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重新起锅灶

更新时间:

玄妙儿心里鄙视自己,自己都没想过听父母的,可自己是成年人心里,柳小桃真的才十二岁,还是个小孩啊,可别真的被那爱情故事骗了,以后不幸福了。

柳小桃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玄妙儿:“不过我要是识字了,以后真的遇见了秀才郎,你支持我不?”

“那如果很适合就支持。”玄妙儿感觉自己在骗小孩似的。

柳小桃终于满意了:“那我下次去镇上买些纸笔。”

“先别急着买,开始学识字先不用那么浪费,咱们就在桌子上用水蘸着写就行,或者在地上用棍子写。”

柳小桃高兴地露出了一口白牙,和她哥一样的白牙:“还是妙儿想得周到。”

玄妙儿随口问了一句:“柱子哥最近回来了么?”

“我哥短时间都不能回来了。”

“哦?为什么啊?”

“我娘要给我哥说媒,我哥说不想这么早娶妻,可是我娘不信,说他回来就带他去说亲,吓得我哥说暂时不回来了,上个月的工钱还是我去镇上拿回来的。”柳小桃面上也带着些不解,觉得柳柱子这个年龄说亲很正常啊。

玄妙儿也就是随口说说,也没当回事:“那可能是柱子哥真的还没想娶媳妇呗,这事不能强求的,再说男人着急什么。”

“我娘着急啊,着急抱孙子。”柳小桃笑嘻嘻的说。

玄妙儿想到柳柱子被柳大娘逼着娶媳妇,也挺好笑的:“那就看柳大娘和柱子哥谁厉害了。”

柳小桃也笑起来:“我也是这么想的。”

玄妙儿拿起一杯水。蘸在手指头上,在桌子上谢了柳小桃的名字,开始从名字教起。

第二天一早。玄文江就和董根抬着一筐的泥土进了厨房,开始砌灶台,昨天大锅也买回来了,所以直接开始砌就行了。

董根也就三十来岁,今天许是为了干活,穿的衣服补丁都上摞了,不太高。长得很结实,还有一颗虎牙,玄妙儿跟着玄安睿和玄安浩一起叫董叔。

董根很憨厚:“小子丫蛋都长好看了。快站边上,别沾身上土了。”

玄安睿也穿了最破的衣服,跟着:“没事董叔,我能帮忙。”

玄妙儿拉着玄安浩往后站站。他们帮不上什么。在前边还影响他们干活。

玄文涛听见声音,扶着门框子挪出来:“董根来了,你看我这帮不上,只能让你受累了。”

“玄大哥说远了,我和文江这关系这算什么,你们分家了,以后我们也能常走动了,你快进去歇着。这点活一会就完事。”董根说话时候,手上的活也不耽误。

玄妙儿和玄安浩赶紧过去扶着玄文涛。玄文涛这腿愈合的不错,搀扶着能走了。

现在胖胖更好哄了,吃饱了放在摇篮里不哭不闹的,听话的很。

刘氏一早喂饱了胖胖就出去买鸡了,要留董根在这吃饭,但是要是买回来鸡现杀,也不方便求上房人帮忙啊,所以直接去买的时候,就求卖鸡那家帮着杀了,拿回来直接退毛就行了。

上房看着他们又砌锅灶又杀鸡的,都不说话但是心里也都不是滋味。

玄文城一早就回镇上了,看着他们砌锅也没说什么,自然不会来搭把手的,只是看了一眼就过去了。

玄文宝手里拿着书在上房的窗前来回晃着脑袋背书,但是眼睛一直盯着这边,特别是看见刘氏拎着鸡进来的时候,不禁也咽了下口水,上次吃鸡只吃到了个鸡脖子,连块肉都没有。

玄文信的东厢房与西厢房对着,他双手插在袖筒子里,一直盯着这边的动静,看见刘氏手里那只鸡的时候,他真的想过去帮着砌灶台,然后顺便跟着吃鸡肉,不过那样,免不了被马氏骂,以后他们四房还是要靠着上房的,所以也不敢过去。

现在西厢房这边可是没了顾虑,一个个都忙得热火朝天的。因为只砌一面的灶台,另一边的炉子照常能用,所以玄妙儿开始烧水准备退鸡毛。

玄文江和董根都是实打实干活的人,玄安睿尽管才十三岁,但是干活也是好手,动工的早,到了中午灶台就砌好了,不过要先晾两天,不能立刻用来做饭。

所以今天也没有太多的菜,只是炖了一整只鸡,放了不少的土豆和蘑菇,亏了他们家的盆够大,还有昨天小姨婆拿来的咸菜也派上用场了,玄妙儿又去打了半斤酒回来。

没有地方焖米饭,玄妙儿只好端着米去柳大娘家,求柳大娘给焖米饭。

中午玄妙儿去拿米饭的时候,还不忘了给柳大娘和柳小桃也送去一碗小鸡炖蘑菇,两家现在走的更近了,也不那么客套了,更随便些。

中午都围在玄文江那屋的炕上吃饭,不过刘氏和玄妙儿没有上桌,还要伺候这些男人盛饭,加菜什么的。并且有客人的时候,女子也不能上桌,这是山村的习俗。

不过董根这个人很随和,是个朴实的农家汉子,紧着吃土豆蘑菇,只夹了几块肉,也都是骨头多肉少的。

玄文涛看着董根一直吃土豆,给他夹了两块鸡腿:“多吃点肉,你这干了一上午活,能不饿么?别舍不得,我们分家之后,嘴上不亏的。”

董根又把肉夹给了玄安睿和玄安浩:“你们两多吃点,长大个,以后让你爹娘还有你二叔过上好日子。”

玄文江又给董根夹了鸡头,然后对着玄文涛道:“大哥,你不知道董根这小子,就喜欢吃这些边角的骨头多肉少的地方,然后再喝两口小酒他小子就满足了。”

玄安浩听着玄文江的话,立马给董根的酒满上:“董叔喝酒。”

董根笑着端起酒杯:“这孩子识文断字还是好,懂事,俺家那个冬小子和浩小子一般大,成天在外边疯跑,跟你们家的孩子差远了。”

玄文涛喜欢听人家夸自己家孩子,但是也知道这时候乡下识字有多难,这村里识字的人两只手就能数过来了:“董根,你要是不嫌弃,白天就让你家冬小子来这和俺家四郎一起识字。”(未完待续。)

ps:  感谢读书盟小伙伴们的各种打赏,感谢兜兜没烟,超人,书友尾号056,一楼,等人的平安符,感谢烟烟啊,老猪大叔,还有上海小女人cm的月票,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