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5章 起舞

更新时间:

“畜牲,住手!!”

叶枫爆了。

全身每一个细胞都爆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夏天生会无耻到了这个地步,而韩长老,则是叶枫心中永远都无法忘却的一份温暖啊!

他清楚的记得,当初韩云送他到落云峰一路上的恳切交谈,临走时那个充满愧疚的笑脸,那时的叶枫心中满是灰暗,韩云的关怀成了他生命中唯一的一抹亮色。

那个温和的韩长老,那个永远会挡在天云弟子前面的韩长老,夏天生,你他妈的竟敢伤他!!

与此同时,不光是叶枫爆了,王猛也爆了,莫须眉,廖迎春,还有许许多多的激进派的弟子们全都怒发冲冠。

他们许多人都受过韩云的照顾,更加无法忍受夏天生这猪狗不如的行径,这要是能忍,天下还有什么事情不可忍了!

可偏偏到了这个时候,已经身负重伤的韩云却还是硬生生的站了起来,用沾满了鲜血的双手一把拉住了从身旁冲过的叶枫。

“叶枫!!不要!不要冲动!”

“韩长老!”叶枫紧紧的扶住了韩云摇摇欲坠的身子,感受到后者用力的抓着自己的手,拦着自己:

“他……他手上的枪,是极品,极品玄器,你不是对手……”

韩云每说一个字,嘴里就吐出一口血沫,他在为叶枫担心,更是在保护所有冲动的天云弟子。

你们打不过啊!

看看对面,夏天生冷笑着持枪而立,手中暗红色的长枪绝不亚于叶枫的黑殇。

而在他的后面,雷奔,谢玉等一众六脉强者全都已经爆出了惊天玄气,李华宇,云芊芊他们不在,就凭叶枫一个,过去多少也是送死。

意气用事,只会凭白让大家受到伤害啊!

“叶,叶枫……你要冷静!为了天云宗,你,你一定要冷静!”韩云死死的抓着叶枫的手,一再的叮嘱。

而就在这个时候,更多的大人物被惊动了。

率先赶到的,是绛云峰的首座念尘离,她一到现场二话不说的就将韩云带走,化成了流光奔向药庐的方向去了。

之后来的,是火云峰的首座夏冲。

这位暴脾气的大佬一看到现场的情况瞬间比叶枫还要冲动,爆起了惊天的火光就要杀人。

可惜,韩不易在这时与冷秋双双赶到了。

“夏冲,你住手!!”

韩不易一声呼喝,拦在了夏冲的面前。

“韩不易,你他娘的给我滚开!!”

夏冲早已经憋了满肚子的怒火,今天终于找到了时机要爆发,可他还没有出手,旁边冷秋一声冷笑,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翠绿色的哨子,放在嘴里轻轻的吹了一下。

嘘~~

清脆的哨声化成死亡的鸣音。

堂堂火云峰的首座夏冲竟是瞬间被哨声激的吐出了一口鲜血,随后脸色苍白的倒退了数步。

发生了什么!

这情形让所有天云弟子都惊呆了。

冷秋狞笑的看着夏冲:“夏首座,难道你忘了自己吞下的【乐极丹】了么,这次只是个警告,若是你还在天云武院里放肆,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你!!”

夏冲气得睚眦欲裂,可那该死的乐极丹毒好似跗骨之虫一般深深的盘踞在了他的体内,根本无力再战。

这样的结果,带给叶枫等人的,是深深的绝望。

原来,几大首座都已经被天凤军掌控住了吗?

难怪,包括宗主李守拙在内都没有人敢出来反抗,他们早已经自身难保。

难怪,那些优秀的三代弟子们这个时候一个人都没有出来,李华宇,云芊芊,华千风他们想必早已经得到了各自首座的示意,选择向天凤军低头了吧。

那这样的天云宗,还有什么希望?

王猛等人,无力的倒退,脸色惨白,似乎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原本激进派那傲人的志气,也全都烟消云散,现场只剩下了天凤军那不可一世的天威与韩不易等人率领的保守派们卑微的奴颜。

“韩院长!!”冷秋站上了广场中间的高台,轻蔑的扫了一眼韩不易:“天云武院还未更名,就已经混乱至此,你这个未来的院长责任重大啊!”

“是,在下明白!”韩不易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目光一凝,看向了全场:

“来人啊,把今天闹事的所有人全部关入天牢,等候发落!”

什么!!

大伙的心本来就凉了,这会儿更像是被扎了一刀似得。

竟然要把心系天云宗的这些热血弟子们关起来?

人群中,王猛实在是憋不出,高吼出来:

“韩不易,你做狗也要有点最起码的底线吧!”

