紧紧盯着路恩,或者说他手中的审判之剑,侧了侧头:“三神教的人?”

“扎娜!”

路恩握着审判之剑甩了甩,在地上留下一条焦黑的痕迹,并没有想回答她问题的欲望,而是咧嘴一笑:“很好,我一直想找你,不过总没有时间。”

“找我?”

扎娜缓步走出,手里握着一把等高大弓,似笑非笑的看着路恩:“小弟弟,莫非想通了想要加入我们,不过让你失望了,我现在已经脱离了原初教派。”

毕竟她在扭曲阴影的帮助下解除了图灵留下的暗手,就等于是实质性的背叛,而且一名大主教级别的守夜人降临了卢卡斯,图灵能否活下来都是个问题,他手里的主教举荐名额就更不必想了。

“不过你要是愿意臣服我,我同样能饶你一命。”

扎娜眼中闪过诡秘的光芒,在她看来路恩身上藏着很多秘密,就这样杀掉还不如慢慢榨干,如果是之前,见识过路恩成长速度的她根本不会出现,但现在,揉了揉自己的左眼,她有信心让路恩屈服,亦或者是干掉他。

“呵呵。”

回答她的,是一声意义莫名的冷笑,以及突然在眼前放大的审判之剑,路恩根本连话都懒得接,提着审判之剑就当头劈了下去。

叮!

出乎路恩意料的是,面对他的攻击,扎娜竟然不闪不避,而是选择举起长弓,边缘探出两截锋利的刀刃,架住了路恩劈下的审判之剑。

还有这种事?

路恩瞳孔微缩,不信邪的拖着审判之剑用力一压,四周空气陡然响起一阵气爆声,他瞬间感觉自己不是在和扎娜对抗,而是在和这片大地对抗。

“没用的,臣服或者死亡,你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扎娜单手执着长弓抵住审判之剑,看起来轻松写意,暗红瞳孔落在路恩身上,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

锵!

路恩一言不发,另一只手中也浮现出审判之剑,单手握住朝着扎娜拦腰横扫,然而下一刻,审判之剑停在扎娜身侧约半米处,发出脆响,如同砍中了一道无形的墙壁。

就算是一堵墙壁,以他现在的实力也能轻松摧毁,路恩手腕轻动,审判之剑斜着拖曳而下,竟然凭空拉出了一溜火花,一些正六边形的纹路依稀浮现而出。

唰!

被路恩连续攻击,扎娜眼中也闪过了一抹凶光,比例惊人的大长腿用力在地上一踩,黑色长弓上弹出一道路恩都难以抵御的力量,将审判之剑推开,紧接着一道亮白的刀刃朝路恩喉咙割了过来。

同时扎娜身形紧贴住路恩,屈起一条长腿,膝盖狠狠朝他的命根子撞了过去!

扎娜体型本就是女性中少有的高大,甚至超过了很多男人,不过路恩成为极限强者之后,个头比她还要高出些许,居高临下顿时感觉杀气四溢。

找死!

身为男性的尊严被这样针对,路恩心中的杀意更加炽盛,头颅向后一仰躲过刀刃,手上审判之剑消散,握拳朝着对方砸去,同时屈腿抬膝,和扎娜对着重重撞了过去!

论身体素质和力量,他还没怕过谁!

嘭!

两道人影间似乎爆开了个闷雷,两人同时晃了晃稳住平衡,下一刻同时朝着对方出手,杀气纵横,劲风四溢,都没有丝毫留手。

对于路恩来说,他虽然没有系统学习过格斗和武道,但是凭借敏锐的感知和强大的身体素质,完全可以做到见招拆招,而对面扎娜看起来和他走的竟是同一个路子,同样没有章法,但招招阴险狠辣,充斥着一种狂野的味道。

无论是踢下阴,肾击,还是踩脚指,抠眼睛,她都能毫无阻碍使用出来,比之街上的泼皮流氓打架还要下流阴险三分,也要更加凶险,路恩也越打越是心惊。

并不是因为对方的出手狠辣,实际上他现在的恢复能力,就算被对方打中也没有什么,传统意义上人身的要害弱点对他来说已经几近于无,只要体内还储存有生命力,他就能恢复过来,从这点上来说,他现在更像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

让他感到难受和怪异的是,明明他能察觉扎娜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力量都不是自己的对手,而且相差甚远,如果用属性点来计算,最多在1.5和2之间浮动,和他之间的差距只能用巨大来形容,偏偏每一次交手,两人都是势均力敌。

这种诡异的感觉让人难过的几乎要吐出血来,即便是路恩,此时也有种烦躁的情绪滋生。

就像是一只蚂蚁握着草棍挑战大象,甚至还平分秋色一样,充满了荒谬感!

呼!

下一刻,路恩拼着小腹被插一刀,红着眼一拳轰在了扎娜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