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莫名的吃醋

更新时间:

玄妙儿看着玄安睿无言一笑,玄安睿脸通红,玄妙儿不得不佩服这古代女子的早熟。

见玄安睿去卖木雕,玄妙儿绕过摊位,走到柳柱子眼前,小声道:“柱子哥,我哥魅力大吧。”

柳柱子这才反应过来,也小声笑了:“比我大多了,没看出来这小子还有这么一面。”

“柱子哥,你也不能老是躲着柳大娘吧,这要年下了,你还能不回家了?”玄妙儿声音不大,两人离得近些。

柳柱子脸色微红:“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以后怎么养活老婆孩子,我想着挣几年钱,买几亩地再娶媳妇。”柳柱子声音坚定,像是在和玄妙儿保证一般。

玄妙儿没想到那么些,因为自己才十一岁,完全是根豆芽,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被惦记:“娶了妻子可以一起努力的,怕什么?能与你同甘共苦的才是值得相守一生的。”

对于这样的话,柳柱子听得懂,但是却没想到玄妙儿这个小姑娘能说出来,这么有道理的话,自然是读过书才能说出来,还有这说话时眉宇间的气质绝不是个村姑的样子。

不说自己看着玄妙儿长大也差不多,怎么落水之后的变化竟然这般大?她这话证明完全不懂自己的意思,也是她再怎么也是个十岁出头的小丫头。

“我就是不着急,年前我回家会与我娘说清楚的。”柳柱子还是表态,不管你懂不懂。反正我等着。

玄妙儿看着柳柱子认真的样子笑了:“柱子哥,你以后一定是个疼媳妇的。”说完忍不住大笑起来。

柳柱子更尴尬了,手足无措的站在那傻笑的看着玄妙儿。

这么一幕竟然被不远处走过来的花继业看在眼里。女子开怀大笑,男子腼腆脸红,这个画面本是很和谐的,可是某大少却看的不舒服。

“妙儿,什么事这么好笑?”花继业手里的金元宝今日换成了两个小金球,在手里来回的把玩。

他今日一身银紫色的袍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反着银光。有些刺眼,腰上的玉带今日又换了和田玉的扣子,连脚上的靴子顶端都是镶着玉包着金。哪一处都无不显示着有钱。

玄妙儿抬头看见花继业:“花公子,刚才说的投入,没注意你过来,失礼了。”

“无妨。我也只是闲逛。见你笑的开心,也想分享一下。”花继业的声音带着些玩味,可是语气里却透着点寒气。

玄妙儿以为这是花继业在别处受了气,也没太往自己这想:“没什么,说的是柱子哥的家事,这位柱子哥是我家邻居。”

柳柱子施礼:“花公子。”这镇上几乎都知道花继业,柳柱子是酒楼伙计也见过很多次他。

花继业微微点头,其实他自己都不理解自己和一个伙计呕什么气?只是玄妙儿是他唯一一个觉得与自己一样处境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让他要多注意的人,他的心里她很重要。

这时候玄安睿也卖完了木雕过来抱拳施礼:“花公子。感谢您对家母和弟弟妹妹的相救。”

“别客气,只不过举手之劳,不用放心上。”花继业不想吸引别人的注意,那天的事情自己做的,只是个喜欢看热闹赏银子的败家公子。

玄妙儿理解花继业的心里,拉着玄安睿道:“哥,这么多人呢,不说这个,你看看咱们新雕的木雕,给花子选两个。”

玄安睿心领神会:“好的。”

柳柱子见人家这有生意,自己也着急去买鱼呢,便告辞走了,玄妙儿与他笑着挥挥手。

花继业却不合时宜的拿着木雕隔在两人中间:“这个挺符合本公子心意的。”

玄妙儿也没当回事,转过身与花继业介绍:“这几个是我刚想出来的,都是动物的简化版,有趣吧。”其实就是卡通的。

“挺有意思,能看出是什么,却又简单。”说着拿了几个,递给玄妙儿一块碎银子。

玄妙儿也没拒绝,因为既然他要做戏,自己就陪着吧,现在与以前不同,反正自己欠他的人情也不小了,以后慢慢还吧。

花继业拿了木雕,也不好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他没有刻意的回避自己和玄妙儿认识这件事,但是也没有过于亲近,带着四个家丁离开了。

边上的菜婆子看两人说了那么多话,尽管没完全听见,但是也猜出来两人认识了:“丫头,你和花大少认识了啊?”

玄妙儿知道这菜婆子是人精,不能骗她:“算是认识了,前段时间我遇见点麻烦,正好花公子路过,帮我解围了,也算是于我有恩。”

“丫头是个有福气的,这花公子每次都赏你些碎银子,比一般人家出来做几个月工都挣得多了。”菜婆子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她命好。

“人家赏的银子是看人家心情,还是自己挣得踏实,我说的对吧,菜婆婆。”玄妙儿一脸稚气的问菜婆子。

菜婆子带着褶子的老脸笑开了:“你说这姑娘咋这么懂事,要是我孙女就好了。你看看你这哥哥也是长得俊朗有礼貌,好孩子,你们祖父母有福气。”

这个夸奖让玄妙儿和玄安睿对视了一下,然后都笑着道谢:“菜婆婆夸奖了。”

他们总不能说家里那些破事吧,所以都假意的道谢。

中午,玄妙儿看着摊子让玄安睿去买了包子,两人这么冷的天,不能在家带窝头来了,那也太对不起自己的胃口和身体了。

这时候买东西的人不多,菜婆子又开始八卦:“这一到了冬天,木爷就来的少了,这写家书的可是都要去花钱写喽。”

玄妙儿想了一会才想起来那个木天佑:“那木公子腿脚不好,这冬日确实不容易出来。”他们就遇见那么一次,所以也算不上熟悉。

“是呀,那轮椅轱辘滑,再加上他腿脚不能活动,硬生生的坐着,那手脚都要冻了,不过他一两个月也还要来上一次,真是好人。”菜婆子对木天佑倒是很崇拜。

“那真是的是不容易,一看那木公子就是好人。”玄妙儿对木天佑不了解,也不能多说,不过听着菜婆子的话,都是觉得这木天佑还真不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