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章 清者须自清

更新时间:

姐弟两说着话,手上的活也没停下。直到刘氏开始去做午饭,玄妙儿才放下手里的物件去帮忙。

刘氏知道,现在的女儿和以前不一样了,想让她回去躺着她也不能同意,所以只能让她干点简单的,洗菜洗米之类的。

玄妙儿都洗好了,就开始蹲在灶膛边烧火,顺便把红木的树枝拿出来,看着这些小树枝,心里盘算着,这山里红木不能少了,大舅还是木匠,以后一定有办法挣钱。

刘氏看着玄妙儿边烧火还边笑,心里也高兴,这孩子尽管忘了些事情,可是性子好了。

玄妙儿刚从幻想中飘回来,只见刘氏刷了锅之后,从墙上摘下来一块猪皮,在锅里抹了两圈,然后把青菜倒进去翻炒。

玄妙儿的世界观再次被刷新了,她想知道,这个算荤菜么?

事实也是如此,只有这一个菜放了肉皮擦锅,其余的几乎没有油水,顶天滴了两滴菜油。

吃饭时候,玄妙儿仍旧帮着刘氏端菜,这次菜样数多了,可是她却也没多想,随便的端上来就摆在那了。

只是女眷这桌,大家的目光都不太对呢,她们娘两忙了一中午做饭,这些人干等着吃怎么好像还不满意?其实玄妙儿一直想问她娘,做饭是轮着的吧,自己可不想一直做饭。

还没倒开时间问呢,不过这些人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刘氏进来吓了一跳:“妙儿,你忘了,荤菜放在哪?菜怎么摆放的?”

马氏冷着眼,嘴角都不曾牵动:“就算我是后娘,这些年也辛辛苦苦把你们养大了,你看看老大家生的好孩子,把有荤腥的菜都放自己眼前了。”

玄妙儿一脸无辜,那荤菜就一个,不是要放在桌子中间的么?哪里是放自己眼前了?

玄文涛赶紧站起来:“娘,妙儿昨天醒来之后,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你别生气。”

四婶王氏一脸幸灾乐祸的站起来:“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不是成傻子了?”

本来她嗓门子就大,这么忽然出声,玄妙儿吓了一跳。

也不顾刘氏手里拉着她,玄妙儿站起来道:“四婶这话真奇怪,我不记得一些事情了,可是我不耽误干活,总比有些人什么都记得却懒得要死强。还有二叔随李郎中抓药时候,李郎中说了,我这是一时的失忆,以后会恢复的,不影响生活。”

玄妙儿这话还真是说了一堆懒人,可是那些懒人还真不好意思出来辩解,都不出声,理亏还好意思说什么?

玄文江往这边看了一眼,他知道这是侄女说的谎话,但是现在他必须要帮着侄女说谎,并且李郎中人好,不会拆穿他们的:“是呀,李郎中说妙儿养一阵就好了,这都是暂时的。”

这李郎中在河湾村可是有地位的,他的话别人也不敢质疑了。

“一个丫头片子,养什么养?偷了银子还不能说,说几句就跳河,这让我这做祖母的还得看着她的脸色了。”马氏的脸没有表情,可是手里端着的饭碗却碰的一声摔在饭桌上。

玄妙儿一直都想找个机会来澄清自己没有偷银子,既然今日都在,她也想做个了断:“祖母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偷了银子?人证物证呢?”

这话音一落下饭桌上倒是少有的安静,过了好一会马氏才开口:“你四婶的放在床头卖鸡蛋的一百文不见了,除了你去买画纸,还谁需要银子去买东西。”马氏理直气壮的说道。

玄妙儿微微一笑:“祖母这只是一厢情愿的猜测,就算是上了衙门也要有证据的,俗话说捉贼拿脏,没人看见我拿的,这银子可以是这院子里任何一个人拿的。”

大家都惊呆了,这个女孩是玄妙儿么?以前抬头都不敢的,现在这么与玄老太太对峙,这就算是玄家几个亲生的儿子也不敢啊。

这时候玄宝珠看着自己的母亲被质问,哪能坐得住,母亲在这个家里是祖母,当家人,自己也是靠着母亲在这个家里被宠着的,现在娘两怎么能被一个小丫头欺负?

玄宝珠走到玄妙儿眼前,伸手就要打玄妙儿,玄妙儿看见她过来就有防备,手里的筷子正好抬起来对上玄宝珠的巴掌,只听见玄宝珠‘啊’的一声尖叫,然后换了一只手,又想过来打玄妙儿。

刘氏赶紧拉过玄妙儿解围道:“妙儿,快给你祖母和姑姑道歉。”

马氏看着女儿吃亏了,心里的火腾地上来了:“我们可不敢要你们道歉。”说着看向玄宝珠的手。

玄清儿平时与玄宝珠关系好,所以赶紧帮着她开口道:“玄妙儿,你一个小偷还敢打姑姑,你不想活了,一会让祖母罚你跪祠堂。”

玄妙儿倒是没想这么了事:“今日我必须给自己一个清白,本来这是家事,可是现在传的满村子都说我是贼,我也不小了,一个姑娘家,名声不能毁了。”

她字正腔圆落地有声,没有一丝的犹豫接着道:“麻烦哥去请里正来,还有族长或者是咱们村有头脸的都行,我今天一定要个说法。”

四婶王氏看着马氏递过来的眼神,心领神会的站起来:“妙儿,别闹了,这都是一家人,咱们家里事,怎么还惊动里正了,家丑不可外扬。”

玄老爷子几次想开口,可是欲言又止,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可是他说话就是偏帮着,所以最后还是没出声。

玄妙儿冷笑一声:“此言差矣,既然四婶说这是家事,不能外扬,可是为什么说我是小偷的事情,不到半天就全村子都知道了,那么快,难道有人想毁了我的名声?为什么?”

这话一说出来,吓得四婶王氏差点晕倒,他一手扶着饭桌好不容易才坐下,脸色惨白。

玄妙儿出乎预料了,这句话真的炸出了什么?真的有人故意要毁她?不过这事未必查得出来了,就算是查也需要时间和机会了。

马氏也紧张的手扶着饭桌,饭桌有点颤抖:“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固执,这件事到此为止,谁也不许再提了。”

此时饭桌上只有五婶冯氏一脸清淡,完全置身事外,还再夹菜吃饭,不时地还喂身边的玄珊儿。

玄妙儿心里合计这还是有事,反正今日自己的名声必须找回来:“哥哥,快去啊。”

这时候玄文江站起来:“二郎去找里正,我去找族长。”

玄安睿刚才有点蒙,让二叔一句话叫醒了:“好,咱们这就去。”

这时候玄文涛还愣着呢,不过他也赞成玄妙儿的做法,一个女孩子这名声毁了可就不好嫁人了,再说妙儿根本不会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