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为何要解释

更新时间:

从这个微动作玄妙儿看得出,对方很紧张,她不理解这花继业有什么紧张的,莫非他误会自己知道什么了?还有刚刚他对自己解释什么?自己与他也不算熟悉。

玄妙儿心想,就算是自己欠他个荷包图样,也不是什么大事吧:“花公子好像很忙吧,我不打扰了。”说完领着玄安浩赶紧离开了。

跑开之后玄妙儿心里合计,这烟花巷子以后可不能经过了,宁可绕远多走些路,自己见识多了没事,就怕弟弟学坏了。

花继业看着那个远去的身影,自己真想抽自己一巴掌,怎么了?自己那么多事都能抗住,今天怎么感觉自己不受自己控制了,以后不能样随心了,他转过身,又重新走进了。

玄妙儿拉着玄安浩跑出了镇上才停下:“咱们以后可不走那条街了。”

“姐,娘说那不是正经人去的,那花大少也不是正经人吧,我还想着他总赏钱,应该是个好人呢。”玄安浩还是孩子心里,评判一个人似乎只有好坏。

“那些与咱们没关系,反正你不去那地方就行了。”玄妙儿到不觉得这古代有钱男人寻花问柳有什么罪过,因为他们都三妻四妾了,还差再进个窑1子?

反正自己以后的夫君没有二心就行,这样的大家公子自己不会嫁,免得要斗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自己以后找个农家汉子吧,好好过日子就行。

玄妙儿心里想着找个什么样的夫君,可是加一起自己也不认识几个男人啊,再一想自己这身体才十一岁,想得太早了,还是挖野菜是正事。

玄安浩看着玄妙儿自己一会点头一会摇头的,脸上又那么纠结:“姐,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不去。”

玄妙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想事情想的出神,弟弟以为她担心自己学坏呢:“我弟弟最乖了,咱们去挖野菜。”

姐弟两说话间上了路边一个山坡上,赶紧挖了野菜,赶回家,今天玄妙儿身上有五两银子呢,她可怕丢了。

“姐,那荷包的图样你卖了多少银子?”玄安浩就是个小财迷。

“回家再说,这是大事,免得被人听见了。”玄妙儿四处看了一圈,才小声的说。

玄安浩知道应该不少,也不问了,小姐弟两脚步飞快回了家。

进了院子,把野菜先放到了上房的窗户下,这是证明两人今天没偷懒,然后赶紧跑回了西厢房。

刘氏见到玄妙儿进来,心里也着急问那个荷包图样的事,赶紧让玄安浩去门口守着。

玄妙儿从怀里掏出五两银子,背对着窗户放到刘氏手里:“娘,你收好了,年前一定够接大姐回来的。咱们多攒点再去,外一张喜子坐地起价,咱们也能抗住了。”

“你说的对,二十两他们家不能同意,估计至少要多加十两了。”刘氏这个问题也想到了。

“没事,我不能经常去卖这图样,我说是外租家传下来的,卖多了惹人怀疑,再说多了也就要不上价格了。但是一个月卖一两回还是可以的,咱们家现在有十两了吧,剩下几个月,就算一个月卖一次,也够了。”玄妙儿心里回来路上就算好了。

刘氏又开始抹眼泪:“好孩子,这个家都靠你了,你大姐也靠你了,让我这当娘的惭愧啊。”

“娘你别哭了,肚子里还有弟弟呢,再说我这挣钱又不累,也不是去给人家做粗活怕什么。”玄妙儿给刘氏擦着眼泪。

“就你会说好听的,不过你大姐回来,以后你祖母也不会消停的,所以我也希望肚子里是个男娃子,至少不会担心被你祖母卖了。”刘氏心里一想这些心里就难受。

玄妙儿再次提起来分家的想法:“娘,咱们不能分家么?”

“分什么啊,你看咱们家干多少活,上房才不舍得咱们这些干活的劳动力呢,并且自古也没有儿女提分家的,除非家里有什么大矛盾了,也要找村里的里正,还有族长出面才能分家的。”刘氏知道几个孩子想分家,可是事实确实分不开啊。

玄妙儿这次真的绝望了,分家真的那么难么?自己再想想法子的,一定能分开,不要做冤大头。

这时候门外有争吵声音,玄妙儿赶紧让刘氏藏好银子,自己先出去了。

只见玄安浩气呼呼的小脸对着三郎玄安本道:“你上私塾也没有我认识的字多。”

玄安本手里拿着一本三字经在玄安浩眼前晃了晃:“我现在没有,等过了年就比你会的多了,我这才刚去私塾的,以后我考状元,眼馋死你。”

“我以后也上学堂,姐姐说让我去镇上的学堂。”玄安浩不甘示弱,他其实也就是小孩子间的赌气,本来他不爱搭理玄安本的,可是玄安本这几天去了私塾之后,回来就故意来气他。

“你家没有银子,连村里的私塾都上不起,还指望上什么镇上的学堂,祖母说了,以后五郎也上私塾,就不让你们家上,气死你。”玄安本边说边对着玄安浩做鬼脸。

玄妙儿看着玄安本心里不觉的好笑,就这样的人还能考状元呢?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吧,这样的人自己有对策:“三郎一看就是状元苗子,我们比不上的,听说上房买了什么好吃的,你不回去看看啊。”

玄安本一听吃的,差点流出哈喇子,甩开膀子往上房跑去。

玄安浩没搭理玄妙儿,生气的回屋了,他生气姐姐怎么能夸三郎呢?

玄妙儿跟着玄安浩进了屋:“弟弟,生气了?我那是敷衍他的,有些人就喜欢别人说他好,那就说呗,反正他什么样咱们又不是不知道,何必和他生气呢,以后他显摆,你就夸他,使劲夸,说他聪明一定夸上状元,以后他什么都考不上,而你却考上了,那时候再分胜负。”

玄安浩眼睛一亮:“姐说的对,可是我真的能上镇上的学堂么?”

“那当然了,咱们挣了钱接大姐,然后再挣钱就给你上学堂,咱们去那种有名的学堂,先生都是考上功名的那种。”玄妙儿知道弟弟想学习的心情。

“算了,还是先给哥娶媳妇吧。”玄安浩情绪不高,做在炕沿边低着头。

刘氏听着两孩子懂事的对话:“以后我和你爹也想法子挣钱,到时候你们的事都不耽误了,实在不行咱们就净身出户也要分家。”刘氏这也是下了决心了。