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 醉妙书画坊

更新时间:

“喜欢就好,咱们这太匆忙了,我找风水先生算了,今天是个好日子,我想今日就挂上牌匾,一会吉时放挂鞭,算是正是开张,你看可好?”千醉难得说了这么多。

玄妙儿对于好日子这事她到不知道,但是现代开业还得选个带八的日子呢,所以也觉得挺好:“行,都听你的。”

“走吧,进去看看第一批年画,三天后第二批年画印刷好,我就去京城了,这边有胡管事管理和给京城运送,你不用担心。”千醉仍旧是走在前边。

玄妙儿跟在他身后:“你去多久啊?还是一直在京城?”

“你舍不得让我去?”千醉停下脚步回头问,声音不大,只有两个人听得见。

玄妙儿跟在他身后,没注意一下子撞在他胸前,正好鼻子撞倒了对方坚硬的胸膛,酸的想流眼泪,赶紧用手揉鼻子。

千醉公子看着她笑了:“真是小孩子,我估计要去半个月。”

玄妙儿揉着鼻子跟在他身后:“哦。”继续揉鼻子。

进了正房,两人直接去了办公的房间,只见两人的桌子上摆满了印刷好的年画。

玄妙儿兴奋的跑过去翻看,这质量还真不错,和自己画的相差不多,年画上的字有些改动,玄妙儿见过千醉的笔记,知道是他改的,确实比自己写得好写,毕竟自己对古代的繁体字还是不那么熟悉。

千醉公子见她兴奋地样子:“怎么样?可满意?”

“当然满意了,看来我们家真的要过好日子了。”玄妙儿想着这些年画变成钱之后。接大姐回来,然后过个肥年,再让父亲买些地。来年再盖上新房子,让弟弟上学堂……

千醉听了她的话,身体僵硬了一下:“你挣钱为什么先想到的是家人?”

“因为家人对我好啊,再说那是我亲人,我不想着他们想着谁?”玄妙儿提到家人就一脸的骄傲。

千醉公子没再说话,玄妙儿也没注意,毕竟这厮带着面具。也不好看清楚他的表情。

玄妙儿把手上自己带来的画稿交给他:“你看看这次画的有没有进步?”

千醉公子对玄妙儿的画技不怀疑,但是也迫不及待的打开,因为每次在她的画里都能看见惊喜:“很好。”

玄妙儿觉得对方周围的气温好像降低了点:“你有心事?”

千醉公子没想到对方这么敏感:“没有。”

玄妙儿心里想。着有钱公子还真是情绪多变,自己少说几句就是了,说知道他是怎么了?

这时候千墨敲门进来:“公子,小姐。吉时要到了。请二位去放鞭。”

千醉看了一眼玄妙儿:“走吧。”

玄妙儿仍旧跟在他身后,她发现对方的大长腿真好,走路都比自己省力又快,自己总是跟在他身后。

到了门口千醉公子问她:“敢放鞭么?”

玄妙儿摇摇头退到一边:“我看着就行。”

千醉公子的面具下传出了一声不掩饰的笑:“那把耳朵捂好了。”

玄妙儿乖乖的捂上耳朵,等着鞭炮响起,院子外也有不少的看热闹的。

千醉公子拿着火折子点燃了鞭炮,大步跨到了玄妙儿身边,鞭炮的声音很响。随着炮竹的爆裂,一阵浓重的火药味飘了出来。玄妙儿感觉一切更真实了,自己真的有产业了。

鞭炮放完了,千醉递给玄妙儿一个荷包:“里边是铜钱。”然后自己也拿出一个荷包,抓出铜钱对着院子外的人群散去。

玄妙儿心领神会的也跟着散起了铜钱,人们抢着铜钱纷纷道谢,她怎么感觉自己一下子变成财主了。

仪式完事后,有下人去扫院子,两人回了办公间,坐在茶桌前,温暖的阳光照射在两人身上,岁月静好。

“我的回去了,再晚我二叔该担心了。”玄妙儿觉得两人就这么干坐着,怪浪费时间的。

千醉公子难得这样安静的享受阳光,有些慵懒:“好,正好我也该把这些年画分配下去了。”

“那希望千醉大哥进京一切顺利。”玄妙儿觉得有朋友远行,必须送上祝福的话。

“谢谢关心,走吧,一起出去。”千醉公子的心里想的却是她对他的关心。

出了屋子,玄妙儿让千醉去忙,自己反正有千墨送呢,所以叫了千墨就与千醉告辞出去了。

马车上玄妙儿很开心,因为自己有产业了,醉妙书画坊,自己有三成的股份,自己是老板了。

仍旧是到了集市头上,玄妙儿就让千墨回去了,并且说自己三日后再来,别每日来等了。

千墨也喜欢这个新主子,和气没架子,人好,就是年龄太小了,不过那也是自己的主子。

玄妙儿回了集市的摊位上,看见柳树下木天佑也在,赶紧去打招呼:“木大哥,今日你也来了。”

“今日天气好些,我看年底了,写家书的更多了,我这心里放不下,不过也就出来这一次,再冷我就真的不方便了。”木天佑的笑容仍旧如阳光般灿烂。

“木大哥就是心善,这么多排队等着了,你这忙着,我先不打扰了。”玄妙儿看着木天佑桌子前排着队等着写家书的人,告辞回了自己家摊位。

玄文江这边年画没剩下几张了,柳小桃和李梦仙那边也是所剩无几了,玄妙儿回来也帮着开始卖东西。

到了中午就都卖光了,今日他们没什么要买的,也不能每次都在镇上吃好的,所以收拾了东西和菜婆子还有木天佑告别,就都回家了。

刚回家,就看见上房特别热闹,厨房的门往外冒着热气呢,一阵阵米香和豆香传出来,王氏端着一盖帘黄灿灿的粘豆包走出来,放在窗前的凳子上。

看见他们回来笑着道:“这出去挣大钱的都回来了,挣那么多钱,这年下了,怎么连粘豆包也不做啊?你们闻闻这粘豆包的味,特意多放的豆馅,老好吃了。”

玄妙儿确实有点馋了,古时候的食物味道特别醇香,但是听了王氏的话真是反感:“四婶喜欢就多吃点呗,要是四婶想吃多少就吃多少,那不是更好了。”

“你不用说那酸话,我就算不能可饱了吃,我也能吃到,你们还没做呢,想吃都不知道啥味。”王氏说完转身进了上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