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再遇柳柱子

更新时间:

董根本来很尴尬的,觉得自己家孩子说的话太不合实际了,但是玄家这些人不但没有嘲笑,还都很相信的鼓励他,让董根觉得说不出的信服。

“那你们以后也都要好好学习,识字,无论是文状元还是武状元都要好好学习识字,多看书,才能考上知道么?”玄文涛继续鼓励两个孩子。

玄安浩一直梦想着就是考状元,现在又多了个想要考武状元的伙伴,两人赶紧异口同声应下:“我们会好好学习。”

玄妙儿觉得这两孩子还真的有点发展,有那个心气。

董立冬把带来的纸墨也放在小炕桌上,玄文涛腿也没好呢,正好在炕上教两个小的写字,不过开始也不浪费纸墨,用水沾了再桌子上写。

这时候虽然纸墨不便宜,但是下等的毛边纸还买的起,玄妙儿之前用来画画的都是比较好的宣纸了,所以花费多些,当时才引起了那么多事。

董根看着孩子安心的学写字,心里那个美,也不能在屋子里打扰了,便告辞出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倒没见到玄清儿出来,不过王氏的每天都被马氏指使的滴溜溜转,但是王氏心里仍旧高兴,因为看着玄清儿用白布裹着的额头就解气。

这些年自己家活干的不少,却还要低人家一等,这次这个仇报的,别人还真挑不出什么,多干点活,以前也没少干了,现在刘氏分出去了。自己的活明显多了,不过最近冯氏也没以前那么张扬了,妯娌两也是暗中较劲。

刘氏这些天也不闲着。每天有时间就开始做被子,小姨婆每日下午也过来帮着刘氏做针线活。

这大雪下了之后,天气也就完全冷了,以前家里的被子都太薄了,用的年头也多,也不保暖了。旧被子把棉花拿出来,从新改了改。实在不好的,就毁成了褥子,或者胖胖的尿垫子。

新衣服也开始剪裁了。家里人几乎都是就一件两件棉衣,这回有新的了,以往过年才能穿的衣服,也就可以拿出来穿了。

以往的冬天都是在屋子里的时间多。因为没什么换的衣服。只能在家不出去,那也是节省衣服的唯一办法。

很快又到了玄妙儿要去镇上卖木雕的日子,这次不卖荷包图样,所以玄文江不去了,玄安睿一直没机会陪着玄妙儿去镇上,这次是一定要去的。

这几天董立冬每天来,并且下了雪之后路也不好走了,所以就不带玄安浩去了。

镇上也不远。这次有玄安睿,家里更放心了。兄妹俩拿着东西出门了。

河湾村不算小,因为距镇上很近,又离京城不算远,所以不算落后,这里的人也都相对没有那么闭塞。

路上的行人不多,道路上都被厚厚的白雪覆盖了,马车的轱辘印子压过的平地,就成了人们走路的地方,但是偶尔有马车牛车经过,他们还是要躲到一边,免不了鞋上沾雪。

道路两旁的田地也是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在阳光的照射下反着耀眼的光芒,路上的行人不多,偶有几个从身边过去,也有一个村的,玄安睿打招呼,玄妙儿也随着叫人。

这雪天路滑,他们走的也比以往慢了些,不过到了集市上还不算晚。

菜婆子看见玄妙儿招招手:“丫头来了,我还想着雪大你不一定来呢。”

“菜婆婆好,这个是我哥哥。”玄妙儿拉着玄安睿介绍。

玄安睿礼貌的施礼:“菜婆婆好,谢谢菜婆婆对我妹妹和弟弟的照顾。”

“哎呦,这哪里是乡下小子,你们这家里都是有出息的,看这小哥的样貌就不凡。”菜婆婆见人多了,这话还真是发自内心的。

“菜婆婆过奖了,我们都是农户孩子,只是父母平时管教严些。”玄安睿是兄长,所以在外说起话来也是带着点成熟。

他在这,玄妙儿就不用像是带着玄安浩那样,时刻照顾了,这时候玄妙儿开始摆摊了,集市上也热闹起来。

菜婆子那边菜样少了,但是生意仍旧不错。

玄安睿第一次出来买东西,没什么经验,不过很虚心的看着玄妙儿跟人家介绍自己的东西,偶尔也会说上几句,有时候有些年轻女子来买,看见玄安睿还会脸红。

玄妙儿对自己哥哥的颜值很满意,这里十三四岁就都懂的婚嫁大事了,玄妙儿觉得自己才是落后的人。

一批客人走了,玄安睿看着手里的铜钱:“妙儿,这卖东西的感觉挺好的,把自己做的东西换成银子,真好。”

“哥,今天生意可是比以往好多了,才那几个女子看着哥哥都脸红了,每个人都买了。”说着玄妙儿忍不住笑出来。

玄安睿闹了个大红脸:“妙儿,你……”

话还没说完,远处传来喊两人的声音:“安睿,妙儿。”

两人看过去,竟然是柳柱子。

玄安睿高兴地跳过摊位,来到柳柱子面前:“柱子哥,你怎么来了?”

“我是替酒楼出来买些鱼,没想到看见你们了,真巧。”柳柱子手里拎着个筐,一身青布小褂一看就是伙计打扮。

“柱子哥最近怎么都没回家,我好像有段时间没见你了。”玄安睿和柳柱子平时关系不错,以往也一起砍柴什么的。

柳柱子面色有点红:“最近酒楼里忙,所以没时间回去。”

玄妙儿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柳大娘一直惦记着给柳柱子相亲呢,柳柱子又不想这么早娶妻,躲着这事呢,不过玄安睿不知道。

她笑着插话道:“柱子哥要是不回去,可有什么话带给柳大娘吗?”

柳柱子看着玄妙儿脸更红了:“没什么,前几天小桃来卖络子,去看我了,你们这生意如何?”

玄安睿没想那么多,说到这生意,尽管小,可是也有成就感:“很好的,这刚过来就卖了几样了。”

“那就好,知道你们分家了,我也替你们高兴。”柳柱子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这时候刚才来买过木雕的一个青衣女子,又带着两个女子过来,那青衣女子过来,直接对着玄安睿问:“小哥我有朋友也要买木雕,你给介绍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