“放肆!”

只见夏天生身后,那大个子雷奔轰的一下出来,直接跳到了王猛身旁抡起了大嘴巴就抽在了王猛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打得所有人都是一抖。

“带下去!!”

王猛被带走了,是哭着被带走的。

那种哭,绝望的让人心碎。

自此之后,没有人再说话了。

大伙的心都像死了一般。

莫须眉被带走了,廖迎春被带走了。

所有天云一队的弟子们一个个的从叶枫身旁走过,被送去了怒云峰的天牢。

那些保守派的弟子们有人还在讥讽,在嘲笑,说着‘天云宗早就完了’的废话。

叶枫没有动。

整个世界,仿佛都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而冷秋,韩不易似乎也没有要抓叶枫的意思,他们冷冷的看着全场的人群散去,转身离去,唯有夏天生在所有人都走光了之后,缓缓的迈着脚步,走到了叶枫的面前。

“叶枫……嘿嘿,爽么?”

这句话,夏天生在训练场上问过叶枫无数次,但没有一次像今天这般让叶枫心痛。

叶枫痛的,不是夏天生这张贱嘴,而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割着他的心。

怎么办?

到了这个时候自己还能怎么办?

夏天生还在继续:“呵呵,怎么了,不说话了?是不是看到了我的血凰枪,害怕了?不用怕,它很锋利,半个月后我会用他在你身上刺穿一百个窟窿,保证一点儿都不疼!”

半个月后。

还有半个月后的那场生死比赛。

还有意义么?

自己能赢么?

或者说,自己敢赢么?

“哈哈哈哈,叶枫啊叶枫,从你遇到我的那一天,就注定要被我踩在脚下,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本事,但我告诉你,半个月后你死定了……”

夏天生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就像一个变态,喜欢折磨对手,要看着叶枫在恐惧中灭亡:“我实话告诉你,你要是敢跑,我就杀光天牢里你的朋友,你要是敢伤我,我照样杀光他们!半月之后,我要你在所有人的面前跪着向我认输,这样或许我还能放他们一条生路,哈哈哈哈,记住了,半个月后,我等你哦!!”

夏天生走了。

留给叶枫的,是一个几乎无解的死局。

这一刻,天云广场上的风,是那么的刺骨冰凉。

……

叶枫回到了落云峰,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整整一天,没有出来。

屋子外面,孟沧行,骨头还有黑球儿默默的蹲在外面,也守了一天。

落云峰,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寂寥凄凉。

一直到了晚上,黑球儿终于忍不住了,在地上用爪子划拉出了几个字:

“主人……很难过……”

废话。

能不难怪吗?

孟沧行完全知道叶枫此刻正在经历什么,他有点忍不住了。

他心疼叶枫。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就要去承受绝望,就要去面对死亡,而且这一次,没有人能够站在叶枫身边,这太沉重了。

“骨头,你说我要不要去跟那小子聊聊……”

“汪呜~~”

结果骨头一个大白眼子就甩了过来:“有你啥事?”

“靠,你这笨狗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

结果骨头看向了黑球儿,后者懂了骨头的意思,用爪子在地上又写了几个字:

“同情使人软弱,孤独成就坚强!”

卧槽!!

老孟懵逼了。

你特么的还是一只文化汪呢?这鸡汤,太肥美了。

骨头一甩头上的几根金毛,这回用眼神就可以鄙视老孟了:

“没文化,狗都看不起你!”

而就在一人一狗一耗子继续盯着叶枫的屋子发呆的时候,院子外面,突然飘来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哇!!

三位的眼睛都直了。

有美女!

……

屋子里,叶枫真的很难受。

这种难受,来源于前后都没有路的迷茫,天云首座们被控制,王猛等人被囚禁,天云宗的命运已经不可改变,而自己即将要在半月后的死斗之中殒命。

跑,不能跑;胜,不能胜。

败,是死;就算赢了,也只是跟着大伙一起再死。

仿佛唯有死亡,才是叶枫如今唯一的路。

这还怎么玩?

他现在的局面,比过去八年里的任何时刻都要艰难的多,明明必死,却还得强撑着往下走,换了别人早就崩溃了。

整整一天,叶枫都陷在这种无解的情绪中,难以自拔。

这是一个正常的十六岁少年难以逾越的砍。

如何在绝望之中挣扎,如何在死神面前起舞?

叶枫找不到答案。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叶枫意想不到的声音:

“叶枫,你出来一下。”

恩?

这个声音清冷如冰,没有温度,太好认了,叶枫一下子就听了出来:

“云芊芊?”

她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