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章 红木雕挂坠

更新时间:

对于根雕她非常在行,上学时候学过雕刻,毕业后跟着导师也研究过很多年代的根雕,也知道如何防腐防虫处理。

见柴火要烧完了,玄妙儿看着那些红木问刘氏:“娘,这树枝我拿回咱们屋去算偷么?”她可是怕了,自己可不想落了偷东西的罪名,既然柴火里有红木,就证明这山上有,顶天有时间让哥哥带自己去山里砍。

刘氏看了一眼,以为她玩心重:“这柴火都是你爹和你二叔砍得,拿吧,咱们这农家门口都能捡到树枝,拿去玩没人说的。”

玄妙儿开心抱起地上的树根和树枝就跑出去了。

刘氏一头雾水,这孩子往屋子拿柴火干什么?不过现在这孩子活泼了,也是好事,总比以前不说话不看人好。

玄妙儿把那些树根树枝放好了,又跑回来帮着刘氏做饭,此时院子里也开始热闹起来,大人们都起来开始洗漱了,孩子们也都开始追逐嬉戏。

这时候背着猪草的玄文涛和玄文江也回来了,放下猪草进了西厢舀水洗手。

玄妙儿看着院子里叹口气,如果自己父亲不是后娘多好,人家都刚起来,自己一家早就起来了,爹和二叔还得一早就是打猪草喂猪。

饭也做好了,上屋也放好了桌子,玄妙儿帮着刘氏往桌子上端菜饭,这个时代还是君子远庖厨的,所以玄安浩也不能过来帮忙。

吃饭是男女分席而坐的,玄安浩七岁了,也是与男子一个桌子的。

玄老爷子带着男子在炕头那张桌,玄老太太马氏带着这些女眷在炕梢这边一桌,早饭也简单,一人一个窝头,稀饭可以随便添,一小盆咸菜,还有一盆炒的素菜。

这个倒是容易,都是分配好的,玄妙儿拿着马氏分的窝头,看着正在盛饭的四婶给每个人盛稀饭,其实饭是自己娘做的,为什么盛饭还得换个人?

等饭分到自己手里的时候,她懂了,自己碗里的只有米汤,一个米粒都没有,她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因为看着马氏的碗里都是干的,还有马氏身边的小姑也是干饭,再看一圈,就她们娘两可怜。

她想站起来说道一下,至少要讨回公道吧,可是刘氏拉着她坐下了,不让她说话。

玄妙儿没懂,但是也安静下来了,毕竟自己还不太了解情况呢,一顿饭吃的没什么滋味,因为马氏那张脸让玄妙儿看着难受,那么大岁数的农家老太太,穿红戴绿还抹粉,一张死人脸没表情,像是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鬼似的,身边还有个小鬼玄宝珠。

好算是吃完了,玄妙儿帮着刘氏收拾了碗筷,赶紧跑回了西厢,把那些树根树枝都冲洗干净了,小心的捧到炕上。

这时候玄文涛和玄文江带着玄安睿去地里干活了,马上要秋收了,农活也多了,今天玄老爷子带着老四玄文信也跟着下地了。

玄安浩还没到干农活的年龄,跟在玄妙儿身后,看着她奇怪举动很是不解:“姐,你要干什么?”

玄妙儿看着炕上的宝贝,两眼放光:“弟弟,咱们家有没有刻刀之类的东西?”

玄安浩点点头:“有的,大舅是木匠,当初想要收哥哥为学徒,可是祖母不让去,说家里地多,干活的少,后来大舅给哥哥一些工具,也传授了几招,咱们家屋里这凳子,都是哥哥摸索着做的。”

玄妙儿再一次发自内心的呼喊,后娘太可怕了:“弟弟,那你去把工具拿来,咱们做点东西赚点零花钱。”

“姐姐可以学绣花,木匠是男人做的,我一个男人沦落成绣花的就够可悲了,我的姐姐再成了木匠,那不是没活路了。”玄安浩站在那没动,满脸怨气。

这可是这个弟弟第一次对自己说不,玄妙儿心里有点酸,还有点心暖:“弟弟,姐不是要当木匠,只是刻几个木雕挂坠,做装饰。”

玄安浩老气横秋的叹口气:“哎,随你吧。”说着去拿工具了。

当玄妙儿打开那个工具箱子的时候,舒了口气,这些工具尽管没有现代的精细,但是也算是齐全了,以后有钱了再好好打造一套。

她拿出刻刀,在一个树枝上开始雕刻,那个树根让她放在一旁了,根雕是个大件,也怎么也要几个月完工,再说那东西完成了也要找到能赏识的买主,所以还是先弄点简单的,刻点小挂饰。

她心里早就有谱了,刻点寓意好的简单的,比如鱼代表富足,瓶子代表平安,石榴代表多子,桃子代表长寿,反正不出格的,又有寓意的,就是了。

没一会她手里就完成了一个拇指大小的作品,一个小花瓶,上边还有几枝梅花的感觉,很简单,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是什么,并且很形象,形状也好看。

玄妙儿想要砂纸,不过没有,她想了想找了一块布头,里边放上沙子,让玄安浩慢慢打磨,自己又开始雕刻下一件物品。

玄安浩看着姐姐手飞快的雕刻,心里有点不安,姐姐以前会绣花,现在不会了,可是却忽然会雕刻了?

看着弟弟的担心,玄妙儿也想出了一个好的说辞:“其实我以前在村口看一个老爷爷刻过,他看我喜欢教了我一些,我记忆力好,所以记得**不离十,再说我以前画那么多画,所以心里有谱?”

玄安浩点点头:“怪不得姐姐刻的这么好,只是我怎么没见过那个老爷爷。”

“是个挑着挑子的货郎,路过咱们村而已。”玄妙儿这个谎话可是她揣摩一会才说的,应该没有破绽的。

其实她这样说,也是怕过几天家里人还是要问的,特别是那个根雕那么大,不可能藏住,不过倒是不能让上房知道。

古代游走的货郎,木匠都不少,所以玄安浩倒是相信玄妙儿的话:“那以后姐也教我,我便不绣花了。”

玄妙儿也这么想的,可不能让自己弟弟绣花,再弄得娘娘腔了可是糟了:“嗯,以后弟弟要上私塾的,将来考状元。”

姐弟两说着话,手里的挂件就雕刻出了几个了,玄安浩和玄妙儿一人拿个小沙袋子细细的打磨。

玄妙儿忽然想起来销售问题问:“弟弟,县城集市是哪天?”

“镇上集市每天都有的。”

“哦,那咱们过几天就抽空去卖。”

“嗯,听说镇上有个花大少,见了喜欢的东西就赏钱,赏的都是银子,要是能让他喜欢就好了。”玄安浩带着点小孩子的期待和幻想道。

玄妙儿听了这个称呼觉得有意思:“花大少,还花大姐呢,那种纨绔子弟有什么可好羡慕的,咱们以后要靠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

玄安浩的年龄还没定性,所以教育很重要,听了玄妙儿的话也觉得有道理:“姐姐说得对,我以后要靠自己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