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初去年画坊

更新时间:

玄妙儿掀开马车帘子,四处看看,以往来镇上都是为了挣钱,也没有好好看看这古代的镇子,也许是心境也不同了,今日看着哪都觉得很漂亮,每一处都是景观。

想到景观,自己前世学设计的时候,翻看过一些景观设计的书,自己记忆好,那时候也是饥不择食的看了很多书,现在想想还真的不白看,这古代也是讲究景观,可是和现代的相比还是差了一些味道。

不过古代更注重风水上的讲究,前些年跟着导师也接触了一些这类东西,只要是古代的艺术,导师都比较上心,所以自己也算是耳濡目染,不过自己对这个时代不了解,以后不知道能不用发挥出来呢。

马车的速度很快,没一会马车就进了一个四合大院,停了车,千墨又扶着玄妙儿下了马车。

“你来了,看看这里可还满意?”千醉公子迎面走过来,一袭月色长袍外披着一件大氅,脸上的面具迎着太阳有些刺眼。

玄妙儿眯了下眼睛,然后环看了四周:“这么大的地方?很好,看来以后真的要大干一场了。”

“你要是想大干一场,咱们还能再换更好的地方,走吧,带你进去看看。”千醉公子走在前边,对着正房走过去。

进了正房里,玄妙儿发现正房里西边一侧被打通了,有十个师傅,每人一个位置都准备好了自己雕版的工具。东边一侧还是一个房间,应该是千醉公子的了吧。

千醉公子简单介绍了一下:“玄小姐。这些是京城来的雕版师傅。”

玄妙儿笑着和那些雕版师傅点头微笑:“各位先生好。”

那些师傅也都回应:“玄小姐好。”

千醉公子又对着雕版师傅介绍:“这位是这作坊的二东家,以后我不在你们听她的便是。”

对于玄小姐这个称呼,玄妙儿一时还不那么好接受。不过这古代人与人之间的阶级分的就是如此清楚,以前她们家穷,是个农女,出来了人家都称呼她玄姑娘,可是现在不同了,尽管没穿的绫罗绸缎,可是也算是个主子了。自然人家要称呼一声小姐。

那些雕版师傅倒是都有些惊讶,因为一个十多岁的女娃子,看着穿着应该是没什么家庭背景的。竟然是二东家,但是这些也都是久经商场的,赶紧施礼:“二东家。”

玄妙儿笑着道:“我年纪小,有些事情也许做的不周到。还请各位师傅以后多多提点。”

那些师傅见到玄妙儿年纪不大。却不骄不躁,都放下心理戒备应下。

千醉公子介绍好了,边带着玄妙儿进了东侧的房间,这个房间有两个书桌,都是靠在没窗户的那边,而窗边防着一个茶桌两把椅子。书桌旁的那面墙是一个大书架子,再往里还有一个房间,关着门。

“先说正事。”千醉公子从自己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两个红色的公文。把其中一个交给玄妙儿:“咱们的合作正式开始了,现在这个院子里的一切都有三成是你的。包括这房子。”

“房子是你买的?”玄妙儿忍不住脱口而出,她实在不理解为什么对方这么信任自己。

“对于有能力的人,我也要去尽可能留住她的心,我这是为了长远考虑。”千醉公子说的不紧不慢,本来从面部上就捕捉不到他的情绪,可是从语气上更是完全得不到一点信息。

“那这个从以后挣得银子里扣除吧,要不然我占你太多便宜了。”玄妙儿总觉得对方有点太大方了。

“不用,你的能力绝不是这个小房子能装下的,我只希望以后你有什么生意都要先考虑我。”

“好,能有千醉公子这样的合伙人,我求之不得呢,年后印刷书籍的事情我也会尽快的与你沟通。对了先看看我这几天画的年画你可否满意吧?”玄妙儿拿出自己的那些画卷放到千醉公子的书桌上。

千醉公子挨个花样打开看了一遍,单从眼神上就能知道他是多么的满意了,看了一遍又忍不住拿出来再看:“好,真好,这个样式,咱们年前两个月别说这个小四合院,就算是买个正街的店铺也是绰绰有余的。”

“那就都有劳公子了,我也就是画画样式,帮不上更多了。”玄妙儿知道销售也是很重要很劳累的。

“放心,这些你不用操心。”出了刚才对画赞赏之后多说了几句,千醉公子又恢复了少言。

“那我以后找公子你的话,直接来这里么?”玄妙儿对于没电话的年代真的不适应。

“那张桌子以后是你的,不过我不能经常在镇上,我会把千墨留给你,他自有办法和我联系,你有什么事情吩咐他就是。”千醉公子说话条理清楚,绝不多浪费唇舌。

“好,以后我要是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还请公子多多指教,毕竟我还小,很多都不懂。”玄妙儿觉得靠上千醉还是蛮好的。

“你小不假,不过你懂的不少,你看看自己的书桌那有什么缺少的,一会让千墨去买。”千醉公子指了指书桌道。

玄妙儿坐在桌子前的椅子上,感觉自己有种当上ceo的感觉,看了一下,笔墨纸砚什么都不缺,特备是彩墨很齐全:“暂时不缺什么,谢谢你。”

“如果你喜欢可以叫我名字。”千醉公子这句话的语气让人摸不到是肯定还是商量。

不过玄妙儿对他的了解,这个应该是肯定的:“千醉大哥,你叫我妙儿就行。”

千醉公子点点头:“对了这里边我留了间屋子,偶尔我要在这休息,你要不要进去看看?”说完走向那扇关着的房门。

玄妙儿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不用了。”

千醉公子随手推开了房门:“很简单,就一张床,一套桌椅。”

玄妙儿也没进去,在门口瞥了一眼,一张雕花大床,银灰色的帷幔,靠窗边一套桌椅,就这么简单:“很简洁。”

“看完了,那我带你去看看印刷作坊里,你看看可满意。”说着也不等玄妙儿回答,拿着画稿出了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