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章 既来则安之

更新时间:

玄妙儿接过二叔手里的包子,然后拿出一个掰成两半,给爹和二叔一人一半。

又拿起另一个也掰开,一半递给玄安睿道:“哥和弟弟吃一半,我和娘吃一半。”

玄妙儿心里有点复杂,自己可是当代有点名望的画家,这些年凭借这双手也是小有成就的,难免生出了几分小清高,可是此时一个包子让自己这么开心,我的小清高呢?

几个人看着眼前的这个脸上笑盈盈的小女孩,都有点紧张了,这个孩子平时很少笑的,甚至话都不多说,这怎么淹了一次,还懂事了?

刘氏伸手摸摸玄妙儿的额头:“不烧了,妙儿,你哪里不舒服和娘说说?”

玄妙儿其实也挺紧张的,原主的记忆一点没有,好在自己记忆力好,他们说话的时候自己也分析的差不多了,可是再有陌生人出现,自己仍旧不认识啊,还有邻居村里的人,自己也不好解释啊。

她皱着眉想了一会:“娘,我什么都好,就是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许是累了,歇几天也许就想起来了。”

听了她的话,刘氏又开始抹眼泪:“好好的孩子,咱们家孩子秉性纯善,怎么可能偷东西,不过你这孩子也是执拗,怎么也不至于寻死啊,你看这落了病跟,以后如何是好?”

玄妙儿这醒来之后,听见两次自己因为偷东西而寻短见的事情了,她清楚一个人如果真的能已死明志,又怎么会去偷东西呢?不过自己已经记不得那么多了。

这时候二叔玄文江拳头紧握道,额头的青筋也显了出来,再加上一只盲眼,看着有些吓人:“妙儿都十一了,再过三四年就要议亲了,要是名声这么毁了,以后怎么找个好人家。”

玄文涛一脸无奈,把那半个包子放在炕沿边,然后双手抱着头:“我对不起你们,大姐为了给我治病,把自己卖给了大她十多岁的驼子,文江三十多了也没娶上媳妇,现在连妙儿都差点丢了命了,我对不起你们。”

玄妙儿听明白自己还有个大姑,不过应该是个好女人,就是太可怜了,看来大姑和爹还有二叔都是后娘,这有了后娘就有后爹不是随便说说的,看这两边的待遇就知道了。

玄文江拍了拍大哥的肩膀:“大哥别自责,咱们有手有脚,以后会过的好的。”

玄妙儿看着这一家人,心里不知道是喜是悲,尽管日子过得苦,可是都是要强的,并且相亲相爱,什么比这个重要?

她率先吃了一口包子:“爹娘,二叔,大哥弟弟,咱们吃包子,吃饱了,身体好了,以后不愁没好日子。”

大家本来还沉浸在悲伤中的,可是看着这个忽然变得精灵的玄妙儿也都来了精神,连一个小女孩都知道上进,何况他们呢。

一家人喜忧参半的吃了包子,玄安睿又把煮好的鸟蛋用小碗装了进来,放到玄妙儿眼前,本来鸟蛋就不大,七八个也就一个碗底。

玄妙儿看着这几个金贵的鸟蛋:“大哥把这几个鸟蛋先藏起来吧,今天都吃了包子了,这鸟蛋留着明天再吃。”

玄安睿疑惑的看着爹娘,这个妹妹以前心里想的少,给什么也就吃了,今天这还规划起来了,留着明天吃。

玄文涛倒是露出了笑脸:“听你妹妹的,妙儿这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玄文江也高兴,摸着玄妙儿的头:“这丫头一双巧手,以后一定能出人头地的。”

玄妙儿看着自己那双小黑手,粗超干裂,心里暗寒,这可是拿画笔的手啊,一幅画怎么也能让这家子吃上半年的,可怜了自己的小手,还有自己那小清高,也只能有多远先扔多远吧。

不过玄妙儿倒是不着急立刻大显身手,这个家都是搅在一起的,看病花钱都得问那个后祖母要,要是分了家该多好,不过自己刚来,可别乱说,事情需要时机。

见着玄妙儿没什么事了,玄文涛和玄文江赶着出去了,说是地里还有点活没干完,趁着天晴了,赶紧去干了。走之前吩咐了玄安睿给妙儿煎药。

玄安睿赶紧拿着药出去熬药了。

刘氏躺着躺着睡着了,也许是太累了,毕竟肚子里还有个呢。

玄安浩这个年龄,还没到每天跟着下地干农活的时候,今日天也不好,玄妙儿还死里逃生,所以他也脱鞋上炕坐着,顺手拿过一个柳条编的小篮子,从里边拿出一个荷包开始秀起来。

玄妙儿一下惊悚了,弟弟这个架势看着应该是个熟练的绣工了,可是弟弟是男孩子,怎么能绣花?

看着她的面部表情,玄安浩手上的活没停下道:“姐姐都忘了?我小时候身子弱,干不了重活,所以跟着娘和姐姐学了秀活,也能添补点家用,不过秀活最好的还是姐姐。”说着看向玄妙儿。

玄妙儿感觉自己现在的处境有点棘手,自己根本不会绣花,以后这要是让自己绣花怎么办?不过自己也说以前的事情记不住了,先这么应付吧。

“我真的忘了这些了,绣花也不记得怎么绣了,有时间弟弟教我吧。”玄妙儿盯着玄安浩那灵活的双手不禁感叹,这是怎么个逼迫法,硬生生的把个好男儿逼得做女红。

玄安浩点点头:“好啊,姐姐你要不要躺会?你身子虚。”

玄妙儿吃了包子之后,感觉精神还不错,想着多了解了解这的情况吧:“弟弟,刚在院子里那个女孩是谁?”

“那个是咱们堂姐玄清儿,比你大一岁十二了,是三叔家的,三叔在县城做生意,不过三婶生了三个女孩子也没儿子,这不隔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又有身子了,说一定是男孩,家里都伺候着三婶呢,所以把清姐送咱们这来了。”玄安浩小手飞快的在绣布上穿梭,说话并不影响他手上的活计。

“那三叔三婶做生意了,咱们是不是也受了他们恩惠?”玄妙儿真心不想欠别人的,那样的话,分家就更难了,并且还得处处低人一头。

说起这个玄安浩有点生气,放下手里的秀活:“做了多少年生意了,一直说要扩大生意,必须要多打点,以后才能让咱们家更有钱,都进县城买房子了,可是这么多年,一直是靠着咱爹和二叔在家里种地,打了粮食帮衬着他们。”

玄妙儿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人家接济自家:“以后咱们想办法分家就行了。”

“哪有那么容易,爹是玄家长子,祖父不会同意的。”玄安浩人不大,可是说起话倒是老练,说完还叹口气,感觉挺沧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