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阳明手书

更新时间:

巧?

世界上自然没有这么巧的事情。

事实是,安奇生用了氪金道法,将身边那位要坐到终点站的大兄弟送到了软卧车厢。

“站的累了,坐一会。”

单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没事,反正没有人。”

安奇生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装模作样的单毅,心中冷笑不已。

“年纪大了出门不容易啊,不会网上买票,买不到坐票。”

单毅挠挠头。

安奇生故作诧异:

“我刚才就觉得你有点面熟,现在看着越发眼熟了,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啊?没,没有吧。”

单毅心中一突,强笑一声。

他逃窜多日,有关于他的通缉令网上不知多少人看过,只是,大部分人就算看了通缉令,过眼也就忘了。

他又乔装打扮了一番,没有这么巧被人认出来吧?

“你一笑更像了......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安奇生皱着眉头,作冥思苦想状。

“你肯定看错了,我们没有见过面。”

单毅眸子一眯,心跳渐渐加快,手掌缓缓捏紧。

“等会,我找一找。”

安奇生掏出手机,好像是要搜索图片。

“你应该是看错了......我先去上个厕所。”

单毅有些警惕起来,拿着自己的包,缓缓站起身来。

“嗯?周队,目标似乎有异动!”

单毅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一下就被盯着的便衣执法者察觉到。

隔壁车厢,周国林睁开眼,听着耳机里传来的消息眉头大皱:

“盯住他,不要让他离开视线。”

周国林一下站起身,拿出一桶泡面,装作要去打水,向着前方车厢走去。

同时,临近几个车厢之中,也都有人站起身来。

“太倒霉了。”

单毅心中咬牙,提着包正要走,冷不防被拽住了手臂:

“你?!”

“你看看,这是不是你?”

安奇生脸上的笑容一下消失。

举着的手机屏幕之中,一张大大的通缉令映入单毅的眸子:

“你原来叫做单毅?”

看到通缉令的同时,单毅心头一震,随即心中就是发狠:

“这可是你自己在找死!!”

反手就是一爪,向着安奇生的喉咙抓去。

“不好!目标对乘客出手了!”

“住手!”

“单毅!你已经跑不了了!”

车厢之中,几个执法队员一下急了,从各自的座位上一下窜了出来。

这就显示出他们素质。

虽然猝不及防不在计划之中,但几人出手却十分之快,就在单毅出手的瞬间,已经迫近了。

“该死,他怎么发现的!”

刚刚走进车厢的周国林脸色大变,脚下一震,一个跨步上前,发出暴喝之声:

“单毅,快住手!”

“艹!老子被狗盯上了!”

车厢里一动,单毅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暴露了。

这一发现,他心中更恨,但手上的劲力却还是一缓,杀招换做擒拿。

要将安奇生当做人质。

砰!

安奇生神色不变,身子不动,抓着单毅的手臂一抖,就震散了他的劲力。

随即五指一捏,按住了他的骨节。

“啊!”

单毅手臂还未触到安奇生的脖颈,身子就好似过电似的一抖,烂泥也似的瘫坐在座位之上。

“你,你!”

单毅骇然失色。

他只觉那握住自己的手臂轻轻一抖,一股恐怖的劲力就从骨节之上传递全身,一下震散了他全身骨骼。

一时间,竟然失去了力气。

呼呼~~

几个执法队员也在下一瞬感到。

抓臂,锁喉,反手擒拿,一下将浑身骨头好似烂泥一般的单毅按在地上。

“不要动!”

“单毅,你已经被捕了!”

周国林后脚感到,看着被一下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单毅,顿时一阵不可思议。

他这几个手下他自然知道,身手在普通人看来自然很好,但在行家眼里就不算什么了。

想要徒手制服单毅哪里可能?

他心中震惊,凌厉的目光自然就落到了安奇生的身上。

“啊!枪!他们有枪!”

“啊!”

“发生了什么?”

直到这时,车厢里的乘客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看着一个个拿着手枪的便衣执法者,顿时大呼小叫起来。

“大家不要惊慌,我是湖省执法中队队长周国林,奉命追捕疑犯,现在疑犯已经被捕!大家不要慌乱,以免发生踩踏事件。”

周国林深深的看了一眼安奇生,掏出证件,大声说着。

执法队?

听到周国林的话,车厢里的乘客一下就不慌了。

在大玄,人们对于执法队的信任是经过漫长岁月培养起来的,这三个字一出,车厢立马恢复了平静。

过了片刻,才有小声的讨论声响起。

“这位先生,还请随我走一趟。”

平复了车厢的议论,周国林看向安奇生。

“好。”

安奇生微微点头。

不用说,他自己也要走一趟的,任务完成,是要上档案的,之前的任务有王之萱代为提交,这次自然要他自己去。

“你,你是化劲?!”

这时,被几个执法队员架着的单毅猛然抬头,怨毒的看着安奇生。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能在这火车之上碰到这样的大高手。

只是一抖就能震散他的劲力,骨骼,这必然是积年化劲才能做到。

“便宜你了。”

安奇生淡淡看了他一眼。

若非是在火车上,他的出手就不会这么温柔了。

“化劲......”

即便早有预料,看着安奇生年轻的面容,周国林与其他执法人员还是心头一震。

说话间,几人押着单毅来到餐厅,等下一站停车,几个执法队员在于乘务人员交涉。

安奇生与周国林在餐厅坐下。

“这次任务,还要麻烦周队长提交了。”

安奇生放下行李,看了眼周国林。

“这个自然。”

周国林点点头,已经知道安奇生之执法武者。

执法武者虽然不是官方,但是本身就有官方背景,类似于赏金猎人,他与执法武者打过交道。

自然知道安奇生的意思。

“多谢。”

安奇生笑了笑。

“单毅此人很危险,行事百无禁忌,能这么容易抓到他,该是我多谢您才是。”

周国林也露出笑容。

此次任务顺利完成,他自然也高兴,至于功劳,执法队与执法武者不是一个系统,完全是他捡了个便宜。

“客气了。”

安奇生心情也不错,报了个仇还有积分入账,再美好也没有了。

“单庄一伙头目虽然伏诛,但还有一些人流窜在外,我盯上单毅,是因为他们前些日子盗了一座古代王侯的大墓,盗走了一批古董文物。”

周国林说着,微微皱眉:

“我们本来打算跟着单毅找到他的同伙,可惜这人太过机警,几个月过去,都没有回巢。”

“这个倒也无所谓,他们要想出手这批文物,迟早会露出马脚。”

安奇生对于古董的兴趣不大,只是安慰了一句。

“不一样,据说这批古董文物大多是古籍,要是毁在这些匪徒手里,就是极大的损失了,按照考古专家的说法,那墓主中很有可能有王阳明大宗师的手书........”

周国林脸上有些痛恨,多少古董文物就这么毁在这些盗墓贼手里了。

安奇生眼神一亮:

“王阳明的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